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20章 不是最糟糕(下)

听到这话,小野登时就语塞了,明白这个恩怨的人,还真是不多,三菱化学株式会社,是日本排行第一的化工企业,但是排行第一,并不代表样样第一——更多情况下,是船小好调头,新技术往往不是巨头发现的,只是他们能认识到其中的价值,并且充分重视罢了。

煤系针状焦也是如此,新日铁化学就宣称,这是新日铁最先在煤焦油残渣的冶炼中,获得了这样的思路,并且研制成功,三菱不过是拾人牙慧。

这样的争端,就是见仁见智了,但是不可否认的是,新日铁也有自己的加工技术,跟三菱的不是完全相同。

眼下这个时候,邢建中能丢出这个炸弹,其用意不问可知,你逼得我急了,就把新日铁的工艺抖出来,反正都差不了多少——陈主任去日本一趟,拍的可不仅仅是三菱。

邢总这反击,真的不可谓不犀利,事实上,碧涛的针状焦项目,并不是完全按着三菱的生产方式来的,有些部分是借鉴了新日铁的工艺,只不过这两家的工艺差别不大,而三菱的人太过自负,总觉得别人要偷技术,还不得先偷我三菱的?

至于说新日铁那一方面的因素,就直接被三菱的人忽视了——不得不指出,这个错误是非常致命的。

小野次郎也在第一时间意识到了这个错误,所以他又轻咳两声,却是顾不得看手帕了,只是微笑着发问,“想必邢君也有独到的工艺,为什么不去申请专利?”

在别人看来,小野部长雪白的牙齿上,映着淡淡的血色,眼中也满是凄惨暗淡的神情,真的是很感人,但是相对而言的是……这个问题,未免有点尖酸了罢?

“三菱独到的工艺也很多,也不见你们来中国申请专利,”邢建中淡淡地回答。

果然是这个样子!小野次郎暗暗地舒一口气,今天的事情很糟糕,但是最糟糕的事情并没有发生——碧涛无意将这个技术泄露出去,这是最大的收获。

别看三菱说什么专利之类的,那都不过是讨价还价的手段罢了,他们最关注的,还是针状焦在全球的垄断性质,有没有被破坏。

而眼下邢建中的表现,让小野部长将心里最大的石头放了下来——你果然不敢申请专利,也就是说,你贪图的是个人的收益。

说句题外话,陈太忠也清楚这个性质,而这针状焦的资料还是他一手弄来的——给个人不给国家,真的合适吗?

这个就真不好说了,该给私人用的时候,就是私人用,等到要涉及国家利益的时候,谁也保不住你,“征用”二字,那不仅仅是书面语,是代表了国家这个暴力机器的权力——就算在强调“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”的美国,照样有这样那样的战时法规。

在类似法律下,别说专利了,私有财产随时可能会被国家征用,价钱多少完全不取决于民众——带种的,你在军事跑道上当个钉子户试一试?

“邢君既然有工艺,我们……还是可以合作的,”小野次郎缓缓地站起身,微微点头,“短期内我不会离开,还会登门拜访……诸君,我们先离开了。”

等他们走了之后,许纯良才看一眼邢建中,“按我的经验分析,他们还不会死心,你怎么打算的?”

“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呢?”邢建中是在国外留过学的,对日本人的了解也比国内的多,他很不屑地哼一声,“当初我想合作的时候,他们提的是什么条件?眼下就知道后悔了,三菱就算只参股,这个项目我也不会再答应了。”

“真是咎由自取,”陈太忠哼一声之后,扫一眼这二位,“我说,这算顺利完成任务了,我可以走了吧?”

这确实是完成任务了,陈某人如此强硬地扛上了日本人,相信三菱公司在公关下他之前,不会再给科委施加压力了,而邢总的表态,也能让日本人保有他们的底线——这个技术不会扩散,所以碧涛面临的压力,不会特别大。

不过许纯良和邢建中肯定不放人,就说现在下着雨呢,来的时候也就算了,回的时候这高速路危险,住一晚上再走吧。

事情的后续发展,果然不出大家所料,三菱没有继续纠结于剽窃的问题,而是追着碧涛要入股,但是邢建中的态度很明确,这一期工程的入股就免谈了,下一期工程再说吧。

第二天,依旧是小雨,陈太忠还是没走成,红山工商局那边查出了大批非法食品,其中不少食品不少来路不明,根本就是三无产品。

三无的这么多,有非法添加剂的食品也不少,有些是手工作坊生产的,但也有不少是有生产厂商的,其中还有个别是比较知名的食品——包装上,他们不打添加剂的名称,直接就是写个添加剂。

用胡局长的话来说,就是食品问题“触目惊心”,已经到了不解决不行的时候了,而非法添加剂只是其中一项,比如有匿名电话爆料说,某村有人专门收病死猪肉绞成肉馅……

红山区工商分局这次搞的行动,力度真的很大,有些商店甚至有一多半的货物都被扣走了,有点宁枉勿纵的意思——有人卖的面粉比别的商家的白一点,说不出原因的话,绝对要拎一袋去化验。

所以,这怨声载道也是必然的,胡局长一开始还扛得住,但是几天下来,大家纷纷说,红山区的食品行业比以前冷清了一多半,虽然区委区政府还是表示支持,可他心里有点犯嘀咕,说不得给陈主任打个电话,结果知道陈主任就在凤凰。

接下来,在区委书记王小虎的陪同下,省文明办副主任陈太忠同志冒雨视察了红山工商分局,陈主任当场作出指示,你们严抓食品卫生质量,动机是好的,也是值得高度肯定的。

其他质监等部门的配合,也应该跟上,这个行动不能搞成一阵风,省委文明办会持续关注的——群众连自己吃到嘴里的是什么都不知道,精神面貌怎么可能好呢?

所以陈太忠抵达素波的时候,就是下午四点了,他先处理两件小事情,等赶回文明办的时候,堪堪五点半了。

在办公室坐下没有两分钟,秦连成的电话就打了过来,“太忠你过来,跟我说一下凤凰市红山区那里,是怎么回事?”

秦主任对于小陈四处乱跑,并没有任何的意见,下午他听说了红山的事情,就考虑是不是能做一下文章——某人可是打着文明办的旗号去的,不过听完小陈的陈述之后,他发现这个文章也是有点大。

“要不是有个先决条件,你的搭档去世了,想这么雷厉风行地搞,还真不容易,”秦连成感触颇深叹口气,“食品卫生……不是不想支持你,咱文明办强力插手有难度。”

“先在下面做起来吧,”陈太忠没太在意秦连成的态度,你支持不支持,我都是要搞的,当初也没指望你。

正经是老主任肯过问这件事,对他来说已经算好事了,“要是凤凰能报上来这么一份资料的话,咱文明办合适不合适出面……高度肯定?”

“想打造个样板,是吧?”秦连成笑一笑,这样的条件确实不算很高,文明办前期不出力,后期肯定一下,却是能得到一些名声和权力——肯定了凤凰的样板之后,自然能对其他城市类似的现象指手画脚了。

这样享受下面行动的好事儿,以前文明办是不敢指望的,不过现在的天南文明办,确实不一样了,“你先关注吧,需要支持的话,我私人方面没有问题……同时你要注意低调,说句实话,食品安全这趟水,也很浑浊的。”

他这话说得一点都不错,第二天上午,穆海波打个电话,把陈太忠叫到了蒋世方办公室,蒋省长见了他之后,第一句话就是,“你最近在抓食品卫生?”

“以前跟我搭档的村支书,喝假酒喝死了,”陈太忠轻叹一口气,心里却是在纳闷,你堂堂的省长,盯这种小事?“还答应了他家属,争取出殡的时候去呢。”

“嗯,”蒋世方点点头,沉吟一下方始发话,“这个工作我支持你,但是你要强调一下,这个食品卫生的潜在危害,是普遍存在的。”

我是那么不懂事的人吗?陈太忠听得很是无语,总不能说别的省食品卫生没问题,只有天南的有问题吧?不过他还是默默地点头,“我记住了,您指示得很及时。”

然而事实上,蒋省长对陈太忠的破坏力,真的很担心——一句话没点到,那家伙就可能惹出泼天的祸事来。

他非常确定这一点,因为他下面要问的,就是这么一个问题,“听说你不但支持某公司剽窃日本的先进技术,还把前来调查的三菱员工打得吐血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