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51章 打伞(下)

有了宫华这句话,这顿饭在七点钟就结束了,就在陈太忠送宫主任出去的时候才发现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天上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。

接近仲夏了,天气渐热,有点小雨的点缀,也很让人身心舒畅,尤其是这空气实在清新,陈主任起了点兴致,就背着双手向电力二招外走去,“你们歇着吧,我随便走一走。”

关键是留在宾馆里,也没什么事情可做,看看电视上上网,仅此而已,陈某人晚上的活动内容,大家都清楚的——这里不具备任何的条件。

“我也跟您走一走,”李大龙率先就表态了,他有点搞不懂,领导为什么临时决定改变日程安排,就想私下问一问,不成想柳青云也马上跟进,“正好我也没事。”

这柳青云和宋颖,是调研处两个习惯截然相反的副处长,宋颖是女同志,最不喜欢四处乱跑,而柳处长则是最喜欢到处乱跑,来了通达,肯定是要四下走动的。

李大龙知道他的口碑,也不能计较,倒是李云彤有点头疼,她是懒得再出去了。

“这下雨天的,你就不用跟着了,”陈太忠还不愿意带她走呢,于是吩咐一声之后,带着两人走了出去。

通达的城市建设,跟素波相差不大,不过这里的建筑普遍不是特别高,有点老旧的感觉,可布局还算大气,三人在街上遛遛达达,走了一阵之后,雨就大了一点。

陈太忠不在乎这点小雨,但是柳青云就开始四下张望了,哪儿有卖雨伞的呢?

省委附近基本上就没有这种小店,直到走到省委干部大院的时候,各色的商店才多了起来,柳处长又走一阵,发现一家日用百货商店,于是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进去。

这个时候,李主任就可以发问了,“头儿,您真是想在地北多玩两天?”

那是啊,陈太忠打的就是这个主意,不过他不能这么说,于是缓缓摇头,“咱们是来交流的,不是陪他们挨个做工作的,从地北文明办原来的日程安排可以看出来,他们的态度不够坚决,可是这个话我不能明着说……嗯,你懂的。”

“哦,”李大龙点点头,心说我说嘛,老板这么说肯定有缘故的,而且事情也确实是这么回事,至于说领导为什么不事先商量好,临时才做决定,那肯定也是有说法的。

他甚至连这个说法都直接脑补了,这种事儿,陈主任隔着电话不合适说,过来察言观色看一看,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——没错,一定就是这么回事。

要不说做领导的说话含糊一点,确实有含糊的好处,有些蹊跷的地方,下面人自己就想通了,倒也能省去一番口舌。

不管怎么说,领导这么回答了,李主任就不可能再问下去了,“不过您说的也对,最近挺累的,出来一趟,也该好好地玩一玩。”

“谁说不是呢?”柳青云从商店里走出来,笑眯眯地接话,他是最爱玩的,不管到哪里都是一样,他手里拎着两把折叠伞,递给李大龙一把,又撑起另一把,举在领导的头上。

“别闹这个,我就喜欢淋雨,别人看见像什么样子,”陈太忠断然拒绝这种服务,下一刻,他哈地一声笑起来,“给你俩讲个笑话,在巴黎的时候,我碰见这么一个副市长……”

等他讲完之后,别说柳青云,连李大龙这种等闲不苟言笑的主儿,都笑得浑身乱颤,“哈……涉嫌同性恋撵出宾馆,真够绝的……”

“所以吧,有时候真的不要太夸张,”陈太忠淡淡地看柳青云一眼,“我比柳处长你还年轻,一点都不娇气。”

“是是,”柳青云笑着点头,心里却颇有点无奈,他整天四处乱跑,最是注意对身体的保养,刚才他确实想买三把伞来的,但是……他合适让陈主任自己撑伞吗?

可是这个委屈,他还没办法说,只能干笑一声了事。

第二天的座谈,还真是按陈主任的建议做了改动,交流会开始的时候,地北省宣教部大部长还列席来着,那么其他的厅局接到临时变动的日程,就算心里不满,也不能缺席。

两天的会议,一直是由常务副宫华主持,省委还曾经有一个副秘书长过来走了一遭,所以其他厅局的来人,基本上也都是一把手。

那么,陈太忠这个来客,级别就显得有点低了,不过他也没有让宫主任失望,在交流的过程中,大家在某些问题上难免有不同的意见,这时候陈主任就能起到相当的作用。

他张嘴就是“一号首长指示过……”,闭嘴又是“唐总理当时是这么表态的……”,还会蹦出来“有些革命老前辈,是这么看待这个问题的……”

尼玛……不带这么玩的啊,多少厅级干部只能默默无语了,没错,眼前只是一个小小的正处,自家单位最少最少也十几号这种人,可是偏偏的,人家手里挥舞着的上谕甚至是上上谕,谁抗衡得过?

所以这个交流搞得很顺利,两天基本上就算收尾了,不过这个总结会,还是得放到后面——谈的事情真的太多了,纵然是很仓促地走马观花,但是花太多,这马也跑不过来不是?

于是宫主任拍板,明天周五了,大家歇一歇,陪天南来的客人好好地玩一玩,总结会放在周一上午,这几天大家也好好地消化一下交流的内容。

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,宫华看出来了,陈主任使用上谕很顺手,人也相对年轻气盛,抓精神文明建设的热情也很高,那么,这几天消化内容的时候,谁要是有什么异议,对不起了——等周一的时候,陈太忠还能继续表态。

然后就是安排周五出游的事情了,地北文明办安排的是,周五周六人相对较少,周日的话,就在通达逛一逛街,然后他们又征求天南客人们的意见。

天南人自然没意见,柳青云甚至跟陈主任合计,要去咱们先去烟云山,那里的自然风光美得很,还有少数民族的寨子,现在基本上还没开发,原生态的风景才是最好的——要不说柳处长喜欢玩,那真不是吹出来的。

李云彤听说路不好走,就有点想打退堂鼓,地北这两天一直在下雨,雨虽然不大,但是走山路的话,没准就要沾两脚泥。

烟云山有一半的天数都在下雨!柳处长是真心想去,然后陈太忠大手一挥,就做出了决定,好吧,就先去烟云山,云彤你买双旅游鞋登山,可不就完了?

陈主任在来之前就盘算好了,找个风景绝佳又没有手机信号的山区,在进山之后,自己“一不小心”地迷路了,然后他就有大把的时间去一趟日本。

至于接下来可能引起的轰动,同事们会找自己几天,那他就不予考虑了——不是我不体恤大家,是小日本不体恤咱中国人的感情……哥们儿都偷渡去了,大家也都辛苦一下吧。

这才是他“好好玩一玩”的真实动机,为此,陈主任甚至在来之前又专门秘密地见了一次邢建中,详细地询问了一些技术细节,并且告知对方,不能跟任何人说起此事——有关部门会插手,你管好自己的嘴巴。

邢总马上表示,说绝对没有问题——能请动情治部门效力,为的还是他邢某人的利益,这真是天大的面子了,他怎么可能去四处乱讲?

柳青云提出去“原生态”的烟云山,陈太忠是非常满意的,这是穹梧山脉的一支,整个穹梧山脉那真是大得没边了,而且这烟云山就没有手机信号,更别说再往里走了。

第二天早上六点半,大家就出发了,除了天南文明办四个人,来自省委的其他陪客和家眷,倒有十来个,一共是两辆考斯特和一辆沙漠王。

本来言主任还想配辆警车开道,陈主任表示说不用了,那样真的太扰民了——哥们儿到时候要玩的是失踪,你叫上警察来,没准会改变了我的剧本。

两个半小时之后才进了山,烟云山果然不愧烟云二字,常年笼罩在烟雾之中,昨夜下了一阵大雨,郁郁葱葱的草木中,随处可以见到隐约的小山泉在流淌,再吸一口潮湿的空气,那真是要多舒爽有多舒爽了。

车行到无可去的地方的时候,差不多又用了一个小时,这个时候就十点了,然后大家在最后的平台上停下,端着相机四下拍照。

小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,拍了一阵之后,大家顺着石阶向山上走去,陈太忠不动声色地摸出手机看一眼,发现四个格的信号,只剩下两格了。

言主任本来是一边上台阶一边说笑,然后总觉得什么地方有点不对,再看一眼陈太忠,他猛然反应了过来——陈主任你怎么能亲自打伞呢?


阅读www.yuedu.info