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75章 伤愈(下)

“美籍华人遭遇野蛮拆迁”一事,在报纸上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响,有些事情可以做却说不得,在很多干部和群众的眼里,外国人就是比国人高一头——起码得罪外国人就意味着麻烦,但是谁也不傻,敢摆明车马造出这种舆论。

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另一种新型媒体,悄然地显示出了它们庞大的舆论影响力——那就是方兴未艾的互联网。

针对这个事件,网络形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,一方是认为政府强拆太大胆,连美国人的利益都敢损害,那我们普通老百姓的利益怎么保证?更有人呼吁美国政府应该起诉当事人,并且做出审判。

另一种声音,则是说天南人做得好,大快人心,国人本来就不该是二等公民,再联想到四月份的南海撞机事件,大家越发觉得痛快。

更有人翻出旧账,说下这个强拆命令的,正是那个在泥石流中勇救女孩儿的陈太忠,一时间竟然有人说——有这样正义感十足的年轻干部,是国家之幸。

狗屁!这是以权代法,有谁规定说,改了国籍就不能享受那二十平米了?反方据理力争:有这样的干部,才是国家的悲哀啊。

你们这些崇洋媚外的家伙!正方也是口沫四溅,有人站出来现身说法,我们这儿有日本人丢了一台照相机,三天内警方就破案了,然后是各种严打。

宝贵的警力就这么浪费了,尼玛害得老子半个多月不敢出去卖黄碟——你让中国人丢一台相机试一试?这种干部,真的是只嫌少不嫌多。

吵来吵去,这场论战就成为了国内互联网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对掐,不过,正方还是笑到了最后,有人将事情的始末发到了网上——并且还有《涂阳日报》数码照片作证。

按说,这个年代网上的舆论,是不怎么受宣教部重视的——报纸的舆论都无所谓,就别说网上了,领导们知道事情的始末就行了,老百姓怎么想……很重要吗?

但是涂阳市很重视这个事情,尤其是拆迁工程攻坚完毕了,但是接下来还有建设工程不是?于是在刘市长的指示下,《涂阳日报》报导了耿志刚一家被强拆的前后经过。

这固然是对美国人有了一个交待,同时也是市政府作出了更正式的表态:旧城改造工程,来不得半点含糊,谁要有侥幸心理,请看——在有理有据的前提下,就算是美籍华人,阻碍了工程进度,我们照样强拆。

这个报道被发到网上之后,反对的声音登时小了很多,很多反方并不是为了反对而反对,而是他们有切身之痛,或者他们是耳闻目睹过,在拆迁过程中,存在太多的不公平,甚至是赤裸裸地官商勾结,对民众的财富进行掠夺。

就算是反方,大部分人还是愿意讲道理的,看到涂阳这么好的拆迁条件,而美籍华人仗着身份赤裸裸地狮子大张嘴——尼玛,原来是这么操蛋的事儿啊?

当天晚上,美国驻香港领事馆的主页被黑客攻击,在两个小时内,主页上只有一面五星红旗迎风招展,下面一行红彤彤的大字,“中国人的地盘,不需要美国佬指手画脚”。

这个时候,陈太忠已经回了素波,他对网上的舆情也不是很了解——就像一般干部认为的那样,网上的舆论有必要重视吗?但是晚上的时候,雷蕾就说起来了,涂阳的事情在网上炒得很热,还有黑客攻击美国领事馆。

这么热闹?那一定要看一看了,陈主任打开电脑,随便看几个门户网站的论坛,再搜索一下就发现,涂阳市政府这次还真是出风头了,这么多人叫好啊?

不知道别人是怎么评价哥们儿的决定,他输入“陈太忠”三个字,发现前几条还是救人的链接,他不死心,又将关键字换为“陈主任”,得,这下可好,铺天盖地的陈主任涌了出来,不过——好像北京和广州的比较多一点?

这一下,陈太忠有点不满意了,越是搜不到他就越要搜,直到刘望男坐到他身边时,他才停止了继续挖掘——刘大堂坐过来,这基本上已经某些活动的标准信号了。

于是陈主任丢开鼠标,开始了今晚的性福生活,不过到了这个时候,他基本上也弄明白了网上舆论的风向。

在这件事里,最出风头的是涂阳市政府,一开始双方对掐的时候,市政府被人骂得狗血淋头,支持的这一方不得不挖掘一下陈太忠事迹以做抵挡,结果陈主任也被人骂几句,更有那身怀深仇大恨者,说你们看看“陈狗官”的名字,就知道是个什么货色了。

不过,陈主任吸引的仇恨也就这么多了,等《涂阳日报》被人放上来之后,就是网友对涂阳市铺天盖地的夸奖声了——到了这个时候,陈主任彻底地沦为了看客。

明明一个主角,被一份涂阳的党报逼成了配角,陈太忠不无遗憾地想着……

陈太忠的“伤情”,直到八月中旬才算大致痊愈,前前后后花了三个月,不过饶是如此,他这康复速度在别人的眼里,也足以称得上惊人了。

在他来上班之后,文明办的一干同事表示出了极大的热情,罗克敌甚至表示,晚上要为陈主任摆一桌酒席,庆祝领导康复。

不过秦连成听说之后,表示说不许你们这么搞,伤筋动骨一百天,小陈的伤势如此严重,现在肯定也没好彻底——等完全康复,半年都是往少里说。

秦主任这么说,当然是有自己的私心,但是可以肯定的是,他也确实是一片好心,小陈可是昏迷了八天才醒转的,而从出事到现在,也不过才九十天出头。

所以他还表示,接下来的一个月,除了一些推不过的重要事情,小陈你没必要天天过来,你最重要的任务,就是尽快恢复好身体。

话是这么说,但是有些事情,还真是离不开陈太忠的操作,他上班的当天,潘剑屏就将他叫了过去,了解了一下“重阳黄酒文化节”嘉宾邀请得怎么样了。

今年的重阳节是在十月底,距离现在也就两个月出头,前期的宣传工作已经可以展开了——到这个时候,真的是不能再等了。

面对这样的问题,陈太忠也有点无奈,华人圈的明星倒都还好说,但是现在西方流行文化中,美国占了大头,哪怕很多歌星影星不是美国人,也要考虑在美国的发展。

这样的情况下,他能邀请到的重量级人物并不多,一个是法国的钢琴家理查德·克莱德曼,一个是爱尔兰的歌唱组合westlife——西城男孩。

前者是科齐萨介绍的,目前已经不算太红,有点过气了,后者是布鲁斯伯爵介绍的,这是一个年轻小伙子们组成的团队,倒正是处于强势崛起的时候,但遗憾的是——他们年轻到有点稚嫩。

“这很有代表性,一个爱尔兰一个法国……说明哪怕不算美国,咱们文化交流的面也很宽,”潘剑屏点点头,这种情况下,他不怎么挑剔到底来的是什么人,“你跟褚伯琳说一声,让他多找点音像资料。”

这件事,陈太忠要张罗,但是文明办还时不时冒出点突发事情来,也需要他去协调,比如说他上班后的第三天,青旺市有人打电话到文明办,反应说市里在建的青旺交通局客运枢纽大楼,持续夜间施工,扰人清梦。

这种事情,在夏天是常见的,目前天南正处于少雨阶段,虽然是夏末了,日头反倒越发地毒了,早上不到九点,气温就超过了三十度,等这温度掉到三十度以下的话,怎么也到了下午六点半以后了。

尤其这工地施工还要强调个安全,穿得只能比一般人多,而不能少,对露天施工方来说,从上午十点到下午五点,基本上就无法施工。

所以大家的工作时间只能放在晚上,别说青旺那里是这样,就是丁小宁开发的素纺工地也是如此——但是晚上干活干到太晚的话,又有扰人清梦的嫌疑。

搁在十年以前,老百姓不会提出这样的抗议,但是现在都强调个人生活品质,强调个人权利了,这样的矛盾也就越来越多。

这个举报电话是调研处受理了,由于他们不在现场,就打电话到青旺文明办了解情况,青旺文明办那边很无奈地表示:确实是有这么一回事,但是这个大楼和旁边的农产品贸易广场,是青旺的国庆献礼工程。

调研处的人再通过其他渠道打听一下,知道这不但是国庆献礼工程,而且省建一公司在现场施工——为了保证工期,将违约责任还定得特别重。

这不但涉及到青旺市委市政府,还涉及到了省建委的利益,调研处的人实在没办法做主,请示一下秦主任之后,还是找到了陈太忠——这种事,也就只有陈主任合适出面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