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83章 晚了点(上)

对陈太忠来说,接下来的问题就不是很重要了,他虽然打算再几个问题,不过是彰显自己的气势,同时也好好地磨一磨对方的性子——能恶心到人就更好了。

但是他还真没想到,就在NBA所说的垃圾时间里,能遇到这么大一个炸弹,一时间都有点傻眼,“你是说……死人?”

死人不是什么要紧事,国内每天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呢——正常死亡和非正常死亡的,但是以眼下众人的关系,根本就不是说这种事儿的场合。

而且冯华说的,还是别人想就这件死了人的事情,求他做点什么,你没搞错吧?

连一直坐在那里的牛厅长,听到这话都禁不住轻咳一声,说出了他坐下之后的第一句话,“小冯,陈主任的时间宝贵得很,无关的话回头再说也行。”

“关联倒是不大,但是能说明我是无心的,”冯华见到陈太忠难得地郑重了起来,心说我这次是赌对了,于是他接着说,“这个人的弟弟,是振东派出所的副所长,因为出警不及时,导致一个孩子死亡,他负有领导责任……”

冯公子的话,其实不尽不实,事实的真相是,那个派出所副所长的哥哥是个做生意的,弟弟出事之后,他就托人找到了冯华,冯华一听是涉及死了人的事儿,就不想答应。

但是对方苦苦哀求,还把价码也提高了不少,冯公子犹豫一下,表示说看情况发展吧,不过十有八九不行——他这么含含糊糊的,也是想着万一有什么变数,他就好张嘴跟别人要好处了,是的,官场里从来不缺少意外,直接拒绝也是对自己腰包的不负责任。

今天在回来的路上,冯公子的狐朋狗友就发话了,岳新不是说了吗?他弟弟岳仁是派出所副所长,警察系统口上的同学、朋友很多,这点小事还办不了吗?

冯华表示不想用那个人,他虽然爱玩,但却不傻——这个人情领了,容易被动。

然后他的朋友就说了,这个事情华少你不用出面,我们打着你的旗号,把今天的情况跟岳新说一下就行了,他要是识趣,就该知道怎么办。

岳新马上就表示,自己知道怎么办了,而冯华对这样的处理方式也挺满意,反正他没有出面,将来不存在任何的手尾——要不说这家学渊源,冯公子对这一套玩得也很熟。

但是冯华对紧跟着自己的人,也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保一下,眼下查醉驾查出麻烦了,姓陈的还要追查怂恿的人,一点都不像个领导。

冯公子也是被陈太忠追查得腻歪了,索性直接捅出了岳仁的事情,一来这可能转移对方的注意力,二来也能有效地保护自己的朋友。

至于说岳新跑前跑后,也是想巴结他的这一事实,就被他华丽地忽视了,那货又不是我朋友,左右不过是个路人罢了,说得更绝一点——我求你帮我办事了吗?

陈太忠果然被震撼到了,不过,听冯公子说两句之后,他又觉得有点不对劲——出警慢了点导致死人,派出所副所长就要背责任?

这不符合官场逻辑!他做出了判断,要知道陈某人当年也是干过政法委书记的,出警快慢,这并不是绝对以警察的意志为转移的。

严格地说,在正常情况下,110接警之后,如果相关辖区的派出所表示有事不能及时出警,110调度指挥中心应该协调隔壁辖区或者巡警之类的出警。

所以遇到这种情况,110接警系统也要承担部分责任,甚至是主要责任——如此一来,110和派出所可以扯皮,而扯来扯去,大家就都没什么太重的责任了。

这个岳仁能被人攻击成这个样子,不是犯的错误太重,就是被有心人拿来做文章了。

然而陈太忠更怀疑的,是第三种可能——冯华这货抛出这么个炸弹,就是想转移我的注意力,不让我继续为难他,没办法,官场混得久了,遇事儿就要先往谋略上靠。

念及于此,震惊过后他微微一笑,“冯华,这样的人你都认识,果然是交友遍天下……也是啊,死人的事儿你都敢揽,调戏个女孩儿算多大点事儿?”

他这话貌似尖酸刻薄,其实并不是这样,他要激得对方往细里说——不是我一定要打听,而是你就该主动跟我说明。

如果你不说明,那也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,我是听你的解释来了,不是听那些子虚乌有的噱头——想获得我们的谅解,你得有诚意,不能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关。

“我没想揽,真的,我拒绝了,”冯华却是不上套,这种低级的陷阱,他不会贸然踩进去,“我心里就排斥这种人,一个鲜活的小生命,就这么没了,他还想推卸责任?”

“他是为了拉拢我,才怂恿我今天这么做的,”冯公子义正言辞地做个总结。

尼玛,你就是想带偏我的思路!陈太忠听得非常明白,不过,哥们儿该怎么戳穿他呢?对一个小生命不闻不问,好像也不合适哈。

他正琢磨呢,旁边姜丽质开口了,她轻叹一声,“死的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?”

男的女的……这个很重要吗?陈太忠听得很是无语,不过小姜现在是正方人马,他不能搞内讧,然后他就听到了反方主辩手的回答,“是个小女孩儿。”

你上当了!某人恨不得跳起来指责某个傻乎乎的女孩儿,丫挺的是要转移话题呢,你倒是配合得娴熟,见过傻的,没见过你这么傻的。

傻乎乎的女孩儿又叹一口气,“小孩儿遭遇不幸的经过,你能说一下吗?”

“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,”冯华很有兴趣回答这个问题,因为这是好的开始,“大概就是孩子的母亲不在家,出现了一点意外,有人报警,但是警方去得晚了一点……”

“出现这种事,是大家都不想见到的,唉,”说到这里,他面色惨淡地长叹一声,脸上有颇多的无奈,“再具体的细节,我也不清楚了……他也知道我不会帮他说情,才想尽一切办法讨好我,我再次强调一遍,今天的事情不是我授意的。”

没错,不是你授意的,是你默许的!陈太忠就要还击这厮一句,他正琢磨我用个什么样的措辞,就不太触动牛厅长,不成想姜丽质轻声发问,“女孩儿的母亲不在,那父亲呢?”

小姜的声音很轻,但是只要是个人,就能觉得她的语调有点奇怪——不仅仅是语调奇怪,她根本是声音都有点变味了,有一点颤抖有一点尖厉,更有一点……总之,大家能感觉到,这个女孩儿的情绪不是特别稳定。

“这个……好像那是单亲家庭,”冯华也感觉出不对劲了,联想到姜丽质的身世,他有了一点猜测,但是这个时候他不可能退缩,于是果断地回答,“我不是很清楚,但是大概……联系不上父亲,所以导致了女孩儿的不幸。”

“原来……你什么都不知道,”姜丽质轻吸一口气,从语调上就听得出来,她的情绪已经恢复了正常,紧接着,她又苦笑一声,“也是以讹传讹哦。”

“嗯,就是以讹传讹,”陈太忠点点头,姜丽质短暂的失神,他看得一清二楚,心里先是微微一揪,紧接着就是勃然大怒,他冷冷地扫冯华一眼,“你少跟我扯那么多,就是一句话,怂恿你的人是谁,回答不出来的话,你们家……有麻烦了。”

你不要这么嚣张好不好,让我家有大难——就凭你?冯华也禁不住要发作了,然而就在这时,姜丽质轻喟一声,“太忠哥,现在陪我去振华走一趟吧。”

“现在……有点晚了吧?”牛正鸿沉声发话,他看着几个年轻人在自己面前,活生生地演出了一场生活剧,感慨之余终于发话,“小姜,这都要七点了,你这体型,不可能考虑减肥,但是你的太忠哥,他伤势没有痊愈呢……该吃饭了!”

“牛厅长,我想了解那个案子,了解那个女孩儿,”姜丽质柔柔地回答,她的声音虽然柔弱,但是坚定异常,“我觉得现在去最好。”

“明天一大早去,更好,”牛正鸿很干脆地一摆手,“你想的什么我都清楚,晚上我要跟小冯打麻将,打麻将……你知道吧?他陪我玩的时候,手机肯定要关机,现在咱们要说的是,吃饭,我饿了,小陈也该补充营养了。”

这是牛厅长再明白不过的背书了,今天消息肯定传不出去,明天上午你们过去了解,那是一样的,出了问题,你们找我好了。

当然,他也可以考虑晚上私通款曲,明天一大早耍赖不认账,毕竟他没有明确地表达什么,但是很显然,耍赖的后果一定会很严重——自由心证这个东西,在阴谋论盛行的官场里,不但客观存在,而且滋生的土壤很丰富。

尼玛,终于还是被人岔开了话题,某人很无奈地暗暗腹诽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