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90章 抢官(下)

“但是这跟我真的无关,”这一刻,冯华是要多郁闷有多郁闷了,他插手这件事之前,哪里会想到有这么大的波折?甚至……当时他都不知道岳仁做了点什么,“不知道你为什么找我说这些。”

“你要是真不知道,那我表示打扰了……真的对不住,”刘晓莉站起身就要离开。

但是,冯华又怎么可能让她离开?于是只得苦笑一声,“好吧,都是明白人,不说见外的话了,你开条件吧,能答应的我绝对答应。”

“姜丽质是谁,你肯定很清楚了,她也是我朋友,”刘晓莉冷冷地发话,“小姜也是单亲家庭,在这件事里受到不小的惊吓……你提供这么个线索给她,做得是不是太过了?”

“我……”冯华听到这里,总算是知道,为什么这几天总是恍惚感觉,有什么东西可以威胁到自己,听到这话登时恍然大悟,原来症结在这里——李思怡是单亲家庭,姜丽质也是,要是产生共鸣,那麻烦真是大了。

不过想一想,上次陈太忠一帮人只要求他道歉,冯公子就觉得这些人还是比较好沟通的,于是他点点头,“这一点是我不对,当时我真不知道案子是这样的,也无意勾起小姜的一些感受……这样吧,我怎么做她就满意了?”

“那你得表示出诚意来,要我说就没意思了,”刘晓莉笑一笑,站起了身子,一边向外走,嘴里一边嘀咕,“听说你跟卫生厅厅长关系不错?”

“操,”直到刘记者离开好久,冯华的嘴里才轻轻地吐出一个字,你要赔钱的话,十来八万的我就自己找去了,这是要官呢……尼玛,我又得惊动老爷子了。

冯公子最不喜欢的,就是求老爷子办事了,不管事情能不能办成,一顿骂是免不了的,只是眼下他也没得选择,说不得给老爸打个电话。

冯秘书长细细地听完之后,沉吟一下方始发问,“你觉得这个要求,合理不合理?”

“这肯定不合理嘛,”冯华知道老爹的难处,于是他叹口气,“这根本就是借机抢官,不过还好……一个科长应该就能打发了。”

“你应该感到庆幸,陈太忠愿意跟你讲理,”冯秘书长冷哼一声,对儿子的缺弦儿,他非常不满意,不过他也懒得解释那么多,“那女孩儿多大年纪?”

“好像二十四岁,两年前天津医科大毕业,”冯华还是做过一些了解的。

“那你告诉那个记者,两年之内,保证那个女娃娃实职副处,”冯秘书长说完这话之后,啪地压了电话。

有必要吗?虽然老爹这次没有骂他,冯华心里还是有点不解,到最后才恍然大悟:陈太忠如果愿意的话,绝对能顺手坑自己老头子一把。

接了刘晓莉的电话之后,陈太忠得意洋洋地冲姜丽质一摊手,“听到了吧?两年实职副处……有些机会,抓住了就抓住了。”

“可是我对当官没太大的兴趣,”姜丽质摇摇头,当然,她不是全无兴趣,谁都知道钱和权是好东西,只是她往日里懒得争取,她皱着眉头轻喟一声,“而且借小思怡的事情,来获得这个机会,我真不忍心。”

“你这么想就不对,”陈太忠不满意地眉头一皱,心说你其实也是个另类的小思怡,你从此事中获益,比绝大多数人要理直气壮得多。

不过这个想法想一想可以,说出来的话,没准又要刺激得她流泪了,于是他叹一口气,细细地开导她,“只有当了官,你才有能力帮助更多的人……就比如说这件事,其实可以考虑建立一个什么机制,你就光知道哭了,哭顶用吗?”

“你说得也对,”姜丽质点点头,她终于接受了他的说法,“我得好好地琢磨一下,搞个什么机制,才能避免更多类似的悲剧发生。”

“嗯,你看,这么一来,你马上就有工作热情了不是?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,心里却是暗暗嘀咕,这个问题等你到了副处的时候,再考虑都有点早——不过给你找点事情干,总好过你没事胡思乱想。

不过姜丽质也不是那么好哄的,没用几分钟,她就发现了自己的短板,“现在想这个还是太早,慢慢琢磨吧,诶,副处……”

“官位这东西,本来就是拿来利益交换的,你也没必要感想太多,”陈太忠打断了她的话,“副处……算他姓冯的识相。”

陈某人心里的底线也是副处,现在事情搞得这么大,冯副秘书长如果不想惹火烧身,还是体现出点诚意的好——多么恶劣的事,你们都敢说情?

至于说这么赤裸裸地要官,会不会让冯秘书长或者牛厅长怀恨在心,那他还真的不需要多心,小姜背后站着可不止一两个人物,除了他陈某人,还有姜梦龙和邹捷峰,而且这抢位子就是这样,抢的时候八仙过海各显神通,一旦尘埃落定了,就不会再有什么事了。

而且以那俩正厅的身份,也不可能为一个副处耿耿于怀,过去了就是过去了,陈太忠非常确定这一点——就是不知道哥们儿整的这一出,会不会太让老郑被动?

此刻的郑文彬,也是在拿着下面搜集来的调查报告看着,看了老半天之后,才轻哼一声,“跟省政府那边说一声,民意不可违……不能放过任何一个责任人。”

“是,”谢思仁点点头,其实他听到郑书记说“民意不可违”五个字的时候,就知道这件事情要狠抓了,郑老板对海角的掌控是游刃有余,强调的是组织观念,等闲不拿民意说事,一旦说出这俩字,那就是下狠手的幌子。

像警察系统,就是牢牢地掌握在郑书记手里,这次要追查的责任人里,肯定有不少是警方的,那么他这么说,不是对自己人的敲打或者不信任,而是明白地表示,基层的工作人员做得太过分了,不严查是不可能的!

郑文彬也相信,小谢是听明白自己的话了,于是他沉吟一下才又发话,“让文明办的人,多陪一陪小陈,他的身体不好,不要随意外出……”

“是,”谢思仁只能再点头,心说这陈太忠也是真正地邪门,朋友被人调笑一下,都能引出这么大的事情来,简直是个麻烦篓子。

“亏得我没坚持把他弄到海角来,”郑书记想起前两天自己的招揽,也是有点好笑,这家伙也太能折腾了——比传说中的还要厉害。

“他要来了,在您的领导下,海角这边也能大变模样,”谢秘书笑着回答,他心里知道,老板有个想法,这次能再连任一届的话,会好好地整顿一下海角。

“不行,小家伙有点太霸道了,”郑文彬微笑着摇摇头,心说陈太忠和荆以远的孙女在一起,这是你也见过的,来咱海角,又公然跟别的女孩儿勾勾搭搭,一点都不怕人知道——虽然这作风问题真的不是问题,但是太招摇的话,那也就有点过了。

海角省委文明办很好地贯彻了郑老板的意思,当天下午他们就找到了陈太忠,并且全程陪着他吃喝玩,甚至陪着他晚饭之后去宾馆旁边的KTV唱歌。

陈某人心里真的有点抵触,他正琢磨着,小姜好不容易情绪好点了,今天晚上哥们儿是不是该把她从正处提升为副处——她现在应该是正处吧?

结果偏偏这个时候,他遭遇到了同行无微不至的关心,有点郁闷是难免的,大家都在K歌,他唱了两首就不再唱,专心致志地灌啤酒。

喝到十点多,他发现同行们兴致依旧很高,心说这只能安排姜丽质回家了,不成想刚要拿手机看时间的时候,手机就在茶几上忽闪忽闪地亮了,却是秦连成打来的。

“头儿,什么事儿?”他才一接电话,就有人把歌厅的音响调低了——做领导的,享受这种待遇很正常。

“快看中视的新闻,”秦主任在电话那边急切地发话,“美国遭遇了恐怖袭击……我已经落实了,绝对真实。”

啧,想起来了,陈太忠刚穿越回来的时候,对此事还有点记忆,不过红尘中打滚这么多年,就逐渐地淡忘了,于是马上发话,“来,拔了拔了,不唱歌了,看重要新闻。”

有人赶紧就去找服务员,说我们要看电视,这时候,海角文明办的一个小伙子,也接到了电话,挂了电话之后,他神采飞扬地叫了起来,“爽啊,有飞机撞美国的大楼了!”

“嗯?”陈太忠白他一眼。

“小李你喝多了……酒量太差,”旁边又有人放下电话,赶紧指责他,“这是恐怖袭击,你怎么能说爽呢?”

说话间,服务员就进来换了视频线,下一刻,曼哈顿世贸中心的双子大楼在众人眼中缓缓地轰然倒塌,新闻里不断地重复着这一画面。

“啧……真的爽啊,”陈太忠灌完一瓶啤酒之后,打个酒嗝,笑眯眯地发话,“嗯,我是说啤酒喝得不错……这个大楼倒塌,咱们出去以后不能说爽,当然,也不用故作悲恸。”

“那是,陈主任您指示得对,”被呵斥的小李笑眯眯地点头,“我这不是想到南海撞机了?真是六月债还得快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