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10章 专利吗?(下)

“嗐,这不是扯淡?”陈太忠哪里会在意这点东西?“你安心地经营,把技术搞上去,多多生产高科技产品,这就是对我最大的回报了。”

“这怎么能行呢?”邢建中摇摇头,这个股份送不出去,他心里真的不安生,“别的不说,光科委这笔无息贷款,就给我省大钱了……拿点干股算什么?”

“我是绝对不要,荆俊伟可是我大兄哥,他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,”陈太忠摇摇头。

其实他很能理解邢总的忌惮,碧涛照这样发展下去,已经可以进入某些大能人物的法眼了,不排除某些人做点吃相难看的事情,于是他沉吟一下方始决定,“你要是愿意给纯良送,那你给他送,我也不挡他的财路。”

“其实说良心话,我最感激的还是您,”邢建中非常真诚地发话,心里也暗暗地松一口气,他的企业除了荆家和林家,再绑上陈太忠和许纯良,那在相当一段时间内,不用再担心什么了——天南还没有谁敢打这样庞大势力的脑筋。

“不说了,歇一会儿,下午日本人就来了,”陈太忠打个哈欠。

日本人是昨天下午到的凤凰,不过邢建中以办婚事为由,不见这些人,厂里也得了指示,不许随便放日本人进去,所以横幅是挂起来了,但是接待都是在外面。

今天有陈太忠坐镇,邢建中就有了底气,让自己的人通知日本人前来。

下午两点半,三菱株式会社的一干人准时来到了厂里,这一行一共四人,打头的叫做小野次郎,是个什么部长。

邢建中才说要在办公室里接待一下,小野部长却是客气而又坚决地表示,“邢君,我们希望能先看一看贵公司的针状焦建设工地。”

“好吧,但是我强调一点,不许拍摄,”邢建中笑眯眯地点头,又冲自己的手下扬一下下巴,“帮客人们保管一下相机和手包。”

“没有这个必要吧?”小野次郎听到翻译之后,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,“友好的交流,难道要在意这些吗?”

“非常有必要,我去贵公司考察的时候,也曾经被这样要求过,”邢建中正色回答,顺势,他就介绍一下身边的陈太忠,“这是我们的政府官员,陈主任,他的任务之一,就是要监督我,不泄露敏感技术。”

尼玛……你们拿我当挡箭牌,是个顶个地都拿手啊,陈太忠心里暗暗地腹诽,同时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不过邢总中午都要送干股了,冲着这份诚意,他也不会在乎得罪几个日本人,哥们儿得罪的人还少了吗?

日本人听到这样的回答,只能交出相机和手包给厂里保管,倒是小野次郎知道陈太忠的身份之后,对他是相当地客套和热络。

针状焦的生产,占地并不算特别大,差不多一个小时就看了个遍,由于目前仅仅是土建阶段,并没有多少设备到位,很多东西只能凭空地说一说。

日本人里有个叫坂井首的课长,时不时地跟邢建中了解一下相关位置的相关设备——关于针状焦的技术细节,其他人都被下了禁口令,也只有邢总一个人能回答,因为他最清楚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。

虽然是空对空地交流,可坂井课长的神情也是越来越认真,一个半小时过后,也就是四点出头,坂井首和小野次郎走到一旁,微笑着低声交流了起来。

他们的声音很低,而且用的是日语,不怕被别人听了去,当然,他们想不到的是,某人不但耳力奇好,更是对日语很熟悉——只是语法差了点。

所以,陈太忠听这二位的交流,也是只能抓关键词,不过这也够了。

小野部长先发问——坂井课长,按照你的了解,中国人能顺利地制造出针状焦吗?

小野君,这不是能不能制造出来的问题,而是品质问题——坂井首说这话的时候,脸上依旧带着微笑,但是从他的语气里可以听出,他非常地郁闷。

哦,你这么肯定吗?小野次郎真的有点吃惊,不过他脸上的笑容也不变。

我非常肯定,因为他们的生产流程几乎跟咱们的一模一样,除了土建的形状有点不同,其他的根本就是翻版,连阀门位置都一样,尼玛,这简直是欲盖弥彰,说到这里,坂井课长的笑容有点僵硬了。

邢建中不错嘛,居然知道改动一下土建的结构,陈太忠听得暗笑——其实你不改,也不会有任何的问题。

接下来就是谈论合作了,四点半的时候,大家来到会议室,小野部长先是肯定了碧涛的技术,但是接着他以过来人的口吻断言,想要制造出合格的针状焦,你们还有太长的路要走。

“……技术是来不得马虎的,在试车过程中你会发现,有些工艺不得不改动,经过多次改动之后,您会惊讶地发现,你的预算上,或者是少写了一个零,就算是这样,请恕我冒昧……您有有效降低CTE和电阻率的方法吗?”

“办法总是会有的……或者,我现在已经有了,”邢建中微笑着回答,既然日本人没有指责他有山寨的嫌疑,他就放了一半的心,“非常感谢小野部长的关心。”

“前期,贵国有公司跟我们做过接触,我们开出了很优厚的条件,贵公司的路经理也很清楚,”小野部长笑眯眯地发话,“我方认为,您应该仔细考虑一下我们的条件,请恕我直言,以后您一旦失败的话……条件不会比现在更好。”

“哈哈,”邢建中听到这里,仰天大笑了起来,好半天才笑着摇头,“小野先生,这是我的企业,请你相信,我比你更关心它,而且我有信心生产出合格的针状焦。”

“贵公司是私人企业,针状焦不但承载着邢君您的梦想,债务也要由您来承担,”小野次郎认真地回答,“我钦佩有梦想的人,如果贵公司是国营企业的话,资金当然不是问题……我们也不会开出这么有诚意的条件。”

“你们那个条件,也算优厚?”陈太忠实在憋不住了,邢建中担心激怒对方,导致不可测的后果,他却完全没有这个顾忌,所以他冷笑着发问,“什么都不出,就要拿走大部分利润,并且指定销售方向?”

“因为我们有成熟的技术,”小野次郎微笑着回答,事实上,他们能亲来中国考察和谈判,比之以前的态度,已经是飞跃式的进步了——在五个月之前,他们可是“你不接受这条件,我都不稀罕跟你谈”的态度。

不过今天的考察,让一行人有了相当严重的危机感,而对方这种不稀罕的感觉,促使小野部长不得不大力推销自己的技术,“当然,我们的条件还可以优厚一些。”

“比如说呢?”陈太忠微笑了起来,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。

“比如说,贵方掌握的产品销售份额,我们会考虑适当地提高一点,”小野部长心一横,事实上,他在这一块还做不了主,不过现在他面临的问题是,先让对方愿意谈,才能继续发挥下去。

“哈,好大的让步,”陈太忠毫不客气地冷笑一声,这尼玛也算让步?小野次郎则是被这个笑声搞得有点恼怒。

“我们严重怀疑,贵公司剽窃了我公司的生产机密,”关键时刻,坂井首发话了,事实上他才是真正的专家,“生产流程基本相同,我们不介意跟贵公司打一场代价昂贵的官司……我是认真的,你们侵犯了我们的专利。”

“专利吗?哈哈,”陈太忠听得又是一阵大笑,好半天之后,他才止住了笑声,并且抬手抹一下笑出的眼泪,“你确定贵公司的针状焦生产技术,在中国有专利吗?”

坂井首登时就无语了。

陈太忠这么问自然是有原因的,真正高端核心且一点就透的技术,发明者是不会去别的国家申请专利的,比如说德国在多种钢材的材料上,技术是一等一的先进,但是德国人绝对不会把配方和加工工艺拿到中国来申请专利。

这倒不是怕中国政府保护专利不利,关键是这专利往外一报,就给中国人提供了新的思路和处理手段,会极大地推动中国人的研发能力——这就是专利壁垒和技术壁垒的区别。

像可口可乐也是个例子,他们的配方甚至在美国都没有申请专利。

而日本的针状焦技术,在中国确实没有申请专利,坂井课长听到这话,真的是无言以对。

“但是陈主任,我想郑重地提醒你一点,”小野部长见这厮笑得如此地肆无忌惮,说不得脸一沉,“碧涛公司这样卑劣地窃取我方技术,会严重地影响日中关系,我们会向贵国政府强烈抗议的,你确定选择这么做吗?”

小野次郎也算半个中国通,他认为自己将碧涛的事情转嫁到这个官员头上,也许会起到奇效——中国的官员,在面临自己前途可能被影响的时候,都非常地谨小慎微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