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09章 专利吗?(上)

日本客人?陈太忠看得眼睛一眯,直接打一把方向盘,驶离了碧涛厂门口,路边寻个地方停下车,抬手一个电话拨给邢建中。

“我刚到高速口送走几个客人,陈主任你等着,我马上过去,”邢建中也不解释,“咱们见面说,不过这两天我喝酒喝惨了……请古局长跟你一起喝吧。”

十一点半的时候,古昕和邢建中出现在厂门口,花了不过二十分钟的时间,可见邢总跟古局长真的是……建立了良好的关系。

邢建中的妻子也亮相了,事实上这个女人,陈太忠见过不止一次,以前一直以为是邢总的小秘,有时见得到有时见不到,不成想还熬成了正果。

新娘子娇艳如花的脸上,隐隐带一点倦意,这几天四处赶婚宴,真是折腾惨了,不过陈太忠敏感地发现,李凯琳看着她的时候,眼里有点若隐若现的艳羡……唉。

进入邢总办公室,早有人把茶冲好了,李凯琳扯了新娘子到一边说话,剩下三人你问一句我答一句,就将事情理顺了。

邢建中拿到资料之后,大致论证一下,认为基本上不存在什么问题了——毕竟他前期工作做了不少,基础打得很扎实,差的只是工业化生产的那临门一脚。

不过,当他打算动工的时候,那差的就不止一脚了,差着很多很多的“角”,哪怕搞个实验性的万吨生产线,也得投入两个多亿——而邢建中没钱。

碧涛给邢总挣了不少钱,但是别忘了邢总初来凤凰的时候,总共只有百十来万,其他钱都是借的,而眼下碧涛在凤凰和张州的固定资产,已经突破了两亿元——还都是邢建中控股。

所以……他穷啊,碧涛的赚钱速度,都快赶得上印钞机,但是邢总还是负债累累,日子过得捉襟见肘。

当然,邢建中可以从银行贷款,很多银行也抢着贷款给他,但是从本质上讲,邢总真的不想跟银行打交道太多,他现在的选择是每一家都贷一点,务求保持一定的关系而已——是的,仅仅是不得罪人。

这个不得罪,是希望公司万一在出现周转困难的时候,能得到银行的一些支持,要是真的出了什么大事,银行是最指望不上的,金融机构,从来都不像它们宣传的那样简单和纯粹。

在某些极端情况下,银行甚至可能催客户提前还贷,对此,支光明最有发言权了——若不是得了陈太忠的支持,光明集团眼下可能都是过去式了。

这就扯得远了,对针状焦这个项目,邢建中的选择依旧是借钱,其中凤凰科委是最值得他信赖的——没错,科委比银行的招牌还硬。

说来说去,国内讲的还是因人成事这一套,科委有陈太忠,所以值得信赖——哪怕是陈主任再也回不来了,但是他的淫威……他的余威,也能保证科委的借款,仅仅是借款。

而银行的贷款就不好说了,通过借贷主体的转换和变更,碧涛很可能在不知情的状态下,莫名其妙地失去第一大股东的位置,这真的不是玩笑。

好吧,这些又扯得远了,总之是邢建中算一算,启动这个项目,除了手边能冲抵的项目借款,他还得筹措最少八千万的资金,这个钱只能跟科委借。

不过,科委主任许纯良就算跟陈太忠关系再好,这么一大笔钱也不是说放就能放出去的,所以他表示说,我们已经了解过了,针状焦确实是好东西,我们也愿意支持,但是大致的工艺……你多少得说道一下吧?

这样的说法有两个理由,其一,你说得靠谱我们才能出钱,另一个就是,你说出大概,我们才好判断,这到底值多少钱——一千万的项目,我借给你五千万,那就是我自己失职了。

邢建中对凤凰科委,还是比较放心的,于是把他下一步的设备和施工图拿出来供人审核,当然,要害部位他绝对一笔带过。

然而饶是如此,他设计的针状焦工业生产体系,也让旁人了解了七七八八,没办法,你既想借钱又没有抵押,自然要拿技术来说话——当然,你不需要说明你的技术特点,只需要说明你能克服什么环节就行了,相关细节,自有相关的评判。

凤凰科委的人,对碧涛的印象一直不错,这跟陈主任的关系不大,主要是碧涛的技术,在国内是扎扎实实地领先,对于这一点,外省人说起来都很佩服——邢建中或者借鉴了国外的技术,但是说起对煤焦油深加工技术的研究,那是国内独一份儿。

初步审核之后,凤凰科委就打算扶持这个企业了,而许纯良也很重视,这个针状焦的技术,真的是意义重大,虽然这借款稍微多了点,对凤凰科委而言也不算小投入,但这确实是好项目,而且太忠也确定了,他都要我支持,我没有拒绝的道理。

于是最近,凤凰科委在探讨,投入一个亿的无息贷款给碧涛,最多可以达到两个亿——好保证这个项目彻底地运作起来。

这个决定,在国内真的是少见的,类似项目要么是拨款,要么是贷款——拨款是涉及到政治层面,贷款是看你的人脉,无息贷款真的绝无仅有。

也就是科委,能出现这么一个扶持的方式,搁给别人都不行,科委本身,具备拨款和无偿扶持的双重职能,尤其是对于凤凰科委来说,他们不缺钱。

但是就在这个时候,日本来人了,说是想跟碧涛谈合作的事情。

所有相关的人都知道,要说煤系针状焦,日本在全球独一份儿,这个合作怎么谈都不会吃亏,但是邢建中还真的不稀罕——技术和生产细节我都弄明白了,为啥就要跟你合作呢?

不过这个事情不能明说,尤其是他有些资料来历不明。

于是面对这个要求,他哈哈一笑,说今天这个天气……真好!但是我马上结婚了,顾不上跟你们谈这个——说白了,真是心虚啊。

邢总的婚礼惊动了很多人,这个客观事实摆在面前,也不怕别人考究,但是就在昨天下午,一个日本考察团还是出现在了凤凰。

这个时候,邢总在忙自己的人生大事,自然顾不上招呼他们,但是日本人也没有就此放弃的意思,他们通知碧涛的副总,我们是来谈合作的,你们要是能真的确定没空,那我们就回去了,至于这个责任嘛……路桑,就要你来承担了。

路总是碧涛的副总,他是路桑而不是卢瑟,于是他安排人在厂区门口做一个横幅,表示欢迎日本友人前来,至于前来之后还会发生什么事情,他没兴趣关心——甚至在欢迎两个字前面,他都没加上热烈什么的。

而邢建中对这帮人,也有比较清晰的判断,但是大喜的日子里,他不好参与此事太多——想必这也是对方发难的原因之一吧?

“那就让他们考察一下好了,技术交流咱们是欢迎的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他对这件事情并不是很在意,不过对于底线,他把持得还是很准,“要是想无事生非,那可不合适。”

“主要是合作和技术交流,”邢建中笑一笑,但是笑得有点沉重,“估计他们有点不切实际的想法,认为咱们未必搞得出针状焦……存有一些侥幸心理。”

“那就不用理他们了,撵走算了,”陈太忠毫不介意地摆一摆手,“他们技术先进,跟咱们没什么可谈的。”

“撵走也不是办法,”邢建中摇摇头,迟疑一下他才又发问,“我现在奇怪的是,这日本人怎么能消息这么灵通?我才刚开始动工两个月。”

“你这话什么是意思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托人打听消息的是黄汉祥,而此事又是通过了凤凰科委的项目审核,“你觉得科委有问题?”

“我倒是没这个意思,”邢建中摇摇头,他的工艺来路不正,万一让日本人看出什么来——简直是一定会看出来,接下来没准就要有麻烦了,“许主任亲口答应了,肯定会保密,我还联系了一些设备生产厂家,也可能消息是从那里传出去的。”

“你直接说吧,到底在担心什么?”陈太忠也发现,邢总似乎有所顾忌。

“我也不知道,总觉得事情有点古怪,”邢建中心里确实感觉不妙,这不仅仅是山寨的问题,离奇的泄密更让他心里不舒服,“正说要专门去找你一趟,没想到你就过来了。”

陈太忠沉吟好一阵,才缓缓点头,“你是怕有人在暗地里对付你,是吧?嘿,小心得有点过了……那行,我下午陪你见一见日本人。”

“我们这没啥背景的,就得小心啊,”邢建中讪讪一笑,他的生意别看做得红火,可也真的不容易,要担心外国人追究技术,还要担心国内的其他企业偷窃技术,更要担心有人强取豪夺,摊子越大,越有一种不安定感。

所以在中午饭后,古昕喝了不少,呼呼地睡了,邢建中却是将陈太忠拽到一边,“太忠,我打算跟荆俊伟商量一下,都让出点利润,公司给你和纯良每人百分之三的干股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