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04章 吊唁(下)

“尼玛你要是不能喝,去睡一会儿行不?”陈太忠被这话说得哭笑不得,直接脏话出口,基层工作嘛,就该这么做,“王小虎马上就来了,你出什么的洋相?”

“我没出洋相,我再喝一斤都没问题,”这么说话的人,一般都是喝多了,可是偏偏地,李凡是说得很认真,“太忠……老村长,我借了你两百万,你认为现在东临水,发展得不是特别糟糕吧?”

“确实还行,”陈太忠点点头,东临水这边的建设,确实发展的不错,除了别人的介绍,他还有自己的间谍李凯琳呢。

村子里现在已经选好了下一步的路子——种香菇,这个东西是室内种植的,对土壤要求不高,合适东临水的现状,而且难得的是,李凡是和李金宝不但把相关技术弄到手,并且做出一些试验,更难得的是,他们连市场都联系得差不多了,香菇可以直接发到素波去。

这是一个很单一的项目,相对目前的社会来说,是有一点技术含量,但也没高到什么地方去,听起来有点赌博的味道,但是东临水村委会经过多次讨论,决定就要搞这个。

这不是孤注一掷,而是村里一致认可的,有些人说了,这项目太大众化,还是搞点养水貂或者蓝狐之类的东西,利润会更高——那纯粹是放屁。

且不说水貂蓝狐的饲养技术有多难掌握,只说你养成功了之后,这玩意儿也得能卖得出去不是?东临水有这样的销售渠道吗?

而且这些都是奢侈品,市场价格的波动范围极大,就算有人愿意包销,市场价格也不是一成不变的——到时候亏了赚了,真的很难讲明白。

当然,敢赌的人可以赌这个,那可能意味着暴利,可东临水这帮人,更愿意走得稳健一点——香菇的利润,赶不上水貂什么的,但是胜在它是大众消耗品,有消费基数在那里。

有消费基数,还有点技术因素,那这个买卖就完全做得,要不说这李凡是真的是脱贫能手,这一点都不夸张的,他不追求更高的利润,追求的是产品的应用面——种得出来不算好汉,卖得出去才是能人。

至于说全村种香菇,可能会导致供需失衡,李村长更不在意了,“我还就希望供需失衡,我们种得多,那就是我们说了算,价钱要由我们来定。”

会买的不如会卖的,要是一个香菇种植大户,面对诸多竞争对手,或者会考虑市场的因素,但是整个东临水都种香菇,又有统一调配的话,那会是怎样一番局面?

市场是打出来的,而不是让出来的,而且东临水不但在技术方面落实了,更是落实了销售方面,自有一番成竹在胸,大不了打一打价格战,那又如何?

这就是村委会能发挥的威力,被组织起来的农民,才是最可怕的,他们有自己的辛勤和坚忍,又有负责的组织去落实技术和市场,那么……还有什么不能征服的?

对于他们这个想法,陈太忠是高度肯定的,一窝蜂地种植东西并不好,但是基层组织能积极地发挥作用,有效地防止恶性竞争之余,又联系好了市场,想不挣钱都难。

至于说其他村子看到这个情况,可能有样学样之后,导致香菇市场供销失衡,陈主任相信,只要东临水的村委会还能发挥现在的作用,那就不是问题——大不了改种别的,或者利用自己的销售渠道优势,整合其他村子的香菇资源。

“可惜啊,村子里就要走上正途了,老支书却看不到了,”他叹一口气。

“可是这两百万,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,”李凡是叹一口气,“十二哥在的话,我一点都不怕,但是,这不是人没了吗?”

说到激愤处,他重重地一拍桌子,“操的,下午的时候我就听说,乡里有人盯上十二哥的位子了……老村长,你得给我们做主!”

“这个回头再说,”陈太忠能理解李凡是的担忧,不过他倒不认为,乡里派下的支书就一定会比李金宝差,正经是新支书出自本村的话,没准你李凡是会更头疼。

反正他就不信了,有自己的关注,什么样的村支书敢胡来。

王小虎到得很快,在晚上八点左右来了,而在他到之前,乡里也得到了消息,乡长、书记之类的统统跑过来了,一时间支书家小小的院子热闹无比,李金宝的老妻带着孩子,就是不住地磕头了。

王书记的到来,更是让院子里掀起一个小小的高潮——当然,比陈主任来的时候,还是略有不如,这里是陈村长的主战场。

不过出乎大家意料的是,王小虎在给李金宝上过一炷香之后,居然高度地赞扬了老支书的工作,而且很明显的是,他是有准备而来的,甚至将李书记年轻时为了保护大队的财产,勇斗野猪的事情都说了出来。

最后他总结说,李金宝同志一直在默默地奉献,可能大家都会觉得,李书记没做出什么成绩,但是——东临水这么多年的稳定,就是李金宝做出的最大成绩。

“……真正的好的干部,群众可能感觉不到他的存在,因为他是彻底地融入到了群众中去,不会吆五喝六,也不会以权谋私,只是默默地为大家解决问题处理争端,值得欣慰的是,我们的基层干部中,像李金宝这样默默无闻、无私奉献的同志,还有很多。”

这样的赞扬不但贴切,也是对李金宝的高度肯定,他的话说完之后,又鞠了一个躬,一干大大小小的干部见状,纷纷跟着书记鞠躬。

这么多干部齐齐鞠躬,李金宝的老妻看得泪水直流,虽然只有一个人没跟着鞠躬,但是在场的东临水村民们心里太清楚了,没鞠躬的这位才是最尊重李金宝的——陈村长不来的话,王书记肯定也不会来,至于其他干部,那就更不用指望了。

陈太忠肯定不会跟着王小虎鞠躬,两人都是正处,而且序列不同,没必要自降身份。

吊唁过后,王书记又问一下其他中毒者的安危,得知除了李金宝,只有三个还在住院,剩下的十一人已经出院了——不是说完全好了,但是能扛住,大家就不想再花冤枉钱了。

这才是王小虎来这里的真正目的吧?陈太忠禁不住暗暗揣测,辖区里出现这种恶性事件,做为区委书记,关注一下是必然的。

他并不认为,自己的面子大到能令王小虎忌惮的地步,只不过原本王书记去一趟医院就行了,现在是来到了死者家里而已。

事实证明,陈主任猜测得还是有点错误,王小虎了解了中毒者的情况之后,又问一问制假者的下落,得知售假者被抓获,造假者潜逃之后,就给警察分局打个电话,要求不惜一切代价,尽快抓获造假者。

接下来,王书记才走到陈太忠身边坐下,轻叹一声,“农民们还是太穷,明明知道这个酒难喝,还是要喝……我这个区委书记,心痛啊。”

“确实是这样,”陈太忠叹口气点点头,旋即又引一下话题,“东临水现在正处于高速发展的前夜,没有这场不幸的话,金宝书记过几年就能喝上好一点的酒了。”

“这个还是要感谢太忠你,”王小虎点点头沉声发话,“帮东临水借来了资金,又搞了这么个树葬陵园,下一步东临水的发展,我也很看好。”

“主要还是村委会充分发挥了主观能动性,我没做什么——很多扶贫的村子,大力扶持过之后,依旧贫困,还是王书记你工作抓得好,下面干部也够团结和争气。”

陈太忠摇摇头,又长叹一声,“这个节骨眼上,老李就这么走了……肯定是带着遗憾走的,他对东临水的感情非常深,活着的人,得对得起老支书的期望啊。”

两人看起来谈的是李金宝的死,实则不然,王小虎说东临水这里是陈主任你的功劳,陈太忠就要说是王书记管理得好——东临水脱贫,这个功劳我不稀罕。

然而同时他又表态,谁要往这儿安插乱七八糟的人,老书记难免会死不瞑目——事实上,是陈某人不会答应这种事,这是一个婉转的提示:老王,咱俩关系不错,但这里是我挂职的村子,嗯,你懂的。

王小虎当然听得懂,若不是他有意配合,说东临水前景什么的,陈太忠后面的话都不能这么自然地跟出来,不过接下来,他也没有再接这个话茬,而是点燃一根烟,跟李凡是了解一下东临水近期的发展情况。

一根烟抽完,他转身向门外走去,堂堂的区委书记夜晚来给一个村支书吊唁,呆这么长时间说这么多话,已经是极大的尊重了。

陈太忠陪着走出来送行,岂料王书记走到车边的时候,抬手招过来了乡党委书记,淡淡地吩咐一句,“东临水正处于发展的关键时期……支书先让村长兼着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