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53章 恐怖泥石流(下)

吃完饭后,有人就想回了,陈太忠说我再往前面走一走,五点钟咱们苗寨汇合,我一个人走得很快的,结果柳青云说我跟您一起吧,然后又走过两个人来。

前面真没那么危险,风景倒是不错,不过到了两点的时候,雨又大了一点,柳青云这个时候也有退意了,“头儿,咱们往回走吧,再不走,五点可就到不了苗寨了。”

“你们先往回走,这儿景色挺好,我要再拍个十来分钟,”陈太忠手里也攥着一个小DV,他胸中有韬略无数,眼下就有一种方式能对待了:柳青云只要你退出去个五六百米,我就弄出来个山崩——这么大的雨,有个滑坡很正常的吧?

有了这个滑坡,交通就算阻隔了,哥们儿……总要绕过各个大山和河谷去找你们吧?然后,就没有然后了——哥们儿自己都不知道走到哪儿去了。

但是这仅仅是一种猜测——猜测是虚无的,现实是残酷的,柳处长不肯答应离开,除此之外,陈主任身边还有一个叫做“岩石”的男人,这是苗寨派出的向导,言主任没跟着过来,却是叮嘱他,一定要保障陈主任的安全。

看来只能……陈太忠心一横,正要暗暗出手,却冷不防一股大力传来,却是那导游狠狠地拽了他一把,力气之大,以陈某人的体格也踉跄了一下。

这还没完呢,岩龙拖着他就外回去的路上拽,那力道分明就是“你不从我就要用强”的意思,陈主任登时就恼了,他用力一甩将此人的手甩脱,眼睛一瞪才待发话,却发现对方冲上方递了一个骇然的眼神,然后也不理他,转身狂奔而去。

“快跑啊,泥石流,”柳青云嗖地从某人身边掠过,又伸手拽他一把,这只是示警的方式,没有拖着他跑的意思,柳处长是那种瘦小精悍的人,力气并不是很大。

泥石流……陈太忠怔怔地看一眼头上,发现头上两百来米处正有大片的山体在缓缓地滑落,覆盖面积……不好测算。

等他收回目光,发现柳青云和那导游已经蹿到了三十米开外,岩龙固然身手矫健,可是柳处长一蹦一跳地蹿得更快,居然有超过导游的趋势?

哥们儿要弄个山崩,得,还没动手山就真的崩了,一时间陈太忠真有点哭笑不得。

要不要“被泥石流”一下呢?他略一估算,发现自己怎么都跑得开,眼下被埋住的话,似乎有点不够真实,也有点窝囊。

下意识地,他的眼睛向山壁那边一扫,接着也拔脚就跑,两个呼吸之间,他就超过了岩龙和柳青云,看他跑得太快,落在最后的导游禁不住大声喊一句,“这……这里。”

陈主任和柳处长回头望去,却发现岩龙没有顺着小路跑,而是手脚并用爬上一块大石头,眨眼之间,这二位就明白了苗人的意思,这种情况下不能顺着路跑,只能往高处爬。

于是两人齐齐折返身子,陈太忠冲着那块大石头跑去,而柳青云则是眼珠一转,跑向附近的另一块大石头——这块石头低一点,但是离他近,离泥石流远。

陈太忠蹭蹭蹭地直接跑到石头上,还待回头拉一把柳青云,才发现那厮的脑瓜不是一般的灵活,居然上了另一块石头——尼玛,你小子居然敢比领导聪明?

山体滑落的时候,一开始会很缓慢,到得后来就是越来越快了,陈主任站在石头上,慢条斯理地发问,“山里经常有泥石流?”

“不多,”岩龙摇摇头,他的汉语说得不是特别好,下一刻,他就惊叫一声,“喂……喂喂,你……你干系么……”

就在这个当口,山的拐角处转出十几个人来,有男有女,都是十七八岁的模样,大家本来有说有笑的,猛然间有人发现了头顶的不妥,一声大喊,众人登时撒腿狂奔。

这时候跑就有点仓促了,所幸的是大家都是身手矫健的年轻人,然而这天雨路滑,一个身穿白色运动服的女孩连摔两跤,第二次站起来,蹦了两下,连走都走不了啦,只能呆呆地望着山上的土石奔涌而下,然后才没命地尖叫了起来,“啊~”

这种情况下,谁都不敢回头去救她,然而就在此刻,一道身影狂奔而至,那是一个高大的年轻人——这就是甩脱了岩龙的陈主任。

陈太忠抄起女孩,扭身就向前跑去,然而怀里多了这么一个人,怎么都跑不快了,当那群学生有样学样地爬上岩龙所在的巨石时,扭头望去,眼睁睁地看到了终身难忘的一幕。

那高大的男人将女孩儿贴着山崖放下,然后自己也四肢紧紧地贴住了山崖,那青色的身材是如此地魁梧和宽广,只有在胸腹之间,偶然能看到一丝白色透出——那是女孩儿运动衣的颜色。

下一刻,在众目睽睽之下,铺天盖地的泥石轰然砸了下来,声音响彻整个山谷,泥水石块乱溅,但是在众人心中,时间似乎就静止在刚才那一瞬间——青色的身影被吞没的一瞬间。

岩龙盯着那泥石流呆呆地看了有半分钟,才蹲下身子嚎啕大哭了起来,他为此感动,他自责自己的胆小,他后悔没有拉住陈主任,他内心惶恐——那是贵客啊……

“陈主任~”一声撕心裂肺的声音响起,却是柳青云放下手中的DV,他的眼泪在瞬间就和着雨水滚滚而下,此刻的他,根本不像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。

大家静静地呆了有五分钟,才有一个年轻人侧头看一眼自己的团体,“那谁,砸到的几个休息一下……大家跟我去挖人。”

“不许去!”岩龙抹去脸上的泪水,语气生硬地发话了,“可能还有……还要再死人吗?”

“那我们总该做点什么吧?”年轻人听出来了,这是山里的苗人,这种事情人家比他有发言权,“他俩可能还没死。”

“有人报信,”岩龙冲着身后努一努嘴,大家扭头一看,发现那个声嘶力竭喊话的男人,已经不见了踪迹,“这是贵人,很快会有人来救……”

柳青云跑步的速度真的不慢,四十分钟之后,他就追上了慢慢折返的大部队,“陈主任为了救人,被泥石流埋了,快救援……”

众人一听大惊,言主任快步走了过来,才要发问,却发现赶来的柳处长长出一口气,身子一软倒在地上,晕了过去,只是他的手上,还兀自举着那台小小的DV。

柳处长站在石头上,只是想忠实地记录下这难得的一刻,并不是每一个人一生中都有机会见得到泥石流的。

但是在这短短的两分钟里,他不仅仅记录下了泥石流,更是记录下一个令人震撼的片段——已经站在山石上的陈主任,毫不犹豫地冲下去救那个女孩儿,最终被泥石流吞没了。

“陈主任……”李云彤看到最后,禁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,李大龙也是眼含泪光,言主任手一挥,果断地发出命令,“想尽一切办法,尽快联系到山外,谁第一个联系上,奖金一万。”

这话比什么动员令都好用,有那自恃腿脚快的,转身没命地向山外跑去,更有人将手包转交给别人,匀匀地向山外跑去。

半小时之后,这位联系上了山外,此时是三点半分左右,差不多一个半小时之后,当地的武警消防官兵赶到了苗寨——这个时候,入山的大部队也从山里走了出来。

这时候,有人交头接耳地谈论着事情的始末,不多时,又有军方的直升机赶过来救援,再然后,省委宣教部部长也赶到了现场——陈主任是天南来的干部倒是小事,关键是……他用自己无私奉献的行为,向大家证明了,什么才叫社会主义精神文明。

山里情况复杂,又下着雨,天也快黑了,直升机无法机降,只能扔一些工具下去——大多数还是不知道被丢到了哪里。

不过有了这些工具,最先徒手赶到的官兵就方便多了,尤其是那帮年轻人里,还有人记的两人大致被埋在了哪里,于是在夜里十一点,陈主任和女孩儿被挖了出来。

令大家诧异的是,这俩人身边有几块大石头很凑巧地支愣着,里面居然还有不少空气,陈主任的头上和背上,到处都是血淋淋的伤口,人已经没了气息。

而女孩儿却保护得非常好,她虽然昏迷着,可还有一丝的气息,经过紧急抢救,她的呼吸变得正常了起来,脸上也有了一丝血色。

经医生初步判断,女孩儿是因为缺氧导致的窒息,或者还有脑震荡——毕竟泥石流冲击时,除了泥石,也有巨大的声浪和气浪。

总之,女孩儿没有太大的危险,生命体征在急剧地恢复中,但是陈主任——医生轻喟一声,“可惜了啊,这么年轻的小伙子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