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17章 小野吐血(上)

小野次郎从来没有想到,扬眉吐气居然能带给人如许的快感。

看到满屋子的凤凰人都寂静无声,他心里那份满足,舒爽到难以言表——你们不是很傲慢吗?不是屡次三番地刁难我吗?不是理直气壮地霸占我们的成果吗?

小偷,终究是小偷,凤凰人自以为有多么不俗,其实……你们还是支那人。

小野部长心里舒畅,却是没有表现出来多少,他依旧表现得彬彬有礼,当然,心里那扭曲的快感,多少还是带到脸上一点。

好一阵之后,邢建中才叹一口气,打破了屋里的寂静,“你们一定要申请专利的话,自己也会受到损失……事实上,我知道你们想申请什么专利。”

刚才许纯良已经告诉他了,日本人打算申请什么专利,以邢总的能力,马上就能判断出来——三菱这两个专利真的不好绕过去,但是同时,这是杀敌一万自损八千的做法。

没错,有这两个专利在眼前,相关的专家学者就能推导出不少关键东西,加快中国对针状焦研发的速度,眼下固然是能让碧涛被动,但是从长远的角度来看,并不符合三菱的利益。

“邢君说得不错,”小野次郎点点头,当着明白人,他没必要说假话,一丝得意的微笑,终于按捺不住地浮现在他脸上,“我们也不愿意这样,是邢君您逼我们这么做的,因为您拒绝我们的合作请求,我们不得不考虑采用这样的手段,来保护自己的权益。”

“专利申请递交上去了吗?”许纯良不动声色地发问,他不懂针状焦的细节,但是他觉得,像这样的专利,没有逼到走投无路的时候,日本人不会交出去——能交的话早交了。

“随时都可以交上去,”小野次郎很直白地表态,三菱也不舍得交出这两个专利,“我们正在整理资料,并且跟科技部专利局的人表示了,他们很欢迎类似的专利申报。”

这话里就有话了,邢建中听得就是不满地一哼,“既然你们打算这么逼人,那我也可以申报这两个专利,大不了这个技术很快过时而已。”

这就是两方相互威胁了,谁都不希望这个技术泄露出去,对三菱来说,他们不怕邢建中申报中国专利,别说一两个环节,全部环节的专利都无所谓——因为三菱在中国没有针状焦工厂,而他们在美国和日本,早就申请了专利。

但是同时,这个技术一旦申报专利,三菱的损失是全方位的,甚至会因为中国厂家的增多,影响针状焦在全球的价格。

无数事实证明,在全球的市场上,中国人介入哪个行业,哪个行业的产品很快就会被折腾成白菜价——就像中国人买什么,什么就涨价一样。

然而,三菱损失不起,邢建中更损失不起,三菱家大业大不要紧,但是他的腰包太瘪。

别说被三菱申请了专利,他会付出巨大的代价甚至不得不中断项目,就算他自己申请了专利,在无数后来者追赶的脚步中,他也一样会损失惨重——可能,他会收获一点专利费用,但是也可能被人借鉴之后绕路而行,正如他以往做的那样。

更有甚者,可能直接拿了他的专利去用,却不支付任何费用——疾风车还被堂而皇之地假冒呢,在唯GDP论的今天,地方保护主义有丰厚的滋生土壤。

所以这是麻杆打狼两头害怕,谁都要以此为要挟,但是谁也不敢轻易地做出决定,当然,三菱能率先扔出这个炸弹,固然是不用太在意中国专利,但同时也是暗示,你们别以为自己就能一手遮天,我们在科技部有人!

听到邢建中也威胁要申请专利,小野次郎呲牙一笑,“那好吧,这两个专利你可以申请,这个针状焦的工业生产,涉及到了四百多项新型专利,邢君申请两个并不是过分……当然,目前的这两个专利谁能申请到,还是个问题。”

这才是三菱最狠的一招,针状焦的生产,是个工艺流程,日本人随便申报两个专利,就能打断整个生产线,正是因为如此,他们不怕把自己要申报的专利,吵吵得全世界都知道——有本事你碧涛来争嘛。

就算碧涛争到那两个专利,也于事无补,日本人完全可以再申报另外两个专利,以此来阻塞碧涛的发展——反正三菱在中国没针状焦项目,他们不需要获得生产的许可,能阻碍了别人的生产,那就足够了。

这样的情况,除非邢建中将整个流程的相关专利全都申请下来,他才能获得充足的保证,然而,真的要申请了所有的专利的话,三菱会很痛,邢总会更痛——虽然三菱的损失,肯定会大于碧涛的损失。

这才是小野次郎得意的地方,而且他很明确地表示出一重含义:别看有凤凰科委支持你,我们在科技部也有人。

这时候说是不是剽窃什么的,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——大家都知道确实存在借鉴问题,而小野部长态度明确:就算我们前期没有申请专利,但是不拿剽窃说事儿,我也能玩死你。

果然是这样,听到小野部长的话,陈太忠和许纯良交换一个眼神,咱们要处理的,不是这两个专利的问题,而是说专利一条线的问题——看来,确实把日本人逼得有点急了。

不过,小野次郎说得虽然狠,三菱却没有先申请这俩专利,他们知道一旦申请了,也要面对损失,这是事实,而邢建中也没申请其中任何一项——证明他也不想被人知道这个流程,说来说去还是那句话:麻杆打狼两头害怕。

那小野的意思就非常明确了,邢君你的前途,在我们手里捏着,要三思啊!

这个意义,在场的人不是全部都明了,但是邢建中非常明白这话的份量,他沉默了足足有一分钟,才干咳一声,艰涩地发话,“那么你们还是一定要跟我合作了?”

“我们本来就很有合作的诚意,”小野部长的脸上,笑容愈发地灿烂,他心里这个得意,真的不用再说了,“我们甚至专程来谈合作,您非常清楚这一点。”

“你们那个条件,不谈也罢,”邢建中很干脆地一摆手,“那个合作方式是赤裸裸地欺负人,我是不会答应的。”

“条件可以慢慢地谈嘛,”小野部长又是微微一笑,“只要有诚意,对于贵我双方来说,条件并不是大问题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他就浑然忘了,在五个月之前,三菱都懒得直接面谈,只是待理不待理地丢出个条件,哪怕是在他来之前,接受的指导也是——若对方真有造出针状焦的可能,可以在责权范围内,适当放松合作条件。

而眼下他答应的,已经超出了公司授权的范畴,然而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能让对方愿意谈判,已经是幸事了——谁能想得到,公司的机密竟然被剽窃一空?

“中方控股,也不是大问题,对吧?”难得地,许纯良居然插话了,“而且,相对碧涛成熟的技术而言,三菱不具备任何的技术优势,你们可以通过投资,获得部分股份。”

许主任给碧涛的是无息贷款,而在同时,科委还要承担这部分借款的利息——科委虽然在疾风车上大获丰收,但是手机项目支出不少,对从英国借来的款子,并没有完全还清,科委不跟邢建中收利息,可要给英国人交利息的。

所以他这个大主任,当得也难,对于日本人想部分介入这个项目,他并没有太大的抵触情绪——只要是我们控股,你们肯出钱就行。

你可以更无耻一点吗?小野次郎看着这个漂亮的男人,真的有把茶杯摔到对方脸上的冲动——碧涛是剽窃的我们的技术,“成熟”二字谈何说起?我们没有技术优势,谁有?

不过,小野部长是善于克制的人,他硬生生地压下了心里的不爽,事实上,事态在往他设计的方向发展,所以他无需太过叫真,弄巧成拙反不为美。

“一切都可以谈,但是控股和技术方面,没有商量的余地,真的很抱歉,”他微笑着摇一摇头,“要说投资,其实我们日方独资都没有问题……我是认真的。”

“但是我不可能接受你的条件,我不可能离开煤化工的行业,”邢建中冷哼一声,日方控股——听起来很美,但那是有前提的,邢某人如果觉得不爽,想退出去的话,那么抱歉,出于技术保密的因素,十年之内,你不得再进入针状焦领域。

这十年足以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,而邢某人能做的只是抱残守缺,跟不上时代是必然的——人的一生,又有几个十年可以挥霍呢?

“我可以把销售份额完全让出来,但是定价权归三菱所有,”小野笑眯眯地回答,他认为这个条件优厚到足以打动对方——虽然他并不愿意做出这样的让步,而这个承诺大概也超出了他的责权范围,但是他有效地控制住了这个技术的蔓延,难道不是吗?

“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,”有个人终于发话了,他笑容可掬,“虽然我听不懂。”

“我只是想问一句,专利真的有那么重要吗?”陈太忠虽然在笑,但是他的眼里满是茫然,“为什么我觉得,专利是很无所谓的呢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