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65章 病榻办公(下)

今天是七月十一号,陈太忠挂职的时间,大约是去年而七月二十八、九号,一年的挂职期马上就满了,这个时候都定不下回去的岗位,也确实有点让人心慌。

“让去哪儿就去哪儿吧,”陈太忠对这个事情并不是很看重,章尧东绝对不能容忍他回凤凰,回不了凤凰,那去哪儿还不是一样的干?反正他不相信,谁敢把他弄去做一个调研员。

陈某人不是钻营之辈,不会考虑哪个岗位更合适上进,他可以为朋友和亲人设计路线图,比如说小白、田立平和张新华什么的,但是他不会考虑自己——我是历练来的,放到哪儿算哪儿,有种的你们别给我实职。

“吹风的人多了,但是我老爸说了,你还要在文明办呆一年,”既然没人了,蒋君蓉也实话实说,她今天来,其实并不仅仅是撒泼来的,她还有一些使命,“不止一个人希望你在文明办继续干下去,对了……这马上重阳了,那个文化节你得操办一下。”

“你看我这样儿,能操办得起来吗?”陈太忠趴在床上,闷声闷气地回答,“我起码还得再歇一个半月,才能独自出去,要不这样,蒋主任,聚碳酸酯项目给不了你,我帮你介绍几个西方有名的明星经纪公司……咱们就两清了,成不?”

明星的经纪公司……这似乎也不错,蒋君蓉心里才微微一动,紧接着就勃然大怒,“你这好算计啊,不但不给我项目,还要我帮你跑腿张罗文化节?”

“你这么想,我就真的冤枉了,”陈太忠的头埋在枕头里,倒也看不出神情,他闷声闷气地回答,“里面大牌很多的,汤姆克鲁斯、施瓦辛格、阿兰德龙随你挑啊,嗯,还有伊斯特伍德……那货其实不算太老。”

“嘿,”蒋君蓉听得就是冷冷一笑,“有没有布鲁?陈呢?”

布鲁英文就是蓝色的意思,而在西方,蓝色的意思,有时候能跟东方的黄色相提并论,不是那种代表尊贵的黄色,而是说——淫秽音像制品什么的。

蒋主任的意思就是在问,这么多的明星大腕,含不含陈淫秽呢?这个问题问得比较淫秽……好吧,是隐晦,没有一定文化档次的人,未必听得懂——但是她相信,陈太忠听得懂。

“没有布鲁?陈,肯定有维珍?蒋,”陈太忠叹口气,“我说,我现在真的很想睡觉……你能体谅一下吗?”

蒋处女吗?蒋君蓉心里暗暗冷哼一声,不过这家伙能这么迅速跟上自己的思维,她也是很欣赏的,“文化节的事情,我只是传个话……我说,聚碳酸酯的项目,咱素凤也合作成不?”

“我都说了,你跟殷放说去……反正必须落地凤凰,”陈太忠有点不耐烦了,禁不住嘀咕一句,“有本事跟外国人拿项目去嘛,总是关上门在家里横,有什么意思?”

“你的皮肤……挺不错的嘛,”蒋君蓉眼珠一转,探手去抚摸他腰部裸露的肌肤,细腻冰凉的手指在他身上滑过。

“咝~疼,”陈太忠很不给面子地倒吸一口凉气,“我说你能让人睡一会儿吗?”

蒋主任又纠缠一阵,见对方口风极严,终于是悻悻地离开,而这个时候,就到了吃午饭的时候,罗李两位主任也不便久待,招呼着陈主任吃了午饭就转身离去。

李云彤有意慢走一步,悄悄地从手包里摸出一个小瓶,塞到陈主任枕头下面,挤一挤眼睛之后,微笑着离开了。

陈太忠摸出小瓶一看,却是一瓶半斤装的茅台,也不知道傻大姐从哪里弄到的,由于有许纯良的叮嘱,他最近的午饭和晚饭,是不许喝酒的——谁敢给陈主任买酒,后果自负。

所以,虽然陈主任深夜之后,能去湖滨小区喝酒,但是在科委的办事处,他就只能干挺着了——须弥戒里酒不少,但是别人要追究酒的来源,他虽然可以不说,但难免会冤枉到照顾他的人。

“嗯,小李不错,”陈太忠笑眯眯打开酒瓶,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完,把小瓶往旁边一放,呼呼大睡了起来。

这一觉也没怎么睡舒服了,大家都当陈主任还是跟以往一样,中午随便眯一阵就行了,于是下午三点半左右,有人进来汇报,“陈主任,文明办的李主任和一个正林来的卢总想见您,说是给您交检讨来了……您看?”

“见什么见嘛,”陈太忠睡得正酣畅,迷糊一阵才反应过来,这卢林是来找训的,“我知道了,他把检讨留下就行了,人可以走了。”

他说这话的时候,卢林和李云彤正推门进来,听到这话,李主任侧头看一眼旁边的人,“领导正休息呢,要不……把东西留下就算了?”

卢林听得也老大不是滋味,心说这陈太忠真不是一般地狂,我巴巴地送上门请你骂一顿,你却是连人都不见,我卢某人见识过狂的,还真没见识过你这么狂的。

不过这不舒服,也仅仅是一瞬间的事,就想某人想的那样,自打知道自己被陈主任关注了,卢总就打算主动出击,变坏事为好事,起码不能让事情变得更糟糕。

卢林为人豪爽仗义疏财,这一点都不假,但是同时,他拉关系走门路也很有一套,像今天他来,不但带着中午匆匆赶出来的检讨,也带着点正林的山货——这不是行贿,是送给陈主任补身子的。

“我还是等一等吧,既然检讨嘛,就要态度端正,”他微笑着回答,“一会儿起来他想问我点什么,我又不在了,那就不好了。”

上杆子找骂的人,真是少见啊,李云彤有点无语,不过她从对方的态度上,也隐约猜出来点眉目,想一想刚才对方找自己,初见面就殷勤地送了一瓶护手霜,也就懒得理他。

陈太忠虽然睡得迷迷糊糊的,却也听到了他俩的对话,心说你愿意等就等着,反正哥们儿是要睡觉的。

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他还没来得及再度沉睡,又有人走了进来,下一刻许纯良的声音传来,“李主任在啊,太忠干什么呢?”

“睡觉呢,”李云彤信口回答,许主任闻言,走到卧室门口看一眼,“这会儿还睡……咦?原来喝酒了,这是谁拿的酒?”

“我睡一会儿就这么难呢?”陈太忠叹一口气,满怀怨气地发话了,“你倒是管得多,酒是蒋君蓉拿过来的,怎么啦?”

“蒋君蓉……”许纯良嘟囔一句之后,很不满意地哼一声,“太忠你尽量控制一点,等你好了以后,想怎么喝不行?”

许主任此来,是参加明天科技厅一个会,不过同时他也有点事情要问陈太忠——“上午的时候,邢建中给我打个电话,说是想从科委弄点无息贷款,针状焦的事儿……说你知道。”

“他那儿的技术,相对比较成熟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你找人分析一下吧,我建议大力支持,应该又是个国内首创……严格地讲,是打破国外的技术垄断。”

“咦?那可以搞一下,”许纯良眼睛一亮,走到床边的圈椅处坐下,“跟我仔细说一说……”

两人差不多聊了半个小时,然后是卢林和李云彤进来,卢总很诚心诚意地承认错误,并且做出了检讨,现在陈太忠的眼里,真的没有这种小干部,于是就点点头,“你看本来不大的事情,非要搞成这样……孩子留学图方便办个绿卡,算多大点事儿?”

卢林很认真地点点头,站起身走了,结果旁边有人喊他,“喂喂,东西拿走啊。”

“就是两只野生松鸡,一点蘑菇,给陈主任补身子的,”卢总头也不回地走掉了,“绝对不会犯错误,味道好的话,陈主任您说话啊。”

“我宁肯不要这两只鸡了,你让我睡一会儿行不行?”陈太忠很无奈地撇一撇嘴。

然而,接下来的时间里,又有人进来,随着陈主任的逐渐好转,找上门的事儿也渐次地多了起来,第二天下午的时候,殷放来到了科委办事处。

原来,蒋主任最终还是找到了殷市长,不过由于有省长父亲的叮嘱,她也没狮子大张嘴,提的条件还算公道,中方的十亿元投资里,素波出资三到四个亿,工厂在凤凰建设公司也在那里注册,高新区设个办事处负责对外联络。

如此一来,素波这边除了相应的投资分红,倒也没有享受更多的权益了,不过有这么个办事处在,也能提升高新区的形象,将来这边还可以搞仓库做货物中转——是的,这是一个以凤凰为主同时双赢的局面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