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74章 伤愈(上)

陈太忠最近,对美国人有着极深的怨念,你撞了中国的飞机,反而全世界吵吵着说你委屈,而他筹划的文化节,也因此进展缓慢,原本谈好的小甜甜布兰妮,双方也同时毁约。

美国那边的理由,是说我们的人被你们扣住了,布兰妮为了自己的公众形象,必须做出个姿态,而陈太忠这边叫停,却是因为文化厅长高伟传达了上面的意思。

眼下,美国飞机和人都回去了,这个合约理论上是可以继续执行了,但是谁先开口,这是一个问题,陈太忠是绝对不会先开口的,这除了涉及到他的尊严之外,还有一个因素,那就是他提到的,中美关系处于一个相对低潮的时期。

四月初的那次撞机,真的是影响深远,因为双方都是军人,除非有一方做出巨大的让步,否则这个疙瘩不可能一下解开。

而且陈太忠心里,还对某件事耿耿于怀,那就是撞了飞机之后,王刚居然被美国人带离了泰国,这种行事风格,简直比他陈某人还不讲理,所以他今天的借题发挥,也就正常了。

第二天早上一起来,陈主任接到了北关区区长的电话,“陈主任,在省委的关注下,经过广大党政干部的连夜奋战,‘北关西区城建治理一期工程’所有的钉子户已经全部拔除。”

“绝大部分的群众,最终欣喜地听从了我们的劝告,满意地签下了协议,而对个别执意阻碍涂阳城市建设和发展的顽固分子,我们……采取了必要的措施。”

“有人员受伤没有?”陈太忠对什么欣喜啦满意啦之类的措辞不感兴趣,他虽然宣布对强拆负责,但是也很愿意关注一下结果——一旦发生冲突,可能导致一方或者双方受伤。

陈主任你不需要问得这么直白吧?北关区长还真的有点受不了这样的做派,在区长的印象中,上面人从来只知道发号施令,很少考虑下面的艰辛——你做好了那是应该的,做不好是能力或者态度问题。

现成的例子在这里摆着,如何处置那个美国人的要求,刘东来一个字都没说,他仅仅是表态:我不管你怎么做,绝对不能违反市里的决定,同时还得处理好了——否则就是你无能。

区长能理解市长的无奈——刘市长也不敢跟美国人呲牙,所以只能把压力转移到下面:我相信你们基层干部的智慧,自己想办法吧,这不是我逼你们,而是给你们一个表现的机会。

所以,对陈主任居然关心有没有人受伤,他是相当地震惊,这样有担当的领导,真的是太少见了,一时间他脑子里有个奇怪的念头闪过——也不知道文明办还要不要人了?

不管怎么说,跟这样的领导打交道,绝对是令人身心舒畅的,于是他笑一笑,“没有人员受伤……强拆的只有耿岭一家,在请示过市里之后,市局派出了警力支援,很好地控制了现场,耿志刚的情绪比较激动,有一个警察肘部有轻微的擦伤。”

这做区长的果然有一套,他知道陈主任最想了解的是什么,汇报的时候自然要抓重点。

然而陈太忠一听,立马就不干了,“警察出警的时候,亮明身份没有啊?”

“怎么可能不亮明身份呢?”区长听得就是一声苦笑,“那是美国人啊,就算亮明身份,人家还没命地抵抗呢。”

“哦,那这就是袭警了嘛,”陈太忠慢条斯理地发话,“袭警的性质,很严重啊……那个警察在遇袭之后,鸣枪警告了没有?”

陈主任……陈大哥,陈大爷,你别再这么玩了,你玩得起,我们陪不起啊,区长只剩下苦笑了,“鸣枪……那是没有,咱们的人多,那个……这么说吧,那个警察见耿志刚气焰嚣张,气愤之下给了一肘子,肘部就擦伤了,嗯,我们打算批评教育他一下。”

“因公负伤,你批评教育个什么?嗯……不要让我们的干部流血又流泪,”陈太忠啪地压了电话,心里是愤愤不平——这尼玛是什么警察,给人一肘子,别人没事,自己的肘子反倒是擦伤了?

事实证明,该区长还是隐恶扬善了,警察受伤,对手更受伤,第二天,香港《一周两侃》的报纸上,刊登出了发生在内陆天南省涂阳市的拆迁黑幕。

“……在数百军警的围堵下,上百栋民房被强行拆除,其中有棚户区居民、现美国公民耿XX,因阻拦这一野蛮行径,被警方残忍殴伤颈部,正在紧急治疗中,医生表示,不排除高位截瘫的可能,美国驻香港领事馆已经去电内地,表示严重关切……”

这报纸早上就出来了,但是时至中午,也没有天南的领导给陈太忠打电话发问,直到晚上,周瑞才打电话过来,“太忠,香港那边报道你了,你怎么说?”

“怎么说?我想把耿志刚抓捕归案,”陈太忠在下午的时候,也听说了香港媒体的反应,听到这个问题,他禁不住要哼一声,“真是他跑得快,警方都亮明身份了,他还袭警……是当中国的法律是摆设,还是以为自己是super man?”

周瑞虽然年纪不算大,是服侍的是黄老这样的大人物,接触民间的新鲜事物不多,还真的不知道“super man”何指,不过,他也不需要知道,这话一听就不是好话,于是他笑一声,“那可是美国人,你不怕国际影响?”

“就算是美国人,在中国也得遵守中国的法律,他又不是外交人员有豁免权,”陈太忠回答得理直气壮,“我非常肯定,他袭警了。”

耿志刚昨天被警察局叫去审问的一番,但是考虑到此人是美国公民的背景,警方在定性之前,允许此人回去等消息——基本上享受的是治外法权的待遇,没办法,涂阳真的是小地方,陈主任能冒出头支持一次,真的不容易了。

但是此人在回去之后,就打了一辆车直奔素波,然后在素波三绕两绕就不见了踪迹——他本是中国人,没什么独特的相貌,而大家又不便跟得太紧,到现在真不知道此人身在哪里。

“美国在上海和香港的领事馆都表示关注了,”周瑞说话也直接,对周秘书来说,没有什么话是不能说的,关键是合适不合适说出来而已,“他们着急保障美国公民的权益呢。”

“美国公民袭警,也要处置的,”陈太忠不为所动,“别让我抓到他,抓到回来照样判,周叔你知道他的确切下落吗?”

“他应该是回北京了,目前正在路上,”周瑞轻描淡写地回答,别说,哪怕陈太忠是天南的地头蛇,有些消息的渠道来源,并不是陈某人能掌握的,而周秘书就具备这资格。

而且周瑞在短短的时间内,了解到了相当的内容,“这个耿志刚,主要从事的是中美商业交流领域的工作……他毕业于南加州大学,那个大学的商业学院和医学院都很出名,目前他在辉瑞中国公司工作。”

合着还是要靠着中国才能发财啊?陈太忠真的是有点无语了,出身于中国,靠着中国背景赚钱,然后还要仗着美国人的身份,在中国耀武扬威地争取特权待遇——真当这是后清?

不过下一刻,他的注意力就被转移开去,“辉瑞中国公司……伟哥?”

“嘿,”周瑞真是有点哭笑不得了,辉瑞制药可并不止伟哥,不过他也无意纠正什么,“关键是人家一口咬定,中国官僚习气严重,忽略美国人的合法权益,伤害了美国人感情。”

“他们把寿喜政法委书记王刚从泰国带走的时候,有没有考虑中国人的感情呢?”陈太忠恼怒之下,也懒得计较对方是黄老的秘书了,“通德还有孤儿寡母,等着他偿命呢……你没见过那母子俩,我见过!还帮孩子安排学校上学。”

“太忠……咱们这说的不是一回事儿,”面对这样的胡搅蛮缠,周瑞都有点无语了,“咱们就事论事,不兴搞株连的。”

“事物的联系,是普遍存在的,这是辩证唯物主义,不能割裂来看,”陈太忠的嘴皮子,真的不是一般的溜,“他们能毫不讲理地带走王刚,咱们自然能依照国家的法律,对耿志刚做出相应的处罚……他们都不留面子了,我何必给他们里子?”

“那你就当我这个电话没打好了,”周瑞真的是抵挡不住了,主动举起了白旗,“咱不讲那么多大道理,只说你这么搞,会让你被动……很多媒体等着跟风呢。”

“那就跟呗,无非是友邦惊诧论,”陈太忠无所谓地笑一笑,又叹一口气,“其实拆迁这种事儿,就是‘公生明廉生威’,大多数的老百姓只求公道,不公道的话,就会滋生怨气,同时助长某些侥幸心理。”

“唉,”周瑞叹一口气,默默地压了电话,他其实也不在乎美国人的表态,国家之间这种事儿,不需要太叫真,倒是小陈对基层工作的某些态度,让他生出了点感慨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