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12章 话不投机(下)

这些话题,就都扯得远了,反正陈太忠相信,日本人不可能来中国搞这个人专利申请来,绝对不可能。

但是偏偏地,坂井课长还就是不信这个邪——技术人才和商业人才,确实存在客观上的差别,“如果贵方执意侵犯我们的权益,那么我们申请专利,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了……”

“你们必将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,我方已经将相关技术,付诸实施并且到达了应用层面,专利的归属,不存在任何的争议,这并不以你们的意志为转移,不存在先报先得的可能。”

尼玛你能少说一句吗?小野次郎在此刻恨不得捂住坂井首的嘴,你说的这些,真的是一点意义都没有,不过转念想一想,有些事情不试一试,又怎么知道不行呢?

于是,他硬生生地压下了自己劝解的念头,事实证明,那个陈主任也确实愿意做一做口舌之争,他很不屑地笑一声,“真是幼稚得可笑,当然是先报先得,难道你没听说过抢注?”

一边说,他一边看一眼邢建中,“针状焦的实验室制造,邢总早就掌握了,工业化生产也经过了充分的论证,难道没有资格申请专利吗?”

“你们确定要申请专利?”小野次郎这下坐不住了,对于日本人来说,这是糟糕到不能再糟糕的消息,比这里出现个山寨工厂还糟糕一百倍的消息。

“你们可以先申请,哦,对了,忘记告诉你了,我就是科委的人,可以处理各种专利申报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看着他,“相信我,我会尽快让你们的专利通过审核的。”

明白了,小野次郎这下算是彻底明白了,人家根本不在乎自己申请专利,想必专利一报上去,就会被人死死地压住,拖上几年之后,碧涛的生产线建立起来,那再批准就晚了——但是,这个混蛋能影响到中国的科技部吗?

还有,他难道不是情治人员,而是搞科技的?听起来感觉真的不是很好。

对小野部长来说,陈主任是科委的工作人员,性质比情治人员还要更糟糕一点,不过他也不是对方说什么,自己就会毫无保留地相信。

不管怎么说,今天来现场看一圈,又经过了这样的沟通,得到的情报真的是太多太惊人了,要知道他来的时候想的是,若是对方没有掌握什么核心的技术,那不但是合作条件照旧,而且必要时还可以提高价码,否则就转身走人。

所以对这些消息,小野次郎必须大力消化一下,并且及时上报,同时还要积极落实一些情况,念及此处,他笑着站起身,“那么好吧,陈主任、邢君,我选择离开,很高兴看到了碧涛在针状焦方面的发展。”

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邢建中也就没有送他们出厂的兴趣了,脸皮都差不多撕破了,所以他只是将人送到了办公室门口,然后就安排副总和保安“护送”日本客人出去。

“这日本人真够恶心的,”回到屋里之后,邢总苦笑一声,“你看他们的眼神,都恨不得吃了我,偏偏还要保持一副文绉绉的模样。”

“跟咱们的干部有点像,”陈太忠也觉得有趣,不过下一刻他就觉得不对,哥们儿这不是自己骂自己吗?于是他话题一转,“我倒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去三菱考察过,也被人收了相机?”

“没去过,蒙他们呢,”邢建中听得笑了起来,接着他面色一整,“不过日本人对自己的技术看得确实严,这个我可以确定。”

“接下来,你的厂子,也要看得严一点了,”陈太忠笑一笑,又叹一口气,“我有种感觉,日本人不会就此善罢甘休。”

“厂子的保密工作,我一直抓得很紧,”邢建中点点头,他一开始对碧涛就抓得很紧,经历了图纸被偷事件之后,这里的保密程度简直可以用变态来形容了。

“而且,日本人我也不是很担心,我担心的是中国人啊,”邢建中忧心忡忡地发话,不过经过这一下午的事情,他倒是没有上午那么紧张了。

不可知的事情才是最可怕的,知道了一些内容之后,就没必要太担心了——而且在陈主任的支持下,日本人对强硬的碧涛,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太好的手段。

“担心没用,谁找你麻烦,你找我好了,”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,不过话可是一点不轻松,“要是你抽不出身来找我,可以托你们厂的人找李凯琳。”

邢建中听得默然,他邢某人抽不出身来找陈主任,那问题就严重了,好半天之后,他才闷声闷气地发问,“陈主任你说……我有必要申请一些针状焦的专利吗?”

老邢这是被吓怕了,陈太忠听出来了,不过他也知道,错非迫不得已,邢总是不会去申请那个专利的——吃独食多香啊?

对于民营企业的这种心理,他非常了解,谁也不会嫌钱扎手,而且邢建中搞的确实是高科技企业,他要鼓励对方申请专利,也会打击民间科技人才的研发热情。

所以他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申请不申请专利,那是你要考虑的,我不操心。”

邢建中对这个回答并不意外,有关部门把资料给了他之后,后来没听说有谁申请这个专利了,也就是说人家是单纯地出手帮忙,他自舍不得把自己辛苦做出的文章,拿去申请专利。

但是不申请的话,总是心里有点不踏实,好半天之后,他才轻叹一声,“陈主任,你等一两天再回素波,可以吗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却没想到,邢建中是如此地谨小慎微,琢磨一下他摇摇头,“长假第一天,我怎么也得去,然后我的活儿就少了……放心,日本人有反应,也是过几天的事儿了。”

小野次郎和坂井首一行人狼狈地离开之后,赶紧将掌握的情况汇报了上去,在强调碧涛掌握的确实是三菱技术的同时,表示有一个凤凰科委的陈主任,该官员说话口气很大,对公司不是很友好。

上面人就积极地展开调查了,但是小野次郎等人也没有闲着,第二天就来到了市政府,求见凤凰市长——对这种施压方式,他们已经习惯了。

假期刚结束,殷放手里一大堆事情要处理,猛地听说有三菱株式会社的人来访,也是禁不住吃了一惊,不过这个时候,机关干部的素质就体现出来了,他要下面的人了解清楚,三菱的人来市政府,是要做什么。

小野次郎本不待直接说,但是看对方的架势,自己若是不说出个所以然来,怕是难以见到市长了,于是就说你们这儿有个碧涛公司,目前正在上的针状焦项目,涉嫌剽窃我们三菱化工的技术,我们是来调查的,希望贵方政府能给予支持。

殷放一听是碧涛的针状焦项目,头登时就大了,这个项目他非常清楚,是凤凰市今年排名第二大的高科技项目——第一大的是聚碳酸酯,而针状焦的科技含量,还在聚碳酸酯之上。

殷市长很想关注一下这个项目,不过邢建中从凤凰科委获得了无息贷款,项目动工又是章尧东去观礼的,所以他没有办法去掺乎。

他想的是等针状焦项目落成,章尧东大概也该升上去了,到时候自己愿意的话,可以去参加庆典——拉上小陈就可以去了。

没错,殷放很清楚,邢建中跟陈太忠关系极好,而且碧涛的第二大股东,是荆以远的孙子,小陈跟荆家关系也好。

所以一听说日本人想投诉针状焦项目涉嫌剽窃,他直接就发话了,“这又不是国企,他们有什么想法,找许纯良去……提前给小许打个电话,让他做好准备。”

要不说这机关干部,确实心思缜密,殷放在把皮球踢走的同时,不忘记给许纯良打个招呼——我这不是要阴你,而是说我对这个针状焦确实不知情。

按说许主任这么个正处,不该令殷市长如此忌惮,但是,撇开章尧东和许绍辉的因素不提,那家伙跟陈太忠关系太铁——殷放宁愿招惹章尧东,也不愿意去撩拨小陈。

小野部长这下可是郁闷了,他真没想到对方直接把皮球踢到了科委——就算市长不出来,怎么还不得出来个副市长?

事情有点不妙啊,三菱的人赶到科委,求见许纯良,不成想门房直接告诉他们,“许主任下去视察了,什么时候能回来……我们不知道!”

“请问,能给我许主任的电话吗?”小野次郎彬彬有礼地发问。

“我就是一门房,怎么可能知道领导的电话?”门房面无表情地回答。

什么时候连中国的门房,都敢这么跟我们大日本人说话了?小野部长愈发地出离愤怒了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