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71章 公平不易(下)

秦连成面对海角文明办的邀请,同样有点犹豫,小陈的身体恢复得不错,却不足以支持他远行,秦主任自己带队或者派别人去也行,不过既然是海角,总不如派小陈去合适。

那就稍微推一推,兄弟单位之间的交流,定下日子就行了,等下个月小陈身体大好了,再去海角省也不迟。

其实这两天,陈太忠也没怎么安心休养,他在屋里一憋小两个月,好不容易冠冕堂皇出来透一透气,自然是要好好地走一走。

所以他就在通德呆了整整五天,五天之后回凤凰走了一趟,回素波没几天,涂阳市委又发出邀请,请陈主任过来指导一下精神文明建设的工作。

涂阳文明办在精神文明建设上,也是下了大功夫,在天南十四个地市里名列前茅,大市长刘东来对这个工作就很支持,市委书记王波也是如此。

眼见陈主任能去通德指导工作了,涂阳这边就不肯后人,也请他过来转一转,不过涂阳文明办做得确实不错,需要请示的地方并不是很多——党政一把手同时支持的工作,进展绝对会很顺利。

这个时候,陈太忠基本上已经可以不靠拐杖和轮椅独自行走了,再加上有郭建阳在一边搀扶,走个千八百米的,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
陈主任在涂阳文明办交流了一天,又花半天的时间,去看了一下正在申报文明县区评比的北关区,下午就去曾经出现过食物中毒案子的福利院走一趟。

陈太忠去福利院,是一时来了兴致,主动提起来的,几辆车来到福利院之后,他亲自去看了看宿舍和医护室,发现比上一次来强出很多,宿舍是新粉刷过的,被褥脸盆等日常用品也添置了不少,虽然依旧简陋,但好歹有个公益事业的样子了。

医护室也添置了不少新药,其中居然有相对昂贵的螺旋霉素,比之上次看到的土霉素,也是不可同日而语。

最后,陈太忠去了厨房,发现里面的蔬菜琳琅满目,冰柜里还有冷冻的肉类,他禁不住要把福利院院长叫过来问一句,每天都能保证这样的伙食吗?

每天都这样是不可能的,院长知道这位爷难惹,于是就老老实实地回答,现在是蔬菜旺季,我们这儿的花样就多一些,反季节蔬菜肯定是吃不起的,不过这个肉蛋的话,我们能保证每个人每天最少一个鸡蛋,肉嘛,能保证每两天每个人最少一两肉。

不错了,你们这也是知耻而后勇啊,陈太忠点点头,表示自己很满意,然后他又叮嘱一句,不能图便宜,买那种来历不明的肉——前车之鉴不远啊。

视察挺满意,他原本还想再福利院吃了晚饭再走,不过院长很为难地表示,我们这儿都是真材实料,但大师傅的水平不是很高。

这话我似乎在哪里听说过,陈主任眉头皱一皱,然后他就想起来,在上谷“春天里”树葬陵园的工地上,可不就听说过这话吗?

那时陈主任不信邪,还品尝了一下,然后事实证明,真的有人可以把好好的原材料,做到让人难以下咽的地步,现在再听到这话,他就有点犹豫了。

“陈主任,咱们就不要给福利院增加支出了吧?”旁边有人笑着劝说,“他们手头真的不是很宽裕。”

这话虽然也是套话,但是听起来还算在理,陈主任沉吟一下,终于决定接受别人的劝告,因为他眼睛所见到的,这里确实有了很大的改进。

不过晚上他跟郭建阳在房间聊天的时候,郭处长就认为,那些瓜果蔬菜和药品,都是临时买来的,想要看到真实的一幕,还是微服私访的好。

“建阳你也不要太阴谋论了,去福利院是临时决定的,也就是十来分钟的事情,”陈太忠还是愿意把人往好里想的,然后他又苦笑一声,“咱俩现在是一对儿病号,根本不具备私下走访的条件。”

郭建阳的脾脏没什么事儿了,但是医生还是提出了一些保养的建议,他闻言也只能苦笑一声——是啊,跟领导私下走访,太容易生出事情了。

第二天,就没什么事情了,陈太忠琢磨一下,决定去卷烟厂走一走,邵国立的全部投资都已经到位,新生产出的“红彤彤”卷烟也铺天盖地地上市了,声势惊人——这是陈某人帮涂阳引来的资金,他想去视察是很正常的。

陪着陈主任的,是凃阳市委宣教部长,市政府也安排了一个副秘书长,大家一听陈主任想去那里,觉得不是什么事儿,那就走吧。

卷烟厂离市区并不远,陈太忠对那里也并不陌生,前不久他还跟邵国立来看了一遍,区别只是在于上次是试制出一些卷烟,这次是视察生产而已。

车到卷烟厂,厂长早得了消息,带了十几个人前来迎接,接下来就是带领导们四处走一走,上次来的时候,这里寂静无声,但是这次到处都是机器的轰鸣,虽然这声音隐在绿树和厂房中不甚响亮,但是这一派兴盛的景象,是挡也挡不住的。

据厂里介绍,现在的红彤彤香烟已经走出了低谷,销售量节节升高,尤其是邵总拿的几个外省代理,增长势头极其旺盛,照眼前的势头发展下去,今年的销售额可以达到一亿二到一亿五,来年翻番也不成问题。

果然是有投入才有产出啊,陈太忠就这么四下走着,走一走歇一歇,不多时,邵国立派驻在涂阳的联络人也赶到了。

视察完厂子,也不过才十点半,谢绝了厂里的挽留,陈主任坐车回转,想到上一次就是在类似的情况下,被三菱帕杰罗追上来猛撞,他心里又生出点唏嘘来。

就在车队马上进入市区的时候,他猛地眼睛一眯,“停车。”

郭建阳先走下车,给陈主任打开车门,一手搀扶领导,一手伸到领导头上的门框处,防止领导碰头——要不说有些东西一旦形成风潮,别人学起来真是特别快。

陈太忠下了车,冲路边不远处的一栋房子努一努嘴,“建阳,过去问问怎么回事。”

郭建阳顺着领导的目光看去,禁不住低低地咦了一声,“刘晓莉?”

陈主任吩咐停车,正是因为看到了刘记者,这里是一片工地,周围是横七竖八推倒的民房,瓦砾遍地,也有一些民房还没有推倒,在一栋民房处,有十八、九个人围在那里吵吵嚷嚷,其中就有《天南商报》的记者刘晓莉。

不过刘记者站得很靠外,看起来没有多大的兴趣,待见到公路上有人走来,她细细辨认一下,就笑着迎了上来,“是郭处啊……陈主任也来了?”

她也知道陈太忠身体尚未复原,于是主动走过来,不等对方发问,就笑着发话,“有人爆料说,这里拆迁有点问题,我过来看一看……”

你倒什么也敢管,陈太忠笑一笑,这个时候,涂阳宣教部长葛亮等人也下车了,他看一眼葛部长,“葛部长,这里应该算是北关区吧?”

“没错,”葛部长点点头,昨天陈主任就视察过北关区,只不过没看这一片而已,但是他身为宣教口的一把手,对这里还是比较熟悉的,“这是市政府搞的旧城改造,要搞一个带状的公园,然后是重起新楼,主要是为了改变市容市貌,昨天他们介绍过的。”

北关区可是要申请文明县区评比的,而且昨天的北关区长和区委书记也都是信心满满的样子,陈太忠听得眉头皱一皱,“这块地是私人开发的吗?”

“一个股份制房地产公司,有民间资本,不过主要是建委控股,”葛部长对这个工程很清楚,“其实是民生工程,对这个工程的成本和利润,政府划了红线的。”

“葛部长说的对,”旁边的副秘书长也沉不住气了,主动介绍了起来,“这个工程刘市长高度重视,拆迁回迁都强调了公平、公正和透明,昨天您在北关区政府那里也看到了,有很大公示牌。”

公示牌陈太忠自然看了,不过北关区为了搞文明建设,门口的公示栏里满满当当全是各种信息——当然,这可能跟陈主任下来视察也有关系。

所以他看是看了,但是也没有全部放在心上,眼前经人这么一提醒,他才有点反应过来,“就是那个一平换一平,再按人头每人加二十平的改善方案?”

“没错,市里也考虑过每人加三十平的,但是那样的话,市里的财政负担就太重了,而且兄弟城市没这先例,”副秘书长点点头,顺手拍一记马屁,“陈主任您的记性真好。”

“这个方案很合理啊,关键是公平嘛,”陈太忠点点头,在他看来,加二十平和三十平,区别真的不是很大——市政府也得量体裁衣才行,保证公平和透明才是最重要的。

一边说,他一边侧头看一眼刘晓莉,“那这怎么又有纠纷呢?”

“葛部长,朱秘书长好,”从那边走过来一个中国人,看起来像是政府工作人员,他叹一口气,一脸无奈地发话,“这位领导,人家屋主……是美国人啊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