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66章 申奥成功(上)

殷放对蒋君蓉的这个建议,也是颇为动心,从本质上讲,他不是一个勇于决断的人,从一开始他就对这个项目所需要的庞大资金而头大。

关于这一点,他向陈太忠表示过,反正是德国人要控股了,咱们多占一点少占一点很重要吗?安安心心收税,再享受该投资落地带来的影响,这就足够了。

所以在蒋主任提出合理化建议之后,殷放觉得这就不错,只要能保证公司和工厂在凤凰落地,他就满足了,不怕说句更诛心的——这么大的投资,万一失败了怎么办?

而素波高新区能插一手的话,就算失败了,责任也不止一个人来承担,这就叫利益共享风险共担——官场里做事,小心谨慎是第一位的。

“这是殷市长您自己考虑的,不用问我啊,”陈太忠听他说完之后,就如此表态,这个合作方式高于他的心理底线,他不是不能接受,但是想到蛋糕就被人这么分走一块,心里也是不无遗憾——唉,没办法,说到底还是国家太穷了。

“可是……”殷放嘴角抽动一下,心说如果可能的话,我也不想问你啊,不过,他此来就是要打开天窗说亮话的,倒也没有犹豫就直接道明,“但是她没有足够的资金。”

没有资金就贷款嘛,陈太忠嘴一张就想表态,然而下一刻,他就硬生生地将话咽了回去,顿了一顿之后,他才冷笑一声,“蒋君蓉打得好算盘啊,这不是空手套白狼吗?”

这个聚碳酸酯项目,凤凰原本就没打算出多少钱,大头都指着普林斯公司的贷款呢——但就算一分钱都不出,凤凰划拨的土地可以折价,三通一平的基础设施建设,也可以折价。

这种情况下,蒋君蓉插手这个项目,居然也是要通过贷款,而不是直接拨款,这都不能简单地用空手套白狼来形容了,纯粹就是欺负人,左右是个贷款了,莫不成姓蒋的你以为我们凤凰人不会贷,还要你们素波人来帮忙?

“唉,”殷放听得叹口气,他当然知道陈太忠是怎么想的,所以在沉吟片刻后,他轻声发话,“素波也会投入部分自有资金,大概能到百分之三十左右……主要是咱凤凰的运营风险小了,这个你知道。”

“就不可能赔的,”陈太忠此刻,真的是有点哭笑不得了,咱们只说有上项目的意图,拜耳的人就巴巴地凑过来了,你居然感觉会赔?

老殷啊老殷,你这个市长有时候胆大得近于无知,胆小起来却不比老鼠大多少,不过,他也能理解对方的谨慎,于是哼一声,“那剩下的百分之七十呢?”

“剩下的就是贷款了,不过,普林斯那边对她不感兴趣,”殷放叹口气,“我这找你来,也是想请你出面协调一下。”

我就知道,你上门就没好事,陈太忠心里暗哼,同时又有些许的欢喜,蒋君蓉你要明白,便车不是你想搭就搭的,于是他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那就遗憾了,我费尽口舌,普林斯公司也只愿意贷款给凤凰,其他城市……我真的管不了。”

“蒋君蓉说,她可以自行筹措贷款,只需要给她这么一个份额,”殷放慢吞吞地回答。

神马?陈太忠听得好悬没一头栽在床上,愣得一愣之后,他直觉地感到这说法有问题,不过仓促之间他理不顺思路,于是一边琢磨,一边缓缓发问,“也就是说,如果给她三个亿的份额,她自筹一个亿,剩下两个亿的贷款,她自己想办法,是这个意思吗?”

“是这个意思,”殷放点点头,犹豫一下他又回答,“小蒋认为,普林斯公司的贷款利率,跟国内银行比,并不占任何的优势,有些要求还高于国内银行。”

人家不过是查账严一点,不利于某些人上下其手,这就是要求高了?陈太忠听得真是有点无语,这时候,他基本上已经理清了头绪,说不得淡淡地发话,“那既然这样,她帮咱们凤凰把剩下的七个亿也贷了吧……既然国内银行好处这么多。”

“这怎么可能呢?”殷放听得嘴角抽动一下,陈太忠你撂挑子不是这么个撂法吧,“两个亿还好说,九个亿的贷款……那最少得蒋省长出面。”

“她没能力贷九个亿,还咧咧什么呢?”陈太忠听得真是火大,“普林斯能贷这么多,关键你们觉得人家条件高嘛……我这还有里勾外连,出卖国家利益的嫌疑,我何苦呢?”

“太忠,你这么说,可不是个交流的态度,”殷放听得也是火大得很,但现在是两人关起门来说话,他又知道小陈是个什么性子,于是他耐心地解释,“没有那七个亿,蒋君蓉怎么可能贷得下来两个亿?”

“合着您也知道啊,”陈太忠费劲地侧一侧身子,好让自己的目光不是那么斜视,他冷笑一声,“好像她自己就能独立贷下来两个亿似的,切。”

要说这聚碳酸酯项目,是个人就知道是好项目,但是让国内银行全额贷款中方的十亿投资的话,也太不现实了,且不说这数额巨大,只说银行贷款最不愿意面对的,就是政府了,其次才是关系户——贷出去钱收不回来,那是要承担责任的。

像这个项目,拜耳投资十一个亿,中方只投资十个亿,有这种世界五百强的大公司控股做背书,一般人来投资,是很有信心的,但是银行绝对不会答应——风险太大。

这个风险不是针对项目说的,纯粹是针对借贷方说的,而政府贷款又是出名的不讲理——这是项目贷款,没有抵押的。

真要有那吃相难看的主儿,直接从政府手里低价买下股份——免除一切债务的那种,银行去政府要的话,政府说那里经营不善我卖了,你这个账我们认……先挂起来吧。

挂起来的话,能免去银行相关一部分人的责任,都是公对公的,下一步该怎么扯皮是另一回事,但是不可否认的人,银行的相关人员的前景,就会因此变得暗淡,因为他们没有考虑借贷风险——项目是好项目,但是资金结构不合理。

合理的资金结构是什么呢?这很难说清楚,不同案例要具体分析,但是基调很明显,无非是强调个利益平衡,具体到这个案例的话,德国人出了大头,地方上又出了大量的资金扶持,才是保险的——地方对这个厂子有强烈的利益需求,等闲不会让人摘了果子去。

有这样的前提,剩下的资金缺口,才是银行疯狂追逐的,就是你不愿意贷款,我都要求着贷给你,因为保险嘛。

陈太忠搞招商引资出身,对这个太熟了,银行对好项目,真的追得特别紧,但是你要想让银行独立承担中方的全部风险,还是九个亿的贷款,在这种资金紧张的情况下,那是想都不用想——政府你先表示出来诚意再说吧,哪怕是风险很小。

所以说来说去,蒋君蓉这两亿的贷款,说起来是自筹的,而且……好吧,姑且说没有外资那么苛刻,但是没有普林斯许诺的贷款的话,她贷不到那么多。

简而言之一句话,这两亿的贷款,还是搭了普林斯的顺风船。

再多说一句废话,就算蒋君蓉面子大,能弄到两个亿的贷款,但是她想再贷七个亿,那只能是蒋世方发话背书了,然而……蒋省长可能这么说吗?

所以,一开始陈太忠很惊讶,她居然能自己承担两个亿的贷款,可是想通其中关窍之后,他真的是又好气又好笑。

你这么一搞,凯瑟琳的利益就要受到影响,好吧,我是中国人,咱得偏帮自己人,反正凯总也有钱,不差这一点,我也不说银行还要求着贷钱给你,可能产生些许中间费用——但是拜托了,你别说这是你的担当好不好?

“我说呢,凯瑟琳怎么不同意,原来是这样啊,”殷放果然一点就通,他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“小蒋这是搭得顺风船,不用费多少劲儿。”

“所以蒋君蓉说找剩下的两个亿,真的意思不大,”陈太忠冷冷一笑,他才不会被殷市长的表现所迷惑,心里暗暗地哼一声:你想不到才怪……都是明白人,就不要演戏了吧?

殷放却是没想到,陈太忠小小年纪,居然如此地业务精通,蒙是蒙不住,装可怜似乎也不怎么顶用,心里禁不住暗叹——自古成功非幸致,小陈在短短的几年内,能闯出这么大的名堂,那不是吹的,而是真的有料啊。

“你这个话说得很有道理……这确实不该是素波的优势,”他点点头,然后眉头一皱,“但是普林斯的人,又不跟素波高新区接触,太忠,我真的很想做好这个项目,很为难。”

“这是蒋君蓉的事情,您没必要为这个头疼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肚子里却是各种脏话此起彼伏,反正你不是凤凰人,让出点利润来,自己也不心疼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