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98章 为何来(下)

事实证明,陈太忠不合适做这种打算盘的工作——他更合适搞一些跟气运有关的事情。

欧美的媒体想多了解一些情况,建设部那边还没有反应过来,《巴尔的摩太阳报》已经刊载出了独家报道——《我们或许能学到什么——行走在奢华和想象力中的中国科委》。

没办法,时差的存在是客观的,詹姆斯先生已经尽力了,在他采访完之后,写好稿子传真给《巴尔的摩太阳报》,那边正好是早晨,而太阳报在落实过情况之后,付梓就是晚上了。

太阳报的晚上,搁给中国就是早晨,而它发行的时候,对北京来说又是晚上,为此,太阳报的相关主编劳拉女士表示自己很不爽,“夏令时是一个彻彻底底的、美国式的悲剧。”

詹姆斯的报道……其实比较操蛋,他将凤凰贬得一无是处,似乎那只是一个中世纪的城堡,守旧且毫无活力——除了凤凰科委。

这个形象,符合美国主流媒体对红色中国的认知,严格地说,这仅仅是为了保证政治正确的搭车行为——美国不说政治正确,但是讲究价值观,不符合主流价值观便是错误,这样的错误会导致无人买单。

就像许纯良想的那样,詹姆斯根本没有宣传凤凰科委的兴趣,这不是他的工作,他只是很单纯地表示,我见到了一幢这样的建筑,很有想象力的建筑,但是同时,我们能从这一幢建筑里学到什么。

詹姆斯的报道,学术性不是特别强,但是该点到的地方,他绝对点到了,最后给人的感觉就是,中国人都可以采用这样的结构,为什么我们不能够呢?

这个年代,网络上还没有各种横飞的帽子,否则“自干五”的帽子,小詹同学戴定了。

与此同时,詹姆斯也强调了中国人的善意——那是很友善的一帮人,他并没有提起在中国糟糕的心理路程,因为这不符合他的价值逻辑。

没错,中国人的态度很糟糕,他们甚至不在乎911对美国人的影响,平常情况下,这是詹姆斯赚钱的一个渠道,但是眼下他要告诉大家的是——世贸大厦的悲剧,其实可以避免。

这就是取舍,发展得很好的凤凰科委,在他的笔下一无是处,而中国人却是非常善意的,记者先生不容许别的花絮影响了文章的主旨。

要知道,这次采访是他极力争取来的,而《巴尔的摩太阳报》在中国并没有派驻记者,报社会让他为自己的行动负责,功成名就还是说自主支出大部分费用,取决于他的报道效果。

令詹姆斯开心的是,文章刊载出去之后,效果非常地好,事实上,就在他开始决定来中国的时候,世贸大厦的倒塌原因,已经在小范围里传开了。

这样的言论,并不能很好控制——民众要求知道真相,尤其是很多筹建高层建筑的公司和企业,已经接到了明确的指示,暂停任何全钢结构的建筑,专家们在论证一些东西。

就在太阳报刊载这篇文章的同时,有人在《纽约邮报》上刊发文章,正式对世贸大厦的钢结构设计表示质疑,引起了部分轰动。

但是《太阳报》的报道一出,直接就将《纽约邮报》的报道碾压为渣了,你们才刚刚开始置疑,我们已经在探索新的结构设计,并且积极地派出记者采取行动了——中国是非常遥远的,难道不是吗?

不过相对来说,打电话到太阳报的人中,专业人士比较多一点,他们先是了解一下,是否确实存在这么一幢建筑,同时又质询,太阳报的人,真的亲自去了中国吗?

然后,詹姆斯的手机开始变得忙碌了起来,而罗曼更惨,他不但电话多,而且不得不中止在天南的调查,直接到北京,接受更多专业人士的咨询——同时,他必须尽快回国。

在同一时刻,北京飞往天南的飞机上,多出了许多金发碧眼或者皮肤黝黑的家伙,很多人甚至还没有跟天南联系好,就先飞过来了。

面对纷拥而至的记者,宣教部都有点忙不过来,所幸的是陈太忠早有准备,他协调好了广电宾馆,又安排郭建阳去配合宣教部的人去那里值守——你们人太多了,来得又是参差不齐,等明天中午,省电视台会开个专门的招待会,一一解答各位的问题。

然而,这些记者们又哪里是那么老实的?说不得东游西逛打听消息,更有人直接去了凤凰,不过对于这些人,陈太忠就不是很在意了,这是他跟纯良商量好的——素波的归陈某负责,凤凰的……不关哥们儿的事。

可说是这么说,还是有人通过关系,找到陈主任了解情况,比如说法国的《费加罗报》——科齐萨部长通过越洋电话联系上了他,希望陈主任能对他们提供必要的帮助。

这个要求,陈太忠是推脱不掉的,在欧洲的时候,科齐萨为他提供了不少支持和便利,于是他就请示潘剑屏——部长给了他全面的权力,但是做这种既当球员又当裁判还要自吹自擂的事情,先请示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
当天下午,陈主任来到了外联办,李云彤和吴科长提前一步来了,正在招待两男两女,其中一个女性是黄种人,其他三人白色人种。

两个男人一个高壮一个矮小,倒是那白肤女人身材适中,打扮也算得体,二十七八岁的模样,容貌尚可。

四个人正坐在沙发上喝咖啡,陈主任进来之后,李云彤介绍一番,高个男人叫沙松,女人叫杰柯琳,这两位就是《费加罗报》的记者。

大家交流几句之后,陈太忠就注意到了,那个没介绍名字的小个子男人,对建筑行业相当熟悉,至于黄肤女人——果然是翻译。

简单地客套之后,沙松随口问几句,杰柯琳则是拿出笔来开始记录,不过不多时,两人就让位于小个子男人了。

陈主任自己抱着一杯茶水,细细地解答对方的问题,令他有点不解的是,法国人不但没有提911,连凤凰科委为什么要建这么奢华的大厦,也没有提及,他们只在意科委大厦的结构设计和施工。

陈太忠以前对这个不太懂,但是在接待太阳报记者的时候,梁志刚说的很多东西,被他硬生生地记下来了,所以现在说起来,也不算陌生。

相较而言,那个女翻译就要差劲很多了,很多专业术语她一窍不通,有的时候还要通过英文来解释,到最后,陈太忠不得不直接用法语跟对方沟通。

“这个……是法语吧?”行动科吴科长听得目瞪口呆,他低声问一句身边的李云彤,法国人能跟陈主任异常激烈地讨论,时不时还要在纸上划一点什么,估计用的不会是英语。

“很奇怪吗?”李主任白他一眼,接着很认真地回答,“头儿用的应该是正宗的法语——贵族的那种,法语也分很多发音的。”

“嘿,我就不知道,有什么东西,是咱们头儿不会的,”想起陈主任曾经日语夹杂着英语哇啦哇啦地说着,手上还不住地敲键盘,吴科长的感触,越发地深刻了。

“生孩子他肯定不会,”傻大姐低声地笑着回答,看到一堆人在热热闹闹地说话,却是死活听不懂,她感觉挺无聊的,就悄悄地开一句玩笑。

话音刚落,陈主任有意无意地瞟过一眼来,吓得她悄悄地吐个舌头尖,抬手捂住了嘴,四十岁的人了,这表情怎么看怎么像个孩子,倒是凭添了几分俏皮。

陈太忠心里没好气地哼一声,却是懒得考虑刚才对方提的是什么问题了,他抓起茶杯咕咚咕咚地灌两口,才笑眯眯地看沙松一眼,“奇怪,你们怎么对结构的兴趣这么大?”

见识过大头向下的冉阿让之后,他有点怀疑,这个小个子男人,会不会是法国有关部门的人,是来搞情报的。

“发生在美国的911事件,给大家敲响了一个警钟,”沙松终于肯提起911了,他正色回答,“法国也是大国,会面临同样的问题,我们必须高度重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