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03章 吊唁(上)

“这个我知道,”果不其然,还真是有说法,丁小宁从旁边走了过来,甯家在凤凰扎根几百年,很多老规矩都清楚,而这些规矩现在多存在于乡村,城市里却没了。

“报丧的时候,对有身份或者亲近的人,必须先见面磕头,然后再开口报丧,小时候我遇到过一次,可把我妈吓坏了,门响得那么厉害,问是谁,对方不说话,还以为来坏人了。”

“对,就是这个意思,”李凯琳点点头,她在村里也见识过这样的场面,其实,要不是别人找不到她,她也应该享受见面才通知的待遇——这都是李家人。

“哪里那么多讲究?”陈太忠正不想赴明天的婚宴呢,而且他一点都不想被人找到阳光小区来,抬手看看时间,已经是下午四点了,“得了,我现在就直接过去……凯琳你去不去?”

“我已经满了十五岁,早晚要嫁出去的大姑娘,要去也是明天去,”得,东临水这边的规矩,还真的不少,合着及笄之年之后,女孩儿就是外人了。

“那我一个人去吧,我在村里的时候,李金宝对我也不错,”在陈太忠的印象里,老支书待人真的忠厚老实,很少有坏心眼,不管是李凡丁还是李凡是当村长,他都积极配合,不去挑衅村长的权威。

从这一点上讲,这人可能不算个好干部,但是考虑到他只是个村支书,可以说他是合格的,在村级这种最基层的行政单位里,书记最大的任务是政治思想工作和保证人心的稳定,至于说发展,那是村长的事儿。

李金宝在东临水的威望,真的不低,陈太忠亲身感受过的,所以他驱车直奔东临水,到了白凤乡,他买了个花圈又买点冥币,顺便亲手写一幅挽联。

车到东临水,就基本接近六点了,村口站着七八个白布扎头的村民,大姓的村子就是这样——五服之内都算得上亲戚。

有那眼睛好的孩子认出了陈主任的车牌号,又见车上绑着花圈,转身就向村里跑去,嘴里还大声地嚷嚷着,“陈村长来了,给金宝叔送花圈呢……”

车到老支书家院门口,陈太忠才推门下车,老支书的妻子就带着两个儿子和一个孙女,一身白衣跪在地上,咚咚地磕起了头。

我该咋办呢?陈太忠有点晕,他实在是不熟悉这个仪式,是不是该磕回去呢?但是……哥们儿我心里有点抗拒吖。

“老村长,你就站着,”还好,李凡是及时赶到,一见这情况,就知道陈主任这城里人不熟悉这一套,“一会儿你给我十二哥上柱香,就是还礼了。”

李村长的十二哥就是李金宝,前文有过介绍。

后来陈太忠才知道,这个磕头是对长辈或者杰出的平辈——该不该还回去磕头,里面说法就多了,但是以他的年纪,做老支书的平辈也有点勉强,那么未亡人带着孩子磕头,磕的就是贵人,贵人上香即可。

陈太忠走进院子,里面已经搭了简易灵堂,他走上前点起一炷香,低头默哀一分钟,再睁眼的时候,老支书两个儿子又给他鞠躬还礼。

就在这时,门口又传来一阵喧闹,原来是帮忙的人把绑在奥迪车上的花圈解下来了,大家正商量着摆在门口好,还是抬到灵堂边上好——这可是老村长送的花圈,还有亲笔写的挽联,一定要郑重对待。

“这花圈得往灵堂摆吧?”陈太忠表示自己有点不理解,摆在门口算怎么档子事儿?

“门口有门口的好处,我十二哥……大家都说他窝囊,”李凡是叹口气,摸出一根烟点着,猛猛地嘬一口。

李金宝在东临水的口碑不错,也很有人望,但是看在别人眼里,他这个村支书真的是“面”了一点,历届乡党委乡政府的领导,都不是很看得起他,至于说李金宝治下的东临水还算稳定——这么落后的村子,倒是想不稳定呢,村民们根本找不到值得闹矛盾的东西。

同时,也就是因为东临水太穷了,乡里干部不但落不下好处,隔三差五地还要被这个村子骚扰,眼下这个出名老实的村支书死了,还是喝酒喝死的,乡里仅仅有一个副书记表示——老李出殡的那一天,我会来的。

但是李金宝的家人就有点不舒服了,我们家的户主好歹是村支书,再往上走一步就是乡领导了,他出任村支书的这十几年来,东临水没出过大问题——而且现在的乡里的不少中层干部,都是李书记的后辈,没有李书记的支持,乡里的工作能那么好开展吗?

别小看一个村的工作,没有李书记挨家挨户地做工作,十一万伏的高压线经过东临水,占地根本协调不下来,没有李书记做工作,东临水失学儿童最少要增加一倍……

甚至,没有李书记做工作,在干旱的时期,太忠库哪里轮得到下游便宜?东临水跟西凤村争水的时候,都有扒了大堤的心思,这个水库就叫太忠库,是我们老村长帮着盖起来的——这水我们东临水想怎么用就怎么用。

那个时侯,陈太忠还没过来表态呢,但是东临水的村民就相信,老村长一定会支持我们,这不是盲目的自信,是有事实为依据——太忠库没开始建设的时候,陈太忠已经从我们村调走了,完全可以不关心我们,但是最后,这个水库依旧是建起来了,陈村长心里有我们。

说来说去,李金宝的家人,包括李凡是,都认为老支书默默地做了不少工作,但是善战者无赫赫之功——要不是老支书就这么走了,大家现在都意识不到,他有多么重要。

正是出于这个缘故,乡里没人觉得李金宝有多重要,李书记的家人就为此愤愤不平,东临水是个相当落后的村子,但是正因为如此,大家对白事非常地看重。

这大抵是盖棺定论的意思,符合中国传统的道德观念,更看重口碑——你活着的时候,门前车水马龙固然令人仰慕,但更重要的是,你死了之后,谁还记得你,大家会如何评论你。

一笔写不出两个李字,村里人也知道李金宝是什么样的人,所以把花圈摆到门外,就是想告诉那些乡干部,你们不来?我们老村长来了!

“爱来不来吧,花圈就应该摆在灵堂的,”陈太忠笑一笑,这些质朴的村民,真的太可爱了,能知道我来东临水的人,我不带花圈来,他们都会知道,不操心的主儿,你别说把花圈摆在门口了,摆在村口也一样不会知道,“该怎么做就怎么做。”

“那成,”李凡是点点头,其实他也是这么想的——只要眼界到了,每个人的智慧都差不了多少,他担心的是,自己要是擅做主张,把花圈摆到灵堂而不是摆在门口,陈主任或者心里会不爽。

有些领导干部的卖弄欲望,真的是太强烈了,强烈到不讲道理的地步——尼玛,老子一个正处,给你一个股级干部送个花圈,如此地礼贤下士,你就敢不摆在最显眼的地方?

安排妥当之后,这也就六点了,陈太忠随了五百的白事份子钱,这两天他就是随份子了,不过老支书的丧事,还真不能让他高兴起来。

不管高兴不高兴,这就是饭点儿了,李凡是拉他去喝酒,脸上也不见得如何悲伤,生老病死无非就是这么回事,死者已矣,生者心意尽到就可以了,“十二哥走了,咱活的人还要吃饭……陈主任你晚上能晚点走,帮着守一会儿灵,那就是十二哥最开心的了。”

“晚上我还就不走了,”陈太忠郑重表态,他是真心想躲过明天的婚宴,一边说就一边摸手机,“我给吕强打个电话,后半夜我去他那儿睡。”

“那成,晚上咱们去吕总那儿接着喝,”李凡是点点头,现在村里说的守灵,并不一定要在灵堂守着,尤其对那些外姓亲戚和朋友,真要守——家里也未必有那么大的地方,像陈太忠这种专程赶到村子吊唁的,能在附近住下,那绝对就是心意到了。

吃饭就在村委会的院子里,东临水的饭,也真的很难吃,大肥肉炒一下就端上来了,所幸的是,李凡是多少是在社会上走动的,给陈太忠弄了只土鸡炖了,又拿了一只腌好的羊腿,架在火上烤,再加上黄棒子的浓汤,不加任何作料都是美味。

这是村里招待顶级贵客的菜肴,旁边也坐了七八个人混饭,大家吃喝了一个多小时,有人前来汇报,“王小虎书记打电话了,说马上要过来。”

“看看,我就知道,陈主任你要不来,王书记绝对不会来,”李凡是感触颇深地叹口气,他的酒量不错,不过现在也是满嘴酒气了。

“你叫我什么?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我操,我是冲着“陈主任”三个字来的吗?

“我错了,是陈村长,老村长,”李凡是不住地点头,抓过手边的口杯,一口气闷了半杯,然后直着嗓子喊了起来,“但是老村长,你要不来就没人来,你来了……十二哥这个白事,那就算红火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