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82章 斤斤计较(下)

牛正鸿怎么说也是实职正厅,对上层的动向并不陌生,“会说凤凰话,走遍海角都不怕”,那么最近电视里连篇累牍地报道天南文明办前来交流,其意义不言自明。

既然关注了天南文明办,那陈太忠就是绕不过去的人,现在他又听冯华说,郑文彬单独宴请了陈太忠——从逻辑上分析,这个可能性非常大,虽然听起来,真的很不靠谱。

这样的少年英才,如果有机会的话,谁都愿意结识一下,牛厅长也不例外,而且他并不认为,今天发生的事情有多么严重——无非是年轻人口角起来,搞了些小动作,关键是小陈那边也没有损失什么。

不过陈太忠态度的强硬,也出乎他的意料,两人虽然没有直接交流,但是当他表示说,冯华想在大富豪摆酒赔罪的时候,小姜问了一下之后表示,陈太忠的意思,是说直接去卫生厅厅长办公室谈——必须指出的是,现在已经六点出头了。

可怜的牛厅长,想做个和事老,却是搞得自己下班也不能走,难免有点小郁闷。

陈太忠却是觉得,他已经很给对方面子了,姓冯你调戏人在先,设计我在后,想摆一桌酒就熄了哥们儿的怒火——我呸,你以为你是谁?

六点半的时候,他们一行四人来到了卫生厅,有姜丽质带路,熟门熟路地来到了厅长办公室门口,杨颖本来有点踯躅,后来索性心一横,跟着就过来了。

牛厅长的办公厅不算小,撇开两边串着的房间不提,正中这间有一百多平米,只说沙发就有四组,离办公桌不远处,还有两把圈椅中间夹个茶几,正对着门口。

陈太忠进来的时候,一眼看到一个矮胖的中年人和下午那年轻人坐在圈椅上,见他们走进来,两人齐齐站起了身,笑着点头。

这个位置才是牛厅长跟别人对等交流的最正规位置,陈太忠一眼就看出来了,他先冲着牛厅长点点头,不等对方发话,就转头看一眼年轻人,冷着脸发问,“冯华?”

“是我,”冯华笑着点头,他主动上前伸手,“下午的事情,真是对不住了。”

陈太忠对他伸出的手毫无反应,任由对方僵在那里,冷笑着发问,“既然知道对不住,怎么不在门口等着迎接我们,你这是个正确的态度吗?”

尼玛……冯华的手还尴尬地悬在那里,猛地听到这么一句,真的是有点受不了,你以为你是谁啊,还要我出去迎接,哥们儿你有点太狂了吧?

不能忍也要忍,他暗暗地告诫自己,事实上他也清楚,对方的要求不是完全没有道理。

冯公子的老爹去什么地方的时候,级别差一点的人也要出来迎接,而姓陈的身为省委文明办副主任,最最起码也是个正处,他冯某人跟人家一比,真的什么都不是。

于是他嘴角抽动一下,勉力做出个笑容,“我也想出去迎接来的,只是让牛叔一个人在办公室,有点失礼……”

你别拿我做幌子行不?牛正鸿听得真是老大不高兴,不过陈太忠的话也有点过于狂妄了——这话是没有错,但是当着我这么个正厅说,那是不太好。

于是他笑着接过话题,“小陈,既然来了,先坐下喝点茶,有话慢慢说,都是很杰出的年轻人……对了,听说前一阵你受伤了,现在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?”

他一边说,一边向一组沙发走去,远处站着的一个年轻人闻言走过来,拿起一套茶具,开始洗茶冲茶。

这就是干部之间的沟通方式,越大的官越是这样,明明有事要说,先是要扯一堆有的没的,然后这信号或者伏笔什么就此埋下,等说正经事,其实就是一两句话,甚至可能一句都不说,双方就已经心领神会了。

陈太忠明白这一套,但是他不想跟着对方的节奏走,所以他不去坐那个沙发,而是就那么站着,杨颖本来想跟着走过去,见状犹豫一下,在旁边就近找个沙发坐下——她可不敢像姜丽质和郭建阳一般,陪陈主任站在那里。

“多谢牛厅关心,我站着习惯了,”陈主任面无表情地发话,这会儿就坐下,真当我那么好交待?他侧头看一眼冯华,“我是来听解释的,你说吧。”

冯华本来是想跟着牛正鸿过去的,眼见对方连坐都不坐,心知人家不会善罢甘休,索性也站在那里,“本来不大的事情,过去就过去了,我不该听别人的怂恿,查你们酒驾,我愿意作出补偿。”

“你这人说话怎么一点逻辑都没有?”陈太忠其实听出来了,对方想表达的是,我被人怂恿了我愿意补偿,但是他不这么简单地看问题,“你的意思是说,你们随便调戏别人,根本就不是什么事儿?”

“这是我们不对,”冯华是要多配合有多配合,他走到姜丽质面前,很干脆地一鞠躬,“虽然大家只是开玩笑,但确实是冒犯了姜小……姜女士,我代表他们向您道歉。”

反正关着门呢,道个歉算多大的事儿?而且他也了解了一点这女孩儿的性情,果不其然,姜丽质柔柔地发话,“我接受了,不过这种事儿,以后你们尽量少做,会吓到别人的。”

丽质还是太好说话了,陈太忠见状,心里禁不住嘀咕一句,不过看这冯华做事,也确实拿得起放得下,既然鞠躬道歉,他的面子也有了,就没兴趣再纠缠这个细节。

于是他谈第二个细节,“你现在也知道了,我身体有伤没好彻底,当时你的那帮狐朋狗友因为调戏人被斥责,还打算动手来着——你知道一旦动手,是什么后果吗?”

“是郭处长先拿着……”冯华一指郭建阳,似乎是想辩解一下,你的人先拿家伙的,但是最终还是决定端正态度,“他们喝了点酒,头脑发热,不过我当时是果断地制止了。”

“陈主任要是身上没伤,一百个你们也不是对手,”郭建阳听到这里,禁不住冷哼一声,“就算有伤,你也该庆幸你没动手。”

“嘿,”陈太忠却是被对方辩解的话逗乐了,心说你丫走的时候还说什么香车丑女呢,这就是果断制止——你扯什么犊子?

不过这个细节再追究,也没多大意思,毕竟当时没打起来,考虑到旁边还有个大厅长坐着看戏,陈主任决定大度一次,反正他要问的第三个问题,是不好回避的,“那既然你们都走了,怎么又想起来查我酒驾……这就是你说的果断制止?”

啧,这个问题真是有点不好回答,冯华看一眼牛正鸿,发现牛厅长眼皮都不抬,坐在那里安安稳稳地喝茶,他也就没得选择了,只得苦笑一声,“总觉得心里憋着火嘛,然后有人一怂恿,就头脑发热了……唉,我愿意补偿。”

这个态度是可取的,陈太忠对他的表现,大致还算满意,不过他也不可能轻易地放过对方,“你知道对一个国家干部来说,查出酒驾甚至醉驾的话,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吗?”

屁的后果都不会有,你都跟郑文彬喝酒了,这算多大点事儿?冯华心里真的很无奈,在他想来,你跟郑老板那么熟悉,抹掉一点记录是多大点事儿?

这就是体制内和体制外的人不同之处,冯公子的想法不能说错,但是他只会按官职大小算计,就没考虑到陈某人张得开张不开这个嘴,而且对任何一个干部来说,这样的事情,都是能避免就避免的。

不过,冯华心里这么想,嘴上却是没这么说,他着急揭过这件事呢,于是他连连点头,“我知道,这对郭处长将来的进步,可能造成一些负面影响,我愿意补偿。”

这小子确实算个懂事的,陈太忠喜欢折腾人,但是他折腾的,都是一些不开眼的,识趣儿的家伙,他也没心思折腾得太狠——那样会让他显得不太讲理,哥们儿可是以德服人的。

“补偿的事情,你跟建阳说去吧,”他大手一挥,才待继续说话,郭建阳在一边冷哼一声接话了,“嘿,我真要补偿,你也赔不起,看在我们领导没事儿的面子上,懒得理你……就跟对小姜一样,鞠个躬道个谦就完事。”

建阳果然不错,某主任心里暗爽,这才是我的人,该撑场面的时候绝对大气。

这个要求,让冯华略略有点为难,对女士道歉那是风度,对男人这么做,可就有点跌份儿,他更愿意出点钱……唉,算了,尽快了结了这件事吧。

他委委屈屈地鞠个躬道了歉,正说事情就过去了,不成想陈太忠又发话了,这个问题挺狠,“怂恿你的人,叫什么名字?”

这就是要我出卖朋友了!冯华心里真的憋屈得很,你这么大的一个领导,斤斤计较地抓这点鸡毛蒜皮的事儿,有意思吗?

思来想去半天,为了不再被类似细碎的问题所困扰,他索性心一横,丢个炸弹出来,“这个人其实是有求于我,他弟弟玩忽职守,弄死了一个人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