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85章 我很乖(上)

随着刘茂林缓缓地道来,一桩惊心动魄的事件展现在了大家的眼前,这是一起令人发指的玩忽职守案件。

这根本不是出警快慢的问题,而是彻彻底底的玩忽职守,冯华并没有说出实情——当然,也许他本人也是被蒙在鼓里,因为真的是很惨的一件事情。

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,二十天前,振东派出所接到报警,某超市抓获女性小偷一名,于是派出警察白某某,将女人带回了派出所。

女人偷的就是点食物和营养品什么的,不值几个钱,不过白警察眼光毒辣,一眼就看出女人应该是吸毒者,于是对她做了尿检,果不其然是呈阳性的。

于是他将情况报告给副所长岳仁,岳所长决定将这女人送到戒毒所强制戒毒——直到这一步,所有的环节都是顺理成章符合程序。

然而接下来问题来了,女人痛哭流涕地表示说,自己还有一个三岁多的女儿,独自在家无人照顾,孩子还有点感冒发烧上午输液了。

这种手段警察们见得多了,不过白警察还是很负责地打电话落实了一下情况,情况属实,这女人不但有个孩子,而且她也是离婚的,又由于她吸毒,亲戚邻居什么的,都不怎么跟她来往——这也是必然的。

白警官向岳所长反应了这个情况,而岳所长也向分管的分局副局长反应了,但是强制戒毒的决定,也是不容更改的。

振东派出所前往戒毒所的路上,要路过吸毒母亲李某某所在的社区,车到了这里的时候,李某某哭天抢地,没命地拿脑袋撞车门撞车顶,苦苦哀求人民警察关注一下自己的女儿。

岳所长拿出手机,给李某某住在附近的姐姐打个电话,遗憾的是,那边没人接听,他总不能把人放走,在李某某再三的恳求下,他又给当地的奋斗派出所打个电话,通知对方说,李某某被我们送往戒毒所,强制戒毒了,她家里有个孩子,你们通知一下她的亲属。

吸毒母亲听到这个电话,才算稍微安静下来一点,但是直到到了戒毒所,她还再三地恳求,一定要联系到家人关照女儿——孩子的感冒还没有好。

这个我们知道,岳所长很不耐烦地回答,然后扭头叮嘱白警官,回头你再联系一下奋斗派出所,落实一下情况。

到这个环节为止,振东的警方虽然态度蛮横,作风粗暴,把一个生病的小孩子丢在家中不管,并且没有落实人去监护,但还算不上玩忽职守,只能算粗暴执法,最恶心人的在后面。

大前天,李某某所在的小区里,有一股恶臭传出来,这臭味已经有几天了,今天格外地臭,住户们循着气味找过去,发现是某个吸毒女人家里传出的,谁也不想沾染上这个女人,就直接打电话报警。

奋斗派出所的人来了之后,将门撬开,发现一具小小的尸体,已经高度腐烂了——人命案啊,谁也不敢轻视,于是马上调查。

死的就是三岁女孩儿李思怡,而这吸毒女人又是辖区派出所挂了号的主儿,于是案情很快就真相大白,奋斗派出所的领导直接致电岳仁——你把李某某强制戒毒了,她女儿饿死了,接下来怎么办,你掂量着办。

听到这里,姜丽质已经泪如雨下泣不成声了,李波也嘴巴微张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——奇葩到这样的案子,在他这半辈子里,也是鲜有耳闻。

一时间,李主任有点懊悔,自己为什么不提前了解一下案情,搞得现在居然失声——他是绕云本地人,想了解这样的大事,还是比较容易的。

但是他也有自己的苦衷,要知道,李某人是纪检委的人,等闲不打听这样的八卦,否则的话,某些事他只是打听一下,可能就会被人错误解读,从而产生不可测的后果——这种性质的错误有多严重,纪检监察干部都清楚。

也正是因为守口如瓶,纪检委的干部出去随便张一张嘴,都能吓坏人,就像他刚才威胁要带走刘茂林,刘所长马上就软了——谁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,纪检委要干什么。

陈太忠却是那心肠极硬的主儿,在众皆失声的情势下,他沉声发问,“岳仁和白啥啥的在前期工作中,问题确实不小,但是这孩子……怎么就可能没人关心呢?奋斗派出所是知情的,而且岳仁也表示了要关注。”

“这就是说不清的事情了,唉,”刘茂林又叹一口气,然后警惕地看他一眼,沉吟一下发问,“这位领导……请问你是?”

“我是谁,你没必要知道,”陈太忠脸一沉,“今天你必须把这个事情说清,要不然的话,后果很严重,非常严重。”

后果已经非常严重了!刘茂林心里暗叹,他一开始以为,李主任身后的两个年轻男人,是纪检委准备的后手,自己要是不识趣,很可能会直接被这俩人拖出去带走。

没错,他是派出所所长,手下警察很多,又是在自家的地盘,但是他相信,李主任只要将那个证件亮一下,保证没有人敢冲上来解救他这个所长。

但是眼下听对方的口气,并不是那么回事,于是他瞥一眼李主任,发现李主任面无表情,心里登时又是一沉,啧,坏了,这个男人的来头,估计比李波的地位还大。

想到李主任刚才说过,他只是一个打前站的,刘所长也没有别的选择了,于是继续解说后续的发展——但是这个发展就是双线的了,每一方都说自己有理。

奋斗派出所的人说了,我们就不同意你强戒李某某,她是吸毒人员,我们不比你们清楚?但是我们知道这个人不具备强戒的条件——就是因为她有一个女儿!

但是我们当天就打了两个电话,后来我又让白某某打电话了,岳仁急得都快骂娘了,结果奋斗派出所说,你们就是当天打了两个电话,后来谁打电话了?

岳仁跳着脚就去找白某某了,可是白警察一口咬定,自己后来还打电话了——只不过岳所长你没再问我,我也就没再汇报。

“这就是说,岳仁答应了要关注此事之后,只是随口吩咐了警员一句,没有保持持续的关注?”李波终于缓过劲儿来了,于是出声发问——他终究是搞纪检监察的,抓这种细节上的逻辑漏洞,根本不需要动脑筋。

“他……他觉得交待下去了嘛,”刘茂林此刻的神情,真的是要多复杂有多复杂,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,无奈、困惑、嘲讽和气急败坏等情绪,满满地挤在了一张小小的脸上。

原来,岳仁觉得,我把事情交待下去就完了,没必要关心结果,而白某某认为,我打过电话就够了,通知到了嘛——其实有不少人怀疑,白警官后来就再没打过电话。

总之,振东派出所认为,我们抓此人强戒,是有理有据的,前面有尿检报告,后面有分局的相关领导的点头,然后还打电话给奋斗派出所了。

不管后面有没有再打电话,前面的电话,你们总是承认的……其实你们派出所离李某某家,直线距离不超过四百米——这个总没有错的吧?

滚尼玛的蛋吧,奋斗派出所也急了,前面的电话我们是接了,我们认这个,但是尼玛你电话通知我们派出所,这算个啥手续呢?《强戒通知书》给我们了吗?

按照程序规定,一旦做出强行戒毒的决定,执行单位应该在三日内,发出三份《强行戒毒通知书》,一份给家属,一份给所在单位,一份给辖区派出所——这就是说这个人被我们强戒了,不是失踪了,所属单位你们也该考虑对职工做出相应的处理。

当然,这是程序规定如此,下面人能不能及时送达,那就是另一回事了,通常情况下,电话通知派出所、家属和单位,也就够了——打电话多简单?送通知书还得亲自前往呢。

这个现状,警察系统内也都是心知肚明,抓了赌之类的,有的是人去通知赌徒家属,但是李某某穷得连吃的都要偷,实在没啥油水,谁还会跑这冤枉路?

但是这个现状只是系统内默认,不能拿出来说事,奋斗派出所的意思很明显,咱们说程序吧——《强戒通知书》你没给我都无所谓,但是你总该给家属的吧?家属要是接到了,可能不去看那孩子吗?所以你把事情推到我们身上,是真正的莫名其妙!

李某某的姐姐,离她家并不远,只不过因为妹妹吸毒,做姐姐的也不怎么搭理她,但是真的接到通知书的话,也不可能看着外甥女儿活活饿死不管——正是因为如此,李某某在被强戒的途中,还要挣扎着给姐姐打电话。

“那就是说,通知书没有送达?”李波沉着脸发问。

“通知书……”刘茂林的脸上,表情依旧是异常丰富,好半天他才叹口气,“小白确实写了通知书,三份都写了……前天我们在他抽屉里发现了。”

“无耻!”郭建阳实在忍不住了,他狠狠地拍一下桌子,看到姜丽质泪流满面,他心里是说不出地痛心,“你这个所长就是这么当的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