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95章 资料保密(上)

美国建筑师提的问题,真的太多了,到最后,连梁志刚都有点答不上来了,没错,梁主任是土木专业毕业的,但是这些年他在科委搞的多是行政工作。

尤其这美国人不仅问理论,还问实践——想将这个结构在美国推广,施工过程中可能存在的问题,也是必须要描述清楚的。

可是对梁志刚来说,这就有点为难了,尤其是那个整体转换梁,理论他还懂一点,但是实际的施工过程,叫省建的人来都未必能说得明白,那可是在北京请来的专家的指导下,一点一点地完成的。

就在他额头冒汗之际,救星猛地出现——凤凰市委书记章尧东来到了现场。

章书记当然知道美国人要来考察,但是等他知道的时候,基本上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,而且许纯良很直接地表示——我和太忠商量过了,您没必要太郑重地接待对方,不过是个记者,没什么大不了的,我都不让乔小树去接他们。

小许你说话不要这么不见外成不成?章尧东真是有点欲哭无泪了,合着我是最后一个才知道的?不过这么些日子下来,他也很清楚许纯良的性格了,不见外总比见外好吧?

对于这种性格的人,章书记也是很不见外地表示,说你觉得不合适,那我就不去了,对了,殷放知道不知道这件事?

殷放……谁会跟他说?许纯良很茫然地反问一句,太忠都不想回来,还是我打着科技厅的旗号,死说活说才把他拉回来的,他不可能通知殷放吧?

殷放连租的牛都敢拨款,估计也没脸去科委!章尧东做出了判断——而陈太忠不可能跟殷放同流合污沆瀣一气。

章书记对陈太忠很有一些不满,但更多的是不能收归为己用的遗憾,而那厮又实在太能折腾了,所以他不得不将其送出去。

但是小陈挂职到省里之后,不但绝不干涉科委的事情,更是为科委、为市里找回来不少项目,章尧东就算是再挑剔,也必须承认这是一个合格的干部——当然,对章某人而言,这样使用陈太忠,才是最科学的方法。

所以他相信科委不会有太多的猫腻,而美国人的身份配不上他这市委书记,那他在对方考察的时候过来,就无所谓对等不对等了。

“欢迎詹姆斯先生光临凤凰,”章书记在听了介绍之后,走上前笑着握一握手,又跟罗曼握手,然后才面容一整,轻喟一声。

“对于贵国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,我深表同情,并且强烈谴责这惨无人道的罪行,不过我相信美国人民的坚强,面对这样的困境,你们一定会凤凰涅槃,浴火重生……”

你可以说得更肉麻一点吗?陈太忠在一边听得直翻白眼,老实说,章尧东这行动,是今天接机以来所有干部的行为中,对911事件最为正式的关切。

陈某人不会关切,许纯良连楼都不下,科委其他干部也不提这事儿,倒是乔小树市长是文化人,略略问候了两句,接下来他就只顾着强调,科委大厦在兴建过程中,论证了很多方案,但是市里一直坚持对科委的支持,所以才有了这么一幢建筑。

章尧东虽然来晚了,但是他这个表态,真的是别人都没有做过的,而他自己却不知情。

詹姆斯自然是感激对方的关注,事实上自打来了这个国家之后,他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的地方,后来细细一琢磨,才反应过来,自己所接触的中国人,对美国九月十一日发生的灾难,并不是很关心。

甚至,那个接机的叫做陈太忠家伙居然会很冷漠地回答一句,“哦,911啊,那不是美国的报警号码吗?按照我个人的猜测,这……或许不是巧合?”

对方的冷血,让詹姆斯禁不住生出打人的冲动,在美国出事之后,他接触到的欧日媒体从业人员,都是如丧考妣一般,比美国人自己还要悲愤,中国人,你们怎么可以这样?

不过再想一想,他也就释然了,中国从来不是美国利益圈中的一员,而且身为新闻从业者,他自然也知道发生在南中国海的事情,让两国关系发生了怎样的变化。

所以对这个迟来的问候,詹姆斯真的是非常感动,他很郑重地道谢,并且希望这个凤凰市的最高行政长官,能为美国人民提供更多的支持——事实上,可怜的美国记者真的太不熟悉中国国情,章书记只是凤凰的第一人,而不是最高行政长官。

所幸的是,章尧东也只是开了一个不怎么靠谱的头儿,其他的话他是断断不会答应的,这点政治敏感性,章书记绝对不会缺乏,他感觉到了,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,于是就淡淡地表示,我先陪着你考察吧。

但是再继续考察下去,也没什么太多值得说的东西了——能说的东西其实还不少,但是问题的根源出在梁志刚身上,他已经不能很好地将理论应用到实践当中了。

许纯良虽然惫懒了一点,但是他绝对不傻,发现梁主任已经没有什么硬货了,他就插两句话,说我们只是甲方,有些东西需要跟乙方交流过之后,才好回答你们。

“詹姆斯先生,我们不是无所不知的,比如说,你可能吃得出来牛排的等级……但是你未必熟悉,肉牛该怎么喂养,好吧,就算你熟悉肉牛的喂养,但是你的早餐中如果有煎蛋的话,做为消费者,你知道母鸡初次排卵,应该是在破壳之后多长时间?”

“你是否知道,盘子里黄色的煎蛋,是否受精了?当然,这是一个很小的技术问题。”

这几个问题,问得詹姆斯无言以对,倒是罗曼挺不含糊,直接顶了上来,“詹姆斯只是记者,他有的只是一腔热情,并不具备专业知识,但是我知道这些。”

“我们邀请了工程的乙方,他们正在赶来这里的路上,”许纯良背着双手走过来,手机就在他背后藏着,事实上大家并没有想到,美国人会如此地认真,认真到梁主任这个土木出身的人都扛不住,也就只能临时抱佛脚请人来了。

“那么,在这段时间里,我能看一下你们的图纸和电子档案吗?”罗曼来中国,是受了詹姆斯的私人邀请,他并不想耽搁太长的时间,事实上,这浪费的是他私人休假的时间,不过如果能在中国有所发现的话,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这句话他是对着章尧东发问的,事实证明,这是中国态度最好的官员——没有之一。

“这个……”章尧东并不回答,而是扫一眼许纯良,而许纯良更是干脆,直接冲陈太忠扬一扬下巴——你拿主意,他原本就是懒得思考的主儿。

“很抱歉,这个是不可能的,”陈太忠早就想跳出来了,而且他也不怎么害怕章尧东,只不过许纯良是兄弟,他不能抢了兄弟的风头——如果不是出于这样的心理,他早在路上就动手了,还说什么的天南的风土人情?

眼下见纯良示意,他自然是要表态,“我们的资料,涉及的并不仅仅是施工问题,想必罗曼先生也清楚得很,不用我细说了吧?”

罗曼茫然地摇摇头,表示他毫不知情,“那还会有什么问题?”

问题大了去啦,陈太忠见他装疯卖傻,于是毫不客气地指出,“一幢大楼的建设,涉及的因素很多,除了工程工艺之外,还涉及到了气候、土壤、岩石结构……甚至要考虑周围地质结构的组成以及相关资源的分布,这个你不能否认吧?”

“但是,这只是一幢楼,并不是高速公路,更不是大桥,”罗曼点点头,他见蒙不过去,就不再抵赖,但是他并不服气,“你们这里……请允许我直率地表达,这里并不是战略要地,而且这一栋楼,能影响或者受到它影响的范围,真的非常有限,不具备什么价值。”

“我承认,你说的是对的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点头,“我们这个小小的建筑,真的不具备什么战略意义,但是……”

接下来他脸色一沉,一字一句地发问,“但就是这样的资料,也是我们的国家机密,你凭什么就能开口索要,而詹姆斯先生作为一个记者,要这样的资料又有什么用?”

这话说得真是太不给面子了,由于有章尧东和乔小树在,科委的一干人不好做出什么过激反应,但是很多人眼里,都冒出了炽热的火花,而且不停地用眼神相互沟通着。

许纯良在科委也一年多了,手段虽然强硬但是为人宽厚,大家也挺念许主任的好——要是没有许主任硬实的肩膀扛着,凤凰科委指不定就发展成什么样了,别的不说,年初市里还琢磨着把疾风厂收回去呢。

但是真要说硬汉,还得数陈主任,许主任那是有后台,所以有些许担当,但是在陈主任这里,不合适的要求你根本就过不去,没错,蒋省长的女儿把手机项目拿走了,但那是在许主任的手上拿走的——而且,德国人最后,还不是要捏着鼻子,乖乖地听陈主任的?

都是科委人,消息传递得很快的,凤凰科委这点事儿,瞒得过别人,瞒不过自家人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