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13章 紧锣密鼓(上)

陈太忠到了素波之后,在文明办开了几个小会,就将工作重点转移到了即将到来的黄酒文化节上,这件事可不算小,而且方方面面的关系,也得由他来协调。

邀请明星演出什么的,那是非他不可,但是邀请黄酒厂家前来,前期宣传工作,普及重阳节的含义——没错,这不仅仅是一场演出,也不止是一个展销会,更是要弘扬一种文化,一种尊老爱幼的人文精神,这也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。

所以这需要协调的单位、部门和社会团体,真的非常多,所幸的是团省委、省青联、妇联、民委、民政厅等单位,有秦连成、刘爱兰等人帮着协调,要不然陈太忠真得累个半死。

事实上,省政府这边也是相当配合的,蒋世方甚至明确表态,今年的文化节只是第一届,希望各单位能用心配合,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。

可就算蒋省长摆明车马支持,有些地方还是得陈太忠出面,像省老年人协会的会长谭业峰,那是杜毅都不想多接触的主儿,可是谭会长却公然声称,说文明办的小陈不错——说实话,陈太忠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都很是莫名其妙:哥们儿跟他真的不熟啊。

但是不熟归不熟,谭会长点名了,他自然是别无选择,于是专程跑到省老年协会,陪老人家足足地唠了三个小时的闲话,谭业峰从红军时候一直谈到改革开放,从古代文化谈到现行政策和精神面貌,真的是想到哪儿就说到哪儿。

听其谈吐,很难相信这是一个初小都没有上完的主儿,尤其是那一手很标准的正楷,足以羞煞目前绝大多数大学生。

不过谈了这么多,正事却是一句都没说,直到陈太忠起身告辞的时候,谭会长才信口说一句,“重阳前一天,老年协会决定组织爬一下永泰山……小陈你能不能给解决点费用?”。

重阳前一天爬山……这就是老人们不想抢文化节的风头,对陈太忠来说,这真的是极大的照顾,他哪里还会在意什么费用?

他很干脆地点头,“没问题,吃住行我全包……要我说咱别爬永泰山了,那里大家去得多了,去爬蒙山好了,那里是才开发出来的,自然景象风景宜人。”

“也是对那里的宣传吧?”谭业峰听得就笑,他老是老了,但是消息还是相当灵通的,蒙岭的开发是陈太忠发起的,他专门了解过此事——能把永泰和蒙岭两个不同地区的旅游区串起来,整合为一个旅游圈,操办的人能量绝对不会小。

但是话说回来,陈太忠虽然夹杂了些许私心,谭会长依旧会领情,一帮过气的老头子,有人愿意出钱邀请大家去玩,也该知足了,他之所以说得那么明白,只不过是想告诉小家伙,我可还没老糊涂呢,“不过那样可就得起个大早了。”

“咱们重阳前一天动身,住到蒙岭,第二天一大早爬山,”陈太忠提出了建议,他很感激老年协会不抢风头的觉悟,但是同时,他觉得很没必要。

都是为国家辛苦了一辈子的主儿,应该受到尊重,“九九登高嘛,没听说过九八登高的,谭老您想支持我,这个心意我领了,可如果真的让老人们九八登高……那就是对老人的不尊重,我这个文化节还搞得有什么意义?”

“哈,没想到你的觉悟倒是高,”谭业峰听得笑了起来,“那么,我们中午就在蒙山黑龙洞吃饭喝黄酒了?”

黑龙洞是蒙山一景,是过了外围峰头的,一日游的话,来到这里就要考虑折返了,陈太忠也听得明白,于是笑着点点头,“再往上走一走,就有缆车了,直接可以下来。”

“到时候再说吧,”谭业峰见他安排得这么妥当,心里也舒坦,人活到他这个岁数,也真没别的什么可求了,就是需要一点敬重和关怀,“对了,那个晚会啥时候开?给我弄十来八张票,三个孙女呢。”

“您这就有点自私了,别人的孙女怎么办呢?”陈太忠脸一沉,很认真地调戏老前辈,“不行,只能给五张。”

“八张,最少了,必须的,”谭会长声音洪亮地回答,是不容争辩的语气,“除开这个,老年协会你得给一百张票……六万人的体育场呢。”

“五十张,多的要买,大不了从你经费里扣,六万人,听起来多,还真的不多,”陈太忠苦笑着回答,“也就是老年协会了,其他厅局别想从我这儿拿走一张票。”

“行吧,”谭业峰不为己甚地点点头,他也知道,现在文化节的广告打得漫天都是,主席台的嘉宾票据说是八百八十八一张,贵宾观礼台的那些包间,更是一千八百八十八一张票——别嫌贵,没关系的你买不到,“这个文化节,到底哪一天的?”

“24号,重阳节……前一天,”陈太忠硬着头皮回答,他不怕老年人登山的新闻抢镜,也是因为晚会是在九月初八,但是老谭你这么揪着问,岂不是让哥们儿很……那啥?

“嘿……我说你怎么这么大方,”谭业峰故作恼怒地哼一声,曾经的省委秘书长,哪里可能拎不清这点因果,不过紧接着他又微微一笑,“以后有空的时候,就多来聊一聊,我也不图你什么,就是图有个人说话。”

陈太忠点点头,站起身扬长而去,他其实挺能理解老谭的感受,对于这样年纪的老人来说,最难受的不是离退之后的失落——他们已经适应了,最难适应的,是孤单。

很多时候,他们只是想找个人说话而已,同时证明自己虽然年纪大了点,却还不是老得无用了,当然,这个沟通也是要分对象的——能获得陈太忠的认可,总比获得家里保姆的认可要强。

这个文化节的筹备,牵涉的方面真的很多,比如说现在,大家还要考虑一下,具体由哪个公司来承办。

有人说别逗了,这都十月九号了,还有十来天文化节就开张了,怎么没有能没有承办方呢?别说,还真的没有。

这个承办,不是关于重阳节科普、重阳节活动或者是黄酒展销、展位的问题,主要是针对这个晚会来的,其他内容,可以由省里或者是相关部门来承担,但是这个现场演出的承办和组织,必须要有个经手人——哪怕是中间公司,也必须有一个。

文化厅的高伟早早地就盯上了这一块,并且跟陈太忠关说过了,但是省电视台褚伯琳不答应,他觉得这个演出,该由我们省电视台的关系公司来承办。

这个矛盾不太好协调,双方是各显其能,官司都打到了潘剑屏那里,潘部长说这是屁大的事儿,你们自己协商解决——褚伯琳是宣教部的老人,但是高伟背靠陈洁,潘剑屏无意因为这种小事,就跟陈洁作对,说白了,这事儿后面还有蒋世方呢。

说来说去,这真的是屁大的事儿,虽然双方争执不休,但是并不影响文化节的宣传,只不过到了眼下,也必须要有个说法了,要不然真的来不及了。

事实上,已经来不及了,因为天南电视台在今年春晚的时候,请到了瑞奇·马丁,博取了太多的眼球,眼下的宣传也出去了,大家或者不知道西城男孩是什么意思,但是理查德·克莱德曼谁不知道?更别说红遍全球的小甜甜了。

无数的明星及其经纪人打来了电话,想要参加这次盛典,表示价钱什么的都好说了——关键是有小甜甜布兰妮,再加上理查德·克莱德曼,这个演出的档次,就此定位。

然而,谁能来谁不能来,谁可以来谁又不该来,这是需要有个权威的声音,更别说很多人来虽然是攀附名声的,但是……也存在个出场费的问题。

同是国内一线歌星,热舞激昂、英俊潇洒的林爱情,表示说不给钱都行,大家捧个场图个热闹,但是臃肿粗壮、面目……那啥的刘金盾,就说艺术不容亵渎,我出场该是多少就是多少,我愿意去,但是你得给够了,我才会去。

到了眼下,这个矛盾是不解决不行了,令出多门,连演唱会筹委会的人都表示,我们需要一个权威的声音,这个那啥……你们的争辩有结果了吗?

怎么可能有结果呢?高伟现在跟褚伯琳是飙上劲儿了,能让都不让了——知道我的,说我心胸宽广,不知道的只当我怕了你呢,切,谁怕谁啊?

于是这官司……就打到陈太忠这里了,小陈你看,大家都不是外人,这个演唱会的承办方该定一下了,再不定就来不及了。

尼玛你们两个正厅,让我一个正处来拿主意?陈太忠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心情——屁大一点的事儿,居然找到我这儿来?

这个事情看起来很重大,但是对于厅级干部来说,真的是很扯淡,天朝是官本位制度,你再红的艺人,来了中国以后,是龙得给我盘着,是虎得给我卧着。

这真的是传统,别说大陆了,香港澳门也一样,再牛的艺人也要听黑社会的,但是这个艺人如果有个做警察的哥哥的话,那就又不一样了。

所以说这布兰妮虽然轰动全球,来了中国也是被人异常重视,但是撇开她美国人身份不谈的话,这也仅仅是一场演出而已,不值得两个正厅对掐。

小甜甜得得的马蹄声,只是过客,不是归人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