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54章 不眠之夜(上)

“陈太忠救出来了?”秦连成自打听到地北的噩耗之后,就一直坐卧不宁,现在听到这个好消息,紧张地发问,“他的情况怎么样?”

这个……汇报工作的李大龙登时哑口无言,如果可以选择的话,他绝对不会主动打电话给秦主任,但是现在李云彤哭得泣不成声,柳青云则是跑得肺部毛细血管破裂,时不时就要急促地咳嗽一阵,根本没办法说话,也就是他还正常一点。

但是这个答案,他真的没办法说出口,只能沉痛地发话,“目前还在……紧急地抢救中,地北省委表示了,尽一切可能抢救。”

秦连成登时默然,尽一切可能抢救,那就是尽人事听天命了,更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陈太忠已经没救了,但是地北方面不能放弃,于是他深吸一口气,“小李,我现在要听实话,你老老实实地回答,我不会怪你,太忠……还有气儿没有?”

“暂时……没有了,”李大龙的消息,是从军方的电台里传过来的,细节未必可靠,大体绝对真实,说着说着,他就哽咽了起来。

不过他倒还懂得安慰别人,“不过上次他从省纪检委出来的时候,不也挺过来了吗?陈主任的身体非常棒,好人……一定是会有好报的。”

秦连成再度沉默,他非常清楚,李大龙这话就是说,陈太忠没救了,地北省现在就是死马当作活马医,尽一份心意罢了,当然,小李说的也有道理,小陈是善于创造奇迹的人,但是奇迹之所以被称为奇迹,而不是被称为白菜,那就是说,这种事情概率真的太低了。

他沉默了足足有一分钟,才低声发话,“我现在就往地北赶,你每半个小时给我打个电话汇报一下,如果有突发事件,可以随时拨我的电话……你告诉地北省委,在我到达通达见到陈太忠之前,抢救手段不许停下,谁敢让停,天南人民绝对不会答应!”

“我知道了,”李大龙很干脆地回答。

“太忠是交流先进经验去的,他也用实际的行动证明了天南人的思想境界,”秦连成说着说着,声音也变得哽咽了起来,“走的时候呢,老主任没送他,但是……我总得接他回来。”

“主任您路上要注意安全,”李大龙的话还没说完,电话那边就响起了嘟嘟的挂断声。

这个时候的陈太忠,确实已经没有任何生命体征了,但是可以肯定的是,地北一方绝对不会放弃任何一丝一毫的希望,救得过来救不过来是天意,救不救那是态度问题。

所以,哪怕没有秦主任这句狠话,地北人也不可能放弃救治的希望,十几名官兵在凌晨一点的时候,终于深一脚浅一脚地将陈主任抬到了苗寨,直升机已经在那里等待了多时,登时腾空而起,消失在茫茫的夜空中。

直升机直接将人带到了解放军二六六一医院,这倒不是因为这里是部队的医院,而是说这个医院最合适治疗陈主任。

二六六一医院擅长治疗各种声浪、冲击波的震伤和挤压伤,并且拥有丰富的临床经验,这一点上,就连地北人民医院、地北仁爱医院和地北医科大第一附属医院都望尘莫及——虽然这是地北省排名前三的综合性医院,但是,专业的就是专业的。

然而没过多久,陈主任身上绑着各种导线和管子,又被运上大型救护车,一路心脏电击运往地北省人民医院——论起让人回气儿的能力,人民医院排第一。

陈主任现在的情况挺特殊,电击和强心针齐上,心脏终于开始跳动,接着就能呼吸一阵,然而持续不了多久,心跳就越来越慢,需要再度的刺激……

李大龙赶过来的时候,就是凌晨两点了,李云彤和柳青云在后一拨人里,招呼陈太忠离开苗寨,所以这里只有他一个天南人,但是他根本无所顾忌,随手拎住一个护士就发问了,“我们天南来的陈太忠主任,现在在哪里?”

“你这人怎么这样?”护士吃他这么一吓,先是一怔,然后怒目圆睁,“这里是医院,现在是凌晨,你能为广大病患想一想吗?”

“我……”李大龙只憋得面红耳赤,真是计较不是不计较也不是,这时候有地北的干部走过来相劝,“李主任你息怒,请跟我们来。”

有人带路,李主任就很轻易地来到了重症监护室,在这里,他见到了文明办主任宫华,这大半夜的,宫主任堂堂宣教部的常务副,也不肯休息在这里看护,真的难得。

按说,李大龙这个级别的干部,真的是近不了宫主任的身,不过此刻,他是天南唯一的代表,于是很顺利地来到了监护室门口。

在门口的玻璃上瞄两眼之后,李主任抬手就尝试去转门把手,这个时候,坐在一边的宫华站起身来轻轻地一按,“小同志,别打扰里面医生的工作……你的心情我能理解。”

“宫主任,天南省委很关注我们领导的状况,”李大龙寸步不让地盯着他,不同省份的官场,又是各为其主的时候,李主任无须计较太多,“您能告诉我,现在怎么样了吗?”

“还在救治中,你放心,别说你们秦主任没到,就算他到了,只要有一线希望,我们依旧不会放弃救治,”宫华一字一句地回答。

秦主任的话是跟李大龙说的,不过这个表态早已传开,甚至都传到了宫主任的耳中,宫主任也没觉得这个要求过分——无非多救治几个小时,人家又没要求一定能救治过来。

不过宫华心里明白,眼下大家该考虑的是,陈太忠的葬礼,应该请一些什么级别的领导来,地北这边该做什么样的宣传和配合——这种情况下要是还能救得回来,那跟小麦亩产上万斤的概率差不多了。

“唉,真是可惜啊,”想到陈太忠这么年轻有为的干部就此陨落,宫主任也禁不住由衷地叹口气,此人背景深厚,又有能力,就这么憋屈地死了,真的是时也运也。

每个前景无限的干部的成长过程中,总伴随着这样那样的不确定因素,想到传言中,这人是黄家第三代重点培养的人选,还获得了派系外诸多大佬的青睐和认可,他又叹一口气——人脉、能力和机遇,你都有了,但是……你没那个运气,说啥也白搭。

宫华正感慨呢,就听到不远走廊的拐角处噼里啪啦一顿响,还有人闷哼和惨呼,他眉头一皱就走了过去,“怎么回事?”

怎么回事?李大龙和地北宣教部的人打起来了,只见李主任骑在一个年轻人身上,一拳一拳地猛击着,他双眼通红,“我让你嘴巴再贱!”

“喂喂,这是医院,”一边有十几个人冲过来,将两人拉开,“那个啥,大家有话好好说,都是兄弟单位的,搞什么呢?”

“你们也知道是兄弟单位啊?”李大龙被最少三个人夹着,死活挣不开,于是他凄厉地喊了起来,“他侮辱我们领导……”

“放开他,”宫华走上前,淡淡地哼一声,“那个,你说一下,怎么回事。”

李大龙也没有愤怒到狂暴的状态,别人松开他,他就理直气壮地回答,“这个人真的该打,他侮辱我们陈主任……”

合着李主任从重症监护室门口走开之后,心里实在郁闷难耐,想着陈主任一个好好的领导,就这么没了,真的是伤心呐——陈主任还挺赏识我的呢……

就在这个时候,他身边走过一个人来,那厮拿着手机,一脸贱兮兮的笑容,细声细气地说话,“芸儿你听我解释,我说不定一会儿就可以过去,等天南那傻逼彻底死透了,大家就可以歇着了……我就没见过比那货更傻的……”

“为了救一个……救一个尼玛大学生,他一个堂堂的正处,就迎着泥石流冲进去了,这他妈的,真是傻逼年年有,今年特别多啊,他死了不要紧,影响我去找你了……”

李大龙正满肚子憋屈呢,听到这样的话,真的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,他狠狠地瞪那年轻人一眼发话了,用的还是天南话,“傻逼你说谁呢?”

年轻人听他这么说,登时就是一愣神,然后就很不含糊地发话了,“老子打电话,关你屁事,有多远你给我滚多远,找揍呢?”

“我操尼玛的,”这一刻,李大龙真的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,他二话不说,冲上去一脚将此人踹翻在地。

稽查办成立的时候,抽调的就是各个单位年富力强的干部,李主任今年也不过才三十三岁,正值当打之年,有人在他哀恸的时刻找碴,他实在控制不住内心的怒火。

对面的年轻人也有把子力气,但是他是喝了酒的,而李大龙自下午起就是饥寒交迫惊恐万分,哪里有时间喝酒?脚下一绊,就将年轻人放倒在地,没命地捶了起来。

眼下被众人拉开,李主任兀自怒气冲冲,“陈主任为了救你们地北人,人都要不行了,他居然骂陈主任是傻逼,不该救一个草民,宫主任……天南文明办,等你姓宫的给我们一个解释,我操,你们地北人太鸡巴不是东西了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