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91章 急转(上)

看来是要走了,陈太忠高兴完之后,就意识到了秦连成这个电话的来意。

虽然老主任没明说,但是有些话真没必要点得太明——大家都能看到的电视节目,就算陈某人没在电视机跟前,也大不了晚半天知道,秦主任有必要专门打个电话通知?

所以他就跟在座的诸位表示,既然发生了这样的事儿,那我明天一大早就要回素波了。

说到最后,陈主任很遗憾地叹口气,“本来想再多呆两天,可是现在不走不行了,这个楼一塌,国际形势必然要发生巨大的变化……我得赶紧回去。”

这话说得,真是要多装逼有多装逼了,旁边的众人心里很不以为然,凭你一个处级干部,国际形势跟你关系很大吗?如果你是中央的正处也就算了,可你还是地方上的。

但就算是这样想的,他们也不会这样说,大家心里非常清楚,为什么郑老板会安排文明办的人陪同陈太忠,明为保护实为看守——一天没有陪同,就整出这种轰动全国的大事,谁敢让这家伙放手折腾?

你再呆几天,我们还得累几天,众人虽然知道,这厮在郑书记跟前说得上话,但是既然已经认识了,接下来加深关系那就是水磨工夫了,倒也没谁在乎这几天。

于是大家就表示说,陈主任你这也是工作起来不要命,歇两天就怎么了——秦主任也有点太不体恤你了。

这些乱七八糟挽留的话,都是极其空泛的,谁认真谁就是傻子,可是看到大家都不质疑陈主任影响国际形势的能力,郭建阳不淡定了,他笑眯眯地发话。

“我们也想多呆两天,不过陈主任是北京申奥活动评比中,评选出的优秀个人工作者,他在国际上有着广泛的影响力……真的不走不行。”

原来是这样!听到这话,海角文明办的人,还真是不服不行了,他们自然知道陈主任是申奥优秀个人奖得主,但任是谁都没想到,这个年轻人在国际上,还有着广泛的影响力——真的假的啊?咱不带这么个人全能的。

第二天早上七点,陈太忠带着一丝遗憾,离开了绕云,这么些天来,他始终是没有找到机会,把姜丽质变成他真正的女人,不过这年头的事情……还是随缘吧。

车到素波,就是十二点半了,两人找个地方随便吃点,就各自回家了——出去一周多,回来了肯定要稍微休整一下。

不过下午的时候,这二位还是准时去了文明办,巧的是才一到单位,秦主任正好召开吹风会,说的就是美国昨天遭遇的恐怖袭击。

中美关系因为南海撞机事件,在瞬间跌入了低谷,在扣押机组成员的时候,美国军方中的某些鹰派甚至公然叫嚣“让我们的航母,去接我们的勇士回家吧”。

到现在为止,美国人都回去了,飞机也回去了——不是囫囵着回去的,但是这裂缝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弥合的,虽然小布什总统说,十月份上海举办的博鳌论坛,他还是会来。

这个节骨眼上,美国爆发出这样的惊天大事,大多数中国人肯定会觉得解气,这个心态是可以理解的,但是却不值得提倡,更不能去支持——这样针对平民的恐怖袭击,是血腥和野蛮的,是屠杀是犯罪。

所以今天上午,省委就紧急传达精神,要求对控制相关的舆论和言行,中心思想只有一个——不能公然地对这件事表示开心和支持,其他的……那就随便了。

是的,只是不能“公然表示”,私下里表示那是无所谓的,不过省委能紧急传达精神,也说明大家的弦儿绷得很紧——尤其需要指出的是,省委这个指示,最先传到的地方是各个大专院校,其次才是各机关媒体,没办法,学生们是最单纯最热血,最爱憎分明的。

不过这宣教部,自然也是重中之重,总算是媒体报道,还受到时间的制约,晚上才是电视,纸媒更是要到第二天早上了,比较好约束——虽然今天的素波日报和晚报也报道了事件,但基本上用的是通稿,仓促之间能挤出版面来就不错了,没什么可供发挥的余地。

所以今天下午的吹风,还是比较重要的,不过在座的也多是老宣教干部,都是一点就通的,说了没两句就散会了,然后刘爱兰就追着陈太忠过去,“太忠副主任你等一下……我问你点事儿。”

在省委里,走廊上不好说话,她跟着进了陈主任办公室之后,才轻咳一声,“海角那个李思怡的事儿,真的有那么惨吗?”

“我说你别问了行不行?我都闹心好几天了,”陈太忠低头坐到自己椅子上,一边拿起一叠文件翻看,一边语气生硬地回答,“不信的话你自己跑到绕云去看,明天才火葬,那个画面惨到不可能拍摄……事先提醒你,带够纸巾啊。”

“这孩子太可怜了,咱们应该做点什么吧?”刘主任的声音听起来有点……不对,这就不是刘主任的声音,是傻大姐在说话。

陈太忠抬头一看,登时就有点傻眼,除了刘爱兰和李云彤,办公室进来好些人,宋颖、彭苗苗、郭芳……门口那黑壮的女人,不是商翠兰又是谁来?

这么多妇女啊……陈主任有点无语了,哥们儿那个外号……他不得不站起身来,清一清嗓子发话,“这个那啥……大家都是已经的母亲,或者说即将是母亲,你们的心情我能理解,对这件事情气愤是应该的,不过,海角那边已经在采取积极的措施了。”

“小陈,大家只是怜惜那个孩子,”这种场合敢喊他小陈的,自然是非商翠兰莫属,她站在门口细声细气地发话,“十月怀胎,母亲对孩子的爱,你这个年纪的小伙子,不会有多深刻的体会……还是多说一说吧。”

她这样的措辞,在省委里并不多见——太不含蓄了,不过女人们遇到孩子的问题,这么说话倒也不难理解,于是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这个倒是,但是这件事情,主要是建阳操办的……我了解得不是很多。”

这怎么可能呢?别看在场的都是女性——就是头发长见识短的那种性别,但是她们好歹是在省委工作,对这点门道还是知情的,撇开陈主任你的惹事能力不提,只说郭建阳是为你服务的,可能有你不熟悉而他很熟悉的事情吗?

小事可能有,但是这种轰动全国的大事,那绝对不会有!

不过明白归明白,陈主任摆明态度要大家找郭建阳了,那众人也只能纷纷离去,到最后只剩下商翠兰一个人。

商巡有一子一女,都已经成年了,但是她身上的母性还在,“小陈,我觉得在妇女儿童合法权益保障的这一方面,咱们文明办还是可以有所作为的……不能让李思怡的事情重演!”

“我绝对支持您这个想法,”陈太忠真心地不想再谈这个话题了,于是他笑着点点头,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,您只管说话。”

但是,我只是个助理巡视员啊,商翠兰被他的话噎了一下,我是希望你去推动这个事情,这样的事情,你让我这种非领导职务的人来做,真的是有点不合适。

不过她感觉到小陈有点抵触,也就不想再说了,于是她点点头,“我先跟刘爱兰说一下吧,未成年人和民政厅这一块,是小刘管着的。”

这就是天南文明办的章法了,凭良心说,这个章法在海角都不会有,纯粹是天南文明办在这一年里胼手胝足打出来的——刘爱兰分管未成年人,而同时,她抓了民政系统的几个典型,才有了眼下的局面。

陈太忠在海角,真的是如鱼得水,有郑文彬的支持,他过得比在天南还滋润得多——走到哪里都不少人逢迎,但是真要说起来这种实质性的操作,天南文明办才是更有章法的地方,这大约就是群众基础和上层路线的差异了。

不管怎么说,他在回来之后,遇到的第一件事情是被围观,这被他很好地解决了,接下来的事情,就有点麻烦了,潘剑屏听说他回来了,打了一个电话过来。

潘部长问候了他两句,然后就表示说,美国经历了这次恐怖袭击之后,肯定要改变全球战略的部署,你考虑一下,在这种大前提的基础上,咱们这个宣教工作,应该相应地做出哪些变化——当然,这个题目太大,你先整理构思一下。

这个题目岂止是太大?简直大到没边了,陈太忠放下电话之后,郁闷地撇一撇嘴,这根本不是咱省级宣教部要考虑的事情,也不知道老潘脑子里抽哪股子筋了。

不过,潘部长的话没有说得很死,更像是建议的口气,而且这样的事情,居然是通过电话说的,而不是面谈,那么想必老潘也没有什么必得之心。

这本来应该是调研室干的活儿嘛,建阳这家伙说话,好的不灵坏的灵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