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88章 震撼(下)

在谢思仁的安排下,当天中午,绕云市电视台就播出了关于李思怡死亡的事情,消息的时间不是很长,女主播表示此事已经引起省委和市委领导的高度关注,台里正在进一步调查了解,晚上会有更详细的报道。

这是抢新闻定基调的性质,不过陈太忠并不在意,他对这些蝇营狗苟的东西真的不在乎,他在意的是,这件事情能如此快地被媒体报道出来,能让广大群众对如此骇人听闻的事件,拥有较早的知情权,就是好的——至于说最初报道的主体是谁,并不重要。

陈某人在宣教口干了一年多,比别人更明白捂盖子的重要性,但是什么事情该捂盖子,什么事情不该捂盖子,他心里还是有自己的底线——人神共愤的事情,绝对不能捂盖子。

说句不客气的话,如果这件事发生在天南,而掀开盖子的是他深恶痛绝的新华北报,他都不会生气——只要那份报纸不要过分歪曲事实就行。

饭后,他甚至抽出点时间打了一个小盹,事实上,他只是想看一看那女孩能不能救回来——他其实也知道,凡人死亡了超过半小时,他基本就没辙了,但是……这不是不甘心吗?

结果则是,陈主任在隐身翻找了十几分钟之后,悻悻地离开了——真的非常惨。

下午的时间里,陈太忠都是在陪着姜丽质散心,小姜今天受的刺激真不小,中午又想酗酒,结果被陈某人活生生地拦住了,说是下午我陪你逛街。

李波也没走,他陪着郭建阳跟在两人身后,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到了现在他已经知道,别说陈主任了,就是这个开车门的年轻人,也是副处长。

这个时候李主任非常确定,秘书长对自己真的不薄,而他也还算争气,上午面对刘茂林的时候,硬生生地打压了对方的气焰,套出了真相。

那么李波就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战斗友情,能回家也不回家了,陪着郭处长默默地跟在那两位身后,偶尔还交流几句,“你要帮着陈主任,好好劝一劝丽质,这个孩子是吃过苦的。”

我不敢劝啊,没劝都这样了,再劝把自己陷进去,可就对不起陈主任的栽培了,郭建阳闻言也只能苦笑了,“陈主任教导人的水平,比我强得太多了……嗯,小姜也就只听他的。”

“他俩什么时候认识的?”李波开始试探了。

“这个我还真不知道,我为陈主任服务,也才半年多……他认识的人很多,”郭建阳轻喟一声,感触颇深的那种,“风风雨雨倒是经历了不少,现在我俩还都是休养阶段,他有伤,我的伤也好了没多久,这年头想做点事,真的很难。”

他俩说得很沉重,前面那俩说得倒是很轻松,陈太忠开导人,还是有一套的,无非是转移注意力嘛,“……当时我背上疼得厉害啊,虽然不让你来,但是心里总希望一睁眼,你就能奇迹一样地出现在我身边。”

“有一次,我着急小便,实在憋不住了,可是看护我的是李云彤,我心里就想,如果你是丽质的话,我就让你扶我去卫生间,还得帮我把着……咱不能尿到马桶外去不是?”

“你更希望荆紫菱帮你把着吧?”姜丽质微微一笑,她在湖滨小区住过,虽然在某人的刻意呵护下,没有失去贞洁,但是她对他的荒唐,也相当清楚。

“我希望你俩一人一只手,我那个比较重,杰出男人嘛……你知道的,”陈太忠笑一声,没皮没脸地回答,“要不,今天晚上咱们试一试?”

“我知道你在逗我开心,”姜丽质微微一笑,但是眉宇间的忧郁并没有因此而减少一丝一毫,“其实你可以使这些人被判得狠一点,以儆效尤。”

“没有问题,其实,我……可以让他们的孩子,也享受李思怡的待遇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这年头,有的时候悲天悯人是不顶用的,以暴易暴才更能令人震撼,而且他们的孩子,是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活活饿死,他们只能无助地看着……你要是不信的话,我做给你看。”

“我……不信,但是我也不许你证明给我看,”姜丽质娇嗔地白他一眼,接着又轻轻地叹口气,“何必呢?父母亲的错,不该由儿女来承担。”

“不行,我一定要饿死他们,除非……今天晚上你答应我,”说这话的时候,陈太忠也说不清,自己是真的要宽慰小姜,还是这几天憋得太狠了,总之他就这么说了。

“我就不答应你,你也不会去饿死他们,你不是那种心狠的人,”姜丽质笑吟吟地看他一眼,“我不是说你是滥好人,但是你不会伤及无辜……我从小到大,在大事上很少看错人,你是有原则的,如果看错的话,我挖了自己这双眼。”

“这双眼不许你挖,我要留着看一辈子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下辈子我也可以看到你这双眼……”

“哈,我只求这一生一世,”很显然,姜丽质并不是特别计较他的话,所以只是微微一笑,“毛主席说过,一万年太短,只争朝夕……只要你能珍重我这一生,我就很乖,也会很听话很体贴,但是前提是,你要真正的在乎我。”

“我给你一万年相处的机会,真的,我是认真的,”陈太忠听到这话,心里没由来又是一揪,他探手一扳她的肩膀,直勾勾地看着她,“我承诺,给你一万年……这个承诺我只许过你一个人,都没有许过荆紫菱。”

“呵呵,”姜丽质笑了起来,笑得风轻云淡,笑得山花烂漫,“没有许过荆紫菱的,你不该许给我,我无意跟她争,我只希望大家能和和美美,开开心心……太忠,这一次就算了,我不会容忍你第二次说这样的话,虽然你这么说是为我好。”

这种不吃醋的女孩儿,真的是打着灯笼也难找了,陈太忠非常确定这一点,正是因为他了解,才肯许下这一万年的罕见约定——这个许诺有缘故的。

不过她既然这么说,他也不想逆了她的心情,于是眉头扬一扬,轻声嘀咕一句,“有些东西……唉,算了,慢慢地你就知道了。”

正聊着,刘晓莉的电话就打了过来,她和五个同行拼了一辆金杯面包车,已经来到了绕云,目前正在下高速,她想请陈主任指示一下,接下来该怎么做。

“直接去市局了解情况就行了,我已经给你们争取到了采访的权利,”陈太忠不想再让小姜触景生情,自己就不去了,“嗯,随遇而安来了吗?”

“随老师就在我旁边,您要跟他说话吗?”刘记者此来,同行的五人中,有两个是商报的,剩下的是随老师和《都市晨报》的两个记者。

“不用了,你告诉随老师,想怎么骂就怎么骂,不用考虑我难做,”陈太忠轻吁一口气,这种事情,真的是再怎么骂都不过分。

刘晓莉一行人赶到市警察局,那边一听说是采访李思怡事件的,验看了证件之后,就安排人接待了,不过接待的警察对案情不是很熟悉,一个细节要请示,一个措词也要斟酌,翻来覆去地话说不囫囵。

他这边拖延着时间,当天晚上绕云电视台的“聚焦绕云”,就开始报道李思怡事件,而且还是系列的,当天报道的是事件本身,以及李某某的身份背景。

这就是很正式的重磅报道了,第二天的绕云晚报上也刊载了大篇的文章,也是直到这个时候,刘晓莉等记者才彻底搞清楚,为什么这件事里,振东派出所的责任,要大于奋斗派出所。

总之,这件事终于是绕云的媒体第一时间曝光,并且引起了强烈的震撼,无数电话打到警察局、电视台和日报社,省政府秘书长、省政法委书记、绕云市政法委书记纷纷作出指示:一定要严查那些滥用职权、玩忽职守以及冷漠不作为的相关人等。

不过这个方面,陈太忠就插不上手了,他已经将郑文彬的海角捅了一个好大的窟窿,总不能再对人家的处理过程指手画脚。

倒是因为这一起惊天惨案被曝光,一些外地媒体纷纷涌向绕云探究真相,这个时候,隔壁天南省几家媒体能紧跟着做出报道,颇令一些媒体人感到意外。

《商报》和《晨报》的报道,就不必再说了,倒是随遇而安一反常态,居然没有怎么骂人,按他的话来说,就是已经“震撼到不会骂人”了,而且也有的是人已经在骂了,还有更深层次得剖析,那么他要做的,就是这桩惨剧发生的背景。

他在文中写道:必须指出的是,这是一起偶然事件,但是同情心、善良和真诚,这些美好品性离我们越来越远,是客观存在的事实,冷血和漠视不但已经成为主流,更会逐渐地占据我们心灵的所有空间——到了那一天,离人性的泯灭就不远了。

但是就是这一篇没骂人的文章,传到绕云市警察局秃顶局长的手上之后,他细细看一看之后,闷哼一声,“天南这帮家伙,就没几个好的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