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01章 红事变白(上)

结婚,又是结婚……陈太忠觉得自己是过了一个结婚的国庆长假。

十月二号,他的同学范芸杰结婚,陈主任在学校里,跟同学们的关系就不是很近,所以没人惦记着通知他,但是大家知道他回来之后,范芸杰跟她姐姐范芸冰亲自上门邀请。

陈主任却不过同学情谊,就去了,只是他现在跟自己的同学们,已经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了,他嫌他们幼稚,没什么话可说,而同学们见到他,也都是战战兢兢,自打泥石流救人事件被曝光之后,他在同学当中获得外号一个——“绝世猛男”。

所以,虽然有几个同学跟他说话,但是那“巴结”二字,简直跟写在脸上一样,不过也有几个没受过磨练的,背后很不屑地表示,就那二愣子,走到这一步还不是全靠运气?

陈太忠当然不可能跟他们叫真,撇开同学这层关系不提,他也不会在意,大象会在意蝼蚁的感受吗?绝对不可能。

但是不管怎么说,他还是有点受不了同学们之间言语的稚嫩,不过范芸冰有眼色,见陈太忠面无表情的样子,马上就把他调整到了家长同事那几桌。

范芸杰的父母亲分别是市建委和凤凰制药厂的,市建委这边来的最大的领导,是乡镇建设科的贺科长——原本老范是可以请来个副主任的,但是架不住现在国庆长假,结婚的人海了去啦,而老范只是一个副科长,级别有点不够看。

市建委一桌人正坐在包厢里自得其乐,猛地见到小范的姐姐领进来一个人,贺科长扫此人一眼,“这不是咱建委的吧……陈主任您好!”

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,他已经蹭地站了起来,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,弓着腰笑眯眯地伸出双手,范芸杰就在建筑设计院上班,建委有人知道,新娘子是陈太忠的同学,贺科长也知道,但是,同学也有个远近亲疏的不是?“真没想到您也会过来……”

“新娘子是我同学,”陈太忠不知情,就解释一句,顺便捡个空座位坐下,不成想贺科长走过来,一定要推他去上首位——一个是小屁正科,一个是省里顶尖的正处,他倒是想不恭敬呢,能行吗?

我这就是吃个饭嘛,陈主任实在是觉得有点无奈,不过不管怎么说,这才是他现在所熟悉的生活氛围,虽然是无奈,但是跟那些曾经的同学坐在一起,似乎更是无趣,因为……大家就像处在不同位面的人一样,根本没有任何的共同语言。

他坐下不多久,女方家长就带着新郎新娘走过来,为这一桌领导敬酒,面对首席的陈太忠,范芸杰没有表示出奇怪,她略带一点自豪地介绍,“陈太忠,我高中同学,现在在省委呢,前一阵在地北省泥石流里救人的那个……”

范芸杰的父母亲走上前敬酒,端杯子的手都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,两个长者双手捧杯同年轻人相碰,并且一饮而尽——这在婚礼上是极为罕见的行为,通常情况下,父母双方中的某一个喝一点,也就足够了,遇上尊贵的客人,也才喝一杯。

范家嫁女摆的酒席不多,也有四十多桌,一路喝下来,那得喝多少?这夫妻双方为某人同时干一杯酒,那就是最高的敬意了!

“叔叔阿姨,我是参加同学婚礼来的,您二位这么做,我这做小辈的受不起,”陈太忠正色回答,然后就去拿酒瓶,新郎和贺科长都想去抢,却是没他手快。

他随手倒了半口杯白酒,一饮而尽,“这是很单纯的友谊,都这么搞的话,我以后就不敢再参加同学的婚礼了……新郎官,来,咱们干一小杯,你还有那么多人要应付。”

“嗯,只讲同学情谊,陈主任痛快人,”新郎官干脆地跟他碰一杯,话说得很痛快,但是他的眼睛,却是不由自主地瞟自家大姨子一眼——讲其他的,你找的也是范芸冰。

“陈主任,小赵和芸杰,以后还要你多关照,”范芸冰的父亲走上前,低三下四地点头哈腰,一点看不出同学家长和副科的样子。

可怜天下父母心啊,陈太忠想起昨天自己住在电机厂的宿舍,母亲居然哭了,半夜还过来给他盖一次被子,他就不能对老范的做法有意见,于是点点头,“同学嘛,能帮的我绝对会帮的,这一点,范叔你放心。”

范芸杰相貌一般,还有点男孩子味道,但是她姐姐范芸冰那是地税一枝花,凤凰官场里,也有些她跟陈主任的传闻,做妹妹的之所以能抢在姐姐前面结婚,主要是……肚子里那位等不得了。

在座的建委一干中层干部,看得是目瞪口呆,老范你嫁女儿,结果你女儿的同学比你混得还好——比你的领导混得都好,这年头真的是人比人得死,货比货得扔啊。

不服气吗?大家心里肯定都有一点,我们为国家奋斗了大半生,还远远地比不上你这火箭一般窜起的年轻人,这世道真的是太不公平了。

然而问题的关键在于,有人不服气,但是没人敢说出来——别说他们这个级别的不敢说,就算再高几个级别的,如果能搭上陈主任,也是要放下身段的。

这一句尺度适中的话,带来的后果确实很严重,接下来的二十分钟里,建委连着赶过来三个副主任,其中一个还是陈主任的同学李勇生,陈太忠终于忍无可忍,他笑着站起身,“吃好了,身体还没恢复好,大家慢慢吃啊。”

这是十月二日,当天下午,陈太忠就接到三个同学的电话——这三位都是今年要结婚的主儿,这确实很正常,都到结婚年龄了。

但是令陈主任有点无法忍受的是,这三个人里,有两个人,他就不记得自己在高中的三年里,有没有跟对方说过话——这样的关系,你邀请我参加婚礼?

然而话说回来,人家的邀请,倒也不能说一点不靠谱,凤凰只是个地级市,而且还不是省会,地方上的陋习确实不少,结婚的时候能喊来的人越多,那就越有面子——同理,咱俩不熟,你结婚喊我去了,我结婚肯定也要喊你……甚至包括你身边的人。

至于同学相邀,那更是常态了,不过陈某人在学校里没什么朋友,出来之后又是一飞冲天,若不是有范芸杰这档子事儿,别人怕是邀请的胆子都没有。

回头让杨倩倩帮着上了礼算了,陈太忠拿定了主意,杨倩倩没来参加范芸杰的婚礼,两人关系一般尚在其次,关键是杨科长组织了一个活动,带着信息科的四个人去浙江旅游了。

这个邀请过后,王宏伟打来了电话,说是我侄儿明天结婚,太忠你要是给面子,那就去凑个热闹,唐姐是答应去了,我老婆不争气,生了个不带把的,这个就是老王家的独苗。

这个……陈太忠还能说什么?只能是去了,不过他和唐亦萱的身份,有点过分超然了,稳稳地坐在了王家第一桌上,而今天结婚的只是王宏伟的侄儿,而不是王书记的女儿,所以来的人级别,也就是那么回事,撇开陈太忠不算的话,来的人里,能量最大的也无非就是凤凰宾馆的张智慧和交通局牛冬生,大家都坐在第一桌。

酒宴过后,陈主任载着唐亦萱去水族馆看金鱼和绿毛龟,路上他接到了段卫华妹妹段卫花的电话,说是明天天南制药厂凤凰分厂的老总嫁女儿——康总想见你一面。

段卫花是凤凰制药厂后勤上的负责人,现在凤凰制药厂被天南制药厂吞并了,段卫华也离开凤凰去了素波,不过段卫花的背景太大,别人不可能动她。

而范芸杰的老妈,就在凤凰制药厂工作,她范家嫁女儿能请到陈太忠,康总嫁女儿请不到陈太忠,那就有点不合适了,咱不蒸馒头争(蒸)口气了——别人都说,陈主任最近的行情不行了,但是凤凰的干部心里都清楚,陈太忠要是不行,就没人行了。

所以这个婚礼,那也是推不掉的,在把自己的乌龟送进小萱萱的金鱼口中的时候,陈太忠惬意地叹口气,“要是后天是咱俩结婚,那就好了……这段时间总是送钱出去。”

“我没想着跟你结婚,那是荆紫菱考虑的事儿,”小萱萱的鱼口一紧,狠狠地咬一口小乌龟……的颈部,同时她双腿狠狠一夹,小小的脚后跟轻磕一下他的小腿。

“干活儿吧你,一会儿晓艳就来了,你是想给她留着点儿?”她恶狠狠地发话,然而,那冰凉细腻肌肤的碰撞,着实令人销魂,与其说是发怒,不如说是在撒娇……

那么,十月四号的日程,也就安排下来了,陈太忠又是毫不犹豫地捞了一个首席的位子。

卫生厅来了一个处长,但是该处长见到陈主任之后,马上主动退居次席,因为他很清楚,除了大厅长,就算其他副厅长来了,面对这个年轻人,也不敢坐到首席——最多平分。

而陈主任对这种层面的首席,真的不是很看重,他心不在焉地吃完这顿饭,心说明天再有婚礼我都不参加了,不成想就在当天下午,荆涛打电话过来,说他老师的孙子,明天办婚事,却还缺几辆车,“你帮着张罗一下,顺便帮我上五百的礼……我过不去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