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21章 嘉宾(上)

“这才是胡说八道,”陈太忠也顾不得是省长当面,登时就大怒,“他自己吐血,赖到我身上?这话是谁说的?”

“喂,”蒋世方恼怒地看他一眼,眉头一皱,“我这不是也是不信吗,真要相信是你做的,我还问你?”

“恶意造谣中伤国家干部,这是大事儿啊,”陈太忠很愤慨地表示,而且帽子随手就拎了出来,“很可能有不可告人的目的,比如说有意抹黑组织,破坏中国的国际形象,甚至可能阴谋借此颠覆国家政权,省长,这个事情您得高度重视。”

“行了,中纪委的干部你都敢打,打个把日本人算什么?”蒋世方哼一声,没好气地发话,“无限上纲上线的话,你就免了吧,我比你更会说。”

蒋省长的语气不好,但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,也真的是不见外了。

不过陈太忠哪里是那么好说话的?他冷哼一声,“这不是鼓励谣言滋生吗?等下出去我就开车到凤凰,非把四个日本人打得挨个吐血不可……也省得别人说他们是胡说。”

“幼稚!那别人说你杀人了,你就真去杀个人?”蒋世方呵斥一句,但是他也担心这家伙犯浑,于是又解释一句,“估计他们这么夸大其词,也是想让我重视。”

蒋省长心里清楚,这才是真正的原因,传话的人也没敢说一定就是陈太忠打的,那边只是说三菱有个人吐血了——不会是咱们的干部一时冲动吧?

其实关于碧涛的针状焦,蒋世方在省级领导里,掌握的信息绝对算最多的,殷放主政凤凰,而他的女儿蒋君蓉参与了聚碳酸酯项目之后,又对针状焦垂涎三尺——这不仅仅是填补国内空白,在国际上都算顶尖的高科技。

不过穆海波却坚决阻止她再对这个项目伸手,素凤手机、光盘生产线和聚碳酸酯,小蒋,你从陈太忠身上得到的东西已经太多了——碧涛的第二大股东,可是陈太忠正牌女友的哥哥,你确定一定要这么刺激他吗?

就因为此事,蒋省长的秘书和女儿还很是争辩了几天,官司都打到了省长大人那里,蒋世方当时只是淡淡地一句话,就阻止了女儿的蠢蠢欲动——你非要抢着投资,不控股都行,但是你确定,碧涛一定能制出针状焦吗?

蒋君蓉登时就不吭声了,从阴谋论的角度来说,她甚至可以怀疑,某个陈姓家伙被抢的单子太多,就有意捏个套子,说能制取出针状焦啥啥的,选的还是自己大兄哥的企业。

然后她所在的高新区兴致勃勃地找过去,软硬兼施要死要活地争取入股了,再然后……项目失败了,所有的投资都打了水漂——这就是传说中的送脸下乡了吧?

所以到最后,蒋君蓉还是没有试图插手这个项目,不过女儿的执着,让做父亲的心里微微有点疑惑,怎么一遇到陈太忠的项目,她就这样呢?平日里君蓉也不至于这么咄咄逼人嘛。

由于有这许多的原因,蒋省长对碧涛的针状焦真的很了解,前两天日本来人考察,他就又听到女儿唠叨了,说您看,明明是碧涛的人偷了日本人的技术,搞得人家都找上门来了,您当初还怀疑人家搞不出来。

之后三菱公司动用关系,在天南找人帮腔说话,蒋省长也遇到了这样的情况,但是他根本就不搭理——你三菱又没在中国注册专利,现在找我告状,这算个什么章程?

不过今天又有个关系联系他了,这关系要近一些,而且做事也靠谱,起码消息打听得挺到位,所以他觉得能跟陈太忠说一说,“这个针状焦,日本人想入股,他们不追求控股了……能考虑一下吗?”

“让日本人来跟我说吧,我只靠两片嘴,也照样让他们吐血,”陈太忠怒气未消,直接顶了自己的省长。

“你说话做事,能稳重一点吗?”蒋世方无奈地撇一撇嘴,上次有人跟我这么没大没小的说话,是多久之前了?“我只是听说,离了日本人的指导,那个碧涛未必能生产出合格的针状焦,可能C什么T和电阻率会偏高,是不是这么回事?”

“确实可能,”陈太忠点点头,关于这一点,是邢建中亲口跟某个黑脸膛说的,但是同时邢总也说了,就算高一点,对某些产品来说,也能将就着用——有得用总比没得用强,再加上价格优势,真的不用担心市场,别说一万吨的产量,十万吨都供不应求。

然而正是因为这个缘故,陈太忠才会大力支持邢建中抵制日本人,有些东西不掌握在自己手上,那确实太被动,更别说这次针状焦的项目,三菱人猜得也没错——里面还真是有点邢总自己的东西,虽然不多,但真的有。

咱偷别人的东西,那是天经地义,反正小日本欠咱的海了去啦,但是怎么能让外人偷咱自己的东西呢?所以,合作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其实某人的心里,对产品质量真的不太在意,不合格的可以先将就着用——等你琢磨清楚了,到底可能是哪些环节有问题,大不了哥们儿再走一趟日本。

当然,有些话他是不合适跟省长说的,那么就只能将前因后果解释一遍,“……咱没有的时候,他们狮子大张嘴欺负人,咱有这技术了,他们上杆子贴上来了,我觉得,这不是个有诚意的合作态度。”

“嗯,”蒋世方点点头,陈太忠说的情况,他也是比较清楚的,很多人说什么做领导的只在意招商引资在意GDP,只会巴结外国人,那还真是错了,身为省部级干部,哪里会不知道这些门道?还是那句话,愚昧的人走不到这个岗位。

只不过大家看到的,只是领导想让你看到的而已,盲目的迎奉和巴结,或者源于利益,但是更多的,是表明态度罢了。

所以蒋省长也没有促成此事的决心,这件事也不是那么好掺乎的,他只是尽一尽心意而已,眼见小陈说得有理,他自然更不会多事了。

于是他撇开此事,开始说今天的正经话题,“文化节马上要开始了,我给你下三个任务,抓展区、彩排和嘉宾。”

“嘉宾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心说其实我只管邀请明星,天南的嘉宾,需要我来邀请吗?“您是说演员里的嘉宾?”

“部委里的,”蒋世方轻描淡写地吐出四个字,略略停顿一下,他又吐五个字出来,“或者国务院。”

“……”陈太忠默然,好半天才低声问一句,“兄弟省份的,行不行?”

“这个……当然也可以,”蒋省长这回答,就相当地勉强了,事实上他兴师动众地搞这么个文化节,除了想留名之外,也是想被上面注意到——别的不说,强调敬老,总是能对老干部们的胃口吧?

至于说部委的嘉宾,蒋世方自己也有联系,请来两三个省部级不成问题,但是兄弟省份的,他还真的不是很在意,我要的是直达天听的效果,口碑什么的,真的没意思。

这正如红山工商分局狠抓食品卫生时的心思,他们并不在意兄弟单位的反应,除了辖区内百姓的反应之外,他们更想要的是上面的肯定。

可是蒋世方想是这么想,还不好做得太过火,要不然斧凿的痕迹太重,钻营的味道太浓,所以他就想到,要陈太忠也发挥一点能力——真要说老干部的话,目前整个中国最有资格被称为老干部的人,应该就是黄老了吧?

蒋省长不求能请来黄老,能请来黄家一系的重量级人物即可,不过黄和祥和郑文彬之类的可不合适——黄老三已经登顶磐石,郑书记则是海角的一号,这些人来的话,味道不对……这是打算结社自保,就此封疆裂土吗?

蒋世方跟黄家有渊源,但是也轻易请不到黄家重量级的人物,更别说眼下小小的节庆活动了,所以他要陈太忠出面帮忙相邀,不需要一定是正国副国的,有个把正部也算。

第一届文化节嘛,办得越隆重,后面的文化节就越好操办。

“您是认为……影响越大的嘉宾越好,是不是?”陈太忠小心翼翼地猜测蒋省长的心意。

“那是肯定的,”蒋世方毫不犹豫地回答,邀请嘉宾图的可不就是影响力?不过想到小陈邀请到的明星也很有影响力——比如说小甜甜什么的,说不得他又补上一句,“我说的是政界……演艺界嘛,你已经做得很好了。”

“副部长行不行?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才开口发问,紧接着他又补充一句,“是管文化的副部长……很对口。”

“文化部……我请了一个副部长了,”蒋世方觉得这厮太没有诚心了,副部长是不小了,但是以你的能力,不该是这样啊,“再有的话,那就是撞车了。”

“我说的……是法国的文化部副部长,”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,“他早答应我要来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