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55章 不眠之夜(下)

说到这里,李大龙委屈得蹲在地上,嚎啕大哭了起来——可怜的纪检委派驻干部,听说陈主任遇险的时候他没哭,听说陈主任不行的时候,他也只是含泪,但是听到眼前的人说陈主任是傻逼,他真的压抑不住内心的委屈了。

“那个啥,小李你息怒啊,”宫主任出声安慰,其实在他心里,也觉得陈太忠不太稳重,尼玛你堂堂一国家正处干部,遇险之后自己能逃出来就完了,谁让你又冲回去的?

宫华相信,在场的干部里,抱有他这种思想的绝对占大多数——官和草民,那是一回事吗?但是眼下这个时候,他可不能这么说,于是他出声发问,“小李,我问你一句,你觉得你们陈主任,是一个在意别人怎么说的领导吗?”

“他不是,”李大龙非常肯定地摇摇头,“我相信陈主任救助那个女孩儿的时候,脑子里只是想救人,肯定没有想过别的。”

“那你就不用介意那些胡言乱语,咱共产党人做事,求的是问心无愧,”宫主任主要是想和稀泥,但是他也有心追究一下那家伙的责任。

然而,不久之后宫华听说,胡言乱语的那家伙,居然是财政厅副厅长家的公子,他虽然是正厅了,可面对这种实权副厅,他也要顾忌一二——关键他是党委口不是政府口的,所以现在也没办法直接表态。

又过一阵,李云彤等人也来到了医院,众人相对无语,直到凌晨四点的时候,重症监护室里传来一些小小的躁动,大家齐齐地站起身,心里也升起一点希望,然而护士出来小声嘀咕一句,原来是那女孩儿已经苏醒了过来。

女孩来到医院之后,做了全面的检查,除了脚踝扭伤之外,就是放在头上的双手有些小划伤,清醒过来是早晚的事情,倒是女孩的父母和几个同学挺激动,不过看一看走廊另一边黑压压闷声不响的人群,他们也克制了自己的欣喜之情。

做父母的想进去看一下女儿,护士点点头才要叮嘱两句,言主任沉着脸走了过来,“在伤者的状况稳定之前,不许进去。”

她就没什么事儿啊,护士很想这么回答一句,然而看一看此人身边跟着的值班主任,她终究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心里暗暗地腹诽:到底谁是医生啊。

言昌盛这么说,自然是有他的道理,陈太忠是不行了,那就要保证他救下的女孩儿生龙活虎,如此一来,才能更显出陈主任的伟大——所以他必须全力保证女孩儿的康复。

女孩儿的父母不知道这位不是医生,也就只好认了,不成想对方又说话了,“省电视台有记者在外面等着,你们去说两句感受吧。”

要说记者这活儿,苦起来是真苦,大半夜地不睡觉,还要等在这里,不过这也正常了,一个即将惊天动地的新闻要出现了,而且顶头上司省委宣教部点名,说你们必须配合。

女孩儿的父亲点点头,女孩儿的母亲犹豫一下,才低声问一句,“这个……我们大概赔多少钱就行了?”

他们知道,救了自己女儿的,是一个国家干部,而且官儿还不小,这么大的干部,肯定都是公费医疗,但是人家干部家属万一要跟自己家讹钱,那么——虽然救了我女儿,也希望有个度,所以做母亲的希望,在接受采访前,把价钱范围定一下。

“你真……”李云彤在旁边听得清清楚楚,一时间大怒,她冷笑一声,“陈主任不会要你们的钱,一分钱都不会要,这个时候你们想的居然是这些……我真为领导可惜!”

“我们是要赔的,救了我女儿,我认,”做母亲的低声回答,却是不敢抬头看她。

“我现在心情不好,别逼着我打你,”傻大姐冷哼一声,一旁的人看到顶着两个红肿眼圈的她竟能说出这种话,也禁不住暗暗感慨——怪不得陈太忠在天南能闯下这么大的名头,看看人家手下都是怎样的一群骄兵悍将。

那男人直接动手开打也就算了,连这个娇滴滴的美貌妇人,都敢放出这样的话来。

大约是在五点的时候,外面又稀里哗啦地走进四、五个人来,这时候有些人等得都困了,宫华甚至找地方睡了两个小时,又过来了。

“陈太忠怎么样了?”来的人以一个瘦高个为主,他四下扫视一眼,看到了一边的李云彤,“小李你告诉我。”

“这就是秦主任了吧?”宫华正好在,赶忙走上前伸手同对方相握,“还在抢救中……我是地北文明办的宫华。”

“曹福泉,天南省委秘书长,”瘦高个冷着脸同他握一握,然后一指身边另一个瘦高个——比他要低一些,“这是我们秦连成主任。”

“秘书长?”宫华惊讶地张大嘴巴,他可是没想到,陈太忠出事,居然惹得天南省委的常委连夜赶来,他是宣教部常务副,最是知道省委秘书长的份量——幸亏我在这儿守着呢。

下一刻,他就按下了各种心情,伸手跟秦连成握一握,“秦主任你好,你们培养了一个好干部,天南人民的好儿子。”

这话我怎么听得这么刺耳呢?秦主任嘴角抽动一下,太忠这看来是……真的没救了。

李云彤在一边看得奇怪,心说曹福泉怎么来了?趁着领导们听取消息的时候,她走到一个人身边低声发问,“姓曹的怎么来了?”

“唉,别提了,要不是路上连爆两次车胎,我们早就到了,”这位叫王全有,天南宣教部宣传处的处长,大家对秘书长的乱伸手,都是有点意见的。

“我们进去看一看,”曹福泉的强势,真不是吹出来的,面对宫华这地北文明办一把手,直接用了祈使句式。

面对这样的要求,宫主任也颇为无语,虽然这常委是天南省委的,但是他也无力阻挡,说不得协调一下值班医生,将人放进去看一看陈太忠。

这已经是破例了,所以大家也没看多久,一分钟之后就出来了,然后大家进入医院的小会议室,曹秘书长沉默了好一阵,才缓缓地发话,“救得过来吗?”

曹福泉知道这个消息晚一点,但是当他听说陈太忠十有八九救不回来了,就临时决定赶往地北,这不仅仅是死者为大的意思,更是表明文明办也是接受省委领导,而陈主任更是天南省委培养出来的干部。

“不是很乐观,”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专家发话,他是从仁爱医院请过来会诊的专家,“各种刺激心跳的方式交替使用,越来越频繁,量也越来越大,就怕什么时候刺激不起作用了……这个人的体质非常奇特,问题是,这不是长久的办法。”

“没准什么时候就稳定了,”秦连成黑着脸发话。

“唉,我们也希望是这样,”另一个人点点头,但是从他这一声长叹来看,他对这个前景并不是特别乐观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小会议室的门刷地被推开,值班医生兴冲冲地走进来,“伤者恢复了自主心跳……”(PS:救治过程可能不是很靠谱甚至离谱,请大家海涵,风笑不精通。)

“确定吗?”几个专家几乎是同时站了起来,所有的眼睛都变得神采奕奕。

“确定,虽然缓慢,但是已经趋于稳定,”医生瞪着两只充满血丝的眼球,欣喜地点点头,“我仔细观察过了。”

“那我们去看一看,”几个专家前后脚跟着走了,他们行医一辈子,什么样的古怪都见识得不少,但今天这个病例,还真是罕见——这主儿身体也太强悍了吧?

他们出去了,屋子里的其他领导只能闷闷地呆在那里,谁也没有说话的心思,好半天之后,仁爱医院的老专家推门而入,他语气沉重地发话,“终于稳定一点了,这是进展,但是远没有脱离生命危险……”

“有进展就好,”秦连成和宫华同时表态,然而那老专家犹豫一下,又补充一句——他不是本医院的人,倒也不怕说得直白一点,“但是这个现象……也未必一定是好事,那个啥,你们应该都听说过……”

回光返照!在座的所有人脑子里都冒出了这个词,不过秦连成不这么看,他信心十足地表示,“小陈的身体非常棒,缓过来就是缓过来了。”

又等了差不多半小时,陈太忠的伤情逐渐趋于稳定,院方给领导们送来了早餐,曹福泉这才打个哈欠,“秦主任,你继续观察者,我先到外面找个地方休息一阵……如果有什么变故,咱们随时联系。”

宫华不明就里,就说我们可以在医院给您安排个休息的地方,秘书长摇摇头,很果断地表示,“医院就是医院,我从来不搞特殊化。”

你是看陈太忠病情稳定了,心里不爽……秦连成心里暗哼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