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73章 觉悟挺高(下)

北关区政府里有小道消息,说刘市长私下表示过:拆迁工作接近尾声了,一个口子都不许乱开,谁敢胡来,别怪我不客气。

这个消息传出,下面的工作是真的难做了,咱惹不起刘市长,也惹不起美国人啊,于是大家只能孜孜不倦地给房东做工作,态度还不能生硬——基层工作,真的是不好干。

他们态度柔和,房东反倒是极其强硬,限令他们必须尽快给出结果,我儿子从美国回来一趟不容易,耽误了时间,我还要让你们补偿误工费。

补偿尼玛的头!北关区这边真的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,别的钉子户都停水停电了,你家的水电还有,我们还不算照顾你吗?

由于这边迟迟不见动静,房东就托关系到素波找了几家报纸来曝光,美国人的合法权益被地方政府侵害了,这其中就有刘晓莉——她现在的名气可是不小。

拆迁这个东西,真的是不好随便报道,刘记者非常清楚这一点,因为这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事儿,记者如果报道,很大程度上说明记者自身就有了立场,除非出现某些极端不公平的现象,最好是沾都不要沾。

就算出现很不公平的现象,她也要请示过陈太忠才敢报道,这个拆迁工作,虽然表面上看很多都是私人来做的,但是往往有政府意图隐藏在后面,更有各种利益攸关方——这些人半黑不白的,没准会采用一些极端手段。

但是听说事涉美国人,她还是打算过来了解一下情况,因为这可能是个典型案例,不过她过来随便了解一下,就失去了兴趣,这纯粹是拿着美国人的身份压人呢。

没错,记者的报道虽然要公平公正,但是他们也有属于自己的喜恶情绪,凭良心说,刘记者更觉得北关区政府值得赞许,真的难得地强硬一次,所以她只是远远地看着。

中年人和刘晓莉你一句我一句,就把事情的真相说了个八九不离十,见到路边停了车队,远处争执的人也一个接一个,好奇地走了过来。

陈太忠这些人自然不会在意他们,倒是那中年人说完之后,看一眼刘晓莉,“刘老师不想曝光,这个态度挺好,但是其他记者……唉,一旦曝光,咱们就被动了,葛部长您能不能指示一下,接下来这个工作该怎么做?”

我是党委口的,怎么能指导政府工作?葛亮笑一笑,别说他不合适指示,这种事儿真要摊到他身上,他也得也挠头。

所幸的是,他身边还有能人,于是他瞥一眼陈太忠,“你运气不错,碰上省里领导了,陈主任……要不你给指示一下?”

我不出头,那估计没人出头了,陈太忠才待发话,不成想一个三十一二岁的中年人走上前,不卑不亢地发问,“陈主任,你是省委领导?那真要请你给大家做主了。”

“你是干什么的?”陈太忠其实猜出这货是谁了,就漫不经心地问一句。

“这就是耿岭的儿子耿志刚,”中年人在一边接话。

“房产证上是谁的名字?”陈太忠看也不看年轻人一眼,面无表情地发问了。

“屋主是耿岭,”又过来一个年轻人,他站到了中年人旁边,很显然两人是一起的。

“不是屋主,你多什么的事儿?”陈太忠脸一沉,冲着耿志刚哼一声。

“但是屋主是我父亲,他的财产将来我有份的,”耿志刚很坦然地回答,“陈主任,自我介绍一下,我毕业于美国南加州大学,目前已经获得美国国籍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皱着眉头沉吟了起来,南加州大学的高材生见状,嘴角不引人注目地翘一翘,那年轻人和中年人却是彼此交换一个无奈的眼神。

“是美国公民了啊,”好半天之后,陈主任才轻叹一声,他撇一撇嘴缓缓发话,“啧,那这么说,可以把你的那二十平米省去了,虽然有一点遗憾,不过你觉悟这么高,我还是代表凃阳市政府,感谢你对家乡发展的大力支持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耿志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“我说的是汉语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发话,他有意激起对方的怒火,“虽然你入了美国籍,总不该连母语都听不懂吧?”

“你就这样跟一个美国公民说话?”果不其然,耿志刚登时就不干了,他走上前就要推搡对方——有些做派一旦养成,一时半会儿很难改得过来。

就在这时,斜刺里冲过两个人,挡在了陈主任前面,“好好说话,别动手动脚。”

“你让他动动我试一试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若不是要装伤病,他早就下手了,“你一个美国屁民,敢跟中国干部这么说话?”

说完之后,他看一眼旁边的中年人,微笑着发话,“这个同志,我做主了,协商不成就强拆,按统一补偿标准来……有谁找你们的麻烦,让他来找我,倒是不信这个邪了,一九四九年中国人民就站起来了,中国人的土地上,轮得到美国人撒野?”

“这个……”中年人呆了好一阵,才嘴角抽动一下,“万一引起国际影响的话。”

“引起国际影响,也是我扛着,就说我授意的,”陈太忠又看一眼耿志刚,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南海撞机的烈士尸骨无存,我会在意美国人的想法吗?”

陈主任你说话靠谱一点行不行?葛亮本来还觉得挺解气,猛地听到最后一句,禁不住嘴角抽动一下,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嘛。

旁边的人听到这话,一个个也是呆若木鸡,只有耿志刚愣得一愣之后,大声嚷嚷了起来,“这是美国政府干的,关我什么事?”

“看你张牙舞爪的样子,我怎么就觉得,你能代表美国政府说话呢?”陈太忠不屑地撇一撇嘴,又对那中年人叮嘱一句,“记得啊,把美国人的二十平米去掉,咱中国人的房子还不够,给美国人分?你别不以为然……这是政治任务!”

我操,中年人登时就无语凝噎了,这个领导你倒是有担当,但是这担当也太大了一点吧?您这是要平息事态呢,还是想挑起事态?“还没请教……领导您是?”

“文明办副主任陈太忠,”葛亮在旁边插一句嘴。

“是文明办陈主任……”中年人沉吟了一秒钟之后,眼睛猛地一亮,异常惊喜地连连点头,“原来是您呐,好的没问题,我马上跟领导汇报,争取今天就强拆。”

“你今天强拆,明天消息就会见报,”耿志刚一听着急了,他已经感觉到了,这个强势的年轻人来头奇大,他手指对方,“到时候,美国政府会维护我的合法权益的……别说我们警告过你。”

“哈,我真的好害怕,”陈太忠哈哈地一笑,慢慢地转身,“害死王伟的帮凶,有种的,你连我也害死嘛。”

“那根本不关我的事好不好?你这脑袋怎么长的,”耿志刚气得笑了起来。

“你入美国国籍的时候,在星条旗下怎么宣誓的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嘴角是满满的嘲讽之意,“中国和美国如果打起来,你可能出现在哪一边的军队里?”

耿志刚登时语塞,旁边的葛亮若有所思地点头,他连着听到了两次关于南海的言论,心里禁不住生出了点猜测:陈主任倒不是莽撞,眼下一而再地强调,不过是防着上面真的过问,他可以用这种情绪来做幌子。

他正琢磨呢,就见陈主任又冲着围观人群发话了,“看什么热闹,散了吧……政府工作你们都配合一点,条件给得不错了,不要跟着疯子扬土,外国人拍拍屁股就走人了,你们不配合的话,到最后吃亏的还是你们自己。”

看着车队再度启程,留下的一干人彼此面面相觑,一个中年妇女走到中年人身边笑着发问,“张主任,这个陈主任到底是什么来头?”

“什么来头?一百个你不够人家一个小指头,赶紧把协议签了吧,”张主任沉着脸回答,然而下一刻,他终究没憋住卖弄的心思,“全国最年轻的正处……人家在省里和北京,能耐大了,我今天也真的算运气,总算是苦尽甘来啊。”

“我操,”一听到“全国最”这三个字,这妇女也是情不自禁地咂巴一下舌头,接着她又谄笑着发话了,“王主任,我家的情况,您可是知道的,下岗了没收入,就指望那个门面呢。”

“天天有时间打麻将,你不会找一份儿工作?”王主任又哼一声,他最近在这一片做得工作极多,各家的情况也是了然于胸,“该你有的少不了,不该你有的,也别瞎惦记……”

他们在这里嘀咕不提,只说陈太忠上车之后,葛亮也跟着坐进来,他笑着发话,“陈主任又帮我们处理了一件麻烦……传到省里和北京,不会有问题吧?”

“没事儿,”陈太忠微微摇头,“葛部长你也知道,南海撞机的余波,本来就没完全消除,咱们拿这种小事出气,太微不足道了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