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11章 话不投机(上)

“我确定个茄子,”陈太忠听到小野次郎这么指责自己,禁不住哈哈一笑,“你说剽窃就剽窃吗?才起了土建工程,你就能确定碧涛在剽窃,你觉得你是在侮辱我的智商,还是在侮辱你自己的智商?”

“技术上的事情,跟阁下说不明白,”坂井首在一边插话了,要说一开始他们有九成的疑心,认为碧涛剽窃三菱的技术,眼下见到对方这样的态度,以及毫不含糊地拒绝合作,那可疑性就提高到了九成九。

而小概率事件,是很少发生的,那换一句话来说就是,坂井课长认为碧涛百分之百是剽窃了,“请将设计图纸拿出来,我会证明给你们看。”

“能说出这样的话,我会认为你在发烧,而且烧得不轻,”陈太忠微笑着摇摇头,“这是多么拙劣的手段,让我们转换一下位置吧,请你将贵公司的图纸拿出来,我想,邢总会向你证明,双方的设计有多么不同……是这样的吧,邢总?”

“没错,”邢建中笑眯眯地点点头,反正日本人不可能同意,他答应得毫无压力。

“这不可能,”坂井首不等小野部长发话,就明确地表态了,他说话的语气礼貌而轻柔,但是同时,他的眼睛已经开始发红了,“我郑重承诺,如果不能证明贵公司在剽窃,我会切腹谢罪……”

一边说,他一边站起身,鞠一个九十度的躬,“陈主任,邢君……拜托二位了。”

尼玛,这和平年代,你跟我赌命?邢建中听得眉头一皱,他刚要说话,一边的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我不是笑话你,坂井课长,别说切腹了,就算把你全身都换成人民币,一百一张的那种……也不值几个钱,我无意对你不敬,但是事实确实如此。”

坂井首只气得脸红脖子粗,却是找不出有效的辩词,倒是小野次郎的思维能跟得上,“坂井君确实无法答应你们,因为我们已经有了成熟的产品,而贵方的生产线,甚至还没有建立,理论上我们不存在偷师的可能。”

你俩双簧唱得不错嘛,陈太忠这算是看出来了,小野部长是唱白脸的,坂井课长是唱黑脸的,这样的谈判和辩论中,确实也有必要准备多个角色。

不过,不存在偷师的可能吗?他轻咳一声才待辩驳,不成想邢建中这次嘴皮子跟上了,“你们当然存在偷师的可能,因为我的产品我知道,质量比你们好不止一倍两倍,填补国际空白……嗯,没错,国际首创,未来世界上最高端的针状焦,将是美得因差那。”

我说,你不要这么无耻好不好?陈太忠很无语地看了邢总一眼,吹牛也要有个度,不过……哈哈,哥们儿喜欢。

你!小野次郎气得差一点蹦起来,见过无耻的,但是没见过像你们这样无耻的,他当然知道,所谓中国针状焦远超日本,那是纯粹是信口开河,相同的流程和工艺,三菱比你一个小小的碧涛,多了二十年的积累啊。

无非是因为不想给我们资料看,所找的借口罢了,小野部长心里飞快地算计,脸上却不露痕迹,“那么就真的抱歉,我会向贵国政府反应的,请陈主任和邢君一定包涵。”

“你随便,”陈太忠不屑地摆一下手,邢建中也是微微一笑,“好吧,欢迎你反应,我问心无愧……我说,你们今天来的目的,是交流还是找事呢?”

“我们的本意是交流,但是看了贵公司的工地之后,发现了明显的三菱特色,这绝对是不正常的,”要说这日本人的忍耐力,也真的强,小野部长明明都要出离愤怒了,却还硬生生地保持着风度和仪态,“那么我们必须要怀疑一下了,真的抱歉。”

“你要真觉得抱歉,可以不用去怀疑嘛,真是虚伪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他对日本人了解不多,但是刘园林了解得非常多——他会日语的。

在驻欧办的时候,两人闲来无事聊天,小刘就说过,日本人表面上文质彬彬温文尔雅,背地里真的是什么龌龊事都做得出来。

就是后世的那个比喻,在网络上聊天,双方意见不合的话,英国人会爆粗口,法国人会论血统,德国人会列数据,中国人会扣帽子,日本人的话,他们什么反应都不会有,但是……会偷偷地给你发病毒。

这个人,会是情治部门的人吗?小野次郎看着陈主任,心里暗暗地盘算,坂井课长已经能非常明确地断定,碧涛的技术跟三菱有血统上的关联,那么事情的因果就很明白了:中国出动了情治人员,窃取了三菱的技术。

那么现在出面为生产企业撑腰的,大约也是跟情治部门有关的人员,小野部长心里有了算计,于是他微微一笑,“用一句中国古话来说,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陈主任,有些东西说明白就伤和气了,贵国上层有很多人,希望日中两国能世世代代友好下去。”

“没事,尽管伤和气好了,不用客气,”陈太忠不以为意地一摆手,“我倒要看一看,没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下,你怎么能伤了双方的和气。”

“你会后悔的,请相信我,”难得地,小野次郎居然没有甩手离开,而是很认真地建议,“对三菱来说,做到这一点并不是很难。”

“把三菱赶出中国,对我来说,也不是很难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小子,你惹恼我了,哥们儿豁出去这个情商不锻炼了,也要给你点厉害尝一尝,“不信的话,你可以试一试。”

“哦,那不是我希望的,”小野部长马上做出了表示,日本人就是这一点最令人讨厌,他们可以把自己的情绪深深地埋在心里,去追求最功利的表面结果,“商谈正在进行中……难道不是这样吗?”

“基于阁下在之前的恶意假设,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可谈的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日本人善于玩阴的,可陈某人真不怕这方面的计较,要说阴人,他认为自己是鼻祖级别的。

但是他觉得,为这点事情花费太多精力,真的有点不值,于是他笑吟吟地发话,“现在我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,自己走出碧涛厂,或者我把你扔出去……这是很宝贵的机会。”

小野次郎闷声不语,事实上在来天南之前,他们已经做过了调研,知道这个厂子在天南还是很有一些潜势力的,但是能强硬到这样的地步,也是出乎大家的意料——三菱在部委甚至军委里,真的是有奥援的。

“也许我们该平心静气地谈一谈,”关键时刻,又是坂井首出面救驾,“陈主任,相信你也不愿意看到,三菱在中国申请专利……那样的话,你们的努力将付之一炬。”

要不说这工程技术人员,真的是很无能,威胁人都威胁不到点儿上,而坂井课长兀自不知,以为自己的发言很切合实际。

“我欢迎你们申请专利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表示自己毫无压力,“我国是个非常注重知识产权保护的国家,你们申请了专利,就可以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了。”

这是确确实实的胡说八道,这专利一旦申请,邢建中可以根据申请的内容,进行合理的规避,根本不虞人抓住任何把柄——当然,这会令碧涛账本的支出项产生质的飞跃,也是不可避免的……不会加一个零,翻一番两番总是正常的。

陈太忠赌三菱玩不起,国内盯着这一块的人多了去啦,只不过大家只知道针状焦赚钱,相关的内容根本是两眼一抹黑,想要搞这个项目,都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。

比如说,辽宁那边现在已经有企业开始下手了,不过那是国内的理论基础,搞的也是油系针状焦,至于前景嘛……咳咳咳,今天天气不错。

所以,三菱的专利一旦真的申请,针状焦的工业生产技术,在大家眼里就不是秘密了,碧涛或者会因此承受巨额损失,但是一个碧涛倒下去,无数个碧涛会站起来。

到时候,三菱打压碧涛的目的,或者会部分达到,但绝对不会达到完美的效果——邢建中毕竟是这一行的专家,雄厚的基础之下,绕过多数专利还是不成问题的。

但是打压的结果,是让很多厂子都能生产针状焦了,这个结果,真的是三菱想要的吗?

这是绝对不可能的!

相同的、类似的情况,可以在碧涛身上看得清清楚楚,截止到目前为止,全国煤焦油的深加工技术,只有碧涛掌握了,别的公司想学?门儿都没有。

没错,碧涛是山寨了国外的很多技术,不敢高调,但是他们真要申请专利的话,很多专利还真能申请得到——还是那句话,不是外国公司不来申请专利,那都是很成熟的技术了,但是大家死活就是不来申请,为的不是专利壁垒,而是技术壁垒。

N多外国公司掌握的技术,却偏偏不来中国抢专利——没错,专利就是用来抢的,但是他们还就是不抢……因为什么呢?

因为所有人都知道,这个专利一旦泄露出去,后果堪忧,抢专利是必须的,但是技术泄露出去之后,相关的责任太沉重了。

当然,煤焦油深加工技术里的核心专利,还是被人抢走了,所以邢建中只能躲躲藏藏地……科技救国,同时尽量不引起他人关注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