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06章 各种剂(下)

“不去就不去吧,”陈太忠多少有点了解东临水村民的逻辑,而他无意就此事争辩,于是抬脚向外迈去,“我去白凤乡转一转。”

“我也去,”李凯琳抓起太阳镜戴在鼻梁上,跟着就向外走,当着众乡亲,她不怕表示出来,我就是紧跟太忠哥了——对于她这样年轻貌美而又多金的“成功女孩”,能不被阿谀奉承捧得迷失自我,铁下心思跟随某个男人,倒也是不多见的心性。

其实这跟她的经历也有关,在凤凰这几年,她也见识过不少KTV的姐妹们觉得翅膀硬了,就想自立门户单飞,到事实证明她们并没有摆正位子。

这话就扯得远了,两人大约在十点钟的时候,来到了白凤乡,今天是十月六号,本来就是赶集的日子,又是国庆长假,人来人往的也挺热闹。

陈太忠和李凯琳一人一副太阳镜,旁人也不好辨识出他们是谁,不过两人在白凤乡也都算名人,倒是没有勾肩搭背,就这么缓缓走来,饶是如此,旁人也都能感受到,这一男一女不是一般人,四处兜售商品的小贩们,竟然不敢上前搭话。

既然是赶集,商品确实众多,陈太忠一路走一路看,假冒伪劣的商品自然是看到了不少,不过更多的则是货真价实的东西。

这倒也是乡镇赶集中的一景,本地出产的粮油米面菜蔬什么的,那绝对是货真价实,禽蛋肉类的多半也都是绿色的,换句话说——拿到市区卖的话,价钱不会低了。

但是在本地,那就死活都卖不起价钱来,只有布匹之类耐存放的,才能卖个差不多的价钱,有人就是这么说话,“别看我这粗布难看,正经自家织的,手感好也结实……不可能再便宜了。”

也就是说卖东西的人都知道,自己的商品拿到城市里绝对是好东西,但问题的关键是去不了或者说去一趟不划算,更或者就是他们不知道去了之后该在哪里卖——市里也有直接收购的商人,但是卖给他们,还不如在集上卖掉算了。

这就是小农经济的特点,意识到这一点,陈太忠不得不感叹,像李凡是那样像集一村之力做事的村长,会给大家带来太多的便利了。

相较真货的尴尬处境而言,那些假冒伪劣的东西,却是大行其道,因为那些大都不是原料级的,最少都是经过初级加工的,比如说劣质而洋气的衣服,亮晶晶的小挂坠,什么牌子都没有的太阳镜——未必一定是假的,但劣质是一定的。

但是,本地生产不了,相对还算合用或者时髦,就有巨大的市场,像那十块钱的一副的太阳镜,就有几个年轻人围着细细的挑选。

生产真材实料的,收入反倒不如那些贩卖伪劣商品的人高,不得不说,这是一个讽刺。

看着这一幕一幕的,陈太忠生出一些无奈来,正如李凡是说的那样,这个假冒伪劣商品盛行的根源,还是在于贫困,不能割裂来看。

然而对于普遍性的贫困,以陈某人的大能,也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,想到这里,他禁不住生出一股深入骨髓的无力感——这个题目真的有点大。

两人正逛着街,猛地听到前面有人吵闹,周围也有人围观,来逛集市的,闲人肯定不少。

他俩也算是闲人,于是走过去看一下,发现三个小伙正对一个中年人推推搡搡,好在一边过来两个中年壮汉,“干什么呢?扰乱市场……是想被罚款呢,还是想关两天?”

三个小伙子转身走了,中年人骂骂咧咧地扶起旁边倒地的凳子,又坐在他的小摊前,这是一个卖干腐竹的摊子,“麻痹的,老子卖的腐竹自家就敢吃……你们卖的是啥鸡巴玩意儿,自己敢吃吗?”

咦?陈太忠听到他的唠叨,停下了脚步,弯下腰翻腾一下摊上的腐竹,“这个腐竹怎么卖?”

“八块一斤,我自己做的,”中年人没好气地回答,“一分价钱一分货,有便宜的……你可以去买他们的。”

“这是有点贵了啊,”陈太忠其实并不知道腐竹的价格——知道菜价的干部,十有八九都是混得不好的,陈某人可是混得好的,不过这并不妨碍他问一句,“里面有什么说道吗?”

“说道大了去啦,吊白块知道不?”中年人见他这么问,知道这买卖有希望,于是振奋一下精神,讲了起来,“加了吊白块,腐竹颜色好看,但是那玩意儿致癌……你二位这一看,就是有身份的人,估计知道这个,但是硼砂你就未必知道了……”

此人不愧是自己做腐竹的,说起来那头头是道,加上硼砂的话,就可以让腐竹看起来晶莹透亮,咬起来也筋道,口感好,但是硼砂会导致人体积蓄性中毒。

“……还有很多,你们可能根本就没听说过,就算不加这些,腐竹里可以加的,除了这些还有增色剂、增筋剂,尤其可恨的是增香剂,那就是人造出来的豆腥气——你说你腐竹做得好的话,还差豆腥气吗?”

“我操,”陈太忠听得禁不住骂一句脏话,就一个小小的腐竹,里面就能加这么多东西,大家吃的腐竹,还是添加剂啊?“这些什么剂的,都对人体有害吗?”

“这我真不知道,总不是好东西吧?”中年人叹口气,“我这是家传手艺,八块钱一斤,一斤我挣不到两块,人家五块钱一斤就能卖,买得多还可以搞价……”

说到这里,旁边就有人插话,“确实啊,老李这个腐竹,真的没问题。”

合着这位赶集卖了五六年的腐竹了,在这附近都是老字号了,认识他的人很多,而他的腐竹确实不便宜,不过喜欢的还就认此人。

但是这两年,又有人来卖腐竹,便宜货冲击他冲击得挺厉害,好在他是手工生产规模小,而腐竹这东西也经放,他不是很在意——你们不相信我这老字号,买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吃坏了是你们自己找的。

他不作声,卖便宜货的就觉得他好欺负,时不时地过来个托儿,见有人买他的腐竹,就要“惊讶”地来一句,“这么贵的腐竹你也买啊?那边有便宜的呢……”

然而,真的认这一家腐竹的主儿,一般也不太容易被忽悠走,白凤乡也是有高端消费者的,比较注重食品卫生。

刚才又过来一个买家,听卖家说得自家腐竹有多好,就想买一点,不成想旁边的托儿过来了,“你卖自己的东西,少扯那些犊子……信不信我砸了你的摊子。”

老李觉得自己背后说人,也是有点不合适,就不好再计较,只是悻悻地嘀咕一句,“东西好不好,嘴里一嚼就知道了。”

“你别听他扯,他这腐竹还不如那一家的,蒙外人呢,”托儿很不屑地表示,然后死说活说把人忽悠走了,老李这下不干了,觉得你坏了我马上要成的买卖,双方才推搡了起来,最后是市场的管理人员来了,才把人劝开。

最让陈太忠崩溃的是,托儿把人忽悠走的理由,太令人震撼了——买五斤以上,我们送调味剂,“这个调味剂……又是什么东西?”

“这个我还是不知道,”老李摇一摇头,“带股子说不出的味,做凉菜的把腐竹泡好之后,加这么点东西,腐竹吃起来有味,这个东西,那些卖腐竹的人只送不卖……”

只送不卖——这四个字已经很说明问题了,这是便宜货,而且只对大户,大户是什么?就是开饭店或者凉菜摊的那些主儿。

“我发誓以后不吃腐竹了,”陈太忠听得呲牙咧嘴的,这尼玛到底有多少种剂啊?于是他叹口气,“今天赶得巧,你的腐竹我包圆了……”

“老李你的嘴又犯贱了,”一个年轻人远远地发话了,眼见有人包圆,他真的有点眼红,不过刚被警告过,他也不好再过来找事儿。

“你给我滚远一点,”陈太忠扭头瞪他一眼,你小子拿着各种剂掺在一起卖,还理直气壮地误导消费者,敢再无耻一点吗?

“怎么说话呢你,城里人就牛逼?”小伙子毫不含糊地瞪还他,“想打架吗?”

“就你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摸出手机来打电话,那小伙子见状,也不再作声,转身走了——撇开身材劣势不说,他也没有跟消费者打架的兴趣。

“别怕他,他们敢动手,我也能招呼上人,”老李冷哼一声,然后拾掇凳子推上他的三轮车,“东西我给你送哪儿?”

“我们车在不远处停着呢,你跟着走吧,”见太忠哥打电话,李凯琳就发话了,说句实话,她听到这些,也有点不想吃腐竹了——太恶心人了。

“其实腐竹加工的时候,卫生也很重要的,”老李继续自吹自擂,直到来到奥迪车旁,他才眨巴眨巴眼睛,“这车大啊……那啥,我家里还有一百多斤,你们要不要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