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52章 恐怖泥石流(上)

言昌盛虽然只是一个副主任,但是他早就习惯别人帮忙打伞了,也就是在省委,他不敢搞得做派太大,真要下了地市,打伞开车门都有人效劳。

那种场合的话,言主任的通讯员在开车门时,还要探手遮到车门框的上方,以防他不小心碰到门框上——领导碰头的可能性实在太小了,但这是一种做派。

所以言昌盛看陈主任“亲自打伞”就很不顺眼,不过从这几天的接触中,他已经略略知晓此人的脾气了,于是就懒得多事,而是谈起了这里的苗寨风俗(苗寨为杜撰,无所指)。

言主任来这里玩,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很多东西是如数家珍,这次大家来玩,也征调了两个导游来,不过在个别问题的深度上来说,导游远不如他。

上得台阶来,有一个小庙,里面供了两个塑像,一个是黑龙爷,一个却是唤作铃仙的采药童子,据导游讲,这黑龙爷代表风调雨顺,颇有灵异之处,而这铃仙则是在很久很久之前,苗寨曾面临瘟疫袭击,十室九空,惶恐的人们来求黑龙爷保佑。

黑龙爷听到了大家的祈愿,于是派了自己的采药童子铃仙前来,为大家消灾祛病,疫情终于得以控制,乡人感念其恩,随塑个小童雕像。

“这其实就是纪念一个不知名的游方郎中,”言昌盛站在一边笑吟吟地补充,“这里山多,自古以来,货郎来了转手鼓,收货的来了敲梆子,郎中来了摇铃铛……金梆子,银鼓子,揪心不过摇铃子,郎中来了,大家是既欢迎又害怕,欢迎他们为大家治病,又害怕庸医害人。”

“重病肯定要到山外看的吧?”傻大姐出声置疑,以她的级别,真的没资格插嘴的,不过她不但是客人还是女人,更是风韵犹存的美妇,所以,别人也不会在意。

“你现在看着路平,以前别说病人,健康人上下山,没准都摔死了,”果不其然,言主任丝毫不以为然,他笑吟吟地解答,“而且山里有豹子啊蛇啊,再以前还有老虎,而且……还有专门打劫的强盗,山里人想看个病,还真的不容易……”

在这个小庙,大家停留了一段时间,然后又来到一个非常大的瀑布,昨夜雨水充沛,瀑布壮观惊人,再然后又是几棵千年的松树。

总之,一路可供开发的旅游点,真的是很多,一行人边走边拍照,来到苗寨的时候,就十二点了,有不少脚程快的游客已经停了下来,参观苗寨风情,又有人穿了苗装,在那里引弓射箭,还有人骑着比毛驴大不了多少的小马,在那里拍照。

苗寨这里,基本上就是一般游客来烟云山的顶头了,这里的手机信号非常地弱,也就是诺基亚、波导之类的能隐约有点反应,连摩托罗拉,都已经是“莫谈的啦”。

再往前,还有一个山洞,元末曾经有两千民军隐藏于此,又叫藏兵洞,山洞不是很大,不过这诸多的看点,已经能够支撑起一个相当规模的风景区了——只是这里开发不易,地北这边的财政也有点困难。

若是一日游的话,这苗寨就是最好的转折点了,中午大家在这里歇歇脚,下午去藏兵洞转一转,再去天湖里划一划船,赶个三点多四点,就可以往山下走了。

导游们就是这么建议的,因为再往山里走,就没信号了,陈太忠心说这不行啊,于是他表示,“咱看的就是没开发的大自然嘛,现在才十二点,我也不累,再往里面走一走,你们想歇就歇着,给我一碗方便面,一个保温壶就行了。”

哥们儿这么一走,那以后就山高水长了……这一刻陈主任有一种冲动,他想意味深长、很文艺青年地扫大家一眼,表明心中那种短期不能再见的遗憾,但是当然,最终他克制住了。

更不幸的是,下一个遗憾紧接着出现了,柳青云站了出来,他一手持伞一手持个木棍,背后是双肩挎的背包,脖子前面吊个数码相机,“陈主任,我也不累,还能再往里走一走,爬山嘛,最好的吃饭时间是一点半……我最喜欢险峻的地方了。”

“里面也没有多险峻,就是没人去,”导游禁不住出声解释,“路不好走一点,也没信号,风景比外面好不了多少。”

“胜在自然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一句,转身离去,柳青云紧随其后,临走还撂下一句,“哪里有那么多危险,你不见那么多人都在往里走吗?”

“但是一般领导来玩,最多也就是到藏兵洞啊,”小导游觉得自己很无辜,想一想又补充一句,“要是两日游,那还差不多。”

两日游啊,李云彤一听,终于明白了,合着是时间不够的缘故,并不是说前面有什么危险,于是她看一眼李大龙,“大龙,陈主任他们两个人……安全肯定不是问题,但是没有什么后勤。”

柳青云背那么大个包,你说他俩没后勤?李大龙也很是无语,不过他也知道,轻易置领导于险地,那就是下属的失职——哪怕那险地,真的没有多少危险。

“这个好说,”李大龙点点头,扯住旁边一个人,“唐主任,你们不是带着炊具呢?匀我一份儿,进山里以后,找个地方我们就吃饭了。”

这唐主任是文明办的办公室副主任,此次活动的调度和联系,主要就是他负责安排的,领导们出来游玩,炊具什么的,肯定都是要带着的,煤油炉子烧烤箱子各种调味品,那都是必须的,办公室最大的职责就是——服务好领导。

“我安排个人跟你们过去吧,车上还放着野营帐篷,要不要拿一下?”唐主任这态度,真的没得说,他甚至连野营帐篷都带了。

不过李主任相信,这个帐篷,更多的可能是为言主任准备的,于是他笑着摇摇头,“那些就不要了,给一个背工跟着走就行了,对了,你招呼好云彤姐……你别光看她漂亮,多少干部被她压住了,前两天,刚有一个正处被打靶了。”

“大龙,你这是夸我呢,还是损我呢?”李云彤不干了,什么叫被我压住了?“这话我得让领导评评理。”

“好好,我去安排背工,”唐主任可不想掺乎这种事儿,就待转身离去——所谓背工,就跟大家小学课本上学的《泰山挑山工》差不多,而省委干部出行,带的背工就是单位里打杂的,帮领导把可能用得到的东西背到山上,这种人必须有。

“说什么呢,这么热闹?”言主任见这边有变故,也就跟了过来,等听说陈太忠和柳青云有意再往里走,脸色就是微微一沉,他将两个导游叫过去,细细问一问——以往他陪领导或者自己玩,最多也就是到这儿了。

他不是不知道前面还能玩,但是大家都身娇肉贵的,还是打听清楚才好,问了两句之后,他做出了决定,“没什么危险,那大家一起去嘛,小张,把你说的那个熟悉道路的向导叫过来,既然来了,就要玩个开心……钱不是问题。”

小张是常年跑这趟线的导游,对这些都熟,认识几个苗寨的人真是毛毛雨,而有熟悉道路的向导带路,那在这山里转,真的不是什么问题。

事实上,大家现在玩乐的范畴,还是在已经部分开发过的地方,根本不用请向导,随便找个人就能认得路——就算不找人,游客自己都能走回来,不过是带了贵客来,大家有必要慎重,这是态度问题。

说来说去,不过就是再往前走,手机没信号不太方便联系,就这么大的一点事儿。

可是,这个手机没信号,就是陈太忠的终极追求目标,眼见屁股后面浩浩荡荡地又跟来一帮,他心里有点不小爽,看一眼柳青云,“你跟他们说了点什么啊?”

“我没说什么,”柳处长自然很纳闷,他扭头看一眼,“嗯……大家情绪都很高涨啊。”

“那咱们好好体会一下大自然的美妙吧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在这样的大山里,他想要合理地消失,可以有一万种手段,不过,又何必那么刻意呢?

又走了一个小时之后,就到大山的深处了,关键是到了这个时候,大家都饿了,于是众人生起煤油炉子,煮几包方便面,拿出真空包装的火腿肠牛肉什么的,兴高采烈地吃了起来——这种东西搁在家里,都是要长毛的,眼下却是香甜无比。

陈太忠还假巴意思地从手包里掏出两瓶飞天茅台——谁都想不出来,这两瓶酒是怎么装进那个小小的手包的,不过这也无所谓了,谁还会真的叫真?

这顿饭吃得很快,半个小时就解决战斗了,而两瓶飞天茅台在最初的十分钟就清掉了,陈主任想多喝两口,可李大龙很体贴地表示,头儿,您还要爬山呢,我不爬了……这飞天茅台我这两年就没喝过,匀我一点。

大家都看得出李主任殷殷的护主之意,没人笑话他,陈主任也不好多说什么,只得苦笑一声,“就咱们吃饭这么一阵工夫,咱们眼前过去了七八十号人,前面没那么危险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