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16章 悲惨小野(下)

当天中午,小野次郎终于接到了来自上面的电话,电话里说,他见到的那个陈太忠,真的非常不好对付,并且,上面再一次要他确定,碧涛公司的厂房,是不是真的跟三菱化学的完全相同——这一点很重要。

厂房不是很一样,他不敢胡说,但是这个东西也没必要做得一样了,根据我们现场判断,工艺绝对是一模一样,这个我们可以断定——坂井课长也非常肯定。

只有凭两个月的建设,你就能断定吗?小野部长被这一声咆哮震得耳朵直响,好半天之后,那边才叹口气——好吧,你继续了解情况。

还能再了解什么呢?下午一上班的时候,小野次郎和坂井首组成人墙,拦住了那辆卑劣的大众汽车。

司机探出那张英俊到可以称之为漂亮的面孔,但是漂亮脸蛋上挂了明显的不耐烦,小野部长咧一咧嘴,努力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不那么勉强,“许君,您真的太爱开玩笑了。”

“我有开玩笑吗?”许纯良淡淡地看着他,“我甚至都不知道你是谁。”

“我是三菱化学株式会社小野次郎,”小野部长很委屈地解释,“我等了您好几天,但是您不肯见我,那我只能拦住您的座驾,失礼了。”

“我不是跟你说了吗?要预约,”许纯良不耐烦地回答,“你有预约吗?”

“我们在传达室……表明了来意,”小野次郎无奈地回答,是的,他忘记正式预约了,但是一直以来,在中国办事,他并不习惯预约,因为似乎没必要,中国的官员们都是很好见到的,而且……传达室知道了,也算预约吧?

“没有预约先登记,回头会安排时间给你们的,”许纯良不耐烦地按一下喇叭,“几位,可以不那么失礼,先让一下吗?我的事情很多。”

自称失礼,和被人指责失礼,这还是不同的,听到对方这么说,小野次郎还在犹豫,坂井首却是先退到一边了,没办法,人家指责得也很正确,“小野君,我们可以先去登记。”

我就没有见过你这么笨的蛋!小野部长很无奈地让开通道,心说人家是有意羞辱我们,你倒觉得一定要走程序。

但是这个想法他只能放在心里,下一刻他乖乖地去传达室登记,并且留下联系电话的号码,正式表明我预约贵方的许纯良主任,“什么时候可以有结果呢?”

“安排好了,自然会给你打电话,”门房面无表情地回答。

“真是野蛮人啊,”四个人走到马路对面,无所事事地站在那里,小野次郎很无奈地叹口气,“对客人这么失礼。”

“这是很正常的吧?”坂井首是搞技术的,而且日本人的等级观念深入骨髓,他并不觉得人家要求预约是多么恶劣的行为,他不满意的是别的,“偷了我们的技术,一点抱歉的意思都没有,这才是最无耻的。”

“八嘎,”内外交困之下,小野部长再也忍受不住了,他胳膊微微抖动一下,真的有给对方一巴掌的冲动,不过想一想目前的环境,他觉得有点不合适。

就在这时,翻译出声了,“看,那是邢君的车,他也来科委了。”

自打上午被许纯良调戏了一番之后,小野次郎等人痛定思痛,将一些人的车牌号打听了出来,其中虽然有了邢建中的手机号码,但是车牌也打听到了。

“一群混蛋,”小野次郎的脸色越发地难看了,邢建中这剽窃的家伙能大摇大摆地进科委,甚至连车都不用下,己方做为技术被剽窃的苦主,却是不能进那个院门。

“下雨了,”坂井首嘟囔一声,抬头看一看天空,“要不要找个地方避一避?”

“去买雨伞,就在门口等着,”小野部长咬牙切齿地发话,想到自己去中国别的城市,都是政府车接车送包住宿,而来了凤凰不但没人管住宿,出入坐的居然是……出租车。

若是有辆车的话,也不至于买雨伞了,想到这里,他只觉得胸口一阵憋闷,忍不住咳嗽两声,拿手帕轻轻一擦,雪白的手帕上竟然出现了一丝鲜红。

“小野君,您要多保重,”坂井首见状,赶紧伸手去拍他的背脊。

这雨一下就无边无际,半个小时之后竟然有点深秋的凉意了,小野部长的身子有点发抖,就在这时,他又接了一个电话,整个人振奋不少。

又过了几分钟,一辆黑色的奥迪车驶来,门房一见,又按开了院子的遥控伸缩门,奥迪车缓缓地开了进去。

“是陈太忠,”坂井首咬牙切齿地发话……这个人可以说是明目张胆支持剽窃的元凶,但是遗憾的是,三菱拿此人毫无办法。

陈太忠进去不多久,翻译的手机又响了,他接了电话之后,欣喜地发话,“许纯良终于答应见咱们了……呃,他希望咱们在二十分钟之内出现。”

“这个混蛋,难道他的窗户是用钢板做的吗?”坂井首咬牙切齿地嘀咕一句,他们就在这里站着,科委的人很容易就能从窗户里看到。

“终于忍不住了吧?”小野部长微微一笑,嘴角泛起一丝轻蔑来,接着又点点头,“好了,进去之后主要是我说,坂井君请勿多言,成败在此一举。”

几人穿过马路来到院门口,这里已经有两个年轻人在等着了,就像在碧涛一般,他们将日本人的相机以及手包之类的东西保管了起来,不过,小野次郎已经没兴趣叫真了。

在这两个人的陪同下,一行四人来到了位于十六层的许主任办公室,办公室的外间是一圈沙发,许纯良、陈太忠和邢建中就坐在那里,桌上有热气腾腾的茶水。

“这是淋雨了?”陈太忠看一看几个日本客人,发现对方的衣襟和裤脚有水痕,他下巴微微一扬,“坐吧,喝点热茶暖和一下……你们找纯良是什么事儿?”

他这客套着实有点假巴意思,不过小野次郎应对这种场面也习惯了,他坐下之后,先端起茶杯轻啜两口,然后淡淡地发话,“当然还是关于邢君的针状焦项目,我们认为碧涛有剽窃的嫌疑,但是许主任应该是不知情的……这笔无息贷款,可能会引起一些麻烦。”

“你的话非常莫名其妙,”许纯良很干脆地回答,“我觉得他们需要支持,就会贷款,至于说我凤凰科委贷款的对错,轮不到你指责我吧?”

“邢君根本就是个小偷,”坂井首听到翻译的回答之后,顿时叫了起来,不过下一刻,小野次郎狠狠地一眼瞪来,硬生生地打断了他的发言。

“他的话不要翻译,”小野部长冷冷地叮嘱一句,才又看向许纯良,“这是不负责任的行为,因为他的本质是剽窃,我们可能会提起诉讼,那样的话……也许会牵扯到许主任。”

“你这是在威胁我吗?”许纯良不动声色地反问一句。

“好了小野先生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发话,“有新鲜一点的理由吗?”

他之所以来凤凰,是因为科技部有人认为,这个碧涛赤裸裸地剽窃别人并不好,但是部里的人也知道凤凰科委是怎么回事,那个姓陈的小子难斗,身后还有黄家的背景,不过目前科委的大主任,可是许纯良。

许家在京城也有自己的势力和背景,但是真要怕这怕那的,部委里的人就啥也别干了,尤其是:不是每个人都像陈太忠那样,行事肆无忌惮。

昨天许纯良就接到了科技部打来的招呼,正如大家所想的那样,许主任晾一晾日本人毫无压力,但是接到这个电话之后,他就直接联系某人:太忠,你来把这个事情料理了。

当然,这也不是说许纯良一点担当都没有,事实上他就是这个惫懒性子,我能省点事,那就省点事,太忠你来扛吧。

摊上这样的兄弟,陈某人也只能苦笑了,不过他也没太着急,中午吃了饭才往这边赶,不成想走到一半的时候,又接到许纯良一个电话:三菱有意申请针状焦的专利了,虽然只是两个小工艺,不甚要紧,但是似乎……碧涛绕不过去。

这就有点严重了,陈太忠有点不相信这个可能,不过他还是加快速度赶过来,而眼下小野次郎喋喋不休的,却是不说最新进展,他就觉得有点腻歪——快亮你的王牌出来吧。

然而,小野部长却是不理会他,只是直勾勾地看着许纯良,“许主任,我没有威胁你的意思,而是我方已经着手在申请部分专利了,我觉得有必要通知您一下。”

这话说出口,屋里顿时一片寂静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