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02章 红事变白(下)

“这个时候他找车?”陈太忠是相当地不解,长假期间可是结婚高峰,丁小宁的奔驰,刘望男的捷豹和李凯琳的宝马,早就被人预定得满满的了。

也就是陈某人的奥迪,虽然档次也不低,但是敢跟他张嘴的人,还真是不多,所以他直接表示,“现在找车,真的有点难……我就是自己的一辆奥迪。”

“容易的事儿,我用得着找你?”荆涛轻哼一声,对自家的准女婿,他说话很直接,“女方家本来说的是,迎亲要十一辆车,说什么一心一意,结果临时改成十九辆了,说是长长久久……”

这十一辆和十九辆之间,就差了八辆车,尤其令人郁闷的是,有一辆车还直接被别的婚礼截胡了,这就剩下十辆车了。

而凤凰的婚礼,还分外讲个排场,桑塔纳以下基本上就不算汽车,你要租上一溜儿面的过来,倒也不是不行,但是这么搞……真的脸上挂不住。

到了2001年,桑塔纳倒是不难找,十来八辆真的不是什么事儿,外面租也花不了多少钱,但是荆涛既然打电话给陈太忠,肯定是想找些好一点的车,帮自己的老师绷个场面。

这是一个荆教授没必要亲自来,但是托人借车的婚礼,陈太忠感受到了其中的分寸,于是他一口应承下来,“好的没问题,交给我了,九辆车嘛,明天才要……那是多大点事儿?”

这个电话挂了之后,过了半个小时,一个陌生的电话打进来,“请问是陈主任吧?荆教授要我给您打个电话,想借几辆车。”

这位就是婚礼的总管了,他从男方家长这里得知了消息,就打电话过来,落实明天的车辆,心里却是在盘算,就剩下一天了,凑不够的话,只能去车行租车了——至于说档次啥的,实在没办法也只能将就了。

不成想电话才打通,那边的陈主任明确表态,九辆车是吧?已经搞定了,明天迎亲的时候你再联系我吧。

总管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才待继续发问,那边已经挂了电话,他愣了好半天之后才摇摇头,心说不愧是荆以远的儿子介绍的人,不是一般地厉害啊。

对陈太忠来说,这事儿确实简单,他给小董打个电话,布置三辆车的任务,给张爱国打个电话,布置三辆车的任务,再给甯瑞远打个电话,借他一辆车,这就齐活儿了。

第二天一大早,陈太忠的奥迪车打头,带着七辆奥迪和一辆林肯,来到了男方家,这车队异常地整齐,不过拿林肯凑数也是没办法的——私家奥迪车真的不多,又是这个节骨眼上。

现在凤凰正在严查公车私用,要不然陈主任能借到的车海了去啦,当然,其实他也不怕别人查,不过又何必招惹那麻烦事儿呢?低调才是王道。

倒是婚礼双方被这车队吓了一跳,一个劲儿地打听这陈主任到底什么来头,不过陈太忠不出那个风头,别人自然也不会乱说。

于是总管索性临时改变主意,除了打头的奔驰500之外,后面就跟上了奥迪车队,加上男方家自己借的两辆奥迪,总共是十辆奥迪车,公路上一走,在凤凰也算相当地拉风了。

车到饭店,司机们有人招呼,一辆车两百块车马费,还管饭,陈太忠懒得占那个便宜,直接拍五百块给那个小伙子,“钱交给男方,说是荆涛教授上的份子。”

他不去占便宜,开着林肯车的张爱国肯定也就不去了,张厂长去旁边的小饭店买两大碗炒米,又弄一盘猪耳朵一盘花生米,两人蹲在马路牙子上,就吃喝了起来。

这俩的表现看起来,就有点怪异了,不过再想一想,无非是两个司机,这么吃饭倒也不是不行,别人就无视了这二位。

“七八年前,我就是这么吃饭,”张爱国划拉完米饭之后,索性找张报纸垫在屁股下面,一口啤酒一口花生豆,惬意无比,“几个人蹲在路边,一边吃一边看美女……那种快乐,现在不好找到了。”

“连着坐了三天上首位,腻歪了,”陈太忠一伸腿,也坐到了张爱国为他铺好的报纸上,惬意地一伸两条长腿,“跟那些不熟的人吃饭,还不如蹲在马路上吃。”

他俩吃饭要早于饭店里的人,吃得又快,所以等饭店里的嘉宾们开始陆陆续续往外走的时候,两人旁边已经摆了七、八个啤酒瓶子。

“两位兄弟,还能开车吗?”两人身后猛地响起一个声音,扭头一看,却是招呼车队的小伙子,凤凰现在的行情是:一百的车马费管接人,二百就要加一趟送人了。

“走了,”陈太忠先站起身,他是早脱身早好,要不是念着荆教授的面子,眼下又是长假不好指派人,堂堂的文明办副主任,哪里会干这种车夫的勾当?

这走得早的人,都是主家不太惯的,能让人安排车送的,又都是有点地位的,看着黑色的奥迪车缓缓离开,旁边走过一个中年男人,轻声嘀咕一句,“这人怎么这么眼熟呢?”

张爱国拎起身边的啤酒,一口气灌完,才扭头看一眼,不成想那位一眼认出了他,“张厂长,您怎么在这儿?”

张厂长皱着眉头想一下,才隐约记起这个人似乎是哪个区的干部,再多也想不起来了,于是慢慢站起身,不动声色地回答,“陪我们头儿喝酒聊天呢。”

招呼司机的小伙子登时就愣住了,心说这都是个厂长,走的那个年轻人更是头儿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“啧,果然是陈主任,难怪看着这么眼熟,”男人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眼中情绪很是复杂,他嘴巴嗫嚅半天,才轻叹一声,“这老侯家怎么安排的,怎么不进去吃呢?”

头儿就是嫌你们这种人太多,才蹲在外面吃的啊,张爱国嘴角扯动一下,勉强算是个笑容,“我俩今天来,就是单纯的司机,懒得进去吃了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扭头看一眼小伙子,“那谁……你快点安排人,我这车也快走了。”

看到灰色的林肯车也接上人扬长而去,中年人微微摇头,直到身边的中年女士推他一把,他才叹口气低声喃喃自语,“啧,可惜这么好的一个机会,就这么擦身而过……”

四天赶了四场婚礼,想到明天还要参加邢建中的婚礼,陈太忠也是有点无奈,这几天他在阳光小区待着,众女每每说起参加这样那样的婚礼,他总是能感觉到些许细微的怨气——陈某人以气入道,对气机再是敏感不过了。

邢建中在凤凰,根基打得很牢固,明天婚礼去的人少不了,撇开吴言、许纯良、谢向南等干部不说,就连荆俊伟、甯瑞远都要前往——到时候又少不了一番应酬。

真是麻烦死了,整天的喜事儿,闹得我这后宫都有情绪了,陈太忠念及此处,禁不住心里暗哼:谁家能不能出点丧事儿,让哥们儿高兴一下呢?

别说,这世界上还真存在一语成谶的事情,而陈某人的气运,也过于强大了一点。

他冒起这个念头不到五分钟,李凯琳从一间卧房内匆匆跑出来,“太忠哥,不好了……李金宝死了,他老婆跟我打听你在哪儿。”

李金宝是谁?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接着才想起来,这不是东临水的老支书吗?以往他总是老支书老支书地叫,一时倒想不起此人大名了,“他好像才五十出头吧,怎么就死了呢?”

“喝酒喝死的,”李凯琳已经把事情打听清楚了,于是娓娓道来。

国庆这几天,到处是人结婚,这东临水也不例外,李金宝是个爱喝酒的,这两天喝了不少,昨天中午是又是他一个还没出五服的侄儿结婚,老支书从前天晚上就开始喝。

东临水那边结婚,跟市里不一样,就是院子里连摆三天的流水宴,谁想吃就来吃,结果到昨天晚上的时候,准备的酒没了,主家去村里小卖部买酒,不成想买到的是假酒。

喝酒的人不在意,东临水是穷地方,多劣质的酒在这里都卖得掉,能敞开喝就行,结果没喝多久,十几个人中毒,赶紧拉到医院去抢救,可是老支书这几天喝得太多,年纪又大了没抗住,最终还是今天早上挂了。

“这么老实的一个人,怎么就这么死了呢?”陈太忠听得也是眉头一皱,叹口气之后,他又想起另一个问题,“他死了,他老婆找我……不管是什么事儿,她就不能给我打电话吗,还要你帮忙转述?”

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说法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