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92章 急转(下)

抱怨归抱怨,陈太忠还是打起精神,开始着手搞这个大活儿,当然他首先要确定的,是上面人的态度,现在是下午,黄二伯肯定联系不上,但是邵国立肯定没问题。

邵总的电话忙得很,他足足打了半个小时才打通,那边接起电话来,听说他问的是这件事,禁不住一笑,“我也正操心这事儿呢,主谋已经确定了,本?拉登的基地组织,嘿,那个家伙前一阵不是还上了《研究消息》的?”

“我是想了解一下,咱中央这边有什么对策没有,”陈太忠对谁是主谋一点兴趣都没有,“我这边想出点东西。”

“中美关系肯定全面复苏嘛,战略合作什么的,”邵国立笑着回答,事实上他比陈主任还要在意这件事,“正好你打电话,那我就问你了,这个关系转变的过程中,你觉得有什么买卖可以做的吗?”

“嘿……这个我还真没想过,”陈太忠被这家伙逗得乐了,又聊两句之后,他放下了电话,这个大致情况他就了解了。

美国本土遭遇如此大规模的袭击,是近几十年前所未有的,上一次是珍珠港事件,而美国国内民众普遍认为,这一次的性质,甚至比珍珠港事件还要恶劣,因为那一次是战争——虽然在袭击开始之后才宣战,这一次是彻底的恐怖活动。

面对鼎沸的民意,无论是白宫还是五角大楼,为了平息民愤,同时还要考虑坚定民众的信心,所以他们必须尽快集全国之力,做出坚决而果断的反击。

在这种前提下,美国不得不尽快地从各种国际关系中纠纷摆脱出来——虽然这会极大地影响他们的全球布局,但是政客们别无选择。

而中国政府的表态很客观,他们对这种针对平民的屠杀行径,表示严厉的谴责,也为那些无辜的死难者而感到深深的遗憾,同时相信美国能从这场苦难中尽快地振奋起来。

话说得很漂亮,但是实际性的内容几近于无,而据邵国立的分析,这次美国人如果不狠狠地出点血,千万不要指望能得到中国政府的诚心配合。

一般的配合,那是一定会有的——人神共愤的事情嘛,但是诚意这个东西就很难说了,美国这次的对手并不是一个国家,而是一个分散在各国、隐藏在民间的恐怖组织,不管是调查、清剿还是情报互换,都不是美国能独立支撑下来的,必须要得到各大国的全面配合才行。

所以像邵国立这样的公子哥,就要关注一下此事的进展,试图从里面找到点油水——当然,这不是邵总熟悉的领域,空手而归的可能性很大,但是不关注的话,那是绝对捞不着。

陈太忠对这一套不感兴趣,他更关心意识形态领域的发展,但是想一想这个敏感时候,最少还是少提意识形态,以免给人落井下石的感觉——虽然这种事儿,是陈某人最爱做的,可省委宣教部根本不可能配合,想也是白想。

这个文章,实在是有点难做,他一直琢磨到下班,也没想好到底该从哪一方面入手,他索性不去想这个问题了,晚上给黄二伯打电话了解一下好了。

当天晚上,陈主任又是各种酒宴不断,他的身体逐渐地好了,大家找他拼酒也没什么压力了,一直喝到晚上九点,他才驱车往湖滨小区赶。

原本他是想着,回了家赶紧给黄二伯打电话,不成想才一进屋,马小雅打来了电话,说布兰妮的经纪公司给她打来了电话,希望能继续前一番的合约。

“为什么是你给我打电话呢?”陈太忠有点奇怪,这种事情应该由凯瑟琳张罗的吧?

结果他一问才知道,凯瑟琳好些校友就在世贸大厦办公,其中有一人跟她关系极好,还有一人是帮她打理个人财产的,所以在今天下午,她已经从北京起飞,直奔美国了。

所以那经纪公司,就把电话打到马小雅的手机上了,毕竟她是普雅公司的二把手。

这就是开始了吧,美国人的全球公关?陈太忠不禁暗暗感慨,政治这个东西的影响,真的是无处不在,原本天堑一般巨大到无法跨越的距离,在政治需要下,简简单单就拉近了。

尤其对方这反应,真的是太快了,快到他不得不怀疑,这是凯瑟琳暗暗授意的——本土的美国人,此刻应该都在关心双子大楼,顾得上考虑这些吗?

而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则不同,她一直努力在中美两国的交往中扮演关键女士,眼下就正是良机,只不过她知道他心里对美国人的观感,不好直接出面,所以就绕个圈子。

“没有人说,现在的美国,更需要布兰妮甜美的歌声振奋精神吗?”陈太忠发问,对方着急联系,他反倒是不急了。

“文化节是十月下旬的,”马小雅可能也问过类似的问题,所以她回答得很明确,“对方表示说,时间肯定可以保证。”

“我先跟领导们了解一下吧,”陈太忠现在越来越像个官员了,他不是要鼻孔朝天抻着对方,一口应承下来并不算多大的事情,但贸然答应的话,没准又会干扰到上面的谋划。

这个影响就大了,中美关系这盘棋,陈某人不是干预不起,但是官场混到如今,就连他也不得不承认,集体智慧远大于个人智慧,他若不想标新立异的话,还是多请示一下为好。

这个请示,自然不是对文化厅高伟的,事实上,高厅长还要跟着宣教部的指挥棒来转,陈太忠一个电话,就打到了黄汉祥的手机上。

黄总不知道在哪里喝酒,隐隐约约地有些背景音乐,听他说完之后,哈地笑一声,“文化交流……挺好啊,中美之间,就该多多地进行文化交流,我支持你。”

“那这个力度呢?”陈太忠听出来了,黄二伯有点兴奋——不过这也正常了,黄老二的民族情绪很浓,见到美国人出事只会高兴。

“力度,肯定要大一点,”黄汉祥放声大笑了起来,“哈哈,要表现出咱们交流的诚意嘛,不过,底线你也要把握好,不要让不文明的事情发生。”

看把老黄你开心的,陈太忠听明白这话了,大约就是中美“乒乓外交”那种意思,中方先在文化、民间交流等方面表现出相当的诚意,至于说其他要害部门的配合,那就要看你美国政府能拿出多少硬货了。

哥们儿就是个幌子——而且只是很多幌子中的一个,他搞明白了这一点,顺便又说一句,“对了黄二伯,针状焦的技术,碧涛已经完善了,不需要您帮忙了。”

按说这话他不该主动说,说了容易暴露某些东西,他应该静等黄汉祥搞过来资料,然后碧涛生产出针状焦——这就是天衣无缝的效果。

但是他还不能不说,因为搞情报工作,危险性还是比较大的,他对有关部门那是真的不感冒,可是再不感冒,也不能让相关人员无谓地冒险——人家可也是为了国家。

以前他不便说,但是拖了这么久,养伤都养了三个多月了,嫌疑就小多了,更关键的是,现在国际大气候变了,美国有求于中国,黄二伯没准就要撺掇人去搞这个——当初老黄就说了,时机不成熟,而眼下肯定算好时机。

“哦,那太好了,”黄汉祥懒洋洋地回答,“我听说日本还炸了一个锅炉?”

“这我哪儿知道?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“反正碧涛是搞出来了,打破了外国的技术垄断,填补国内空白,邢建中确实挺能干的。”

“嗯,那我问一问他,这个炉子是怎么炸的……这人叫邢建中对吧?”黄汉祥的声音,还是醉醺醺的,但是能问出这话,肯定是酒醉心明。

“那您问好了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他确实不怕这话——真要问的话,老黄直接就派人过去了,还用得着先威胁一下?

“我才懒得问,”黄汉祥懒洋洋地打个哈欠,“管他偷来的还是抢来的,打破国外的垄断,就是好事……好了,不跟你说了。”

有了这个电话,陈太忠也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了,于是第二天一上班,就去找潘剑屏汇报,说我有这么一个思路,咱们可以搞个文化先行。

昨天布兰妮那边表示,还是准备参加这个文化节,而美国人民遭遇这样的不幸,也正是需要安慰的时候,咱们可以从精神层面上多跟他们交流。

潘部长沉吟片刻,方始缓缓点头,“这个想法可行,文化节之后,咱们也可以派人去美国交流,相关框架,你拿出个文字性的材料来……还有,需要给美国客人准备点什么礼物,你也多考虑一下,好做预算。”

“这个我个人表示反对,”陈太忠一听这话急了,“这就是个商业演出,凭什么给他们礼物?每人百十块的工艺品,打发了就完了。”

“嘿,”潘部长看他着急的模样,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那随你吧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