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87章 震撼(上)

这个突发事件,彻彻底底地扰乱了陈太忠的心情,看到姜丽质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,他真的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,说不得抬手一个电话打给刘晓莉,“绕云这边,有重磅社会新闻,多带几个人来,不同角度写一写……机会难得。”

真要说起媒体的影响力,《天南商报》真的不够看的,不过对陈某人来说,这就够了,中央的媒体,他认识的也不止一家——海外的媒体,哥们儿也找得上。

没错,这就够了,海角这边不敢阻拦采访,天南那边没人阻止发表,这样重磅的新闻发出去,别人肯定要找上门来转载,这一刻他不想别的,只想为逝去的女孩儿讨个公道。

而中央媒体、海外媒体什么的,各种附加条件多,考虑的因素多,正经是扯淡了。

“太忠,怎么这么大的牢骚呢?”这个时候,有人沉声发话,一个三十出头的中年人走了过来,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人,大多数警察不认识说话的那位,但是看着后面几位就呆住了,赶紧抬手敬礼。

可认识这位的,愕然之后就先冲这位敬礼,心里不住地嘀咕……怎么省委第一秘来了?

“我就这么大牢骚了,”陈太忠斜睥谢思仁一眼,很不满意地哼一声,“这也就是在你们这儿,搁在我哪儿,从上到下一串人,我不整出他们尿来才怪。”

“唉,”谢秘书轻叹一口气,他知道这厮是个什么货色,从上次打砸鳌鱼汤馆就能看出来,这家伙是个极度蛮横和跋扈的主儿,所以他也没介意这粗话,“很惨的事情,郑书记听说了之后,非常震惊和愤慨,所以特地安排我过来督办此事。”

一直陪着陈太忠的刘茂林看到市局老大来了,心里已经在砰砰地打鼓了,耳听得这位是领了郑书记的指示来的,身子一软,就靠在了墙上。

“很惨,但是惨案都发生到第三天了,居然没有个明确的说法?”陈太忠沉声发话,他轻叹一口气,接着又冷笑一声,“难道说……这样的事情还想捂盖子?”

“我们没有想捂盖子,据我了解,大家只是在划分责任,”一个身材粗壮的秃顶男人沉声发话,“陈主任,尸检、案情分析和责任认定都需要一个过程,你的愤怒我能理解,但是我保证……没有一个人想捂盖子。”

“你保证?”陈太忠眼睛一眯,扫他一眼之后,嘴角泛起一个不屑的冷笑,李波都扯出纪检委的大旗了,派出所的人还要请示分局,“你凭什么保证?”

“凭我是绕云市警察局局长,凭我多年的党性,凭我的一腔正气,”秃顶男人义正言辞地回答,“你只管拭目以待就好了。”

“我怎么觉得,你是在影射我狗拿耗子呢?”陈太忠能感觉到,对方有点排斥自己,所以他说话也老大不客气,“我不该管这件事,就应该任由你们两个分局扯皮,任由你们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……对不对?”

秃顶的警察局长登时不作声了,他知道陈太忠是什么人,也知道此人最近有多红,更知道此人能跟郑书记说上话,但是他并不在意,他在意的是谢思仁在场。

说白了,你一个天南省的文明办副主任,有什么资格冲绕云警方指指点点?过界了!

“太忠,你息怒,”谢秘书出声了,虽然知道这家伙是什么德性,可他总不能坐看两人对掐,“争端解决不了问题,处理这种恶性事件,还是要冷静为主,争取从严从快。”

“我没办法息怒,”陈太忠双手一摊,脸上露出一丝笑容——他是越生气就越要笑,“面对这种惨绝人寰的事情,我怎么可能冷静,怎么可能不愤怒?”

“是,愤怒会影响我的形象,年纪轻轻有所作为的干部,应该沉得住气……狗屁,当官当到连愤怒都不会了,这个官还当得有什么意思?这个人做得还有什么意思?”

“陈主任你批评得对,我现在已经着手处理了,尽快把处理结果交给您,如果您不满意,尽管指示,”秃顶局长见到陈太忠连谢思仁的账都不卖,马上很诚恳地表态。

“我不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”陈太忠见他态度正确,气就小了一点,“表面上看,这是一桩玩忽职守导致的惨剧,说得极端一点是过失杀人,但是它深层次的原因,你考虑到了没有,是什么原因,导致我们公务人员变得如此冷血,变得如此漠视生命?”

“死者为大,在这个地方,我不想说什么大话套话,也没有心情说这个,我只是强调一点,现在的社会,精神文明建设到了非抓不可的时候了,我来海角就是交流这个的,那么……你还认为我不该过问这件事,没资格过问这件事吗?”

“我诚恳地邀请您,全面监督我们的处置过程,”这时候,秃顶局长再也不敢有一丝抵触心理,态度非常端正地表态。

“唉,”陈太忠叹口气,人家态度端正,他也就没办法再说什么了,只是非常遗憾地撇一撇嘴,“这种事要是发生在天南……哼!”

“你为了救人,死都不怕,这种事情就不可能发生在天南,”看到这厮终于脾气顺一点了,谢思仁忙不迭地拍上一记马屁,“这正是我们海角要学习的地方。”

众人听得面面相觑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这可是海角第一秘啊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居然如此赤裸裸地拍这个年轻人的马屁?

倒是李波终于反应过来了,原来这个人就是那个陈太忠?怪不得……其实秘书长,一直都在关照我啊。

陈太忠饶是脸皮极厚,也不好这么生受了这个马屁,而且他现在的心情真的不好,于是扯着谢秘书,往旁边走两步,“郑老大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?”

“你都报了字号了,还愁传不到老板耳朵里?”谢思仁低声回答,他的心情其实也不是很好,于是沉着脸低声解释。

刘茂林接受纪检委问话也就算了,但是来人还要去现场,他就必须协调另一个分局,于是索性就上报到了市局,自然也就将“天南陈太忠”的名字报了上去。

这个名字真的了不得,然后就惊动了省厅,再然后就传到了郑文彬耳朵里,连案情也没有瞒着——事实上,市局局长说得没错,这个案子只是在划分责任,根本就没想着捂盖子。

为什么没想捂盖子?因为小女孩儿死得太惨了,连尸检的法医都长叹不已,而且两个分局互相推得厉害,又有人给媒体爆料——哪怕是道德再缺失的年代,也有那有正义感的人。

既然盖子捂不住,那就要痛快地捅出去,郑书记惊闻自己治下居然发生了如此人间惨剧,登时勃然大怒,又听说陈太忠在现场,索性就安排自己的秘书过来了。

其实现在这现场,已经没什么可看的了,整个事件脉络清晰证据确凿,无非就是验看一下小女孩最后的生活环境,感受一下那份深深的无奈。

“我再去看一眼小女孩儿吧,”陈太忠低声发话,都说女孩儿如何如何地惨,陈某人心硬不怕这个,正经是他想借自己所见到的景象,激发自己的怒火。

秃顶局长闻言,脸色就是微微一变,他哪里敢让这家伙再去看死者?再暴走怎么办?

可是他还不敢说什么,倒是谢思仁底气足一点,他也想到不能再刺激这家伙了。

于是谢秘书轻叹一声,“太忠,别去了,听说很惨很惨,我们活着的人深刻地吸取这次教训,把事情做好,避免类似事情发生,就是对死者最好的安慰。”

“我也想去看看,”姜丽质蹲在地上低声嗫嚅着,“送她一程……”

要说这小姜同学,倒也是真的奇葩,有时候心软到一塌糊涂,有时候神经粗大得惊人,她居然想去看某个惨不忍睹的景象。

“咝,”郭建阳闻言,轻轻地吸一口气,他是真的心痛,于是冲领导摇摇头,又瞥一眼姜丽质,“头儿,我建议……也是没必要去了。”

“那算了,”陈太忠也不想再让她过分失态,死者已矣,而丽质也是个惹人怜惜的女孩儿,他点点头,“天南的记者应该下午能到……采访接待没有问题吧?”

最好让他们明天来,谢思仁很想这么说一句,就是那句话,既然盖子捂不住,那就要第一个掀盖子,以显示己方已经下定决心,对某些丑恶现象要狠狠地治理整顿。

但是省外媒体和省内媒体同时报道的话,这就出问题了——省内和省外同时知道此事,这基本就是海角省被别的舆论逼得受不了,所以才会在相同的时间刊载。

不过谢秘书知道,这个时候不宜刺激小陈,总算是他胸中自有丘壑,于是很干脆地点点头,“应该没有问题,有事你可以打我电话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