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200章 要低调(下)

凤凰科委这次掀起的风潮,久久没有褪去,直到两三年之后,还有不少单位跑来取经——这个时候,国际国内对钢结构混凝土已经有相当的研究,相关理论和技术也相当成熟了。

甚至在五年之后,还有人过来了解科委大厦的结构,不过这时候,来的人一般都是将目光放在了那个整体转换梁上。

说白了还是钱闹的,钢结构混凝土甚或者全钢结构,国内的一般建筑也用不起,不过有些时候部分要紧的地方还是要采用一下,那么学会局部的结构转换,是非常有必要的。

这些就是后话了,事实是,在杰森秘书长会到美国之后,结合在其他国家考证到的各个案例,美国建筑师协会发起了一场时长达一周的辩论。

这个时候,国家建设部坐不住了,一个副部长带队,亲自来到凤凰科委考察,陈省长不得不在两周之内二下凤凰——此刻科委的风头之盛,真是一时无两。

这件事里最出风头的,毫无疑问当属许纯良,省建、乔小树和陈洁也沾光不少,球员裁判只是若隐若现在事态背后,他实在不便自吹自擂。

然而就算是这样,也有不少媒体关注到了,科委大厦筹建的时候,许主任还没有来科委任职,而当时科委的大主任文海,在这一波的报道中根本就没有被提及。

现任主任摘了前任的桃子,好吧,这种事情心知肚明即可,内陆媒体是没办法写进报道中的,有些港台媒体想在这个上面做一做文章,却被告知当初这个结构,文海是坚决反对的。

坚持这一点的,是以陈太忠、梁志刚为首的一干副职——凤凰科委的人并不怕如此表达,越来越多的事迹表明,许主任并不介意分润功劳给陈主任,倒是陈主任尾巴夹得很紧,等闲是不肯抛头露面。

不过就算陈某人想低调,也被某些媒体联想到了,发生在地北省五月份的泥石流救人事件,大家又一落实,这才发现天南省文明办副主任,竟然就是前凤凰科委副主任。

由于陈太忠刻意拉远了跟凤凰科委的关系,诸多媒体并不能肯定,当初的陈主任在科委大厦的建设中,到底起了什么样的作用,但是又有种种迹象表明,撇开大厦的建设不提,凤凰科委的强势崛起,跟陈主任有直接的关系——简直可以说是他一手带起来的。

这样的干部,真的是太不得了,于是就有报纸抓住这一点大做文章——回首再看,泥石流中救人的青年,曾经独力支撑起了凤凰科委,建筑结构规则的制定者。

这个文章写得真的有点煽情,这家小报也拼着博一回了,心说这个报道发出去,别人还不得佩服我们挖掘素材的能力?

然而事实并不是他们想的这样,这篇报道发出去之后,倒是有不少热心民众打过来电话核实,但是媒体从业者基本无动于衷——发现这一点的,其实并不止你们。

之所以有这个现象产生,主要还是陈太忠的身份造成,他是不折不扣的国家干部,所做的事情里,有相当多是跟他职能有关的。

像这样的人物和事件的报道,应该是以官方媒体为主,社会性媒体跟上就行了,如果官媒没有大张旗鼓的报道,社会媒体吃多了撑的,主动去讴歌党的干部?

若是此人愿意出钱买软广告,那报道一下也是无妨的,否则真的免谈,社会性媒体是针对民众的,要考虑收益——你们难道不知道这年头,有一小部分民众仇官的情绪很浓吗?

尤其微妙的是,天南的媒体对陈太忠的报道都很低调,而中央的媒体,也没表示出什么太浓烈的兴趣,这也就是说,事情过去就过去了——事实上,上面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,是某些势力出于爱护某人的缘故,刻意做了冷处理。

所以,很古怪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,一个值得大力宣传的年轻干部,被大多数媒体无视了,有一些小媒体也做出了报道,但是影响力实在低微。

其实这个影响力,只是大家觉得低微,事实上眼睛雪亮的人海了去啦,甚至蒙艺都亲自从碧空打电话给陈太忠,说我刚从北京回来,有不止一个人,跟我提到了你。

“……你现在的发展,我看得很欣慰,”蒙书记先是肯定了几句,然后话题一转,很郑重地建议,“不过你现在太活跃了点,接下来要沉下去……”

能让蒙艺隔着这么远点拨,陈太忠感激之余,也禁不住有点困惑,哥们儿现在的情况……真的有那么不好吗?

他的情况不是不好,而是太好了,可是在这种太好的局面下,天南省委刻意淡化他的存在,这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,正经是低调一点,别人关注不到的话,也就没那么多闲言碎语了——然而,这由得了他吗?

那走着看吧,陈太忠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,他总不能不做事,等凤凰科委的事情告一段落的时候,又迎来了国庆节。

按惯例说,对老百姓来说的长假,干部们却不可能完全休息,比如说杜毅肯定就绝对不会休息,他要出席各种活动,省委书记会有各种各样的随员,所到之处也要有人接待。

文明办也有值班任务——去年还没有,今年却是有了,对普通老百姓来讲,文明办的存在感越来越强,除了举报干部家属之外,遇到什么不文明的事情,也知道打电话向文明办反应了,甚至,因为雅乐净水器一事,有人买到假冒伪劣商品,也要给文明办打电话。

不过,陈太忠以自己还没修养好为由,请求不值班——他要低调嘛,而秦主任二话不说就准了,这大长假的,很多单位都处于半瘫痪状态,小陈你要万一遇到什么事情,又容易把事态搞大,安心休养就挺好。

陈主任这次也没整什么事情,老老实实地回凤凰了,大长假里出去游玩,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,到处都是人。

国庆长假还有个特点,就是结婚的人多,光文明办里就两个,其中一个郭芳,跟陈主任还算熟稔,于是他托彭苗苗到时候替他随个礼。

凤凰这边也有人结婚,碧涛的老总邢建中终于打算结束他的单身生涯了,不过他结婚的对象,是一名在北京认识的山东女孩儿,而邢总的老家又是在张州——这个婚事举办起来,还真是有点繁琐。

凤凰是邢建中的事业发源地,他自然也不能忽视,所以凤凰的婚宴,他就定在了10月6日,并且邀请市里的各个领导参加。

陈太忠还没想好去不去,他回到凤凰就是想静下心来,在家里安生地呆一段时间,而且蒋世方也叮嘱过他,文化节快开幕了,你得多下点功夫才行。

所以说,虽然他休息了,但也不是真的能闲下来,比如说他三十号晚上回到了凤凰,结果国庆一大早,就有人上门——老熟人谢向南。

谢区长此来,是帮着一家新成立的黄酒企业说项来的,这一家企业是由区里牵头,三个手工小作坊合并来的,不过由于产权上有点纠纷,错过了文化节的报名时间。

错过了时间问题不大,但是他们还想弄个好一点的展位,既然是如此,谢向南就不能只打电话了,于是索性找上门来。

“这个有点麻烦,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他对这文化节的筹措还是比较清楚的,为了吸引外省的知名黄酒企业来参展,省里将一些好的位置让给了对方,所以他暂时不能答应下来,“先补报了名再说吧,到时候看情况,要是有谁家不来,我再给你们张罗地方。”

“哦,”谢向南点点头,他也是个闷口葫芦,等闲没几句话的,“那就这样,我今天要回去过中秋,六号值班,顺便赶过来参加邢建中的婚礼。”

碧涛落地凤凰的时候,陈太忠是业务二科的科长,谢区长是副科长,后来又升任科长,他跟邢建中也打过不少交道。

“你跟张慧玲,现在怎么样了?”陈太忠猛地想起来,老谢跟那女孩儿关系不错,两人都是他的同学,他一时就生出点八卦的心思。

“过两天领证,年底办事,”谢向南很精练地回答,接着不知道为什么,他居然反问一句,“那太忠你啥时候结婚……不是跟杨倩倩吧?”

“结婚啊……”陈太忠嘴角抽动一下,老谢是老实人,跟倩倩也是党校同学,这个问题他真的难以回答,好半天他才苦笑一声,“暂时不考虑这个问题,被泥石流撞了一下,全身是伤……谁知道还能活几天?”

01年的中秋,正是国庆这一天,当天晚上,陈太忠悄然无声地回到了电机厂宿舍,为了陪父母过好这个团圆节,他甚至连车都没开。

不过,陈主任现在已经红得发紫了,就算他再怎么低调,也架不住有心人的关注,他是八点半进家的,正跟父母亲吃月饼赏月,电机厂的老总李继波上门了,“陈主任在啊?你忙成这样,还记得回家过中秋,这一片孝心……太让人佩服了。”

那你就成全我一下,成不?陈太忠很是无语,说不得嘴角扯动一下,待理不待理地回答,“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……李总,你也该回家看看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