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18章 小野吐血(下)

“陈主任,我必须指出的是,专利真的很重要,”小野次郎说这话的时候,又用警告的眼神瞪一眼坂井首——你别多事啊,成败在此一举,谈判上的事情,技术人员少插嘴。

对于陈主任的跋扈,他已经听说了,而此人年纪轻轻,仅仅高中毕业就能成为处级干部,身后的势力也确实让人咋舌,但是同时,这人应该没有太深的技术和人生经历的积淀吧?

所以小野部长要做的,首先是不要激怒对方,其次才是解释缘由——年轻人好面子,这很正常,于是他先丢个小炸弹出来,“帕杰罗的事情,我们也很遗憾。”

帕……杰罗?陈太忠眨巴眨巴眼睛,他有点想吐血,哥们儿跟你说正事儿呢,你扯什么犊子?于是他微微点头,“你们很遗憾啊,我也很遗憾,根本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……呃,不是说帕杰罗汽车那个事情吧?”

“我要说的,就是这个事情,”小野次郎重重地点点头,表示他很重视此事,但是就在点头的同时,他心里生出了浓浓的鄙夷,陈君你这么装样子,真的是小人之举——难道你以为我们查不出,正是你促成了三菱帕杰罗在中国被全面召回吗?

不过,他心里可以这么想,却不能随便这么说,虽然他认为,这才是陈太忠铁下心思对付三菱的动机——除此之外别无解释。

严格来说,三菱对中国官场的风吹草动,都是非常关注的,对于中共上层的意思,三菱的干部甚至比中国官场的干部领会得更多,其中关心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则是黄汉祥说的——上面有人帮日本人说话。

然而非常不幸的是,中国的官场,连中国人自己都未必敢说吃透,就更别说外国人了——哪怕是三菱公司这样的中国通。

所以三菱对陈太忠的情报,了解得不算少了,但是真的无法理解,此人为什么会专门跟己方过不去,这人做事虽然莽撞,但是有时候也是很有章法的——如此旗帜鲜明地针对三菱公司,他是为了什么,钱、权……还是色?

三菱的人真的不是废物,在调查的过程中,他们敏锐地发现了一件事情,陈太忠差一点被一辆帕杰罗撞到了山崖下,这或许……就是真相了——支那人是很擅长迁怒于人的,虽然,在大多时候,他们不会表现出来。

错非如此,不能解释此人对大日本根深蒂固的仇视,此人家里不是抗日干部,平日里也少见对日本的极端措辞——没错,姓陈的跟三菱,一直没有交集的。

抱怨这些的时候,日本人忽略了一个可能,就是陈太忠仅仅是因为看不顺眼,才站出来呼吁一声,事实上不是他们忽略了,而是说……现在的中国,就不存在这样的干部——仅仅是为了一个可能有缺陷的产品,就不惜得罪日本友人。

尼玛,这样的干部,可能有吗?大家都知道不可能,那就不要做出这种坑爹的猜测了。

但是陈太忠不知道对方会这么想,相反地,他发现这也是个不错的理由,于是他干咳一声点头,“三菱的技术,我觉得确实很一般。”

“三菱自动车工业株式会社和三菱化学株式会社,是两个公司,”小野次郎彬彬有礼地解释,当然,他肚子里在念叨些什么,那谁也不知道。

“凤凰市委和市政府也不一样,但都是扎根于凤凰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见对方又要说话,他摆一下手,“再怎么说,也都是三菱……因为你们帕杰罗糟糕的技术,导致撞我的凶手横死,然后……直到现在,都找不到幕后指使者。”

像陈君这么嚣张跋扈,相信想杀死你的人,一定非常多吧?小野次郎心里悻悻地嘀咕一句,不过他现在顺风顺水,倒也不愿意为此多费口舌。

正经是尽快化解这段矛盾,才是他要做的,小野部长站起身,深深地向对方鞠一躬,“我代表三菱汽车的同事,向您表示郑重的道歉……给您添麻烦了。”

日本人也流行被代表吗?陈太忠端坐在那里,生受了这一躬,“这个问题回头再说,刚才我听说……你们打算申请两个专利,老邢你好像前不久也申请了一批专利吧?”

“我这个……有啊,”邢建中愣得一愣之后,才点点头,他不知道陈主任是什么意思,但是眼下肯定先要把这个暗示接下来才行。

“你看,这两个专利,你们就申请不到了,”陈太忠看着小野次郎,很遗憾地发话,“邢总申请专利的时间,比你们早啊。”

“仅仅是两个专利,那无所谓的,”小野部长觉得,对方压根就没听明白自己的意思,可是看其表情,他心里又隐隐地生出点不妙的念头来,不过不管怎么说,他还是要解释的,“但是我们还有四百多个技术,可是去申请专利,只要有一项通过,邢君的麻烦就会很大。”

“可是你根本一项都通不过嘛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一摊手,“这个事情,我有发言权。”

“这真是个笑话,”小野次郎闻言,哈哈大笑了起来,三菱的针状焦生产技术,已经是相当成熟了,而且他们在部委也确实有人,“请允许我冒昧地说一句,很多专利,邢君自己都不可能理解得清楚,剽窃终究不是原创。”

这话说得就有点不客气了,但是大家都知道,眼下纠结的问题,跟剽窃已经无关了。

而且日本人说得确实在理,哪怕邢建中是天纵奇才,也不可能胜过三菱化学的集体力量,靠着剽窃来的东西反推,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是很正常的——也正是因为如此,他们不是特别看好碧涛一开始生产的针状焦,甚至断言有些指标会不合格。

“你说的这才是笑话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冲许纯良扬一下下巴,“纯良,跟他解释一下,咱们科委是干什么的。”

“你说了不就完了?”许纯良漫不经心地回一句,心里却是在嘀咕:太忠这话啥意思?

好像……会遇到点奇怪的东西?小野次郎听到他们这么说,心再一次提起来,不过,他还真不相信,这种情况下,对方还能做出什么。

“没知识真可怕,”陈太忠轻声嘀咕一句,才一本正经地发话,“我先跟你解释,这个科委的工作之一,就是接受各种专利的申报,替专利申报者走完流程,但是如果遇到相同或者类似的专利申请,那就叫撞车,中国这么大,撞车是难免的……你明白了吧?”

“请您继续说,”小野次郎彬彬有礼地回答,但是他心里那种不妙的感觉,却是越发明显了。

“哎呀,你还要让我说得再怎么明白呢?”陈太忠很苦恼地叹口气,这可不是装的,他觉得有些话直接说出来,有失他正处的身份,“撞车了,但是专利只能给一方,那么就存在个谁先申请专利的问题,先到先得,而这个申请日期,要看我们基层科委登记受理的日期。”

“咝,”小野听得倒吸一口凉气,这一刻他只觉得自己浑身发凉,所有的得意都统统不翼而飞,不过他还是有点不敢相信,对方会如此赤裸裸地行事,抱着一丝侥幸心理,他再次发问,“那么……然后呢?”

“嘿,”陈太忠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,哥们儿真的不想说得这么直白,算了,让你死心吧,“然后的话,三菱不管申报针状焦哪个专利,你们都会发现,邢建中都已经在我们凤凰科委提前申报了……是这样的吧,纯良?”

“咳咳,”小野部长猛烈地咳嗽了起来,掏出白手帕一擦拭,上面是满满的鲜血,坂井首见状登时就不干了,他脸色铁青地发话,“你们怎么能这么无耻?”

“因为这是在中国,在哪儿就要守哪儿的规矩,强取豪夺的事情,你们日本人干得少了?”陈太忠懒洋洋地回答,既然撕破脸了,他也就不在乎了。

“你们可以先申请,你们部里有人,但是邢建中什么时候提交的申请,我们说了算,别以为科技部里,只有你们认识人,照抄你的申请资料,都没任何的问题。”

尼玛,这种恶心话,你居然想让我去说,许纯良面无表情地低下头去端茶杯。

“你有胆量,当着媒体把这话再说一遍吗?”坂井首的脸色不止发青,都发黑了。

“我只是告诉你,类似的处理手段,我们有很多种,这里是中国,”陈太忠见状,反倒是笑了起来,他最是享受这种气得人吐血的感觉了,“所以我说,专利真的不算什么……当然,这跟帕杰罗糟糕的刹车管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