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56章 死了才好(上)

秦连成来之前,真的没想到曹福泉也会来,他上了高速差不多半个小时,才接到了电话,秘书长要他开得慢一点,“我追上你,咱们一起去。”

秦主任哪里肯吃这一套?于是他很痛心地表示,我现在心急如焚,实在没心思等您,秘书长您包涵了,挂了电话之后,他要司机加速。

然而接下来,悲催的事情发生了,他的车胎漏了,换上备胎之后,没走多远又发生了爆胎,只能坐在高速路旁,等着秘书长的车队。

要说秦连成此前,对曹福泉只是下意识的抵触的话,今天姓曹的做出的行为,简直让他感到了厌恶,因为——秘书长是冲着小陈之死来的。

这绝对不是秦主任以小人之心置君子之腹,因果明明白白地摆在这里,陈太忠哪怕做下再惊天动地的事情,他也仅仅才是一个正处,不值得一个省委常委漏夜驱车赶往邻省——这个常委还是跟伤者不怎么对眼的。

他只有死了,才能让曹福泉的到来充满意义,没错,对秘书长而言,只有死去的小陈,才是好的陈主任——他若苟延残喘下来,那就是让领导的剧本效果打了折扣,味道也因此变得不那么纯正。

这才是最令秦连成气愤的地方,我来看望陈太忠,是希望他能活着,而你来看人,打的主意就是要送终,同时还要强调自己对文明办的领导——这尼玛什么玩意儿啊。

秦主任早就听说,曹福泉此人,看似粗暴跋扈没脑子,但其实非常擅长投机取巧,这一刻,他是彻彻底底地看清了这一点。

好在小陈争气,挺过来了,秦连成心不在焉地吃完早饭,才侧头看一眼宫华,“宫主任,我就在医院里休息好了,有空的房间没有?”

“有!”宫华毫不犹豫地点点头,省人民医院的病床从来都是紧张的,但是正厅级干部以上的特护病房,基本上都不会住满人,更别说这还是省外来的正厅客人。

不过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,宫主任也感觉到了不对劲,两个截然相反的表态,说明天南文明办和天南办公厅,还存在比较严重的对立情绪——这个情绪大到都不怕被外人知道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天南文明办都能闯出这么大的名头?宫主任是真心觉得,自己有点不懂了,但是他做为地北人,不懂也就不懂了,这并不重要。

不多时,房间就落实好了,秦主任要求再看一眼小陈,这个请求被批准了,不过医生说了,你看一眼就走,啥话都别说——伤者是属于一个很微妙的平衡中,没准你打一个喷嚏,那边马上就心跳停止。

医生叮嘱得很到位了,秦连成没有表态,直到到了陈太忠的病床前,他才轻叹一声,“太忠,你必须挺住,多少人等着看你的笑话、糟蹋你的成绩……为了文明办,你必须醒过来。”

“连成主任,走吧,”宫华轻轻地拽他一把,心说医生都说不让刺激了,你倒是好,什么话刺激就专说什么话。

秦连成却是不为所动,他细细地看一看监控脑波和心脏的设备,发现没有什么异样,等了一阵之后,终于是悻悻地离开——上次严自励说了个“太忠库”,你就醒了,这次我说得明明白白的,你居然没有一点反应……

他可是不知道,陈太忠昨天留下一具分身就走人了,甚至赶上了通达到北京的最后一趟航班,此刻的陈太忠,正在北京机场琢磨去日本的航线呢。

至于这分身为什么会这么惨,那也是某人的设定,遭遇泥石流了,不惨一点可能吗?反正陈主任非常确定,自己不会轻易地被火化的——谁敢那么做,那就是政治错误。

所以他设定的就是:被挖出来之后的七小时,适度地恢复心跳,然后逐步好转,还有一些其他措施,就不一一说明了——是的,陈太忠真的不可能听得到老秦的激将。

他不可能听到激将,而事态还在延续,上午的时候,文明办的人就把消息传开了,说是陈主任在地北省不好了,秦主任和秘书长专程赶过去,送他最后一程。

这一下,消息可就传疯了,别看现在是周六,省委里没多少人加班。

虽然省委高层不愿意谈及此事,下面的人也不好乱问,但是大家可以跟地北省委打听不是?要知道,曹福泉能比较及时地得知那些消息,并且知道后续的内容,也是他地北的朋友传过来的——没有结果之前,潘剑屏和秦连成都不可能去通知他。

大约在十点钟左右,褚伯琳来到宣教部找到了潘剑屏,地北电视台跟我打招呼了,想要报道一下英勇救人的文明办副主任陈太忠的事迹,他们希望跟天南台协作一下,资料共享、呼应着报道,这些都没问题,然而……我该怎么配合呢?

啧,以潘部长的老道,听到这话也禁不住皱一皱眉头,沉吟一下才反问:你觉得自己该怎么配合呢?

在潘剑屏这个位置上,不答反问这行径,通常代表的是极度的不满,但是褚伯琳也不怎么害怕,“我这儿就跟着部长的指挥棒了,但是问题的关键是,小陈生死不明……”

褚台长也知道,杜毅不待见文明办,但他是宣教部这一系的人马,倒不必要太在意杜书记——小事的话,杜毅要考虑分工的问题,不好随意插手宣教部的地盘,真正大事的话,潘部长也挡不住杜书记的雷霆一击。

褚伯琳约束着自己,不要捅出什么大纰漏,但是现在这样的事情,他必须要经过部长的允许,才能操作。

潘剑屏还没来得及表态,窦革命求见,能让宣教部旗下这两大干将亲来请示的事情——大约也只有那么一桩了,于是他示意放行。

果不其然,窦社长一进门,看到褚伯琳之后,就是微微一笑,“果然是信息时代了啊,小褚你这……也是为文明办的事儿来的吧?”

“文明办?”褚台长眉头微微一皱,才又笑一声点点头,“差不多吧,有关系……文明办别说在省内,省外的事情,也是可歌可泣啊。”

窦革命跟褚伯琳,在宣教部共事了十来年,两人的关系一直不是很融洽——相同的位置,争夺的是同样的资源,彼此还要相互提防,能融洽才叫怪事。

所以虽然两人眼下,都各有一方局面了,但彼此双方也不是很买账,窦革命见他阴阳怪气的,也懒得搭理,就转头冲潘部长发话,“部长,昨天陈太忠干得很不错,那边表示了……愿意全力宣传配合,但是这个尺度,我拿不准。”

窦社长肯定拿不准,以陈太忠昨天的表现,再怎么夸赞都不为过,但是话又说回来,杜毅不待见文明办是众所周知的,那么他写大稿子之前,必然要请示自己的领导——就是那句话,小事上他能不在乎杜毅,大事上,杜毅随便一脚就能把他踩死。

“有什么拿不准的,该报道的就报道嘛,”潘剑屏面无表情地发话,堂堂的宣教部长,不可能跟草根一般地真情流露,“兄弟单位的要求,该配合就配合……能答应的就答应,你们自己发挥吧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这二位听得此话,面面相觑了好一阵,才是窦革命出声了——他真的是老资格,所以不怕犯错误,“可是小陈生死不明……咱们定个什么基调呢?”

生存还是毁灭,这是确实是个问题,眼下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定性——共产党人讲的就是党性和原则,潘剑屏非常清楚这一点,于是他淡淡地指示,“说说你的想法。”

有些因果其实已经摆在那儿了,就是不合适说出来,连窦革命都没办法点得更明白了,“以我对小陈的了解,他那身体一定能尽快康复,现在宣传的调子太高,恐怕……恐怕这个板还是要您来拍的。”

潘剑屏嘿然不语,心说我都让你们自己决定了,还要找我来拍板?

其实大家都明白的是,陈太忠没死,才导致了这个基调不好定。

烟云山这档子事,真的是近期来少有的官方猛料了,对提升干部形象,提高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和归属感,其重要意义和所能起到的作用,再怎么形容都不为过。

然而……重点在这个然而上,陈太忠若是没死,这个意义就要大打折扣了,站在宣传的角度上讲,死了的陈太忠,才是好的陈主任——真相往往就是这么残忍。

简而言之,天南是杜毅的天南,在没有确定陈太忠的死讯之前,杜书记绝对不会支持树立这么个形象,而小陈万一被救过来了,那前期铺天盖地的宣传,对这个年轻干部未来的成长,并不全是益处。

当然,小陈若是真的脱离了生命危险,大家也基本上知道该怎么做了,可偏偏地,这家伙还远没有脱离生命危险,这家伙,连救个人都搞得大家坐蜡。

像眼下这种情况,通常比较负责的做法是拖一拖,看一看情况发展再做决定,但现在让人挠头的是——地北那边等不了啦,看起来还要大力宣传的样子。

潘部长恼火也恼火在这里,我既然肯让你们自己决定,只要你们不捅出大的纰漏,将来有人找碴,我是肯定要管的,非要让我把话说那么明白,直接对上杜毅,你们就开心了?

“这种事情用不着我拍板,”他冷哼一声,一摆手,“好了,你们可以走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