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07章 也是契机(上)

陈太忠的电话,还是很管用的,电话打出去差不多十分钟,白凤乡工商所的人就在集市旁找到了他的黑色奥迪车——事实上,赶集的时候,工商所都有人坐镇。

来的是一男一女,男人身材高大三十来岁,便装,女人身材娇小穿的是工商制服。

“陈主任,欢迎莅临白凤乡指导工作,我是卢健强,今天是我值班,”男人走上前,弓着腰笑眯眯地伸出双手,“我们胡局长正在赶来,请问您有什么指示?”

“这个白凤乡的集市上,假冒伪劣商品很多,”陈太忠伸出手轻描淡写地跟他握一下,然后抬手指一下集市,“这个你们清楚不清楚?”

“这里的货物档次确实低了点,乡下地方嘛,”卢健强先是自嘲地笑一笑,接着面容一整,“不过只要有人举报,我们是发现一起查处一起,绝不姑息手软。”

“来老李,”陈太忠抬一抬手,把刚将腐竹放到车上的中年人叫过来,“这两位是工商所的,把你刚才说的再说一遍。”

老李也不怕那些人报复,他只怕自己反应的情况没人重视,眼见这年轻人不但开着好车,说话也毫不含糊,他就哇啦哇啦地将自己掌握的情况说一遍。

“那就先暂扣吧,”卢健强点点头,看一眼身边的女人,“小王你去通知一下,暂扣所有货物,同时严查这个调味剂。”

女人点点头,一言不发地走了,卢健强见她走远,才扭头看一眼李姓中年人,“那个调味剂……你真不知道是什么?”

“不知道,”老李摇摇头,“但是调出来的腐竹,带一点药香,闻着就有食欲。”

“那这个……还得鉴定了?”卢健强沉吟一下,斜眼瞟一眼陈主任,其实干工商的主儿,对小商小贩的各种手段还是比较熟悉的,添加剂这东西,也不是多罕见的事,光他知道的,起码就有两位数的食品里,有非法添加剂。

至于这些添加剂有害无害,有些说得清,有些就说不清了,他也无意去一一查证——当然,领导若是想查证,那就一定要配合。

“鉴定是一方面,关键是……争取要他们主动坦白,这些调味剂的组成成分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一边锁上汽车,一边向集市走去,“化验不是万能的,而且花费会是惊人的,可口可乐的配方,到现在也没被人破解。”

“要他们主动坦白?”卢健强本来正跟着他向集市走去,听到这话,禁不住脚步一顿,只觉得浑身的汗毛刷地就立了起来——这话的味道他明白。

“走吧,派出所的人也要到了,”陈太忠头也不回地回答。

几人步行到另一个卖腐竹的摊点,发现在女工商的指挥下,几个戴红箍的男人正在抄摊子,将货物往一辆时风农用三轮车上装——这个摊点卖的其实不止腐竹,还有木耳、香菇等干货,比老李那个摊子要大得多。

摊子一边站了两男一女,正在没命地跟那女工商解释着什么,但是小王面沉似水,偶尔说两句话也很简短,倒是时不时地摇摇头。

一边就有围观者冲着这里指指点点,不少人悄声嘀咕,不外是工商税务又野蛮执法了之类的……唉,人家摆个小摊,容易吗?

“你!”那跟陈太忠绊过嘴的年轻人看到某人走过来,不由得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,他手指对方,“兄弟,无非斗两句嘴,你就喊人来砸摊子……忒小气了,你还算个男人吗?”

陈太忠都不希的理他,但是想一想围观群众难免会因此而误会,他就要把话摊开了说,于是他笑嘻嘻地回答,“你少扯那些……自己出售那些假冒伪劣产品,有道理了?”

“我怎么就卖假冒伪劣了?”另一个男人马上就不干了,他顺手就抄起了手边的一根铁棍,“你要说别的,货我让你拉走,你要说这个,我还真不答应了。”

“不答应你要怎么样呢?”就在这时,走过来人群外走过来两男一女三个人,其中一个是穿着警服——有意思的是,这边穿制服的也是女人。

打头的男人冷哼一声,冲卢健强点点头,都是乡里的一帮人,谁还不认识谁?“卢所长,这些东西都拉到派出所吧,这几个人我们要调查。”

“我干啥了,就要去派出所?”这一下,抄铁棒的男人慌了,他大声嚷嚷了起来,“我合法经营,不打架不闹事,怎么就要进派出所?”

“你卖的腐竹,敢说没有添加剂?还有调味剂什么的?”男人冷笑一声,眼睛扫一眼陈太忠,却是不过来献殷勤。

“那是食品添加剂,不能用吗?”摊主的回答也很大声,不过在此之前,他还是悄悄地放下了手里的铁棍——当着警察搞这一套,真的不合适。

“能用不能用,你说了不算,”男人不屑地哼一声,又扫视一下在场的人群,沉声发话,“各位也别看了,添加剂加不好要死人的……昨天已经有命案了,区里下令严查类似案子,我们不是随便欺负人,是为大家的生命安全着想。”

要说做警察做到这一步,态度是真的不错了,不光解释原因,还披露案情,这种情况别说在乡里,在市区——素波的市区都少见,警察抓人,谁会跟无关人讲那么多道理?通常情况跟家属都未必解释。

但是……这不是陈主任在吗?说话的这位心里很明白,面对文明办的主任,我要文明执法,充分展现出人民警察的正面形象。

“我操,是这样啊”,“确实啊,东西不能乱加”,“昨天……好像东临水死了仨,不知道说的是不是这个”,“那不是假酒吗?”“假酒能害死人,腐竹就不行吗?”

这话一出口,一时间大家议论纷纷,白凤乡并不大,虽然消息有点闭塞,但是昨天电视里也报道了,说假酒害死人了,不少人还是听说了。

摊主三人登时面如死灰,撞到枪口上了,那就只有认了——他们不说自己的添加剂合适不合适,只是暗暗叹气,点儿背不能怨社会啊。

不多时,大家就来到了白凤乡派出所,这时候摊主已经明白了,要积极配合来争取宽大处理,尤其是大家都是本乡本土的,就有警察暗暗点明了,你不要负隅顽抗了。

知道举报你的年轻人是谁吗?是陈太忠,没错,就是那个瘟神,你要是再强硬下去,为了我们不难受,那对不住——就只有让你难受了。

五毒书记在凤凰的名声,实在是太响了,这白凤乡虽然是穷乡僻壤,但是摊主是做买卖的,不是地里刨食儿的,多少认识两个社会上的人。

一听对方是陈太忠,他登时就傻眼了——我操,我还专门在电视上记过这家伙的相貌,但是……你今天为什么要戴墨镜呢?这麻子不叫麻子,叫坑人啊。

不过到了这一步,再说什么后悔的话也有点晚了,来到派出所之后,陈太忠也不着急离开,他要看白凤乡的警察怎么办案。

说句公心话,白凤乡有问题的商品真的太多了,多到他不能一一查出来——而且有些商品只是劣质不是假冒,说到底,还是消费者见识短浅,同时消费能力上不去。

这就是扯不清的麻烦,那么他也只能选择惩前毖后,以求达到治病救人的目的,这个时候,杀鸡儆猴就很有必要了。

不成想才来到派出所,杨倩倩的电话打了过来,“太忠,这个卖腐竹的,是我嫂子家的一个亲戚,他们也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……能不能放他们一马?”

“呲牙咧嘴地想跟我动手呢,欺行霸市……这还算讲理?”陈太忠真是有点无奈了,不过对杨倩倩的说情,他不能置之不理,甚至不能表现得轻慢,他欠她的。

且不说是同学一场,倩倩在他起步的时候,也给了一些支持,而且想当年,他还撩拨过她——虽然那只是年少轻狂,但他触摸她的小手的时候,也曾经以为是自己情商的进展。

“这个……他们跟我解释了,”杨倩倩也知道,自己若是想求陈太忠办事,不过是一句话而已,但是她并不想太不讲理,所以这件事,她是细细了解过的,“只是生意纠纷……”

这个东西,真的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,她打听到了,嫂子的亲戚之所以对老李那么狠,甚至不惜找托儿来抢生意,就是因为老李标榜自己是手工生产纯天然。

如此一来,卖便宜货的不能不叫真,要不然岂不是承认自己卖的东西不好?而老李又比较守旧,所以才成了眼下这个局面——真的要狠狠打一架,也就没这些骚扰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