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84章 晚了点(下)

“太忠哥你一定觉得我恨屋及乌了,对吧?”两个小时后,姜丽质大着舌头发话了,她喝得有点多了,现在他们是在鳌鱼汤馆,上一次张爱国挨打的地方。

陈太忠最终也没有答应在卫生厅的接待宾馆吃饭,哥们儿不差这点饭钱,但是人在外地,想找个安生地方也不容易,外地人终究是外地人。

今天下午的事情就可以充分说明这一点,陈某人在海角认识的重量级官员也不少了,可遇到一个小交警查车,他都不知道该找谁来说情,说来说去,还是缺少本土的积淀。

所以他选择了鳌鱼汤馆,而他才走进饭店,汤馆的刘老板后脚就跟了进来,“陈主任来了啊,来,先来个加拿大帝王蟹,黑海鱼子酱……这是我送的。”

“鱼子酱我就不爱吃,别说黑海的,里海的你要多少?”陈太忠不吃他这一套,他笑吟吟地发话,这里的和平都是打出来的,他没必要看任何人的眼色,“你要多少我就有多少,不过帝王蟹……上一只吧。”

“里海鱼子酱,您有多少我要多少,”刘总面色一整,当然,他不会忘了加个后缀,“嗯……超出市场价一些,我也能接受。”

那就是不要超出太多了,陈太忠听得明白,说不得微微一笑,“鱼子酱算多大的事儿?松露要吗?黑的白的你随便点,只要你有那个钱。”

刘总就是搞餐饮的,哪里会不知道这位说的这些东西?东西都是好东西,供不应求的,但是想要“随便点”,那价钱肯定也是吓死人的,于是他干笑一声,“价格合适的话,那绝对没问题,太贵的话,我这儿吃不下。”

“所以你就是这个格局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摆一摆手,不贵的话,我凭啥卖给你呢,你当这是满街都是的大白菜,随便可以砍价的?

这是前话,也就不再赘述了,几个人在包间里吃吃喝喝的,不知不觉地姜丽质就得喝有点多了,她解开了衬衣顶端的一个纽扣,靠近脖颈处的那一粒。

这或者是,她觉得自己喝的有些燥热了,但是看在郭建阳的眼里,那真是晴天一个霹雳——你,怎么可以这样?

当然,姜丽质不可能知道他的想法,今天受了刺激,她还有一肚子的话要说,“但是,让一个单亲家庭的女孩儿,因为出警不及时死去……太忠,我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女孩儿。”

我觉得是你喝多了,陈太忠无奈地抽动一下嘴角,他一直以为,这是冯华转移目标的手段,不过此情此景之下,他也不得不承认,那家伙选择素材的运气,不是一般地强。

这一晚,姜丽质喝了不少酒,陈某人也动了点心思,于是让郭建阳一个人回去,自己则开着车送她回家,不过小姜同学低落的情绪,有点影响他的兴致。

更不幸的是,在他即将驶入小区的时候,姜丽质的手机响了,来电话的是她母亲,做母亲的知道女儿跟陈太忠在一起,见这么晚不回来,就打个电话问一声。

有老人在家啊,陈太忠只能把所有想法都憋到心里了,等车开到楼下的时候,姜丽质的母亲已经站在了楼下,惊见女儿的模样,禁不住微微咋舌,“怎么喝成这个样子?”

不过惊讶归惊讶,她的声音还是压得极低,这是她单位的宿舍,于是简单问了几句之后,她搀着女儿走上楼去。

由于某人欲望没有宣泄,第二天起了一个大早,吃完早饭之后,在院子里散步,等到大约八点半的时候,才给姜丽质打个电话,问她去不去振华了。

“我马上就到你那儿了,这是周末嘛,”听到这个回答,陈主任才反应过来,合着自己来海角已经一个星期了。

没用多久,姜丽质就开着那辆白色的本田出现在了宾馆院内,令他感到奇怪的是,副驾驶上还坐着一个年近四十的男人。

“这是我邹叔介绍给我的,纪检委李波李主任,”见他关注,她就介绍一下,“我接李主任的时候,耽误了一下。”

“你好,”那李主任果然不愧是纪检委的,面无表情地微微点头,没有再多的话。

“那我们坐你这个车吧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能猜得出来,这估计是姜丽质的母亲帮着安排的——要不然随随便便一个人去派出所,也不可能打听出什么东西来。

李波这面无表情,不仅仅跟他的工作有关,其实他不是很待见对方这两人,昨天晚上他接到秘书长的电话的时候,就有点无奈,大周末的你让我起个大早,陪一个小姑娘去胡闹。

不过怎么说呢,这个要求他也不能拒绝,秘书长对他不薄,今天见到小姜之后,觉得也不算什么苦差事,然而,他却是没想到,小女孩儿还要去汇合另外两个人。

于是李主任就表态说,那边是怎么回事,我跟你去了解一下,就能知道真相,不相关的人,没必要带过去,可姜丽质却是坚持这么做——骨子里讲,她是个缺乏安全感的女孩儿。

所以李波就觉得陈太忠两人很多余,不过小姜这么决定,他也不说什么,然而就在两人上车的时候,他的眼睛禁不住眯一下——那个年轻人,给更年轻的那个人……开车门?

而被开车门的年轻人,就那么理所当然地生受了,李主任这一下不淡定了,车开好一阵,他终于扭头看一眼陈太忠,“你好,还没请教……你是?”

“你好,天南文明办陈太忠,”陈主任点点头,见对方从座位间伸过手来,说不得也探手握一下,“幸会。”

“幸会,”李主任同对方握一握手之后,转头过来,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,心里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——居然是天南人!

这个文明办……我似乎什么时候听说过,他脑子拼命地转动,不过他只是纪检委纠风办的一个副主任,区区的正科,对某些消息真的是有点迟钝。

不管怎么说,车到振华派出所的时候,四个人里打头的就是李主任了,派出所是一个“∏”形的连体二层小楼,中间是个小院。

四个人顺着小院找一圈,很快就发现了所长办公室,不过,就在大家拾阶而上的时候,旁边过来一个人,“喂喂,你们找谁呢?”

“市委的,”李波拿出工作证晃一下就收了回去,“找刘茂林同志了解点情况,他在吗?”

“我马上给他打电话,”这位没看清对方的证件,但是封皮上那硕大的国徽,他看得还是明白的,说不得要替领导缓颊一二,“这是周末,他来得晚一点。”

刘茂林住得离这里不远,他正吃早饭呢,接到这个电话,忙不迭地赶过来,一见是三男一女四个陌生人,略略错愕之后发问,“请问,谁是市委的?”

“纪检委纠风办,”李波这次将证件递了过去,任由对方翻看,“安排个安静点的地方,跟你了解点情况。”

刘茂林一听是纪检委的,心里就是一揪,翻一下证件之后,双手递了回去,“好说,李主任……咱们进我办公室吧。”

进了办公室,刘所长心里盘算清楚了,听人家说话的语气,应该不是针对我来的,于是他摸出一次性纸杯,“这一大早的,先喝点水……要茶吗?”

“不用了,把那个叫李思怡小女孩儿的死亡过程,你说一遍,”李波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市委领导高度重视此事,希望你不要自误。”

“李……思怡?”刘茂林一听这个名字,脸色就苦得不能再苦了,好半天他才叹口气,“李主任,你能说一下,是市委哪个领导吗?”

“你确定自己要知道?”李波的脸微微一沉,要不说这纪检委干部的黑脸,都是职业表情,真的很吓人。

“啧,”刘茂林可不想把自己也栽进去,于是他沉吟一下,方始发话,“我能不能打个电话,请示一下分局?”

“那算了,”李波站起身,我们市纪检委找你了解情况,还需要你跟上面请示?“我现在口头通知你,请跟我去一趟市纪检委。”

“我说我说,”刘所长一看就明白了,自己要是再坚持的话,那就真的是惹恼纪检委了,而且这事情虽然是岳仁经办的,但他刘某人才是一把手,谁要想追究一下领导责任,真的不要太简单。

况且这件事影响太坏,分局甚至市局也没有人愿意出来保岳仁,于是他叹口气,“这件事的影响太坏,局里下了封口令,不过那是对媒体的……我一时糊涂,李主任您谅解。”

“你明白就好,说吧,”李波转过头,缓缓坐下,“我只是打前站的。”

“唉,”刘茂林先是长叹一声,沉默了大约半分钟,才又叹一口气,“咱们都是有儿女的人,一个孩子活生生饿死了,谁也看不过去……”

嗯?陈太忠和郭建阳交换个眼神——出警慢到能把孩子饿死,这是晚了多久啊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