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08章 也是契机(下)

陈太忠听得真是有点哭笑不得,合着你劣币驱逐良币,还有道理了?“倩倩,我真的愿意卖你面子,但是他们要觉得自己理直气壮的话,让他们来跟我说话,用别人的话来说……他们要是敢吃自己卖的腐竹,天天吃,吃一辈子,那我现在就放他们走。”

“唉……”杨倩倩长叹一声,其实现在中国这个食品卫生的环境,谁不清楚呢?小毒是常态,但是天天吃某种东西,那跟谋杀也差不了多少。

令她吃惊的是,自己的同学走上社会这么多年,发展得也不错,居然还能保有一颗不平则鸣的赤子之心,“我的意思是,经济处罚就够了,别涉及到刑事上……当然,你要是有确凿的证据,那就当我没说。”

本乡本土办事,就是这一点不好,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,有点挠头,不过他也不可能就此罢手,于是不动声色继续看警察审案。

由于工商所来人及时,又有警察的配合,所以那个调味剂被当场查获,但是对这个东西的配制,摊主也不知情,他很无奈地回答,“这是我们批发的时候,批发商给的……而且我们试过了,加上这个调味剂,闻起来确实香。”

这个回答并不意外,别说乡村了,就算市区里,很多人做事也是跟着大家走,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,知道什么东西好就行了,不去琢磨为什么好。

警察对这种心态也很了解,但是陈主任在一边站着,他们不可能枉纵,于是冷哼着发问,“你都不明白是什么成分,就敢推荐给别人使用……不怕是毒药吗?”

调料而已,就算是毒药,这么点能毒死人吗?这是摊主的真实心理,不干不净的东西多了,也没见谁就吃出毛病来,不过他不敢这么说,只能木呆呆地回答,“我想的是,批发商能给我们,他应该有保障的……要不他也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这家伙说话不太靠谱,正经是那托儿言辞利索,见状赶紧在一边补充,“其实我们也问过,但是人家不肯说,估计是……怕我们学会配方?”

警察听到这里,略略停滞一下,这个理由……倒也能部分成立,知识产权这东西,中国保护得并不好,不过接下来,他还是抓住了重点,“就算知道配方又怎么样?能送人的,肯定是不值钱的东西。”

“知道配方,我们就可能不会再买他家的货了,”摊主情不自禁地辩解,他认为这个可能是客观存在的,“这个调味剂只是保证出他家货的手段,我也是今年才知道有这东西。”

“那证明还是便宜货,”警察点点头。

“扯淡呢,真正好东西的话,可以申请专利来保护,”陈太忠忍不住就插一句话,凤凰科委就接受各种专利申请,这样的理由怎么能瞒过他去?“能卖钱的东西,不比送人强?”

这才是这个理由最禁不住推敲的地方,别说什么怕人山寨之类的,只要能保证一两个省的销售,也绝对胜过卖腐竹了——其他省你还可以打假不是?

“现在的专利保护……嘿,”摊主的女人在旁边不以为然地哼一声。

“来凤凰科委申请专利,合作生产的话,全国我帮他们打假,”陈太忠不屑地冷笑一声,“怕的就是他们不敢来申请!”

“陈主任,我来晚了,”这时候,门口又一个声音响起,来的是红山工商分局的胡局长,他今天休息,不过听说陈太忠在查假冒伪劣商品,还是第一时间赶了过来。

“先从你们区的腐竹查起吧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“第一阶段先查食品卫生,什么添加剂、防腐剂和增色剂什么的,要求必须标明成分,不标明成分的……下架。”

“这个建议我支持,”胡局长点点头,“不过,还是要跟市局商量一下的话,不搞则已,要搞就搞个全市大行动。”

他是这么说的,但是心里也却是存在一些想法,这年头莫名其妙的添加剂真的太多了,要别人一一地说明成分,阻力肯定不会小了,甚至涉及到了有罪推断和无罪推断的问题。

“先从你们区做起,做好试点,然后全市推广,接下来还可以推广到全省和全国,”陈太忠斩钉截铁地发话,“对我来说,是我的老搭档喝假酒死了;对你来说,这是挑战,同时也是机会,希望你能抓住。”

这话说得太赤裸了,不过做为全天南最强势的正处,他在这些小人物面前,不怕这样说:借着这次假酒的风波,你完全可以把坏事变成好事,关键就是在于,你懂不懂珍惜了。

胡局长初听这话,精神猛地就是一振,真要是这么搞的话,工商局可是掀起天大的风波来,真的要能成功,好处不言自明。

但是想一想自己要做的事情,他又生出点无力感来,往日的联合大行动往往是一阵风,雷声大雨点小的时候更是不计其数,于是沉吟一下他才发话,“这需要警察分局的配合……我工商局是没权力抓人的。”

这就是胡某人心动之下,也想下狠手了,严格地来说,工商对一些搞不明白的添加剂,尤其那些没有引起严重后果的,真的没有太好的手段,最多也就是暂扣,罚没都不合适,别人说说情走一走门路,接下来的事情,嗯……大家都知道。

但是这次,他可以借着李金宝的死,加大对某些采用不明添加剂商家的处罚力度,不光涉及到货物,要涉及到人——警察得配合我抓人。

至于说好端端地为什么抓人?为了防止李金宝事件重演呗,胡局长想得很明白,这次收拾这些商家,不是冲着罚款或者好处去的,狠下一条心,咱就是要搞明白添加剂的成分,打造个样板出来——陈太忠肯支持,这真的是天上掉馅饼。

“小虎书记昨晚去给李金宝吊唁了,他高度肯定了李书记的工作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我给他打个电话,要警察局全力配合你,这些乱七八糟的添加剂,是该好好查一查了。”

“好的,”胡局长果断地点点头。

“这只是第一个阶段,抓食品卫生……违规者就要罚他个倾家荡产,严重的要追究刑事责任,”陈太忠再次提醒他,你能做的不止这些,“以后的阶段,可以针对不同的假冒伪劣商品,一样一样地来,摸索一个完整的解决模式来。”

“请陈主任放心,我一定尽力做到,”胡局长斩钉截铁地表示,陈主任说的可是模式——是“模式”啊,哪怕不能冠以红山二字,也是模式。

“嗯,我去打电话,”陈太忠走出去,给王小虎拨个电话,又给王宏伟拨个电话,假酒喝死人了,咱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,其他食品卫生也有必要抓一下。

两个王书记都表示支持,对王小虎来说,假酒死人案真的不是小事——关键是捂不住了,而对王宏伟来说,没在第一时间抓住元凶,多少也有点扫警察的面子。

落实完这件事之后,陈太忠就打算走人了,原本他是想要拧着摊主好好收拾一顿的,但是杨倩倩都打来了电话,他再不依不饶就没什么意思了——由着警方和工商处理吧。

他打个招呼就要离开,不成想出警的那位跟了过来,低声发话,“陈主任……这几个人该怎么处理,您指示一下?”

这位刚才当着诸多群众的面,根本不理会陈主任,显得很是铁骨铮铮,不成想现在居然悄悄跟了过来,居然请示这几个人的命运。

陈太忠却不认为此人是二皮脸,恰恰相反,他认为该警察刚才的表现,值得肯定——刚才围观的群众多,执法过程中表现出适当的独立性,有利于树立警察在群众中的正面形象,“做到不枉不纵就可以了,我不干涉……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我叫刘跃进,”警察笑眯眯地回答,然后压低声音,“这次食品卫生大检查的情况,我能跟您直接反应吗?”

陈太忠盯着他看了足有十秒钟,才微微一笑,“有什么处置不妥当的,你又不便向上面汇报的,当然可以跟我反应。”

“好的,”刘跃进笑着点点头,心里却是暗暗一叹,陈主任年纪轻轻说话做事却是滴水不漏,想攀附这个领导,真的不容易啊。

陈太忠也是被他这个问题搞得有点腻歪,哥们儿还以为你是个有骨头的人,合着跟别人一样啊,不过怎么说呢?有人愿意做眼线,关注后面行动,对他来说也是好事——只不过这种行为,他不可能去提倡,只能明明白白地点出来。

出了派出所,他又跟李凯琳回了东临水,这就不光是不想参加邢建中的婚礼,更是隐隐有对红山区施压的意思。

在这期间,许纯良、谢向南等人都给他打来了电话,甚至新郎官亲自来了一个电话,不过当听说他在东临水吊唁老书记,也确实不便强求。

第二天是十月七号,长假的最后一天,红山区开始部署针对食品卫生的大检查行动,陈太忠则是歇到中午,才驱车赶往碧涛,打算中午跟邢建中吃顿饭之后,就赶赴素波。

不成想车开到碧涛院门口,猛地看到门口打着一条横幅,“欢迎日本客人视察我公司”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