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77章 准备走人(下)

陈太忠表态完毕之后,又找到了劳动厅的蔺厅长和钱厅长:关于特殊气候施工的方式,厅里得拿出个方案来,一来能减少自身的麻烦,二来也是与时俱进的意思。

劳动厅搞这个东西很有点兴趣,因为在执行劳动法的过程中,他们已经尝到了相当的甜头,不但得到了部里的嘉奖,相关责任人在日期的纵放之间,也落了个人的实惠。

这个特殊气候下的施工时间和施工补助,是劳动法里没有规定的,尤其那补助,以前一直属于建委的预决算定额里考虑的,劳动部门没有权力过问。

这些虽然没有相关法规,但是可以出台地方性法规不是?要光是劳动厅的话,可能还不敢惦记,不过有了文明办的授意,那就不怕试一试了。

这就是陈太忠在心态产生变化之后,变更了行事方式,他不再是就事论事地处理问题,而是将遇到的问题——尤其是具备普遍意义的问题,努力地程序化、规范化。

没有谁能品出他心态的变化,就算再敏感的人,也只是觉得陈主任现在做事,越来越有章法,懂得在制度上做文章了。

总之,陈太忠的电话打过去之后,当天晚上,青旺那里施工到十点半就停了,第二天,劳动厅开了一个会,随即开始向一些施工单位征求意见,特殊气候如何组织施工更科学。

省政府组成部门在做出决策之前,广泛向社会征集意见,这不光是必要的程序,同时也有利于更加深入地了解情况,不至于做出那种类似拍脑门的决定,以免贻笑大方。

当然,征集意见是一回事,尊重不尊重下面的建议,那就是另一回事了——这就如以后的公交、水电、油价涨价之前,也要召开听证会,可是该不该涨,基本跟听证会无关。

将人召集起来开会,那就是第二周的事情了,劳动厅向文明办发出了邀请,希望到时候有人来与会,不成想文明办虽然来人了,却是副主任洪涛。

陈太忠哪儿去了?他已经到了海角,同他一起过去交流的,除了文明办的大主任秦连成,还有罗克敌、郭建阳和柳青云——自打干部家属调查表的分级体系建立以来,瞄着稽查办的火力减少了很多,罗主任也能分心四下走一走了。

这个交流的工作日有四天,由于这件事是省委书记郑文彬授意搞的,又是耽搁了一段时间,海角文明办这边的前期工作,准备得相当充分。

还是因为郑老大的缘故,海角文明办并不需要挨个跟各个厅局做工作——这样的便利,真的能羡煞地北文明办,甚至天南文明办也不得不服气。

所以这四天的时间,还真的算不短了,不过海角的安排是,严格按工作时间交流,其他的时候,就带着天南的客人吃喝游玩,又由于他们在细节上扣得比较多,四天的会开得还算相对充实。

第四天会议即将结束的时候,郑书记居然莅临文明办,并且做了总结性的发言,他不但高度肯定了天南省文明办的工作,也指出咱们海角要迎头赶上,不能让天南专美于前。

在会议结束的时候,郑文彬并没有留下,不过令众人吃惊的是,他非常不见外地跟陈太忠招呼一声,“小陈,晚上七点一起吃饭吧。”

这个邀请真的是羡煞旁人了,除了郑书记的秘书谢思仁,没有人知道郑老板曾经在北京见过陈主任,而在此之前,谢秘书还奉命帮陈太忠处理过一个小过节。

不过,这是郑书记的私人邀请,别人也只有羡慕的份儿,陈太忠倒是邀请秦连成跟自己一起去,秦主任只能苦笑摇头——小陈你能做出这样的姿态,老主任就很欣慰了,可我要是跟着你去的话,那算怎么回事呢?

郑文彬走的时候,只是说是吃晚饭,却是没点明是那个饭店,不过堂堂的省委书记的定点饭店在哪里,是个人就知道——有人很热心地指出,出了省委大门往西走三百米,马路对面的假日美食城就是了。

陈太忠最终还是带了一个人过去,他的通讯员郭建阳,这倒不是说他有意摆谱,实在是外面的人都知道,陈某人的身体刚刚痊愈——怎么也得有个人在身边招呼。

假日美食城是四层的建筑,陈主任和郭处长早早地来到这里,给谢思仁打个电话之后,就来到了后院的门口等着,直到六点五十五,郑书记一行三辆车驶了过来。

郑文彬下车之后,看到他俩站在那里,微微点一下头,“小陈你身体不好,里面坐着就行了,何必搞这个形式?”

来到包间,没过两分钟,饭菜流水一般就送了上来,郑书记身边跟了两个人,除了谢思仁之外,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,郑书记简单地介绍一句,“这是张志华,我老师的孩子,目前在松峰市发展。”

张志华是干什么的,郑文彬没说,这就是相机关照的意思,聪明人不用多说——碧空是蒙艺的天下,不过他这话不是说想通过陈太忠找蒙艺,反正遇到什么小事的话,你找蒙艺的秘书之类的招呼一下,也就行了。

他介绍得含糊,陈太忠自然也不会再问,于是大家就拿起筷子开动,出乎陈某人意料的是,郑书记是个爱喝酒的人,并不像蒙艺、段卫华之类的,十来分钟就吃完一顿饭,而是一边吃一边喝。

一顿饭吃了差不多有五十分钟,郑文彬喝了也有半斤白酒,根本是一点事儿都没有,他对陈太忠的很多事情都比较感兴趣,一边喝一边问,甚至连小陈最近跑的几个项目都问到了。

在陈某人的感觉里,这是他所接触到的最平易近人的省委书记——当然,若是他身上没有黄系标签的话,估计也见不到郑老板如此和蔼的一面。

不过郑文彬就算再和蔼,也不可能陪一个小小的正处聊多长时间,酒足饭饱之后,他站起身,“你俩酒量都不错嘛,嗯,喝得挺舒服……小陈,有没有兴趣来海角发展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,心里才琢磨这是个什么意思,就听到对方一笑,“呵呵,一个小玩笑,不过你真愿意来的话,我这儿欢迎。”

一边说,郑书记一边迈步向外走去,到了门口才又补充两句,“既然把你这病号叫过来,就多休养两天再走,需要安排什么,你找小谢就行了。”

按照海角省文明办的安排,四天的会议之后,还有一天的游玩时间,不过秦连成做为文明办大主任,实在顾不上游玩。

陈主任等人按说应该紧跟领导才对,可是郑文彬留客了,陈太忠还真不合适不管不顾地走掉,于是一拨人只能兵分两路,陈太忠和郭建阳留下,罗克敌和柳青云跟秦主任回去——总算是这四天的晚上,文明办一直也有人陪吃陪玩,要不然这一趟来得就太匆忙了。

陈太忠现在都休闲惯了,自然是无所谓的,送走秦主任之后,想到好久没见姜丽质了,说不得给她打个电话。

小姜同学这两天跟陈主任很是通了两个电话,只不过她也知道,太忠跟大部队在一起,实在不合适见自己,听说他现在有空了,登时雀跃了起来,“好说,我带你在绕云好好地玩两天……你来带车了吗?”

陈太忠这次来,带的还是他那辆饱受摧残的奥迪,不过司机换成郭建阳了,郭处长正要驱车离开,文明办的人说什么也不答应,说是你们两个病号这么出去,我们这东道主的脸可就丢尽了。

到最后,还是陈主任表示说,我主要是想去看几个朋友,那边终于才不嘀咕了——事实上他们心里也清楚,人家陈主任能接受郑书记的私人宴请,海角这里……谁还惹得起?

奥迪车驶到卫生厅之后,陈太忠才说要打个电话,叫姜丽质出来,不成想路边一辆白色本田车放下了车窗,姜丽质坐在司机的位置上,笑眯眯地冲他摆一摆手,“好了,跟我走吧。”

郭建阳对绕云的路是真的不熟,只能死死地跟着白色的本田车,陈太忠一眼望去,发现那个本田车的副驾驶上还坐着披肩烫发的女人。

两车开了差不多半小时,就驶出了市区,又拐来拐去开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就来到了一个大湖的旁边。

白色本田车向路边一拐,驶上了一片大空地,这空地是渣土铺就,异常瓷实,驶到尽头林荫处,本田车停了下来。

下一刻,白色的车门被推开,姜丽质面带微笑地走了下来,不过受到她气质的影响,这笑容虽然灿烂,却总让人感觉带着几许忧郁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