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69章 奖状(下)

周二的时候,杜毅就有点后悔昨天的决定了,因为北京奥申委开始论功行赏,在申奥工作先进单位的名单中,天南省委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位列前排。

要说省文明办只组织了一次万人长跑,就能获得如此殊荣的话,怕是有点说不过去,不过奥申委给出了理由:天南省文明办在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过程中,效果显著成绩斐然,很好地向国内外展现出了现阶段国内群众的精神风貌,展现出了……

好吧,总之就是这么一些理由,因为有些其他因素,实在是不便说的,信的人就信了,不信的人……那就当暗箱操作好了。

这仅仅是其一,其二是申奥先进工作者的名单里,陈太忠的名字赫然其上,而且是相当靠前的,他入选的原因主要有三点:第一他是申奥先进单位天南省文明办的主要领导之一,第二就是他在海外华侨华人中,为申奥宣传做了大量的工作。

第三,就是前些日子发生在地北省的泥石流中救人的英勇行为了,他展现出了一个共产党员应有的觉悟和风貌,并且积极地去做了,他用实际行动,深刻地诠释了抓精神文明建设“从我做起”这句话,而且,这个录像传到国外之后,极大地提升了国家和干部的形象。

说良心话,这段录像还真的是传到国外了——很震撼人的场面,不过那影响力真的不好说,起码西方主流媒体没有报道此事的。

事实上,在国内的大部分地方,陈太忠的名字也没有想像的那么红,那么震撼的场面,刷存在感是一等一的,但是过去也就过去了,这是一个喜新厌旧的年代,甚至对大部分群众来说,如果救人的是普通工人或者学生的话,会更让大家产生亲近感。

对官场中人来说,陈主任在苏醒之后,相关的后续报道没有跟上,这就说明此人没有被上面重点关注,天南本土也没有大力培养的意思,红火是必然的,但以后也就是那么回事了。

当然,天南的干部不会这么认为——陈太忠绝对是全省最有前途的处级干部,不过外省的干部不会在意天南人怎么认为,他们只需要知道后续宣传没跟上就行了。

杜书记拿到奥申委的传真件之后,皱一皱眉头之后,也是禁不住心生感慨,这个陈太忠,还真是越来越难动了。

他原本是想着,过了这一阵风头之后,寻个理由把陈太忠打发回凤凰就行了,对于一个省委书记来说,正处真的是微不足道的蝼蚁,哪怕你的背景再深厚。

但是北京奥申委不但表扬了天南文明办,还点名表扬了陈太忠,这就让杜书记感觉难办了,短期内是不方便把那家伙送回去了。

到了现在这一步,杜毅才真正地体会过来,为什么这么一个搞经济建设的能手,章尧东会毫不犹豫地送到省里来挂职——这家伙级别不高,但是真的太能折腾了。

要说一个副处,在章尧东这种半步副省的眼里,真的不够看的,可各种巧合的时运之下,真是高三、四级的领导,都是狗咬刺猬无从下口。

是该找个时候,把这家伙送走了——这是杜毅第一次郑重地考虑,尽快送走陈太忠,当然,眼下时机并不成熟,但是有必要纳入重点考虑的事项中了。

陈太忠并不是很清楚杜毅的想法,不过就算清楚,他也不会在乎,他现在琢磨的是,这个颁奖典礼,将会在下周五进行——哥们儿怕去不了吧?

当然,该不该去,这不是他能拿定主意的,如果硬撑着的话,到时候架个拐棍上去是符合逻辑的,但是这么一搞……会不会有点太夸张呢?

说不得他又打个电话,问一问黄汉祥,黄总听到这个问题,那真是哭笑不得,“开什么玩笑,那么神圣的场合,你架一副拐杖上去……这是准备进残联了吧?”

“可是我去不了的话,该让谁代我领奖呢?”陈太忠终于是死了这条心,于是他又多问一句,索性是请教一次了,“让我的父亲去代领可以吗?”

他想的是,老爸若是能去,不但可以在中视上露个面出点风头,别人万一问起来,陈主任怎么不来,那做父亲的就可以适当地多说两句——总比领导一语带过的强。

“谁代领都是小事,”黄汉祥先是随口回答一句,然后他马上意识到了不妥,说不得马上补充,“最好不要家里人来,家庭的培养要摆在第二位,强调组织培养,这才是正确的态度……我认为你们主任代领就不错,反正他要来领集体奖的。”

啧,哥们儿还是嫩了一点啊,陈太忠不得不承认,老黄说得非常有道理,自己光想着出风头了,却是没考虑到,干部的成长首先要感谢组织,正经是有生养之恩的父母,并不是那么重要,这个本末是不能颠倒的。

于是他叹口气,“那好吧,我就要我们秦主任代领好了。”

“呵呵,”黄汉祥听他说得有气无力,知道小家伙有点遗憾,说不得笑着跟他说,“这次你不能站上去无所谓,上面本来就有意思,下一届的‘全国十大杰出青年’给你留一个位子,回头我帮你争取一下。”

“那可是谢谢您了,”陈太忠笑着挂了电话之后,琢磨一下又给秦连成打个电话,把自己的意思表达了一下——他没说秦主任您代我领,只是说该谁代领,您安排就行了。

他这么说,想的是老秦若是有什么顾虑的话,大约还是要把建议权推回来,哥们儿就可以让郭建阳或者罗克敌去代领了——反正肯定不能是李云彤。

不成想秦连成一听是这事,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下来,而且是很痛快的大包大揽,“这种小事交给我了,你安心养伤就行。”

希望老秦领奖的时候,能多帮我说两句好话,陈太忠心里暗暗盘算。

不过他没想到的是,一周之后代他领奖的居然不是秦连成,而是……潘剑屏!

“老秦果然会做事,”看着中视一台的专题,陈太忠暗暗感慨,这次天南文明办的集体奖项,是秦连成上去领的——潘部长肯定不合适出现在这个场合,要不然就贻笑大方了。

可是不管怎么说,文明办终究是在宣教部领导下的,虽然这个奖项也是对省宣教部的肯定,但是风头是秦主任出了,部长可能会很大度地不以为然,但是些许遗憾估计也是难免。

而这个时候,自己需要有人代领奖项,秦连成固然是很好的人选,但是潘剑屏上台也是正常的,尤其真正了解的人会知道——陈主任刚来文明办的时候,大主任是马勉,秦连成还在正林干常务副市长呢,从这个角度上说的话,潘部长代领更为合适。

正是因为有这个算计,秦主任很痛快地答应了陈某人的要求,他自己已经要出风头了,把这个风头让给潘部长,才是对领导的尊重,才是有组织观念,当然,若是潘部长不想去,他再把人情卖给别人也不晚。

不过,潘部长再矜持,也不可能不去,这个颁奖典礼的级别太高了,正国级领导都有到场,至于副国级的领导,都是两位数的,潘剑屏就算无意再上进了,但是在这么多首长面前,露个脸也是不错的。

潘剑屏这次北京之行,花了四天时间,周日下午才回来,而且一回来,就跟秦连成一起来到了科委办事处。

部长亲手将奖状转交给了陈太忠,这个时候,陈太忠已经恢复到可以独自站立一小会儿了,或者侧着左边的身子坐一会儿——走路的话,还是得人搀扶。

“不止一个首长向我了解你的情况,”潘部长说这话的时候,依旧是黑着脸膛,但是从他的目光中,能看到隐藏得极深的喜悦,“小陈,好好养伤,然后再接再厉,文明办大有作为,不要辜负首长们的关心。”

“我今天挂职期就到了,”陈太忠疑惑地问一句,他其实是想敲定自己的前景,“不知道下一步,工作会怎么安排?”

“这个是组织上考虑的事情,你不要管这些,”潘部长转交了奖状之后,态度就和蔼了起来,“你在文明办的工作,首长们都是高度肯定的。”

“其实我现在就可以做一些简单的工作了,”陈太忠“勉力”将身子挺直,表示他的觉悟,“看到大家都那么忙,我总这么闲着,觉得有点惭愧。”

“啧,”潘剑屏沉吟一下,最终还是摇摇头,“你的心情我能理解,不过……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先养伤吧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