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81章 斤斤计较(上)

接到姜丽质的电话之后,牛厅长轻出一口气,他看一看身边的高大白皙男子,“算你运气,小姜说了,陈太忠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……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稳重了?”

“大家只是开个玩笑,”冯华苦着脸回答,“牛叔您也知道,我爸管得我有多严,我真要在外面胡来,他不得收拾死我?就这我都不敢告他,直接找您来了。”

“真的是玩笑?”牛厅长沉着脸看着他。

“真是玩笑,其实一开始撩拨姜丽质的,都不是我,我上去是给他们撑场面的,要是不管的话,我面子上挂不住,”冯华苦着脸回答。

他说的是真心话,都是一帮年轻人,见到美女吹个口哨,也算正常反应,要说一言不合打起来,那不算意外,要说他们真想仗着人多势众野外施暴——拜托,对方也有两辆车,绝对不是一般群众。

在这种敌情不明的情况下,冯华能做的,最多也就是打对方一顿,图个眼前便宜,真要想侵犯姜丽质的话,他得做好杀人灭口的心理准备——不但要把对方四个人全部干掉,就连己方的人也要……嗯嗯,必须的。

冯华身边,真的不缺女人,他甚至在人多势众的情况下,都没有选择群殴——当然,他眼下并没有意识到,这个决定是何等地正确。

不过,两个外地人在自己面前张牙舞爪,冯公子心里也不舒服,在回去的路上,就有人发话了,说这两个人太嚣张了,必须搞一下。

搞他,费用都算我的,冯华绝对支持这个建议,刚才大家没占了便宜,多少是觉得有点没面子,然而问题的关键在于——该怎么搞呢?

查醉驾呗,有人建议了,冯公子这边的人刚才也喝酒了,按说不好闻到对面的酒气,但是他们中有人酒量不行喝得少,就发现对方酒气冲天——只要盯住这个车牌,哪怕他们晚上六点回来,也绝对是醉驾,丫挺的喝太多了。

好主意!冯华立刻就表示了同意,做为一个家学渊源的干部子弟,他最喜欢这种合理利用程序,背地里整人的手段,而不是打打杀杀什么的。

就算事败了,对方也怀疑是他搞的,但是没有证据的话,也只能干瞪着双眼生闲气——有种的你在绕云撒个野试试,真不是笑话你。

他同意了,别人自然就开始安排了,不过就在安排的同时,白色本田车的车主,也被他们查了出来——姜丽质能查车牌号,他们自然也能,天南的车牌不好查,但是绕云的很简单。

顺着车牌,他们就打探到了车主,车是挂在一个行局的服务公司下面的,略略打听一下就知道——这车正打算报废,今天借给了市委邹秘书长的干女儿姜丽质。

听到这个答案,冯华就觉得弟兄们今天有点调戏错人了,他虽然不怕邹捷峰,但那也是绕云的实权干部,紧接着,又有新的消息传来,姜丽质是高管局姜梦龙的女儿,姜梦龙的前妻现在跟邹捷峰姘居。

所以说,姜丽质是真真正正的干女儿,而不是用来干的女儿,再加上姜梦龙的因素,冯华虽然不惧,但也不愿意招惹这个女人。

真要说起来,姜丽质中午也喝了一点酒,虽然只是一杯干红,下午吹一下,估计酒驾也是妥妥的,不过冯公子指示了,只查天南的车吧。

然后呢……车是查住了,但是交警意识到敌我力量悬殊,又将人放走了,不过这交警也算仗义,不但没有泄露指使者的身份,而且反手一个电话打回去。

这个电话,半是解释半是卖人情,我操,你们让我拦的是陈太忠——知道陈太忠是谁吗?昨天晚上,郑老大在假日里单独邀请的主儿,尼玛你们太坑爹了吧?我做人讲义气,没卖了你们,剩下的事情,也别再跟我说了……我玩不起这种肝儿颤。

天南……陈太忠?别说,冯华还真没听说过这么个人,但是小交警后面的一句话,真的是吓坏他了——郑老大单独邀请……我操,别是凤凰黄的人吧?

海角下面的干部,或者对凤凰黄的感触不是很大,但是冯公子的老爹是省政府副秘书长,各种辛秘了解得真的太多了,从上一任的王老板到这一任的郑老板,凤凰黄在海角的势力越来越大。

王老板还算好的,不是纯黄系人马,这郑文彬除了有水木的出身之外,可是彻头彻尾的黄系铁杆,所以这几年海角官场有传言,说只要会讲凤凰话,走遍海角都不怕。

这传言肯定有夸张性质,但也说明了黄家在海角的强势,而冯华更是清楚,黄家在海角,比在天南还要强势——据说海角近年来不少大项目,都是黄系人马拿走了。

这个说法有点可笑,但却是真实的,为了避嫌,黄家不合适在天南表现出太多的存在感,而在海角就没这个避讳;而同样的,为了落个好口碑,黄家不合适在家乡做得太过,但是在海角就没这个忌惮。

简而言之,黄家在天南是根基雄厚,体现在从基层到上层的影响力上,在海角,他们的影响力是自上而下,根基固然不如天南那边稳固,但是拿大项目的时候,从来没有什么犹豫——海角虽好,不是故乡,捞一票走人就完了。

冯华接了这个电话之后,登时就毛了,于是他又四下打探一番,确定了陈太忠的来路——好吧,既然你真是凤凰黄的人,那我蔫了我趴了,总可以了吧?

当然,在这其间,姜丽质的更多细节也被挖掘了出来,这倒不是说谁还对这个女孩儿有什么妄想,实在是……她是陈太忠的朋友,不能不重视。

于是冯华就知道,姜丽质在卫生厅,干一个副主任科员,这是一个很低调的女孩儿,她要真肯去绕云市委或者交通厅的话,实职副科甚至正科都不在话下——其实有这背景,在卫生厅干个实职正科也不难。

还好……是卫生厅,冯公子禁不住要庆幸一下,他知道,自己的老爹跟卫生厅牛厅长关系不错,牛厅长也还算认他。

其实,冯秘书长跟牛厅长虽然打交道多年,并没有多好的私人交情,但是他身为副秘书长,是协助白副省长工作的,而白省长分管的是科教文卫,就是这么简单。

海角省政府办公厅,现在也是副省级单位,老冯跟老牛同为正厅,牛厅长虽然手握一个实实在在的厅局,不需要太在意冯秘书长,但是错非不得已,他也不愿意得罪对方。

牛厅长甚至在对上冯华的时候,都是冷淡中不失客气,若是没有实际的利益,他真的没必要得罪这么个纨绔子弟——这没有意义。

冯华在等待,他希望陈太忠在发现利益没有受到损害的时候,能安静地离开,毕竟交警没有查你,大家各退一步就完了——很显然,他不知道某人号称“宰相肚量”。

等到他听说那两辆车停到了稳捷汽修的门口,好久都一动不动,心里禁不住一揪——完了,人家不肯干休,这是找后账来了啊。

事实上,今天的事情,跟稳捷汽修真的没什么关系,那辆沙漠王,根本就是冯公子的座驾,是稳捷借给他的——就像陈太忠的奥迪,车主是丁小宁一样,又像今天姜丽质开的本田车,簇新的就被考虑报废了,天底下的事情,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吗?

前景不妙啊,冯华根本顾不得犹豫,马上就找到了牛厅长的门上——牛厅,姜丽质可是你的兵,我承认先期自己做得不对,但是咱不能让外人看了笑话去。

牛厅长还真的不愿意为这个事情买单,心说你们乱斗的时候,根本想不起来我,现在到了和稀泥的时候,就想起我来了?对不起……爷不稀罕那点小意思。

你说那边是凤凰的陈太忠?扯淡了,谁也都是那么回事,这几年凤凰人我见得多了,都是坑蒙拐骗的……什么,你说是陈太忠?

牛厅长是个比较知足的主儿,不愿意多生是非,而他的卫生厅里,也不乏藏龙卧虎之辈,对于这一点,他有清醒的认识。

像姜丽质就是通过关系渠道进来的,厅里这种人真的不少,小姜还算好的,多少是天医大毕业,估计是嫌下到医院辛苦,才到了厅机关,其他五花八门院校进来的更是不少。

对于这些关系户,牛厅长一向是敬而远之,轻易不跟这些纨绔子弟接触,他倒不是害怕什么,但是惹出麻烦来总是不好,不过对于厅里有哪些重要的关系户,他也心知肚明。

比如说姜丽质,牛厅长就很清楚,小姜不光是有点背景,而且还长得很漂亮,甚至有人还想托牛厅长做媒,遗憾的是,小姜同学对打探消息的人很果断地表示,她排斥任何介绍对象的行为——因为当初,她的父母亲就是经人介绍的。

反正小丫头够漂亮,不担心嫁不出去,她只是在等待自己的机缘。

这些话扯得就有点远了,让牛厅长决定过问此事的真正原因是:那个男人叫陈太忠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