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14章 紧锣密鼓(下)

于是陈太忠很无奈,当然,他也想像得到,这两位之间,是发生了一些不可调和的矛盾,这个矛盾严重到两个正厅放下身份,为一件无伤大雅的事情争执。

“不能新组建一个公司吗?”他看一看高伟,又看一看褚伯琳,眼下三个人,是在凤凰科委驻素波办事处,这是陈某人的主场,他极力地和稀泥,“大家都是想办好事情的……绝对来得及,省工商那边我能打招呼。”

那两位嘿然不语,显然是不赞同这个意见,过了一阵之后,褚台长才发话,“天南影像公司承办的话,有宣传和技术上的优势,不需要跟别人合办。”

“天禧文化公司,已经跟省体育场等诸多单位联系好了,”高伟不动声色地反驳,“前期投入很大,真想不到有人摘桃子……这是要毁了这个演出。”

“高伟你这么说话就没意思了,”褚伯琳沉声发话,凭良心说,他掌管的这一亩三分地,比文化厅厅长要差一点,褚台长手上只有一个电视台,但高厅长手上抓了一个实职厅局。

而且,电视台受制于省广电局,可广电局也不过是省政府的直属机构,不是组成部门,两者相较可以说级别不是很对等,但是省电视台有自家的优势,所以他不怕高伟,“我们前期做了很多宣传,但那不是看在文化厅面子上的。”

“多大点儿事嘛,”陈太忠只能苦劝了,可是这二位还就叫上真了,到最后他也没辙了,“要不这样,你们合伙搞个公司。”

“以谁为主?”这二位齐齐地发问。

真是麻烦,陈太忠琢磨一下,猛地想起个公司来,“你们非要这样吵的话,我有个建议,我认识一个叫翟锐天的,搞了一个双天公司,他来牵头好了。”

翟锐天因为为难《时代文摘报》,跟他不打不相识,不过陈太忠心里,对这个翟总还是相当赏识的——此人是个痛快人,做事干脆利落,身上隐隐有老派干部的做派,不像现在大多数干部,谨小慎微暮气沉沉的。

陈太忠不是真的想推出双天,他只是想表个态,你们再争来抢去的话,我可就让别人出手了——现在也等不及了,只有十来天了。

至于说双天合适不合适来承办,那还真的没太大的问题,首先这个双天是国企,要是让私企来承办,有些东西就说不明白了。

其次,这个双天是什么都干,既能倒卖物资,又能接军方的活来做,甚至连澡堂子都敢开,业务范围实在广阔,举办个演出想来也不在话下。

“双天?”褚伯琳听得眉头一皱,倒是高伟怔得一怔之后,若有所思地发问,“小陈你说的这个……是不是以前财委的金鑫公司?”

“你听说过?”陈太忠还真是惊讶了,据说金鑫在人数最多的时候,也不过三四十个正式职工,高厅长居然连这样的小公司都知道?

“听说过,”高伟点点头,心说以前我们老厅长的儿子就在里面呢,不过这话就不能明说了,“我听说这两年他们发展的不是特别好。”

“反正也是国企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,“你二位快点商量,商量不通就是双天了。”

褚伯琳和高伟交换个眼神,沉默一阵之后,居然是齐齐点头,“那行,那就双天吧。”

咦?这下轮到陈太忠奇怪了,后来他才知道,这两边争得都是不好再退让了,甚至到了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,那眼下冒出一个三不靠的公司来,正经是都可以承受。

“看看,咱们争半天,倒是让小陈摘桃子,”褚伯琳心不甘情不愿地看一眼高伟,褚台长做事还真是有性格,这样的话直接就说出来了。

“咱们都往里面派驻个代表就行了,”高厅长不接他的话茬,自顾自地发话,“到时候收益三家平分,没有问题吧?”

“电视广告的收益……算,不跟你细说了,”褚伯琳也不会为这点钱而斤斤计较——广告成本价肯定不会算在里面的,事实上,大家更看重的,其实是以后可能每年都会搞,这能极大地提升天南的文化形象。

“那就择日不如撞日了,”高伟笑眯眯地看一眼陈太忠,“小陈你把双天的老板叫过来吧,大家把事情敲定了,明天就可以工作了。”

翟锐天正在单位里跟副总下象棋,猛地看到陈太忠来电,真是有点奇怪,他笑眯眯地接起来,“陈主任,有什么指示,请讲……”

他本是玩笑之意,可是听了两句之后,猛地就站了起来,“好的,科委办事处是吧,二十分钟之内过去……那地方我知道。”

“小李……去开车,”他一边收拾手包,一边急匆匆地吩咐,“快点啊。”

“什么事儿啊?”副总马上就要将死自己的老大了,见状也站起身,“要我跟着去吗?”

“你……老杨你别去了,”翟总犹豫一下,最终是果断地摇摇头,“那边有俩厅长等着呢,陈主任给介绍了个买卖。”

翟锐天对这种收益的买卖,不是特别在意,但是他在意的是这件事的影响力,双天被边缘化多年了,而这次的黄酒文化节,却是早早地就宣传得全省都知道了。

这个文化节未必赚钱,赔钱的可能性都有,但是翟总不在乎,他就是想通过操办此事,告诉大家——我翟某人又回来了。

来到科委办事处,见到果然是堂堂的文化厅和省电视台一把手在场,翟锐天是真的荣幸,二话不说就当场表态,“我是响应陈主任的号召来的,两位领导有什么指示,尽管吩咐。”

高厅长将事情大致说一下,翟总听得频频点头,“没问题,好说,什么钱不钱的就不用说了,我就是为两位领导服务的。”

这货果然不愧是陈太忠的朋友,高伟听得暗暗撇嘴,这年头一根肠子通到底的干部,真的是少见,倒是陈太忠在旁边听得有点不满意,“翟厅你这话说得,你当两位领导真的看重那点小钱?正经是知道你会办事,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。”

“那是那是,”翟锐天笑着点点头,接着脸色又是一整,很认真地辩解,“不过陈主任,千万不敢叫翟厅,我就是一副处,翟调就行了。”

褚伯琳坐在那里一声不吭,看了好半天之后才突然问一句,“你是不是玻璃厂的子弟?”

“是,我老爸就是那谁,”翟锐天笑着点点头,“褚台长您认识他?”

“我在玻璃厂蹲过点,翟厂长是好人啊,”褚台长点点头,又看一眼陈太忠,笑着发话了,“看来,你早晚会比你老爸发展得好。”

“全靠领导们照顾,才能混口饭,”翟锐天哪里肯接这个话?说不得谦虚一句,“既然跟褚台长还有这么个渊源,那晚上一起坐一坐吧?”

一边说,他一边看一眼高伟,“高厅……一起吧,咱们顺便就把细节落实了?”

要不说这翟锐天除了性情直率,交际也是把好手,借着陈太忠的风儿,就要陪两个正厅吃饭,褚伯琳倒是无所谓,高伟却有点犹豫。

但是到最后,他还终究却不过陈某人的面子,于是点点头,“那行吧,不过我只能呆十五分钟,晚上还有拨客人要招待。”

接下来的饭局就不说了,高厅长只吃了半碗米饭,喝了两杯白酒就走人了,倒是陈太忠又跟翟锐天拼起酒来,眨眼之间,两人各干掉一瓶酒,褚台长看得都哭笑不得,“不行,我也要走了,像你俩这样喝,我不喝,看着都晕。”

他一走,翟锐天反倒是放慢了喝酒的速度,“这个演出该怎么搞,太忠你指示一下,你能记得给我一个机会,我就不能掉链子。”

“其实也简单,要抓好现场的气氛,然后各路神仙打点到就行了,”陈太忠满不在乎地回答,不过下一刻,他又意识到点问题,“嘉宾票和贵宾票要多留一点,不知道北京要来多少人。”

“这个你放心,我明白,”翟锐天点点头,“贵宾席这些宁可空着,不能到时候没有。”

你这家伙说话……陈太忠听得也有点哭笑不得,太直白了,真不像个厅级干部,“媒体宣传,尤其是省外的媒体,也要重视。”

“好的没问题,你指哪儿我打哪儿,”翟锐天笑眯眯地点头,这不是肉麻,而是他真的非常感激太忠提供的这个机会,这个文化节是蒋省长抓的。

“何必那么客气呢?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才待再说点什么,不成想手机响了,许纯良在那边不紧不慢地发话,“太忠,科技部过问这个邢建中的针状焦了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