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79章 闲适(下)

这个水要经过多重处理的!杨颖很清楚这一点,每天往湖里撒尿的人起码有三位数,往湖里撒尿的鱼……那就不知道有多少了,这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。

但是再无关紧要,亲眼看到有人往水源里撒尿,这也是很膈应人的,杨科长自己都觉得恶心,眼不见为净——见到了真的恶心。

这仅仅是一个小插曲,以中年人走到旁边骂年轻人两句为终结,不过有意思的是,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郭建阳居然连着钓到了两条三两多的小鲫鱼。

“鲫瓜子,这是带窝子的,”中年人很激动,鲫鱼都是一窝一窝的,“你们的杆儿都别动……鲫瓜子熬汤喝,那真的香。”

“就算杀,也得养几天再杀,”姜丽质轻轻嘀咕一句,其实她也没那么娇气,不过老话说的是“眼不见为净”,既然看到了,而她终究是学医的,对卫生什么的还是比较在意。

正说着呢,不成想她的浮子也是重重一沉,于是忙着收线,接着鱼竿一扬,一条小鱼带着水花飞了过来。

“哈,丽质好运气啊,”一个声音在大家身后响起,众人扭头一看,却是绕云市委秘书长邹捷峰带着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。

“邹秘书长,”陈太忠站起身,笑眯眯地抬手跟对方握一握,听到那中年人说什么秘书长的时候,他就猜到了可能会出现这么个场景,“大中午的,把您也惊动了。”

“你神出鬼没的,抓住你一次不容易啊,”邹捷峰听得就笑,他已经很高估眼前这个年轻人了,但是没想到,估计得还是有点低了。

这次天南省文明办大张旗鼓地过来,他早就知情了,秘书长有心请陈太忠出来坐一坐,却听说省委那帮人巴结得很紧——估计没这个时间。

等他听说,昨天下午郑书记不但到场了,还在晚上私人宴请了天南的陈主任,邹捷峰是真的有点坐不住了——他要是不认识陈太忠也就算了,可他不但认识,还有些私人交情。

邹秘书长跟的线儿不是郑文彬,但是跟这样的年轻俊杰走得近一点,并不是什么坏事——保不定什么时候有事,就用得上。

于是在今天上午,邹捷峰给姜丽质打个电话,问她最近联系陈太忠没有,不成想得知小姜正要带着陈主任去玩,于是他索性安排人送了辆车过去,还建议来这里钓鱼。

姜丽质以前来过二库,也挺喜欢这里,有山有水的风景不错,尤其现在天气太热,中午的时候来感受一下河风,很清新凉爽。

邹秘书长也不摆架子,站在那里看他们钓了一阵鱼,才笑着发话,“好了,五条鱼不少了,绝对能熬一锅香汤了。”

“今天我可不吃钓的鱼,”姜丽质轻轻地撇一撇嘴,不过她也不是喜欢告状的主儿,并没有解释理由,只是简单地表个态。

但饶是如此,她那微皱的眉头,也让人生出怜惜的感觉,邹捷峰哈哈一笑,毫不犹豫地点头,“那行,听你的……太忠,这里的鸡鸭鱼、蘑菇什么的,都是纯天然无污染的,我们办公厅一帮小家伙,隔一两个星期就过来吃一顿……”

他们说得热闹,那往湖里撒尿的小伙子却是听得脸色有点发白。

吃饭的地方,是在水库边凸出的一块石头上,石头很平,上面还搭了一个小亭子,亭子里的石桌、石凳不但干干净净,还略带一点潮气,看得出来是刚水洗过的。

亭子旁边离水库不远处,还挖了一个小池子,池子里的荷花正在冉冉绽放,红莲绿叶相映成趣,坐在这里一边吃喝,一边赏景,真的令人心旷神怡,陈主任扫视一眼之后,情不自禁地感叹,“哎呀,秘书长果然懂得生活……回头等我退休了,也得弄这么一处地方。”

“你退休?那可是猴年马月的事儿了”邹捷峰听得就笑,然后他感触颇深地点点头,“不过你说的真没错,天天在单位里忙来忙去,还有各种应酬,能抽出时间来,呼吸一下新鲜空气,顺便赏一赏美景,再跟几个朋友喝喝茶聊聊天,这真是人生一大享受。”

“上次来的时候,下雨了,那才叫美,”姜丽质笑吟吟地一指荷花池,“看着雨中湖景,听着雨打荷叶,再喝一杯热茶,真的很美。”

难得见到她有这么神采飞扬的时候,陈太忠禁不住生出了哄她开心的想法,但是抬头看一看天上,只能悻悻作罢——万里无云的时候,催雨的难度有点大。

说着话,饭菜就用小车推了过来——做饭的厨房,离这里差不多有一百五十米,这里的人不怎么负责服务,不过陈太忠和邹捷峰都带了跟班的,倒酒之类的也有人招呼。

邹秘书长本来就不怎么能喝,于是只倒了二两左右,“太忠,我就这么多了,下午还有工作,你多喝点。”

喝酒没伴,总是令人扫兴的事情,不过喝到后来,杨颖也渐渐地放开了,大家这才发现,杨科长的酒量真的不小——一开始她不说话,只不过是因为在座的领导太多了。

当然,她的酒量也不能跟陈太忠比,喝到将近一斤的时候,杨颖的话明显有点多了,小姜就拦着领导不让喝了,正好郭建阳的酒瘾上来了,“头儿,我跟您喝点吧。”

这顿饭边吃边聊,吃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邹捷峰起身告辞,陈太忠等人要站起身相送,秘书长拦着他死活不让,“难得你们兴致这么高,接着喝,我是要回去上班,不走不行。”

陈太忠从拦人的力道上分析,知道邹捷峰真心实意地不想让人送,于是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,他既然都不出面送,别人也就坐下了,只有姜丽质陪着秘书长走到五十米之外,聊了两句之后回来了。

郭建阳也是鲜有这么放松的时候,水库边的风景也真的不错,于是就跟自家领导畅饮了起来,姜丽质和杨颖原以为这俩再喝一会儿就好了,不成想眼见白酒一瓶接一瓶地被干掉。

这俩也太能喝了吧?杨科长自觉酒量不含糊了,看得都有点眼直,倒是姜丽质不以为然地撇一撇嘴,站起身走向了厨房。

不多时,那边送过来一壶茶和一个暖瓶,杨科长喝了酒正觉得口渴,于是跟小姜坐在一起,风轻云淡地品起茶来。

差不多喝到两点半,太阳都要斜照到桌子上了,大家才很尽兴地站起身走人,至于说结账——秘书长早就把单买了。

这个时候,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,四个人也不想就这么离开,就商量在水库边走一走,郭建阳猛地一拍脑袋,“坏了,车晒着了,我去换个地方停。”

“一起去吧,”姜丽质也记得她停车的树荫,想来现在已经是大太阳直晒了,所幸的是,停车的地方也不远,四个人就这么边走边聊过去了。

晒了一个多小时的车里,那真是不能呆,郭建阳和姜丽质将车移到阴凉地,就这么短短的两分钟,郭处长出来时就汗流浃背了,前心后心湿了一个透。

姜丽质也不比他强多少,从车里钻出来的时候,白皙的脸上带起了一团红晕,鬓角发梢也冒出了汗珠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不远处传来一声口哨,“吱儿”,大家循声看去,却是五六个年轻人,笑眯眯地看着姜丽质,有人更是发话,“香车美人啊。”

这个年代在下面地市,能开得起本田车的人并不多,更别说是年轻貌美的女子了,人们见到了微微感慨一下,也是正常的。

但是当面这样调笑,就有点过了,尤其是陈主任很有呵护小姜的欲望,闻言就笑眯眯向前走两步,“怎么,谁不服气吗?”

郭建阳见状,却是吓了一跳,心里禁不住哀叹,跟领导在一起,怎么总能遇到莫名其妙的挑衅?不过腹诽归腹诽,他还是打开车门从座位下抽出一把扳手,迅速地跑了过来,警惕地将领导护在什么,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

“吹个口哨嘛,何必这么大惊小怪?”一个皮肤白皙的高大青年发话了,他懒洋洋地回答,“无非就是看见美女了,又没打算干什么。”

“对你来说,这是一个聪明的决定,”郭建阳轻哼一声,扫一眼年轻人身后的两辆车,暗暗地记下了车牌号,“你要打算干什么的话,一定会后悔,不相信的话,你可以试一试。”

“嘿,小子你挺牛的嘛,”旁边过来两个年轻人,看那架势是一言不合就要开打,后面更有人也是打开后备箱翻腾,看起来是在找家伙。

这是常见的一言不合就起冲突,虽然不是多大的事情,但是这里人烟稀少,人多的自然占便宜,而且这帮人看起来很有底气。

“哈,”白皙年轻人看了郭建阳足有五秒钟,又看一眼高大的陈太忠,才哈地笑一声,转身走了,“弟兄们走了……真是莫名其妙,非要说个香车丑女,你就高兴了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