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62章 声威赫赫(上)

陈太忠最近过得真不算有趣,白天基本上没什么事情,很多时候都是在打坐修行,到了晚上,倒是能留下个分身,悄悄地出去会一下自己的女人。

像汤丽萍、李凯琳之类心思少的,少不得就要问一问,你的身体都大好了,怎么外面还说你的伤势重?陈太忠但笑不语,见他神秘兮兮的样子,别人自然是不好再问了。

然而他整理针状焦的资料,也是在晚上,又要逐字逐句地校对,所以彻底整理完资料,就到了七月十号。

这时候他也不想再拖了,于是借中午午休做幌子,穿墙出去变个样子,找个地方给邢建中打电话——当然,声音也是必须变的,“邢总你好,你托陈主任买的货,我已经买到了……小陈现在什么样子,你也知道,我直接把货给你送过去吧。”

“我托陈主任买货?”邢建中先讶异地重复一句,想到自己这个手机,就没几个外人知道,他才恍然大悟地回答,“哦,谢谢啊,不过这个……要买?”

“价格你跟陈主任谈,我只管送货,”陈太忠故作神秘,好歹要冒充有关部门的人嘛,“今天晚上,你就在碧涛的办公室休息吧,到时候我去找你……”

“请问……”邢建中刚想说我还在张州,你几点过去找我,不成想对方直接压了电话,说不得他只能苦笑着摇摇头,这些主儿行事,还真是没有章法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人家找到东西了,这就是天大的好事,于是他匆匆地料理完手边的事情,就赶到了凤凰,抵达碧涛的时候还不到六点。

邢总也不知道该如何接待对方,就把助理什么的都推到办公室外面了,一个人呆在里面,想一想之后,又跟专门为自己做饭的大厨说一声,多备点净菜,随时准备动手做饭,到最后,他还吩咐了门卫,只要是找我的人,你就把电话转给我。

这个命令一下,邢建中今天晚上就热闹了,现在很多人都想找邢总,出货的进货的、放贷的化缘的、推销的合作的,但一般时候,邢总又哪里是那么好找到的?

邢建中接电话一直接到八点半,才没了什么人骚扰,但是那有关部门的人却是不见去向,这下他也不等了,点了三个菜一个汤,一碗米饭,又打开一瓶啤酒,慢条斯理地吃喝了起来。

邢总的酒量不算太小,所以这一瓶啤酒只是起个放松的作用,由于心里有事,他喝的也很慢,九点钟才喝完第一瓶,这顿饭也就结束了。

叫人把碗筷收拾走,邢建中又呆坐了一阵,感觉想得实在头疼,说不得又打开一瓶啤酒,心事重重地灌下一口之后,正要放下酒瓶,猛地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侧头一看,却发现自己的电脑桌前的转椅上,居然多出一个人来。

这人来得真是无影无踪,好悬没把他吓一跳,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,狐疑地看一眼门口,又看一眼窗户,心说不愧是有关部门的人,“你是……送货的?”

“是送货的,”这位点点头,此人身材适中,胖瘦适中,相貌……也适中——简直就是那种扔进人堆就找不见的主儿,真正是标准的不引人注目,要说有什么特点的话,就是皮肤黑了点,说话带一点不知道哪里的口音。

人虽普通,说话却是不普通,黑脸膛很直接地发话了,“不要再喝酒了,今天晚上你会很忙,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,是很有必要的,所以我才来得比较早……不会有人再进来了吧?”

对陈太忠来说,他来得确实比较早,往常这个时候,他还没睡呢,今天早早地上床休息了,希望不会有人生出疑心吧。

这会儿来还算早?邢建中听得颇有点无语,不过想到自己面对的人基本上属于那种非人的存在,心里倒也释然了,打个电话给自己的助理,要他别再放人进来,天大的事情都推到明天——今天我喝多了,就算是章尧东找我,也是这话。

邢总不是没有想过,眼前这人若是别有用心的话,自己这个安排怕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但是……撇开陈太忠的因素不提,只冲人家能这么诡异地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,想做点什么对自己不利的事情,真的是太简单了。

放下电话之后,他甚至拿起眼前的大号玻璃壶来,专门去冲了一壶茶,“明前的毛峰……我就喜欢喝绿茶,一起喝点。”

等他将茶洗好泡好,转身回来的时候,面前已经多了一叠纸,黑脸膛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这是你问题的答案,旁边这个U盘,是现场工艺生产的录像。”

邢建中拿起这叠纸之后,就再也没有放下,只看这二十几张纸,他就用了整整两个半小时,其间时而皱眉时而点头,真的是看入迷了——陈太忠都要花十几天时间来整理的资料,哪里有那么简单的?

看完文字资料之后,他想也不想就打开电脑,开始看U盘上的录像,这一看又是一个小时,这还亏得是很多场景他都直接快进了——毕竟陈太忠不是专业的,有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也拍了进来,这实在太正常了。

等他看完这些之后,就过了十二点,茶都凉得不能再凉了,但是邢总不介意,他很遗憾地抖一抖手里的纸张,轻叹一口气,“可惜啊,还有小二十个问题,没有答案……不过还是谢谢你,这些资料会极大地缩短我研发的时间。”

“别急,还有呢,”黑脸膛送身边的手包里摸出一副手套,慢条斯理地戴上,然后才从手包里慢慢地往外掏,那是十格一盒的塑料盒子,他足足掏出了二十多个盒子,“这是原材料、中间产品、尾渣和生产材料的样品,上面有标签,至于说鉴定……你不要太懒啊。”

“哈,有这个足够了,”邢建中一把抓过几个盒子,细细地看起了标签,然后又抓起了其他的盒子,看了差不多半个小时,才很坚决地点点头,“有这些资料,那就足够了。”

直到这个时候,邢建中才反应过来,人家为什么说自己今天晚上会很忙——现在就已经快凌晨一点了,然而眼下,他心里还有太多的疑问要问,根本舍不得休息,“看起来,您对这个针状焦的生产工艺,也很了解啊,很多东西都给到点儿上了。”

“一般般吧,”陈太忠大喇喇地点点头,心说这东西其实也不难搞,花了哥们儿一个来月的功夫而已,我要是不当官去搞这些,真的比你强得不止一点半点。

“那有些地方,我不是很了解,咱们能探讨一下吗?”邢建中谨慎地开口了,其实他能感觉出来,对方就是个二吊子——专业的就是专业的,接受过系统学习并且亲身实践过的人,其专业性肯定比学了一个来月的人强。

然而对邢总来说,中国这种大环境里,这样的半吊子都不多,全国有没有五百号人都不好说,这黑乎乎的家伙虽然不是专精一项,但是对整个系统吃得很透,大方向把握得很好,想到这还是有关部门的人才,而不是专业人才,他真的生不出半点轻慢的心。

他唯一担心的,是这个资料并非是这个黑脸膛整出来的,那么,要通过此人跟别的专家沟通,那真的还挺麻烦。

眼见对方毫不含糊地点头,他心里登时就是一喜,“请允许我冒昧地猜测一下,其实……你们收集到的资料,绝对不止这么一点,只是有人把认为有用的资料拿给我了,不知道我这个猜测,对不对?”

“没错,那个人就是我,”陈太忠继续点头,这才是他今天亲自过来的原因,陈某人偶尔也有装神弄鬼的兴致,但是今天他来此地,是专门推了跟湖滨小区众女的联欢——如果没有足够的理由,他直接丢一份文件在邢建中的车里就行了,哪里有这么麻烦?

听到邢总这么问,他心里也禁不住沾沾自喜,你也知道我细细挑选过啊?哥们儿不是吹的,只要想干好什么,那就能干好什么。

“那我就要好好地跟你请教一下了,”邢建中一听,就越发地来劲了,其实有了手上这些东西,他已经有极大的信心在短期内上马针状焦项目了,但是……若是有些事情能问得更清楚,那岂不是更好?

于是接下来,就是将近四个小时的学术探讨时间,在这个交流过程中,邢总越来越肯定,眼前这位不过是刚入行的新手,但是人家对整个体系的掌握,还是相当清楚的,尤其难得的是……人家见识太广,有些问题回答不出来,直接就把生产过程一点点地描述出来了。

也就是说,眼前这位不但对针状焦的生产体系有理论基础,更是去现场细细调查过的——这样的人才,居然跑到国外去搞情治工作,而且还有如此的身手,念及此处,邢总也不禁感慨一声:果然啊,中国的精英人物,大半是进了官场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