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97章 为何来(上)

这次詹姆斯来采访,很多程序还真的不按常规来,像建设部就没有通知省政府,而是直接将电话打给了科技厅。

这个行为就比较古怪,因为省科技厅对地市科技局的影响不算大,基本体现是在拨款上,要说垂直管理基本不存在,最多也就是在政策法规方面做一些指导。

建设部古怪在先,关厅长却是直接联系了陈太忠,然后连基调都定下来了,而陈洁觉得来人的级别不够,也没兴趣接待。

而陈太忠做为裁判,更是直接跟许纯良表示,要低调处理此事——在球队里,纯良是老大,但是陈球员同时还有裁判的能力,这一点,球队老大也得听他的。

所以,很诡异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,此事不但绕过了省政府,连凤凰市政府都绕过去了,科技厅直接对凤凰科委。

这固然是跟陈太忠的授意有关,但更关键的是,各个环节的领导都是智商和情商正常的,最近的中美关系一团模糊,多问一问多想一想,这都是应该的——然后大家就都决定,先看风向谨慎第一。

直到到了凤凰科委,才有了向上反应的表现,这也就是科委许老大神经大条敢作敢当,同时他还可以跟陈太忠商量,所以才会通知乔小树和章尧东,说美国记者要来科委采访——当然,他绝对不会通知殷放的,这个毫无疑问。

而电视台这边,陈主任已经协调好了,最近的中美关系板块,他让怎么播报就怎么播报,不需要请示任何人——这是部长的厚爱。

所以,蒋世方压根儿就不知道,还有这么一档子事儿,他今天去视察正林市了,马上就国庆了,他有必要关心一下革命老区的经济建设。

下面的市级领导再牛,肯定也不敢灌省长的酒,所以蒋省长在天南新闻开始的时候,已经回到了房间,翻看着辽原的一些资料——这是他明天要去的地方。

不成想他正在看文件,穆海波敲一敲门走了进来,“省长,刚才我看到这么个新闻……”

美国人去凤凰科委考察建筑?蒋世方缓缓放下手中的文件,不动声色地沉吟了半分钟,才吩咐一句,“给我接殷放……”

这个时候,殷放也在看《天南新闻》,虽然许纯良没跟他汇报,但是下午科委发生了什么事,他这个一市之长哪里会不知道?所以他要看一下省里报道的调子。

事实上,殷市长在两天前,就知道有美国记者要来采访科委了,甚至连原因他都知道——来凤凰这么久,要是连这点事情都传不到他耳朵里,那这个市长当得也就太失败了。

然而……那是科委啊,要是换个地方他敢惦记着插手,但是科委还真不好下手,先前他有把柄在许纯良手里,而许纯良不但是许书记的儿子,更是跟章尧东同一阵营。

尤其要命的是,陈太忠跟许纯良关系也很好,这让他越发地不敢轻举妄动,所以,面对蒋省长的发问,他只能赔着笑脸解释,“在我来之前,科委大厦就已经建好了,我要是第一时间过去,不太好看。”

“我没问你这个,我是问你怎么看这件事,”蒋世方的语调非常沉稳,不带任何情绪。

“这个是好事,不过下午的时候,只有章尧东和分管副市长去了,再没有其他领导,科技厅都没来人,”殷市长小心翼翼地回答,同时不忘替自己辩解,“接待层次有点低……呃,您是现在才知道吗?”

“啧,”这个问题让蒋世方有点想吐血,不过想一想,小殷说得也对,来人的层次低到市长都不重视,他这省长需要知道吗?而且,既然陈太忠都回去了,那现在的局面,还是在掌控之中,“我确实是现在才知道,下午那边谈得怎么样?”

“陈太忠和许纯良接待得很热情,但是底线坚持得也很好,坚决地拒绝了提供机密材料给对方,”殷放对那里,真的不是一般的关心,说起来也是头头是道。

“以我的分析,这很可能只是个开头,接下来,很可能会有更高级别的人来……美国人对科委的资料,有必得之心,到时候大家还是要听您的指示。”

“我就怕的是这个,你不早跟我说,凤凰科委能扛得住不交资料,省建能扛得住吗?”蒋世方冷哼一声压了电话,坐在那里皱着眉头思索。

“要我给省建去个电话吗?”穆海波等了好一阵,才轻声发问,他听不到电话的内容,但是通过领导的话,他还是猜出了大部分内容。

“嗯,尽快去,”蒋世方不耐烦地哼一声,然而,正是他这个表情,让穆秘书坚定了自己的猜测——领导在意的,其实不是省建可能泄密,他只是在意对事态把握得不好。

原因很简单,如果蒋省长真的在意省建表现的话,正经是不会这么直截了当地发话。

第二天,《天南日报》也在第三版上刊登了一篇文章,报道美国《巴尔的摩太阳报》记者去凤凰科委,采访鲁班奖作品凤凰科委大厦。

天南日报的人并没有跟着去凤凰采访,这当然也是陈太忠的授意,省电视台去了就行了,省党报再跟着去,这待遇就太高了。

但是天南日报虽然没有去,可文章却不小,关于美国人的事情没说多少,关键是再次介绍了一遍凤凰科委大厦的获奖经过。

什么天南省近年来唯一的鲁班奖,结构设计、施工管理以及档案的先进性之类,这些都写到了,写得还非常细,当然,最后一定要强调一下,这是省委省政府、凤凰市委市政府的关注和支持下,才能取得这样的成绩。

文章一看就不是匆忙赶就的,不过既然是“本报记者雷蕾供稿”,那也无需多说……

美国人的采访影响之大,甚至不局限于天南省内,还是那句话,天南台是上星频道,听说凤凰科委的楼宇结构比世贸还要先进,第二天,各大媒体纷纷打电话过来——这个报道实在太吸引眼球了,只要是关注到的人,绝对都要了解一下。

需要特别指出的是,这些媒体中,港澳台的媒体,占据了相当的份额,跟大陆不同,这三地的媒体,最是关心美国人的喜怒哀乐,911之后的第二天,这三地的民众,都自发地组织了哀悼活动,不少人悲恸到痛不欲生。

所幸的是,天南眼下负责对中美关系宣传的,是某一陈姓球员,对于这些媒体,他做出了指示,他们可以了解,但是不能比美国人知道得更多——要是美国人都不知道的东西,你们也就没必要知道了。

这个指示,真的不是陈太忠的本心,但是这个时候他也别无选择,国内的媒体好对付,可港澳台媒体的性质……大家都知道的,所以他只能用美国人来压制这些人。

别说,他这个指示还真的算灵通,起码天南的诸多单位,就有了借口抵挡这些媒体,让他们一无所获——文明办指示了,能说的话都跟美国人说了,你们找美国人了解情况吧。

正经是国内的媒体,通过某些渠道,还能挖掘出来一点内幕,这内幕虽然仅仅聊胜于无,但是不妨碍大家做出一点判断:凤凰科委这次,又要火爆一场了。

然而第三天的时候,情况就更糟糕了,关注到凤凰科委大厦的,不仅仅是国内……或者说华人圈的媒体了,连欧洲和美国的媒体在北京的办事处,都开始关注到了这里。

钢结构混凝土的设计思路,并不是第一天提出的,而应用实例虽然少,但是找遍全球的话,也很有一些,不过凤凰科委所拥有的代表性,却是其他家罕见的。

凤凰科委是中国的政府机构,也就是说这个建筑具备一定的权威性,不是哪个大亨随随便便突发奇想,不计投入搞出一个模型来消遣的——是的,它必须要有实用性。

与此同时,它是获得了中国建筑行业最高的奖项,鲁班奖,尽管有人说中国的奖项,人情味儿要大于科学性——好吧,这个说法,我们姑且认为他是正确的。

但是不管怎么说,这个建筑是得到了中国人自己认可的,就是那句老话了,没获奖的总是有这样那样的原因,可是能获奖的,绝对有自己独到的一面。

而科委大厦独到的一面,就是他们采用了独到的建筑设计,这个设计未必会有多好,但是绝对不会很糟糕——这是中国建筑最高的奖项。

必须指出的是,这些国外媒体,未必就要找到天南来了,他们在建筑协会,同样能得到相关的信息——或许比去天南,能了解得更多。

陈太忠没有去尝试引导北京方面,其实对他来说,能在天南控制某一个方向的言论,真的已经很过瘾了,虽然只是一个暂时性的、小小的方向——但是那种挥斥方遒、万事尽在掌握的感觉,真的是太让人迷恋了。

怪不得,人人都想当一把手,这一言九鼎的滋味,真的太美妙了,说什么就是什么,你指到哪里,下面人就打到哪里,你说什么不能做,下面就打死都不敢做。

体制森严四个字,对下面人而言,或者代表了种种无奈和腹诽,更可能还有很多的不理解,但是对上位者来说,这是无上的、权威的体现,这种感觉,可谓是人生最大的享受,搁给仙家,那便是“言出法随”的境界。

这些就扯得远了,北京方面,陈太忠不是不能打招呼,建设部的那些鸟蛋,说起来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,但是他觉得没必要打招呼——部委的人,嗅觉不比他灵敏?

真要有人傻不啦叽——或者出于某种目的泄露天机,那么你们能说的,依旧是科委大厦,这是中国独家的钢结构混凝土结构建筑,我又何必在意呢?

这是一个眼球至上的年代,是一个娱乐至死的年代,若是你们愿意帮着炒作,凤凰科委奉陪到底,我们很淡定地表示……鸭梨不大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