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86章 我很乖(下)

你又是谁啊?看着义愤填膺的年轻人,刘茂林真的是又好气又好笑,不过这件事带给了他一定的困惑和歉疚——人心都是肉长的,而他又知道,李波绝对不是主事者,后面的水深着呢,所以他不能认真,也不敢认真。

“我承认,我失职了,”他深吸一口气,目光悲恸而诚恳,“如果我的生命能换取小女孩儿的复活,我一定会去换的,请相信我。”

“你真的很无耻,”陈太忠看得都憋不住了,都这个时候了,你说这样的屁话,说点有用的行不行?“我觉得这个岳仁,他这都不是玩忽职守,简直是过失杀人。”

这个案子里,牵扯到的责任方太多了,奋斗派出所肯定有错,分局的相关领导也有错,而白某某不但没电话追着落实,也没把通知书送达,更是罪无可恕——其实他都不需要把通知书送达,打通李某某姐姐的电话就足够了,强戒你不该通知家人吗?

但是说来说去,做为分管强戒的副所长岳仁,才是真正的元凶,是他,将一个不具备强戒条件的女人送去强戒了,更是他,说是要关注李思怡,却是随口吩咐一声之后,再也没有任何的关注。

派出所副所长,一般都很忙的,忙各种应酬,各种突发事件,但是就算再忙,一个三岁的女孩儿,还发着烧,你坦荡荡地把她母亲抓走,然后就……没有然后了——是什么样人生观,铸就了你这样的铁石心肠?

李波倒是很清醒,纪检干部的神经,比一般人要坚韧,他不置可否地点点头,“好了,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?”

“我们两个分局正在沟通,”刘茂林正色回答,合着这振东派出所和奋斗派出所,还不是属于一个县区的,那这中间的推诿扯皮,简直是一定的了——下面想让步上面也不会答应,“但是不管怎么说,一定要给死者家属一个交待,只不过目前还在协商中、”

“扯皮你就扯你的皮,为什么不让记者报道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“你们牛逼到不行了,两个分局就要搞封口令?”

“市局让我们先协调的嘛,”刘茂林的眉头微微一皱,心说这夯货到底是哪儿出来的,老大不小的人,就算没见识过,总也该听说过捂盖子吧?“统一了认识,才好统一宣传。”

“小陈,有时候要讲个大局的,”难得地,李波站到了刘所长那一边,事实上,这件事情的严重性,超乎了他的想像,别说他了,就连邹秘书长也未必扛得起,“咱们是不是……该先跟领导汇报一声啊?”

果然背后还有人!刘茂林的眼角微微一眯,我就知道是这样。

“这种事儿还汇报什么呢?”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,他是真有点出离愤怒了,“别跟我说什么捂盖子,这样的盖子不能捂……干部道德水准的缺失,到了令人惊讶的程度,他们把老百姓当成了什么?把自己摆到了什么样的位置?”

“以前还说破家的县令,灭门的府尹,现在倒好,一个捕快就能决定破家了,这是谁给他们的权力?”

“小陈你听我说,这个事情我比你更愤怒,你还没孩子呢,我有孩子,”李波也不摸这位的真实身份,不过想来是跟姜丽质谈朋友的主儿,应该是没孩子,他语重心长地说,“责任人肯定是要严惩的……否则我也不会答应,但是最好先通过组织决定。”

“我就先决定了,就这么办,郑文彬不答应的话,我找省外的媒体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他已经决定深入地插手此事了,“你跟那谁打个电话,说一声。”

李波嘴角抖动一下,终是没有再说什么,转身出去打电话了,可刘茂林听到这话,腿软得连站都站不起来了——尼玛,这是哪儿来的猛人?郑老大不答应的话,你都要继续搞。

“头儿,先落实一下情况吧?”郭建阳插话了,他虽然知道,小姜必然跟领导有些说不清的关系,但还是忍不住要为她的流泪而痛心,再说了——昨天晚上头儿回来得很早,没准……真的是很纯洁的男女关系呢,“咱得确定了第一手资料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觉得建阳这个提议很不错,做为一个合格的领导,不能盲目相信那些人云亦云的东西,到最后情况不符的话,丢的可是自家的人。

该先落实什么呢?他正沉吟,却听到姜丽质发问了,“刘所长,我能去看看李思怡吗?”

“这个……”刘所长沉吟一下,眼前这三位的来历,他并不知道,而眼下也不是出声询问的时候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这都是他惹不起的主儿。

所以他在静默之后,缓缓地摇摇头,“你还是别看了,一句话……惨不忍睹。”

“哈,”姜丽质苦笑一声,泪水登时再度夺目而出,“那么,我去看看现场总可以吧?”

“希望你们没有破坏了现场,”陈太忠见状,知道无法劝阻,于是正色发话,“刘所长,如果现场遭到了破坏,你积极检举的话……我会争取只让你判二十年。”

“那是奋斗派出所的地盘,”刘茂林听到这话,登时就急眼了,他一把抓起了电话,不过,在拨号之前,他又看一眼陈太忠,“没有结论出来之前,现场现在应该还没被整理,但是你先告诉我……你到底是谁。”

“天南陈太忠,郑文彬见了我都要点头,”陈主任冷冷地回答。

“那我马上通知他们,”刘茂林觉得陈太忠这三个字也有点耳熟,但是眼下顾不得多想,他更害怕的是,郑老大见了这厮都要点头,那这……真是怠慢不得。

半个小时后,陈太忠一行四人来到了事发现场,穿过警察的封锁,来到了一室一厅的小房间,他们的身边不但有奋斗派出所的人,李某某的姐姐也被请到了现场。

“孩子就被锁在卧室里,”做姐姐的含泪解释,“外面有厨房什么的,不安全,她一出去,小思怡经常就被锁在里面。”

警察破门而入之后,发现小女孩的尸体躺在卧室门口,门板上有一道道轻微的抓痕,有些抓痕上面还有隐约的血迹,而女孩儿的十指上,有明显的损伤,脚上也有撞伤,可见女孩儿真的是……努力了。

尤其需要指出的是,家里的衣柜被翻得很乱,可以肯定,女孩曾经躲进里面,说到这里,李某某的姐姐泣不成声,“她家里欠费停电,已经两个多月了……呜呜,我都不能想像,这孩子一个人,这些天晚上是怎么度过的。”

听到这里,姜丽质蹲下身子,默默地啜泣了起来,不过这是她的反应,别人虽然有不忍,还是在听警方的介绍。

卧室有窗户,有住户讲,在李某某不在的时候,小思怡经常会趴在窗户上,隔着护栏跟邻居们要吃的,她的嘴很甜,长得也可爱,有邻居逗她,说你唱个歌我才给买吃的,她就唱歌——歌声也很甜。

但是这次,可能是因为李思怡感冒了,做母亲的就没开窗户,警察进来的时候,窗户下有一个小凳子,看来小思怡做过这个努力,但是遗憾的是,那窗户太难开了,成年人想要扳开都要花不小的力气。

没有人能想像得到,小思怡是怎么度过生命中最后这段时光的,吃的喝的都没有,到了晚上连光都没有,这是连成年人都难以无法忍受的事情,而她,只是一个三岁多还不到四岁的女孩儿。

尸检报告证明,她不是死于感冒或者什么并发症,“胃完全排空,胃壁皱缩,心肝肺肾自溶明显”,没错,她是一点一点、慢慢地、活活地饿死的。

她努力了,她坚持了,她自救了,但是……她真的太幼小了,虽然她很懂事——她连自己的屎尿,都知道拿卫生纸包住,真的是个非常懂事的孩子。

听到这里,连郭建阳都忍不住落泪了,所有人都没有了说话的兴趣。

“唉,孩子饿得没力气了,”好半天之后,李波才叹口气,打破了屋里的寂静,“也许是年纪太小,要是她能把这个凳子扔出去,砸破玻璃,就能自救……多可惜的孩子。”

“你说得不对,她知道可以这么做的,”姜丽质缓缓站起身,面无表情地发话了,泪水不住从她眼角滑落,“三岁多的孩子,真的懂得很多了,她只是不想这么做。”

“她连自己的屎尿都要包着,她真的知道很多了,她知道搬凳子,怎么可能不知道砸玻璃?”她目光呆滞眼神空洞,仿佛在喃喃自语一般,“这一点我比你有发言权,她害怕妈妈回来的时候,看到玻璃破了生气,她一直在等妈妈回来……”

说到最后,她再度蹲在地上啜泣了起来,“她更想告诉别人,我是个乖孩子,我听话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