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58章 红了(上)

官场里从来不缺乏有心人,更别说北京城那些中枢了,陈太忠的名字一亮,立刻就有人想到了此人的来历。

杜毅在一个小时之前,就接到了某人的递话,递话的人跟他关系不错,于是就直接说,地北那边都报道了,你天南反倒没动静,这么搞很容易让人生出一些想法——被错误解读的话,那真的不好。

我又没有拦着他们,杜书记真的是有点无语,陈太忠出事的消息,他早就听说了,今天一大早,王毅单甚至搞到了地北省昨天的新闻录像,给领导过目。

就算他再不待见某人,看了录像之后,他也要由衷地感慨一句,蒙艺你怎么就那么傻,不把这厮带走呢?带走的话,我固然是痛快了,但是你更痛快啊。

所以面对传话的这位,他很淡定地表示,事发当天我的秘书长都连夜去了地北,谁要再误读的话,那一定是别有用心——我们不率先报道,跟地北那边不点名,是异曲同工的,目的还是为了保护这个年轻的干部。

挂了电话之后,杜书记也难得地感慨一下:小蒙啊小蒙,你有陈太忠,我有曹福泉,这俩都是火箭干部,做事也都很跋扈很不靠谱,更重要的是,曹福泉的运气也赶得上陈太忠——这家伙的莽撞,为我解围也不是一次了。

他这个感慨基本正确,不过真的要让蒙艺听到的话,蒙书记十有八九会还他个冷笑:陈太忠为我提供臂助的时候,自己也能落下一点——起码不会亏了什么。

而曹福泉呢?你杜毅的面子算是保下了,堂堂省委秘书长,却是一次又一次被一个正处打脸,这俩人的运气真的一样吗?

杜毅是应付过去传话的那位了,但是他心里恼火啊,虽然说事情的因果他非常清楚——宣教口不想激怒他,这个态度是正确的,不过……潘剑屏你做事有点担当会死吗?

仓促之间,杜书记并没有想到,地北那边还冒出了一点幺蛾子,才导致事态产生了这样戏剧性的变化,不过他也不需要考虑这么多。

他想的是潘剑屏这么黏糊,那我就不联系他了,所以杜毅拎起电话,不分青红皂白就痛骂了一顿褚伯琳,天南省的干部勇救游客,地北那边连现场录像都有了,咱们怎么也得有个报道吧?“……你干不了这个台长的话,明天去组织部交辞职报告!”

不过,他这话虽然说得严厉,褚伯琳却是听出来了,杜老板没当真——省委书记想动一个电视台长,用得着专门打个电话吗?直接一句话就把人一撸到底了。

跟着宣教部,果然总是犯错误,褚台长被人批评不是一次两次,倒也皮了,尤其是他确定,自己的谨慎虽然让老杜不满了,但是这苦心,大约对方也体谅了。

于是,他直接就将责任推到地北电视台身上了,“我们都准备好新闻了,临到播出了,那边说救人者身份待定……这个录像,我们也没拿到,今天我们一定积极补救。”

“补救也没必要夸大其词,真实就好,”杜毅被这件事搞得有点被动,但是他也不会因为一个小小的瑕疵,就做出巨大的让步,“封疆大吏”四个字可不是玩笑,所以他很明确地表示,“我不希望看到从一个极端,走到另一个极端。”

这个电话挂了没多久,曹福泉又打来了汇报电话,这个时候,杜毅再猜不出腾行健的意图,那也真是愧对他屁股下面的这个座位了。

所以他的选择,跟潘剑屏的选择如出一辙,我不说这个救人的干部是谁,也不说他是什么单位哪个阵营的,就当一般的干部对待了——别人有的,你一定有!别人没有的,你也享受不到额外的关照。

那么,他让曹福泉回来的指示,也就正常了——姓陈的你出事了,领导们去看你;你病情稳定了,那就慢慢地将养吧……甚至,秦连成都可以回来了。

我杜某人承认,陈太忠你这件事做得非常出彩,但是体制就是体制,你最危急的时候,领导们去过了,你的成绩,我们也愿意肯定,但是,没必要让一个副部和一个正厅,陪着你走完这段康复之路吧?

当然,你若是死了,我杜毅绝对会在你的追悼会上致辞。

曹福泉听完这话之后,放下电话就转身离开了,他并没有像杜毅吩咐的那样,去通知秦连成,因为杜老板的指示他听得很明白,秦连成“也”可以回来——那就是说,不回来也无所谓的,这种局面下,他有必要提醒对方吗?

事实上,秦连成也没时间回去了,因为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各个媒体的记者纷拥而至,昨天的新闻真的太震撼了,大家都想知道救人者的健康状态和真实身份。

当然,众人关注的焦点,主要还是男青年目前的各项生理机能指标,其他的就要略略差一点——其实这身份,真的是再扯淡不过的事情了,能确定的人早就确定了,不能确定的人,也不好乱飞那些八卦的消息。

在中午的时候,天南午间新闻做出了一个简短报道——省委文明办副主任陈太忠同志,在跟地北省经验交流的过程中,按邀请方要求,在视察风景区建设时,遭遇了泥石流。

就在这个危急时刻,陈太忠同志奋不顾身,从泥石流中拯救失足少女,导致自己身败……那个名未裂,是的,陈主任正处于生命垂危中。

至于更详细的图像报道,晚上会有,敬请大家到时收看。

来人民医院的媒体越来越多,秦连成实在不堪其扰,回避了,于是大家又逮到文明办三个副处长发问,这时候就不是很规范的提问了。

比如说有的媒体就问,说你们既然是来交流的,地北怎么可能连你们的身份都不清楚——昨天的报道,很没头没脑啊。

“我们怎么可能知道地北是怎么想的?”傻大姐大大咧咧地发话,“地北人的事情地北人做主,我们虽然在精神文明建设上有些心得,也不可能去干涉……”

她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柳青云捂着嘴拖走了,然后李大龙在一边接话。

“事实的真相是这样的,陈主任帮助过很多人,从不留姓名……别人想报道的话,我们不阻止,但是我们不会自己标榜自己,天南文明办从来都是这样,我们知道自己做了,那就够了,不需要嚷嚷得全世界都知道,在这里,我感谢地北文明办尊重我们的习惯。”

“这个录像我看了,”另一个记者举手提问,“虽然看起来很真实,但是……有没有可能是摆拍的呢?请原谅我的直接,事实上,这种勇气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,我说,我只是怀疑,你们不要这个样子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柳青云和李大龙就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,一副要一决生死的架势——怀疑尼玛的头,有本事你也摆拍一下,结果吓得这位话都没说完,转身就向外跑去。

李云彤是文弱女子,不玩这些粗野的东西,她只是抓起身边的签字笔筒,抽出一枝签字笔,用甩飞刀的姿势扔了出去,“我们领导生死未卜,我的心情不好……还有谁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的吗?”

总之,在这种热烈的气氛中,大家就这件事情获得了统一的认识,救人者确实是天南省文明办副主任陈太忠——虽然陈主任自身处于昏迷中,不能进行更有力的自证。

这个论证过程听起来有点荒唐,但结果就是这样,诸多媒体记者是来求证消息的,不是来打架的,于是就纷纷散去——明天的稿子有交待就好了,说那么多做什么?

但是李云彤表示,她不能满意这个结局,“柳处、大龙。我总觉得,领导的身边……围绕着一些什么阴谋,咱们要帮领导扛住了。”

阴谋未必有,阳谋那是肯定有!李大龙和柳青云的心里,那是明镜一般,陈主任昨天上地北台,连个名字都没混到,那可能是偶然的吗?

可是明白归明白,这话还不好随便说,起码柳青云不敢接口,倒是李大龙跟李云彤同为稽查办副主任,接触得多了,倒也不怕点一句,“云彤姐,咱们再怎么生气不顶用,要不你让建阳问一问,天南那边怎么了?”

这话不无酸意,但也确实是事实,文明办里跟得陈太忠最近的,不是李云彤而是郭建阳,就算从表面上讲,也是名正言顺的通讯员——上面的领导都这么认可。

那就说一声呗,李云彤还怕这个?于是她给郭建阳打个电话,结果郭建阳在那边冷笑一声,“我打听过了,很多人觉得是咱领导没死,心里遗憾。”

这一言点醒梦中人,傻大姐三人身在局中,一根筋地只盼着领导好转,别的念头根本是想都不敢想,却不知别人是如此看待领导的伤情。

陈太忠在天南官场这几年,得罪的人本来就不少,更别说这次的救人搞得动静实在太大,他要是不死……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宣传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